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影帝成双 > 章节目录 第 52 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谢浔看魏珩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太给面子了,导致这人迅速膨胀成这样。

    不过不得不说,魏珩穿着一身纯黑高定西服,领带打得一丝不苟的样子,倒是挺少见的。

    很帅气, 也很……诱人。

    谢浔觉得自己当初开始注意魏珩的时候, 一定多半是因为这张脸。

    小时候没长开, 专业在各种电视剧里跑龙套,小脸圆圆的, 声音明朗, 是最讨人喜欢的小孩子类型。长大后的魏珩,个子蹿得厉害不说,脸部的线条逐渐尖削成熟, 风格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也就只有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没怎么变, 依旧是深邃而冷, 眼尾微微勾起,不笑的时候也是一道风景。

    谢浔盯着魏珩看了一会, 打算偶尔走一下“来啊放纵啊”的路线也不错,老夫老夫了,不尝试点新鲜的姿势生活会失去乐趣的呀!

    于是, 他站起来, 抬手牵住魏珩的领带, 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那穿多少才合适?”

    魏珩得到了应允, 最后用实际行动告诉了谢浔到底穿多少合适。

    由于是第一次在除了酒店和家的地方,谢浔有点不适应,但中途喊停太没有面子,只能强装镇定,结果耳朵根都快烧熟了。

    最后,谢浔靠在沙发的角落里,手里抓着自己的西装外套,衣角还拖到了地上一点,不过谢浔也懒得管,只是安静地望着茶几上的花瓶,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魏珩早就坐回到办公桌前,平稳沉静地跟秘书交代下午会议的安排。

    谢浔觉得自己这次很亏,这人从头到尾根本外套都没脱,自己倒是一览无遗的。

    衣冠禽兽这个词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谢浔伸手摸出掉到沙发缝里的腕表,瞥了一眼时间后,撑着身子坐起来。

    “不再躺会?”魏珩朝这边看了一眼。

    谢浔一边穿着外套一边说:“不了,我约了人。”

    魏珩眯着眼打量谢浔:“晚上回哪里?”他非常深刻地感觉到,随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变长,那个曾经粘着他不让他走的浔浔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不回了,下午要去趟a市。”谢浔扣好腕表,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可疑痕迹。

    魏珩提醒道:“领口。”

    谢浔低头看了看,对着那个露出一小截的吻痕咬了咬牙。

    魏珩平常都会刻意避开这些位置,如果有时候亲了这些位置,要不就是控制不住,要不就是故意的。

    魏珩隔那么远根本看不见这种细节,一看这次就是后者。

    谢浔把扣子继续扣上了一颗,扭头看了一眼直勾勾盯着他的魏珩,最后还是自觉地走过去,给了魏珩一个甜甜的告别吻,这才离开。

    -

    谢浔之所以赶得这么急,是因为网上的言论已经还在持续发酵,热度丝毫没有降下来的意思。

    这次两家公司下了血本,基本上是全网联动,把他和魏珩两个人黑得体无完肤。

    他和魏珩都不是一夜爆红,一些老粉几乎是看着两个人成长起来的,对于两人会做出私吞片酬,用身价来威胁对方解约这一系列事情一概不信。但一些后入坑的新粉们在这两天的舆论浪潮里迷失了方向。

    谢浔认为这也很正常。毕竟起诉他们可是各自的经纪公司,哪个公司没事会黑自己的艺人呢?说这里面没有猫腻,估计没人会信。

    他要见的是天星传媒的一位元老,名叫陈暮和,他之前在财务总监的位置上坐了六年,当年因为难以忍受天星传媒内部对艺人的压榨,提出整改意见,结果被解雇了,并且张总还给他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导致陈暮和上了全行业的黑名单,只能被迫转行经商。

    谢浔前些日子联系陈暮和的时候,他一直态度犹豫,不愿意见面。毕竟人不会选择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但谢浔诚意满满,并且拿出的证据很有说服力,在陈暮和快要动摇的时候,谢浔表示,如果这次还是无果,他愿意承担一切损失,陈暮的事业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谢家小少爷给了这样的承诺,如果还畏畏缩缩,那就有些不识时务了。陈暮和最后还是点了头,丢下工作,带上当年他从公司带出来的一些可用材料,只身一人来见了谢浔。

