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巅峰军团 > 章节目录 第1章 天圣元年
    仁宗朝天圣元年春,正月丙寅朔,改元。

    “庚午,契丹使初来贺长宁节。癸未,命三司节浮费,遂立计置司。戊子,已京东、淮南水灾,遣使安抚。辛卯,发卒增筑京城。”

    三月的草长莺飞在西北地区本该是别有一番风趣,然而此时看起来却是有些倾颓残破还有些凄凉。早在去年年初党项人脱离了大宋的版图,建立了西夏王国开始,整个西北泾原路的局势就开始变的有些紧张起来,因为这是西夏皇帝李元昊实现野心的第一步。

    而导致如今颓废的光景却是不久前西夏军于三川口大败宋军,边事吃紧,所以整个西北地区都是一片颓废落寂的气息。

    ……

    西北泾原路所辖渭州。

    渭州府华亭县内,离县城几十里外有一处庄子,因为庄里大部分庄户人都姓李,所以久而久之就称这里李家庄,而李家庄里面有一大户人家,在渭州府华亭县里都能内称得上号的大户,但是这户人家却不姓李,姓顾。

    顾家其实并没有良田百十倾,更没有家财万贯,只是因为这西北地区常年战乱,而渭州更是秦凤路边防重镇,所以西北泾原路乃至陕西路这片区域真正有钱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顾家却是个例外。

    可是最近顾府里这几日就如同西北局势一样,一片愁苦凄凉。

    原因无他,乃是顾府的大老爷突然去了,而大公子顾修远又因为父亲的早早离去,悲伤过度在灵堂上突然昏厥,至今已是第三日,依旧还未醒来。

    因为顾家在这里落户时日不久,而顾家主母又是早早的就去了,顾家因此就只剩下顾老爷和顾大郎。

    顾老爷平日里在李家庄也算是乐善好施,李家庄的对顾家顾老爷都比较尊重。

    就这样,顾家大老爷的法事都是顾府里的老管家来操持的。

    主要是因为顾家大郎的出事,才会导致了这尴尬的局面,为了避免旁人会说闲话,早点结束这不成体统的事情,索性老管家召集府中上下能说的上话的管事们,一群人商议了半天终于得出个主意,顾老爷的法事一切从简,等大郎醒来后可以再选择操办三七法事、五七法事。

    顾府后院,顾家大郎的起居院。

    “陈大夫,我家公子何时才能醒来?”老管家面色凝重,紧张的问着面前这位有着一手金针刺穴的医术,乃名满华亭县内人称在世华佗的陈大夫。

    “不好说,本身脉象很是正常,也并没有什么暗疾,唯一有的就是顾老爷这心病!”说着顿了顿,看向老管家道:“心病,乃药石无解之症。”

    老管家闻言后面色愈发的沉重了,正想要说些场面话来感谢这位大夫,可突然听见房内有声响。

    因为这时节刚刚三月初,虽然已经如春,但是这西北依旧还未完全暖和,而老管家怕顾大郎会因昏迷不醒而不小心感染风寒,所以每当陈大夫看诊完后就会关上房门,只把窗子开些细缝。

    “陈大夫,你可有听到什么声音?”老管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又觉得不是这样,所以开口对着陈大夫问道。

    陈大夫蹩眉凝神,侧耳倾听。

    “水……”

    “喝水……”

    这时老管家听清了,也不等陈大夫的回答,打开房门就往顾少爷的床榻走去,心里很是激动。

    “大郎,您说什么?”老管家小心翼翼地问着躺在床上的顾修远。

    “水……”

    床上躺着的顾修远看样子大概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容清秀,大概是因为这几日的昏迷而显得有些憔悴。

    “大郎稍等。”说着老管家转身走到桌前到了满满一杯茶,然后小心翼翼的扶起顾修远,将手中的茶水慢慢喂给他。

    一杯茶喝完后顾修远才缓解了口渴,也不管站在一旁一脸高兴的老管家和一脸迷茫的陈大夫,只是呆呆的坐在床上发呆。

    竟然重生了!

    此时的清醒过来的顾修远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了,不过名字却是一样。本来顾修远乃是华夏帝国精英水陆空三栖特种兵的一名队长,因为接到任务,需要出动部分力量去支援另外两组,而顾修远接到任务后就亲自带着手里的队员去支援他们。

    任务前部分进行的很顺利,可是后来突然出现了一拨第三方的人员,导致突围困难重重,不得已顾修远对着自己的组员下达命令:我在这里断后!你们掩护人员安全离开。

    就这样,顾修远在断后撤离的过程中右腿还有左肩分别中弹,最为致命的就是最后一枪打在了胸口上,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

    醒来后顾修远就发现自己重生在了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脑海里两世为人的的信息还正在整合消化,巧合的是这名少年同样也叫修远: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大郎,您感觉怎么样?可有不适?要不要陈大夫在给您把把脉?”

    老管家在一旁看着公子醒来后就呆呆地坐在床上,心里有些不放心,怕这是后遗症,不由出声闻道。

    顾修远听闻老管家的话后转头看了眼他,脑子里思索着他的信息。老管家也姓顾,当初顾老爷跟他重新起的名字,叫顾遗泽。

    因为从小就跟着顾老爷,并且还是看着顾修远长大的。老管家并没有觉得自己成为了顾家人就能做主子,就从来不对外说自己姓顾,所以除了顾家人,和这顾府里有年头的管事以外大部分都是不知道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顾老爷,也就是自己的爹,在很久以前落户在这里,而自己出生时娘亲因为难产落下来病症,一直拿药石续命,在顾修远三四岁时便去世了,顾老爷也一直没有从新纳妾娶妻,一直一个人,小时候母亲去世后的顾修远除了父亲以外就是老管家对自己最好了。

    “泽叔,不用了,替我多谢陈大夫,睡了这么几天身子有些酸痛,静静坐会就好了。”顾修远轻声说道,可能是几天没有说话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晦涩。

    老管家听到自家公子说的话后点头应了应,轻声领着陈大夫退出房门。此时的原本还悬挂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看来少爷是没有大碍了,得好好的感谢陈大夫一番。

    “陈大夫,这些天真是劳累您了,大郎如今病情好转,更是要感谢您。”说着叫了人去库房取了十两银子,递给陈大夫。

    陈大夫看到老管家给自己的是十两银子,而不是十贯钱,毕竟银两相比铜钱更好携带要方便不少,心里感叹老管家这的确是真心感谢,也就没有过多的推辞,最后收下了十两银子。

    本来照顾修远说的意思是让老管家再好好款待一番的,只是陈大夫坚决不受,也就作罢了。

    喜欢大宋之巅峰军团请大家收藏:大宋之巅峰军团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