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影帝成双 > 章节目录 第 48 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谢浔连夜赶的飞机, 飞机落地的时候,美国时间正好是下午七点。

    由于第二天要赶时装周的行程,他只有今天晚上是空闲的。谢浔连时差都没来得及倒,上车就给了司机一个私宅地址。

    谢浔进圈以前,曾经在美国上过两年的私立学校, 后来因为他成绩优异, 被允许提前毕业。

    当初那所私立学校除了开设一般学科, 还同时请各大知名教授教授经贸系列的知识。所以吸引学生全是各大企业家的太子爷或千金,一个个都是奔着如何以最牛逼的姿势继承豪门家业去的。

    谢浔是个例外, 他进校不到一年就把第一名从宝座上掀下来了, 但在大家纷纷围着他讨论专业知识的时候,他却从来都是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而唯一一个能跟他有共同语言的,是一个名叫杰西的室友。

    他家是美国家具产业之王, 但是这位小太子和谢浔一样,对“登基”并不太感兴趣, 一心想要做律师, 当时由于他私下自学法律耽误了课程,全靠谢浔给他补课来续命。

    后来谢浔开始拍戏以后, 听说杰西也没有食言,真的去当了律师,由于辩护风格彪悍, 很快就在美国律师界小有名气, 但前几年他在帮委托人起诉一家贪污腐败企业的时候, 由于对方在政界也有势力, 败诉后,杰西为了避风头,蛰伏了两年。

    谢浔是上个月听闻杰西重返法坛的,跟杰西联系后,这位老朋友当即就邀请谢浔来找他。

    车子缓缓停在一栋简单的别墅前,谢浔推门下车,看见杰西正坐在门口的小花园里的躺椅上逗狗玩儿。

    谢浔开门下车,杰西立马就站起身迎了上来:“哦我的朋友,你终于来了!”

    “好久不见,杰西。”

    谢浔跟着杰西进了屋,吊顶灯是舒服的暖橙光,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以后,杰西给谢浔倒了一小杯柠檬茶。

    纯白的小斗牛犬迈着小短腿在屋里来回乱窜,一到谢浔身边就变得乖乖的,谢浔逗了几下,小狗就趴在了谢浔脚边,眼睛盯着谢浔左看右看。

    “你可是我今年的第一个委托人。”杰西笑眯眯地说:“希望不会是最后一个。”

    谢浔知道,杰西因为性子横冲直撞,已经把很多大名鼎鼎的人物给得罪完了,现在基本上没人敢找他,基本处于独狼的状态。

    谢浔一边摸着小狗圆滚滚的头,一边笑着说:“如果你能帮我解决了这件事,东山再起就不是什么难事。”

    杰西被挑起了兴趣,他拿过桌上的厚厚的一沓诉讼资料看了起来。

    很快,他就被第一页的一个名字吸引。

    魏珩。

    他虽然不认识汉字,但却对这两个汉字的构造格外熟悉——这两个字,在他还是谢浔的室友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地在谢浔的书签、草稿纸、琴谱等等随身物品上见过这两个字。

    他当时很好奇,一次无意间问到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正在窗边看书的谢浔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笑着说:“嗯……是糖果的意思。”

    后来,在谢浔去年得奖的时候,杰西受邀去看了颁奖典礼,然后忽然发现,谢浔身边站的人的名字,就是当年的那位“糖果先生”。

    “浔,我很好奇,现在你跟这位先生是什么关系。”

    谢浔望了一眼杰西。

    杰西立马举起手来:“保护委托人隐私是我的责任,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说出去也没关系,反正很快很多人都会知道了。”谢浔情不自禁小声说道。

    杰西一脸懵逼,依他那鸡肋的中文水平根本听不懂,只能苦着脸叫了一声谢浔的名字。

    谢浔这才告诉他:“你能想到的最亲密的关系。”

    “哇——”杰西眼睛瞪得圆圆的:“那这位先生知道你暗恋他这么多年吗?”

