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医路坦途 > 第163章 不好了,逃婚了,而且一逃还是两个
    茶素的飞机场上,地面的负责人相当气派的对着机场拍照。</p>

    因为今天,光他就签了十几架的私人公务飞机的落地申请。</p>

    看着一溜的私人公务飞机,机场的负责人在微信朋友圈里显摆:“哎,机场还是太小了,才落了十几架公务机,就感觉满满当当的,就是停机费涨不起来啊!</p>

    不过我们茶素机场算是有应对这种高端客户经验了!”</p>

    在大家还在蒙圈,茶素这地方这是要干嘛的时候。</p>

    路宁和赵艳芳的婚礼如期举行了。</p>

    张凡的一首荒腔走调的两只小山羊,让邵华都笑的合不拢嘴了。</p>

    最主要的并不是张凡唱的多可笑,而是一本正经的脸上一点没害羞的表情,像是大明星的架势,让邵华真是忍不住的发笑。</p>

    高卢鸡的酒店五星酒店里,明明是西洋风,结果让中式婚礼弄得瞬间亲民了很多。</p>

    酒店经理建议冷餐,张凡直接给拒绝了,这玩意要真上冷餐,绝对会挨骂。</p>

    酒店里,八两八热一个汤最后的一盘抓饭就凑成了长长久久。</p>

    “路宁和赵燕芳的婚礼真是够气派啊!酒水都是窖藏啊,这比上个月李处长娶儿媳的五粮液都有面子啊。</p>

    这玩意有钱都买不到的。说是建厂的时候窖藏起来的,每一斤都是有编号的。”</p>

    “有没有编号,咱不知道。我就知道今天这酒席是真的牛,看到了没有主管卫生的领导都进不了包厢,在大厅里坐着。</p>

    人家啥地位,开班子会议,都是能举手的,可今天只能坐在大厅里。”</p>

    “嗨,还是你老兄眼毒啊。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啊。”</p>

    “别看了,一号桌上,咱局长也在,行了,低头吃吧,我们当初派到医院来,别人以为是下放,现在一个比一个眼红,都想代替,以后啊,我们还是要低调。”</p>

    这次不光是政府来领导了,只要是在高新区从事药业器械的公司,直接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亚洲区的老总来参加的。</p>

    一款爆款的药物,利润有多大,一般人根本不敢想象。</p>

    很多药企,能拿出几十甚至上百亿的刀了冒着竹篮子打水的风险,就是因为这个玩意真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p>

    甚至有人说过,辉瑞公司能邀请美国的航母出来吓人。这个是不是真的不好说,不过茶素的止吐药,目前就能让各大药的亚洲区总裁动起来。</p>

    这些人别看就是个高级打工人,可人家这个打工打的有时候比股东还厉害。</p>

    就比如说十大药企里,排名最后的葛兰素史克的亚洲总裁如果按照公务来边疆。</p>

    最少得老二出来接见。</p>

    现在虽然是私人关系来边疆,可待遇还是要对等的。</p>

    两个包厢,一半是鸟事的领导,一半是这些总裁,茶素主管卫生的领导,一看这个架势,早早就说他也是医疗系统的,是自己人,要去外面招呼人。</p>

    领导们想让这些人在边疆投资,这些人想着和茶素医院的科研挂钩,所以场面上和和谐,郎情妾意的。</p>

    张凡今天闲不下来,里里外外的跑,来的客人,政府和国内的都是看着张凡面子来的,国外的大多是看着茶素研发来的。</p>

    卢老头上年纪了,这种事情只能张凡就进来出去的跑,这种时刻,一定要注意,人家给面子来了,要是不说两句吃好喝好,感谢感谢的话,以后就是等于和这个人交恶了。</p>

    凉菜张凡一口都没吃,端着水杯子,王红跟在后面提着水瓶子张凡不停的敬酒。</p>

    “我一大杯,您喝一口喜酒就行,能来我师哥和赵博士的婚礼,我代他们感谢李总啊。”</p>

    大冬天的,一杯一杯的凉白开下去,说真心话,也不舒服。</p>

    这玩意喝多了,就和大牲口的肚子一样,走一步晃荡晃荡的。</p>

    邵华瞅着张凡有空档的时候,赶紧喂了一口牛腱子肉。</p>

    茶素的婚礼上,有个三宝凉菜,就是羊肚、牛腱、马肠子,也算是一个特色把,其他的菜肴都没啥特别的。</p>

    除了没有肘子肉之类的大肉菜肴,也就鸡鸭鱼了。</p>

    张凡还没敬酒完毕呢,王红口袋里的张凡电话响了起来。</p>

    在喧嚣热闹的大厅里,电话声格外的突出。</p>

    王红立刻拿出手机一看,“罗院长的!”</p>

    就在这个时候,酒店包厢里的电话也响了起来!</p>

    原来是华能的电话。</p>

    边疆虽然偏远,其实物产真的特别丰富,几乎国家需要的矿产这里都有储藏的,而且别瞅着边疆好像是沙漠戈壁。</p>

    其实这边不光有水电、火电、风电,还有大大小小的光伏电厂。</p>

    而且这里的电能大多数不是国家电网管理的,而是华能。</p>

    别瞅着这个名字不大气,可人家是真的能,副部级的企业。</p>

    因为斯坦的大玉兹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向华能发来申请,想买电。</p>

    大玉兹大概就是靠近茶素这边的,华能集团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个事情能干。</p>

