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巅峰军团 > 章节目录 第19章 莫名升职
    路临川看着顾修远一副书生意气,眉眼间却又锋锐逼人,浑身上下有些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如此人物,必将是登临凤池之辈!

    顾修远透露出的气质令人让人不敢小觑,而他自然也没有敢过于托大,于是赶紧乐呵的拉着顾修远的手而后调侃对着顾修远说道:“大人让我来这其实是叫我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顺带问候大家一声,这一路过来不容易,辛苦大家伙了!”

    说完路临川弯腰抱拳,对着顾修远和营房里的众人行了一礼!

    这下子是把顾修远给吓住了,这路临川是来干嘛的呢!总不可能专门来给咱们这些人行礼问候的吧!

    他身为两路经略安抚使身边的人,其次又是年少有为,只有别人敬他的份,哪有他去敬自己这小小押运官和一群普通民伕呢!

    不过顾修远自然是不主动开口去问这个问题,两世为人,成府比之一般人来说更是深不可测!说白了就是套路玩的比一般人还是比较顺手!

    把路临川扶起来后问道:“临川可是表字?”总不能一直叫别人名字吧,他人不在乎,顾修远的身份却不允许啊!

    “自然,来的时候范相公已经交代了子达秀才的身份。”路临川点了点头回答道。

    路淮南、表字临川,南方的小伙,因家里出了事故,便来到了这西北处投奔范雍这位远方表亲,因为感激范雍的收容再加上范雍身处高位有太多眼睛盯着,所以路淮南就从不对外说自己是范雍的远亲!

    “子达还是说说来的时候所遇到的贼匪吧!我也好走个过场!”路淮南拉着顾修远边走边说,其中意思已经点明了。

    我就是过来看看的,顺便代表经略相公来点功,好让之后的事情更加顺利并且也能让人们知道,你顾修远以后是范雍范相公看重的人了!

    于是顾修远就简单将前几天的遭遇和贼匪们激战的情况给路淮南介绍了一下,当听完了路淮南轻描淡写的这番叙述之后,身处边关之地的路淮南便立即听出了其中的凶险。

    于是更加的佩服顾修远起来,并且也相信相公看人肯定是不差的!

    以区区几十民伕两次对上凶名赫赫的贼匪们,居然保持阵型临危不乱,还将这些让人头疼的贼匪们打了个丢盔卸甲,这样的战绩,就是让卫军里的一般校尉都不可能实打实的说能如此完成!

    毕竟就凭那伤者如此之少,亡者一个都没有的记录,也足以为傲了,而这个顾修远还正处弱冠,不但做到了这些事情,这两次战斗皆是他来指挥完成,贼匪们的头领也是他亲自降服。

    而他更是没有一点高傲自得的架势,一副谦逊有礼的样子顿时让自己心生好感,心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和顾修远攀交一番。

    “甚是厉害!今此子达获此战功,路某心里是又佩服有羡慕啊……”

    路临川的话还没有说完,看了看顾修远,好似在重新组织语音一样,片刻后才慢慢说道:“子达,我也不拐弯抹角,跟你直说了吧,如今西边党项人已经在慢慢增兵了,根据前几日传到帅司里的情报来看大军压境大概已经到了二十万左右……”

    顾修远知道路淮南对自己说的这是军事要闻,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而自己本应该也是“一般人”中的一员,只不过因为经略相公的看中,从而脱离了那层。

    而路淮南显然还是有下文的,不可能只对自己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告诉自己一声而已!

    “子达,其实我来还是有另一任务要和你说的,因为会州方面的军情紧急,所以相公的意思是想让你走去一趟。”

    路淮南说完后有些兴奋的看着顾修远,毕竟这一趟可不是简单的去看看!而是有着任务和功劳的!

    “我只是个小小的承信郎,如何能担当这样重要的事情?”顾修远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也不急着答应,只等路淮南说出里面的一些弯弯道道来!

    “这一次的功劳加上相公的看顾勉强已经够了,所以相公的意思是让你以成忠郎左班殿直的品阶担任押监!”路淮南含笑说完看着他。

    顾修远听完路淮南的话后心里的确有些震动!成忠郎左班殿直,正九品,而以成忠郎来担任押监显然是相公的意思!

    按照常理,一路都监是从七品的官职才能担任的而这大都是以文官来担任,而一州都监乃是从八品,比之华亭县知县一般!

    当然,都监是正职差遣,若是遇到了资历不够等原因就会将都监换成押监!但就算是个一州的押监也不应该是顾修远来担任!

    不是不行,而是没资格!

    顾修远一个小小秀才,这次功劳撑死也就是个成忠郎左班殿直,以九品之职担任从八品的押监,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现在算是明白了路淮南为什么来到这里对自己如此客气,并且话语间都带着调侃个恭贺的语气!看来原因就是出在了这里!

    “相公的意思是……?”顾修远此时已经不再称呼大人或者经略相公了,而是随着路淮南一样称呼相公!

    原本一路经略或者一路安抚在非正式的场合都是可以被称为“相公”的,更何况范雍担任两路经略安抚,掌握两路兵马军政大权!

    如此身份地位,比之西府枢密相公也不差多少了!

    路淮南听到了顾修远的称呼笑了笑,抬手拍了拍顾修远的肩膀,笑着说道:“因为京中朝堂东西两府里的相公们要清除一些蛀虫,所以相公正在着手此事,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些,你们渭州正是重点,而相公说先等你交代好了事宜再来陕西路自会有安排的。”

    从路淮南口中听到了关于汪文仲所说的泾原路官场肃清的事后心里明了原来不仅仅只有泾原路,还有陕西路啊!

    这一次的肃清果然是比较重要的事情,攘外必先安内!看来朝中的相公们果然都不是简单的人!

    “既然如此,为兄就先提前恭喜子达了!到时候子达来了陕西路直接来经略安抚司找我就好了!”路淮南看了看天色,想必是身上还有其他事物要去完成,说着就对着顾修远抱拳告别了!

    路淮南的离去留下了还是一头雾水的顾修远在营房前,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再加上昨夜一晚没有休息,已经是很累了!

    “眼下事了,等回去后自然会慢慢知道的!暂时也不想这么多了,还是先休息是为大事……”

    备注:

    团练:唐代设有团练使一职,类似民间的自卫队队长,以管理团练事务。宋代置诸州团练使,北宋苏轼曾任黄州团练副使。明代取消团练使,改以按察使、兵备道分统团练诸务。都监:官名,即“监军”。唐中期后出兵作战,常以宦官为监军,因督察多路兵马,故称“都监”,或“都都监”。宋代设有路“都监”,掌管本路禁军的屯戍、训练和边防事务。有州府“都监”,掌管本城厢军的屯驻、训练、军器和差役等事务。资历和品阶政绩不够时“都监”便改为“押监”除了称呼不同外大致权利区别不大,除非有正职“都监”在一同担任。(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