    谢浔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没有告诉过魏珩这件事。

    由于妈妈是演员的缘故,在妈妈去世后,他就经常把妈妈的旧电影拿出来看,在对演艺圈越来越感兴趣的同时,他注意到了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配角。

    谢浔慢慢觉得,自己对演戏的兴趣,逐渐和这个人融合到了一起,最喜欢的事和最喜欢的人相互交织,让他对娱乐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乎是把最美好的寄托全部投注在了这个未知的领域。

    他回国后为了尽快适应国内环境,还在国内的高中待了一年才去拍戏。他和魏珩刚认识时,正是新人出道最忙的时候,当时的他觉得,无论在不在一起,两个人一起为同一件事努力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

    当时魏珩对谁都是摆着副“别跟我说话我最牛逼”的脸,整个剧组里,唯独整天围着自己转,当时魏珩的理由是“你演技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必须指导指导你”,当时谢浔天真地以为确实是这样,毕竟那时候自己太没自信了。

    后来魏珩说,他每次上妆的时候沉思的根本不是台词,而是怎么找新理由跟自己搭话。

    想到这,谢浔忽然低头笑了笑。

    正围着他手掌来回转圈的狗狗忽然停下,抬头望着谢浔,用爪子轻轻挠了两下他的裤脚。

    -

    第二天,洛杉矶的时装周行程结束以后,姚洁替谢浔挡下了所有的采访,定了最早的机票回国。

    谢浔见完那个律师后立即就去赶时装周了,两天下来平均睡眠可能连四小时都不到。一向认为自己是勤奋标兵的姚洁都甘拜下风。

    下了飞机,姚洁的电话就直接被打爆了。

    谢浔正当红时,去时装周逛了一圈,自然是又掀起了一波热度,再加上前段时间《耳语》带起的话题,各大媒体蹲点打电话。

    车里,姚洁一边阅览着代言方发来的续约邀请,一边回复着继而连三的电话。

    “谢老师近期没有这方面的打算,谢谢您。”

    “拍摄期间之前不接综艺的。”

    “专访……谢老师现在刚下飞机,而且他现在需要休息。”

    “刚才已经跟你们说过了……”

    很多小媒体接二连三地打电话,烦的姚洁纷纷钟想摔手机,但看了看在后座睡得香甜的谢浔,还是忍住了。

    正当她忙里偷闲欣赏着小少爷的睡容时,手机又震动起来,姚洁看是陌生号码,皱了下眉,接了电话:“您好,这……”

    “谢浔在吗?”

    严肃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念名字时的生硬,说话时不容违抗的气场……

    “谢总……”一向沉稳的姚洁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毕恭毕敬地说:“小少爷刚下飞机,刚刚在车上睡着。”

    谢云松:“让他接电话。”

    她都说了!刚刚睡着听不懂吗!!她起码还在时装周前一天晚上补了觉,但谢浔则是一直在跟那个律师谈话。

    姚洁在内心咆哮着,但最终还是不敢违抗命令。

    谢浔其实睡得很浅,姚洁那声颤颤巍巍的“谢总”一说出口,他就已经迷迷糊糊地醒了。

    接过电话,父亲厚重的声音就传过来:“小浔。”

    “爸。”谢浔把身上盖的外套拿开,坐起身来。

    谢云松嗯了一声,不多寒暄,直接问道:“听说你最近在找律师?”

    谢浔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沉默几秒后,嗯了一声。

    “为了什么?”谢云松问。

    谢浔下意识握紧了手机。

    “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谢云松冷笑了一声:“这么多年,也该玩够了吧?”

    这么多年,父亲的想法还是一点都没变。也是,他认定的东西,怎么会因为别人的说辞而改变?他也许就不该抱有希望。

    谢浔尽力使自己语气平静下来:“我说过,我是认真的。”

    谢云松像是早已料到会是这个答案,沉声说:“小浔,你玩腻了,想要解约,可以。不用你现在这么麻烦,我可以立即让你跟公司解约。”

    “解约以后,乖乖回家,公司还留着你的位置,你拍戏的这些年,我就当你是叛逆期离家出走了一次。还有那个魏珩,最好永远不要联系,一切回归正轨,不好吗?”