    然后就开始架设输电网了,因为对方要的电量好像不多,大家都不太了解,而且最主要的是华能人家和茶素医院一样,是不归茶素政府管的。</p>

    所以平时就不怎么来往。</p>

    而这一次,在山峰上架设输电网,千算万算的没算到施工的时候铁架子倒塌了,这玩意看着火柴头一样搭建起来的样子。</p>

    可全是正儿八经的钢筋铁骨。如果说倒塌的钢铁架子是灾难,而这个后续竟然后还有不幸。</p>

    当时就铁架子连摔带砸的,伤了六个工人。一起工作的负责人就急急忙忙带着大家抬着工人往回赶,天寒地滑,着急把人送医院。</p>

    结果雪厚打滑,一个不慎,两辆装了雪地胎的依维柯汽车排着队的直接滑到了深沟里。</p>

    真的是祸不单行,这次是滑入而不是翻入,可就算是滑入,依维柯也仍旧如笨鸡蛋一样打着滚的摔了下去。</p>

    原本就已经有六个受伤不轻的工人,又被摔进了深沟里,瞬间一车人连吓带碰的,各个都带了彩!</p>

    最主要的是天气太冷了,零下二十多度的,对于有伤口的工人,直接就是灾难。</p>

    当电话打到华能的时候,打电话的人连吓带冻,说话的语气都是哆嗦的。华能的负责人一听,几个领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茶素医院。</p>

    因为在这里,既有快速抵达能力,又有强大救治能力的只有茶素医院了。</p>

    罗正国今天是医院的值班领导,接到救援电话后,一边安排值班的人准备各种救援药品,一边给张凡打电话。</p>

    张凡刚接完罗正国的电话,包厢的领导都出来了,“老人家,抱歉啊,三十公里外的工人出事了。</p>

    等要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去救人了。今天本来是安宁和谐的开年第一天,但他们职责所在啊。”</p>

    “没事,没事,救人救人要紧啊!”</p>

    领导说完,看向了张凡,张凡一边走,一边脱领带,解纽扣,几步夸到原本新郎新娘站着被参观的台子上。</p>

    拿起话筒,就开始安排,“薛飞、徐阳!”</p>

    “到!”薛飞和徐阳站了起来。</p>

    薛飞现在已经是代主任了,徐阳是副主任,儿科出生的主任马上要退休了,现在已经开始交接了。</p>

    “你们带上急救药品和你们科的年轻医生坐上直升飞机一起先抵达事故现场,具体的我不多交代。”</p>

    “是!”说完,薛飞转身朝着路宁和赵燕芳点了点头,就和徐阳带着急诊科的一群穿着西服领带的年轻人快速的出了大厅。</p>

    因为就在医院对面很近,马路都还没过呢,这群人已经脱下西服解开纽扣了。</p>

    西服是生活,而白大褂是责任和义务。</p>

    “骨科王亚男、许仙带上你们的人,腾空骨科手术室待命。”</p>

    “是!”</p>

    王亚男还穿着伴娘婚纱,也不知道这个货怎么想的,竟然光腿上都没个丝袜啥的。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提着白色婚纱就和许仙他们一群骨科男医生朝外跑。</p>

    虽然冬天的街面上人不多,可毕竟是中午,又是饭点,而且茶素医院这边已经是茶素最繁华的地段了。</p>

    估计这一天,茶素的江湖上绝对有一个传说,高卢鸡的五星酒店里,一个新娘子逃婚了,还带着一群男人一起的逃婚的。</p>

    “马逸晨和你们科室的准备好普外的手术间……”</p>

    “血库的,准备好血量……”</p>

    一时间满庭的客人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集体离开。</p>

    会场里静悄悄的,非医院的人,用一种极其震惊的眼神看着张凡。</p>

    原来这就是医院的抢救前的命令啊,怎么个军队一样啊。</p>

    邵华说真心话,她从来没见过张凡在医院里的样子,而现在,她看着自己的男人,看着一群群人以自己男人为主心骨的时候,她心都化了。</p>

    真的,赤裸裸的骄傲啊,以前的时候,别人喊她院长夫人,她恼怒多过尴尬,而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应该骄傲。</p>

    不为官职,不为利禄,就看着这群医生对自己老公的信服。</p>

    远处,站在礼台边上,穿着白纱的贾苏越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脑子里怎么都摔不掉的是当初吃牛排抠抠搜搜的样子。</p>

    “你吃点喝点就回家吧,砸伤的,估计普外的患者很多,我去看看。”路宁轻声的摸了摸赵燕芳的脸蛋。</p>

    今天的燕芳是如此的漂亮。</p>

    “我也是医院的一员,大家都去了,我也去看看,不然回家也不安心,再说,大脏器的手术,我未必比你差!”</p>

    紧接着,穿着婚纱的新娘子披羽绒服也出了大厅。</p>

    大街上,刚刚缓过劲的人,又发现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子跑了。</p>

    “我尼玛,新年一号这个日子太大了,一般人受不住啊,我当初结婚就没选这一天,我家大伯是有名的阴阳!”</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