    为了安全起见,两人约在了a市的一个酒店见面,这家酒店是谢氏名下的,可以提供最保险的空间。

    车停在酒店门口,谢浔下车,把车钥匙丢给助理。

    毕竟他现在还被公司雪藏着呢,张总要是不在他身边安插几个眼线,那就不是张总了。

    不过谢浔也不在乎,一个小尾巴而已,对他来说造不成什么威胁,平时还能打理一些杂事,何乐而不为。

    两个公司的老总对外已经跟他和魏珩撕破脸了,但私下还是保持着友好的“上下级”关系,毕竟他和魏珩还没有收到法院的任何消息,这就说明网上的那份起诉书并没有正式递交给法院。

    其实,两家公司也就是要靠这波舆论的压迫,让谢浔跟魏珩服个软,乖乖把手里的调查停了,大家还像原来一样,该干嘛干嘛。

    不过这次两家公司把事情想得太美了。

    谢浔刚进去,就看见管家艾希尔笑眯眯地迎了上来:“少爷,您来了。”

    谢浔只是提前跟酒店打了个招呼要来,没想到艾希尔竟然还专门从家里跑过来……这不算翘班吗?

    “你不用大老远过来的。”谢浔说:“我明早就走了。”

    艾希尔跟在谢浔身后,一脸慈祥地笑着:“只要能见小少爷一面,多远也无所谓。”

    谢浔肩膀冷不丁哆嗦了一下,停下脚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时候,整个家里,真正陪伴他长大的只有艾希尔一个人。

    可是自己好像在艾希尔面前,一直挺任性的,但是总能被无限包容。

    谢浔刚想说点儿什么,就看见王总派来的助理朝这边过来。

    助理姓张,三十出头的样子,中等身材,一双眼很精明,他对着笑想把钥匙递给谢浔,结果手刚伸出去,就半路被艾希尔截胡了。

    艾希尔一把年纪了,看谢浔对张助理的态度,就已经明白了这位助理的来头。

    “这位先生,我们酒店为您准备了特级套房,您跟这位小姐上楼就可以了。”艾希尔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女侍者。

    张助理茫然地看了一眼谢浔,他知道谢浔这次约了人,本来想打探清楚到底约见的是谁,可这下忽然来这么一出,他犹豫地说:“不好意思,我好像没有定这项服务吧?”

    没等艾希尔开口,谢浔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这里的空中泳池不错,可以去放松一下。”

    谢浔都已经开口了,助理也找不出其他理由,看着全大堂都毕恭毕敬看着他的服务人员,他莫名有一种……大家都在等他快点滚蛋的感觉……

    在一群人笑盈盈的注目之下,他只能假装很开心地跟着侍者往电梯方向走去。

    艾希尔立刻收了脸上的笑容,转头冲身后的人吩咐:“给他把最近三天的行程都排满,吃喝玩乐随他挑。”

    身后秘书模样的人连忙应道:“是。”

    艾希尔办事谢浔从来都很放心。甩掉了小尾巴,谢浔就兀自上了楼,在一个私人楼层的茶厅见到了陈暮和。

    “陈先生久等了。”谢浔笑着打了招呼。

    “不久不久,我也是刚到。”正靠在窗边出神的陈暮和转头看见谢浔,刚要站起来,就被谢浔抬手制止了。

    谢浔:“快坐,按理说,我还要叫你一声前辈呢。”

    “不敢不敢……”陈暮和今年也五十多了,有些发福,改行后经商这么几年,性格已经被打磨得不再像当年那么锐利。他笑着感叹一声:“我早就跟这个圈子断了,算不上前辈了。只是真没想到,还有人能记得我。”

    谢浔收起笑意,指腹在茶杯上摩挲着,目光低垂:“我知道你的苦处,这次来找你,也实在是情况特殊。”

    “你不用多说,我都明白。”陈暮和轻笑了一声,嘀咕道:“我太知道了……这公司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

    说着,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陈旧的文件夹,里面厚厚一沓纸页,露出来的边角被压得卷着边儿。

    他把文件夹推到桌对面,叹了口气:“这是当年我从公司带出来的,当时年轻气盛,打算跟这个圈子断绝的时候一气之下烧了一些,现在就只剩这么多了,应该能派上用场。”

    谢浔拿过来翻了翻,发现是公司大大小小的流水账目,有问题的全都坐上了标记。还有一些留底合约,其中钻法律漏洞克扣艺人利润的条例都被挑了出来,其中不乏十几年前在演艺圈风靡的一些前辈。

    “你和魏珩不是第一个了,在这之前,还有一对恋人,被天星合约压制了十年,最后他们私自公开后大规模掉粉,并且起诉公司还被反咬一口,最后也被迫退圈了。”