    “什么是正轨?”谢浔忽然嘲讽地牵了下嘴角:“被你控制?还是乖乖听你的话?在我拍戏之前,请问有那件事是我真正自己想做的?哪件事是我真正喜欢的?”

    他忽然不想对父亲再抱有期待了,从小乱七八糟的规矩束缚让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本来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

    要时刻保持礼貌,尊重长辈。

    要成绩优异,要温柔地对待每一个人,又要对每一个人保持警戒。

    每一个人都很喜欢他,喜欢他的温文尔雅,喜欢他的出类拔萃。

    但他真的是这样一个人吗?也许他有时候的脾气并不好,也许他并不是时刻都能保持优秀,也许他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开朗健谈。

    发脾气的时候,学习新事物遇到困难的时候,心情差到不想说话的时候,在家里人眼中,就像是什么罪过一样。

    他渴望着自己的坚持能让父亲明白,明白自己有真正喜欢的东西。

    现在,他忽然觉得,那些期盼都是毫无意义的。他的耐心已经被磨光了。

    谢云松被忽如其来的顶撞激起怒意,他重重地哼了一声:“那么好的天赋不用在正道上,偏偏要去拍戏?然后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些都是你喜欢的??当初就不该放你回国!!简直可笑!”

    “既然提到这个话题了,那我就跟您说说魏珩的事。”谢浔望着车窗外繁华的街景,说道:“魏珩腿上的伤,跟您有关系吧?”

    谢云松声音冷下来:“怎么,要跟我翻旧账?”

    谢浔:“当年魏珩无意间发现了dk娱乐长期偷税,还不听您的警告,结果没过几天就出车祸了,在车上动手脚的人偏偏就是查不出来,爸,您说巧不巧?”

    谢云松怒意上涌:“所以你就帮他解约?知道当时把他放走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吗?当时谢家从dk撤资退出影视界,这些都是因为谁的举报你不清楚吗?我就养了你这么一只白眼狼!”

    “我帮魏珩解约不是为了帮他去揭发你,而是为了保他的命。”

    “你胡说什么?!”谢云松激动起来。

    “当时你让人在魏珩车上动手脚,最后没达到您要的效果,魏珩如果再不走,等着再被撞一次吗?”父亲的行事风格,谢浔自然是了如指掌。他把车窗打开,继续说:“当年举报您的也并不是魏珩。”

    谢云松:“你还在为他说话!”

    “这么多年了,我没必要骗您。”谢浔反问道:“当时那么大的数额,多少双眼睛盯着您不清楚吗?您以为能藏一辈子吗?”

    谢云松怔了怔,语气松懈下来:“好啊,好,那这次你们自己玩去吧……”

    这通电话让坐在前面的姚洁听得心惊胆战。她全程一动不动地坐在车座上,听着谢浔说的一字一句。

    她一声不吭,和正在开车的司机一起装聋装瞎。

    姚洁跟了谢浔这么多年,谢家那些事,她也都知道。谢浔这么多年想说的话,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这样也好,姚洁想。

    夜里的冷风不断地灌进车里,谢浔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

    车里安静地好像刚才那通电话根本不存在一样。

    等到了酒店,姚洁才转头,刚想叫谢浔下车,才发现谢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角落睡着了,侧脸精致的棱角被淡淡的月光勾勒,眉心微皱着,怀里抱着的是魏珩以前掉在车上的一件外套。

    ※※※※※※※※※※※※※※※※※※※※

    大纲走了一大半了,但最近正好比较忙,争取在下个星期结束之前完结qwq

    感谢:咏扔了一个地雷

    比心~晚安安~

    喜欢影帝成双请大家收藏:影帝成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