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巅峰军团 > 章节目录 第18章 文资武职
    夜色已经过去,彻夜长谈的二人仿佛是意犹未尽,到现在还没有要结束的样子。

    “子达可否想过秋闱下去走一场?”范雍端起茶杯轻轻喝了口,淡淡的问道。

    顾修远知道他是在询问自己是否会去科考,毕竟自己到底还是秀才的身份!而这年头,因为真宗皇帝写了个厉学篇后!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便已经被人们奉为经典!同样人们都是向往进士及第,而不是武将封侯!

    太祖时确立了州试、省试和殿试的三级科举考试,而后定为三年一次。每年秋天,各州进行考试,第二年春天,由礼部进行考试,省试当年且进行殿试。

    而秋闱就是今年的州试!

    “学生自是渴望东华门外能唱名。”顾修远正色答道。

    “以武职而取文资,子达胸有凤池啊!”范雍乃是真宗初年的进士,自然是知道能拿到进士有多不容易!

    不待顾修远回答,范雍起身理了理衣袖,继续说道:“当然华亭县所递的公文为其请职,应该就是你了!既然有了个承信郎,那不妨看看在秋闱时能否入了三衙进了横班!”

    顾修远知道这是范雍在跟自己给人情,更知道,这同样也是在暗示自己,只要他在这西北一日,就会一直关注自己!而自己,缺的便是这样的人情!

    “学生多谢大人。”顾修远没有太多的言语去表现,只是真心的说了一句感谢的话。

    或许他们二人都不会知道,因为今日的一番彻谈,改变了后世的十大草包将军,后人称此次为“平凉对论”谈起此事无不是感叹范伯纯的慧眼识人!

    说着二人出了营帐,前往昨日搁置军械粮草银绢药材之地!再怎么说,那些贼匪们多少也是军功!而顾修远此时只能靠这些军功而升上去!

    可能是因为范雍的地位太重要,毕竟随便说句话都能让西北抖三抖的人物,使之有很多官员听到风声都过来拜见!

    而范雍却是安静的和顾修远二人去查看贼匪,而那些人就全部交给了陕西路的长官还有一个是渭州知州……这让顾修远很是不解,但压在了心里并没有表现出来!

    到时候回去了再去问问汪文仲好了!

    “大人,就是这里了。”

    顾修远指了指前面的一群俘虏,和一辆车子,车子上装得是贼匪的首级!

    范雍也不怕恶心,跟个没事人一样揭开罩着的麻木仔细看了看,而后点了点头说的“不错,有两个是渭州府发了海捕文书的,剩下一个就是陕西路通缉的乌蛟!”

    “学生运气较好,不然便就成了学生如此被人观赏了……”顾修远巧妙的开了句玩笑转移他的注意力!

    范雍毕竟活了这么久,并且深处官场什么套路没见过,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位,自然是套路玩转了的!

    听到顾修远那句话后所有所指的说一句:“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有的人就偏偏没那份运气!”一语双关,到底该去怎么理解,这就得看顾修远了!

    “学生受教了。”顾修远也没有被戳穿的尴尬,自然而然的拱手行礼。

    这时远处有名校尉骑着快马朝着营地赶来,隔得太远,看不清楚具体的样貌。

    范雍同样也是看见了那人,不过眉头紧皱,仿佛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军情急报……”

    快马赶来的校尉距离老远就在开口喊道:“会州军情急报……”

    范雍隐约听到了“军情急报”四字,而后转身对着顾修远说了句:“到时候经略安抚司会有人来验功的。”

    范雍说完后就挥袖离开了,留下顾修远在那里好奇到底是何军情急报让这位西北大佬都面露严色眉头紧锁。

    不过顾修远也没有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毕竟该走的程序和那些伤者民伕都还需要安顿呢!

    在顾修远走到民伕休息的营地时身后同样的来了一位年轻将领,只见他快步的走到营房前,大声对着营房中的人们叫道:“我是经略安抚司特派来此验功并且交接粮草的,这里由哪位主事,请出来叙话!”

    顾修远听着前半句还纳闷是来干嘛的,等全部听完后就知道了肯定是范雍特地安排的,心里不由的生出感激,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范雍都没忘了自己的事情可见的确是很重承诺的。

    顾修远理了理衣袍,然后赶紧快步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在下顾修远乃是此队押运的押运官,见过将军!”

    顾修远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眼前的这位年轻将领,只见他年纪也不算太大,大约也就是二十来岁的年纪,身材不是很高,面如冠玉,蓄着一缕短须,看上去更像是个读书人,根本不像一名边将校尉。

    但是他肩宽背阔,身披铁甲,头顶铜盔,隐隐中却又透出一种英气,果真是年少有为,而顾修远同样也发现这个时候他也正在打量着自己。

    “顾兄弟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路临川就好了!”

    路临川对着顾修远抱拳行了个军礼,而后说道,话语间中气十足。

    同样他也在低头打量着眼前的顾修远,心里很是震撼,本来他接到命令过来时以为这队押运的民伕从华亭到平凉并且穿过盘龙峡这么早的就能到驻军地军资还丝毫无损。

    与贼匪们两场激斗下来伤亡还是如此少,押运官怎么说肯定也要是个年纪不小的将领才行,但是他真的没想到这队民伕的押运官居然是个弱冠少年,于是心里对他很是好奇!

    备注:后青旧部曲焦用押兵过定州,青留用饮酒,

    而卒徒因诉请给不整,魏公命擒焦用,欲诛之。青闻而趋就客次救之。魏公不召,青出立于子阶之下,恳魏公曰:“焦用有军功,好儿。”魏公曰:“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此岂得为好儿耶!”立青而面诛之。青甚战灼,久之,或曰:“总管立久。”青乃敢退,盖惧并诛也。(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