    看见谢浔翻看合同的手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陈暮和了然地笑着说:“不止这些,还有很多悄无声息消失的艺人,其中,为财也好,为情也罢,最后都是一样的结果。天星和dk两家的法律顾问是全国顶尖的律师事务所承担的,靠只身一人的力量,根本就没办法。”

    “无论艺人走到哪一步,在别人面前光鲜亮丽,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可以任意摆布的玩偶,他们可以把你送到神坛,也可以一夜之间把你们拉下来。这样的两家公司相互扶持,已经垄断了圈内其他公司的活路,近几年来这种风气已经影响到了很多娱乐公司。所以我说,就算手上这么多把柄,但想要一下子把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清理干净……难。”

    陈暮和看着今天的谢浔,忽然想起当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自己,一些封藏的思绪涌出。如果回到当年,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选择这条路。

    -

    谢浔晚上回到酒店,将陈暮和交给他的东西整理好,一一做上标记。

    他还要在a市待一个星期左右,分别见当年跟陈暮和有着相似经历的公司旧人们。

    他忽然又想起今天陈暮和对他提及的那对退圈的恋人。

    其实这对与那对恋人来说,也不完全是坏事,起码两个人在一起了。但放在他和魏珩身上,那就未可知了。

    他和魏珩都是一步一步奋斗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如果为了爱情牺牲两人的事业,其实是有些残忍的。

    谢浔把灯光调暗,拖鞋上床,枕着手臂对着天花板出神。

    魏珩刚刚把公司转到他的名下,正是最忙的时候。谢浔想,如果这次没告成,他大不了退圈。但是魏珩不一样,他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这片土地。

    如果真的影响到了魏珩,那他就回家,大不了跟爸爸服个软,接替了家业,然后把赚的钱用来给魏珩东山再起。爸爸不让他们见面,他就买栋海滨别墅,当个周末情侣。

    就在谢浔想着如何包养魏珩的时候,枕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姚洁白天就跟他打了一个电话,他当时正在谈话所以没有接,姚洁也就很规矩地没有再打。

    这下估计是忍不住了,才又是微信又是电话的轮番轰炸。

    “你可算接我电话了!”姚洁那边吵哄哄的,应该是在路边。她一副苦尽甘来的语气说:“我要回去!”

    谢浔:“怎么,巴黎不好玩吗?”

    “不好玩!“姚洁第一次对谢浔说话这么硬气,她咬咬牙说:“你让我回去吧,国内的新闻和微博我全看了,你看网上现在都把你和魏老师骂成什么样了!!今年好几个电影都是你好不容易挣来的机会,就这么全被公司推了!我不服,我要回去!”

    其实,魏珩把熊达和小黄送走,是因为熊达和小黄跟天星传媒的牵连太深,就算是再亲近的人,魏珩也不喜欢把人搅进浑水里。

    而谢浔把姚洁送走避风头,不是怕dk会对姚洁做什么,毕竟姚洁是受谢家雇佣。他只是担心,父亲到时候会把这些事都算在姚洁的头上,爸爸是什么人谢浔很清楚,一向是喜欢把气撒到助理秘书等人的身上。

    想到这儿,谢浔不顾姚洁在那边来自灵魂的呐喊,依旧是淡然地说:“不行,事情结束后再回来。”

    说完就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

    谢浔把手机扔到一边,裹着被子翻了个身。

    网上把他骂成什么样了他还真不太清楚,他这两天基本上处于断网状态。不过他也大致能想象得出来,反正那些套路来来回回就那么多。

    说没有影响是假的。一些曾经在他微博下面嘤嘤嘤的粉丝们,一瞬间就换了语气。情况好的还能保持理智,情绪不太稳定的估计上来就直接问候他家祖宗十八代了。

    情绪有些低落的时候,他连忙把头埋进枕头里。

    这时候认真就输了,他不断告诉自己,舆论是最不可靠的东西。根本没必要胡思乱想……

    他想起多年前被别人骂演技差的时候,魏珩曾经揽着他的肩膀开玩笑地说:“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实在要想点东西的话,就想我吧。”

    本来是句玩笑话,但谢浔却当了真。

    每当忍不住被不开心的事情扰乱思绪的时候,就用魏珩来转移注意力,一试一个准。

    “一只珩珩,两只珩珩,三只……”谢浔闭着眼睛,一边安抚自己的情绪一边给自己催眠。数到十的时候,忽然笑了。

    魏珩一定是有什么魔力吧,不然怎么只是念念名字,心情就能好起来呢?

    喜欢影帝成双请大家收藏:影帝成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