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庶女容华:这个王爷我家的 > 第804章 大结局:江山万里
    之前他们在雪城成亲,姬桁当时尚且是在昏迷之中,丝毫不知,总是觉得过于草率了些。这次为了弥补,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封后册封的事宜,从礼服、凤冠,到那天的礼数过场都是姬桁亲自过问的。

    礼部官员心中纳罕,自古以来这天子册封才是最重要的事项,怎么倒了这位这里倒是反了来?天子册封礼仪尽量从简,所有的花费皆在封后之上。

    大宸这些年内耗不断,太子与秦王间结党营私,各自为政,国库空虚已久。原本新上任的户部侍郎还愁着这次册封的花费呢,但没想到谢家三爷在他下朝后先找他喝酒了。

    “这次帝后册封在一起,想必让于大人十分为难。银子的事于大人不必担心,谢家一应都出了,只要能办体面,花多少都不是事。”

    谢家在邺城素来低调,久了让人险些忽略了这谢家可是除四海商行外,第一富商啊!有了谢蕴如此保证,户部和礼部两位尚书心底一块石头都落地了,眉开眼笑,但口中还是十分客气的说道:“谢三爷说的哪里话,这皇家典礼,怎好劳烦三爷您呢。”

    谢蕴道:“两位大人这话就见外了,谢某从小就宝贝小女,如今虽说是成了皇后,但依旧是我谢某的掌上明珠,她的婚事岂能让她受半点将就委屈的。”

    “对了于大人,听说西北那里最近需要一些军需,户部为了圣上婚典之事劳心劳力,难免有些顾不上。谢某一介商贾,为国出不上力,这里唯有五十万两的白银,倒也能为于大人分忧。”

    对于谢三爷的慷慨解囊,户部和礼部两位尚书大人十分的感激不尽,投桃报李的说道:“如今主上与娘娘伉俪情深,本是大好的事,也是我们做臣子之幸。只是有些人,不知圣心,竟在朝中谏言主上纳妃……”

    话音落下,便见方才还八面玲珑、温文尔雅的谢大人面色顿时的变了,狠狠一拍桌子,道:“谁这么大的狗胆!谢家家风清正,从未有过纳妾的,当日主上求娶容华的时候也说过此生也绝无二人,却没想到呢,这帝后还未曾成婚呢竟有人竟如此迫不及待的向后宫塞人了……”

    这里两位尚书听着谢蕴看凉飕飕的语气,莫名觉得背后发凉,毫不犹豫的供出了几个朝臣的名字。

    不提这里谢蕴是如何打算的,户部这里方才接了谢蕴一笔捐款,方才回衙内,没想到见底下的是从匆匆跑了来,道:“大人您可算回来了,四海商行的管事送了银子和珍宝来,说是捐给国库的。”

    说着将账本呈给了于乾,纵使于乾在户部这么些年,却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银子,看着那一笔笔数目,险些晕厥了过去。

    在朝中一片兵荒马乱的时候,很快便到了帝后册封的日子。

    鲛绡织成胭脂锦,凤凰展翅游九天。

    按照礼制,帝王的龙袍是有十二层,凤袍里外加起来共九层,都是由薄如蝉翼的鲛绡织成,上面是由江南请来的绣娘绣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绣成凤凰于飞,象征着国母的身份。

    凤冠并非是姬桁命人寻来的价值连城的南海明珠,谢容华用的是昔年公仪曦亲手所做的那一只‘凤凰于飞’的凤冠。

    当日姬桁是以君子樗的身份,从楚栖迟的手中拿到的,一直收着。当时姬桁本想送给她的,后来碍于种种原因,最重要的是这凤冠背后,有意欲着某种不详之意,便就作罢。

    这次谢容华坚持要戴这个凤冠,姬桁也没阻拦,他知道他的小姑娘虽然嘴硬,但却又最是心软不过。

    到底是想给昔日的燕徽与公仪曦之间一个圆满。

    这一日满城锦绣,从宫墙内到祭台之上,竟是满城皆是一路铺满芍药,繁华如锦。

    宣武门前,那一日兵变的鲜血已经被洗干净。

    去岁接连两场兵变,像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梦,如今海清河晏,城门前换上了牡丹金丝红毯,夹道两边皆是花开锦绣。

    大宸历任的皇位更迭,都伴随着一场腥风血雨,但这一次姬桁登基,虽手段雷厉风行,但在肃清朝堂却用的是最温和的手段。那些老臣们提心吊胆,但因有天策军镇守,这一次竟没有将任何无辜的朝臣、百姓牵连进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如今终于尘埃落定,希望这位年轻的君王,能够带领着他们,给这已经是满目疮痍的朝堂带来心生。

    在礼官的唱诵声中,姬桁牵着她的手,走上那汉白玉雕砌的石阶,接受万民的跪拜。

    很久之后,当贺兰铎问起谢容华那日的感受时,某人回想起那日的场景,只有一个字形容‘累’,非常的累!

    大宸的规矩繁琐到可怕,帝后册封授礼又是同一天,祭拜宗庙、天地,到后面谢容华如同一个牵线木偶一般,跟在姬桁的身后。

    就在祭天时,听到有人内侍匆匆传话,道:“圣上,西燕送来了贺礼……”

    谢容华闻言看去,却见那朱红色宫门缓缓打开,宝马雕车,里面皆是奇珍异宝,竟有数十辆。

    一路而来,为首的正是燕徽。

    她看着盛装的谢容华,一时间心底百感交集,许久之后,才对姬桁道: “我平生唯有这一女,望圣上珍之惜之。你若敢负她,西燕必倾举国之力,永世与大宸为敌! ”

    这一次她千山万水而来,不止是亲眼看她出嫁,更是想要做她背后最坚定的靠山。这一刻,她不止是杀伐果断,昔日闻名于东陆的长公主,更是一位母亲……

    观礼的人 没想到这样一位远道而来的尊客竟在祭台上如此言行,想要阻止吧,但圣上没发话,底下的人谁也不敢出头。

    “殿下放心,我这一生定不负容华。 ”

    最为简短的一句话,但自他口中说处来,却也是最为坚定的承诺。姬桁如此诚恳的说着,却没想到燕徽的神色依旧冷冰冰的,没有松动。

    饶是如他,一时间竟也不解,却是谢容华开口,握着姬桁的手道:“我相信他,也相信自己的选择。 ”

    说到这里的时候,看着燕徽,道:“不过……也要多谢母亲。 ”

    人在这世间,最割舍不断的是血缘的羁绊。

    父女之间,母女之间,在这样的世间。有太多的世事变幻,悲欢离合,不知从何处来,何处去,唯有这血缘之间的羁绊,是在着世上最永久的牵绊。

    这是她第一次唤她一声母亲,饶是冷静自持如燕徽,此刻也不由身形微震,眼圈微红……

    姬桁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唤她一声:“母亲。”

    燕徽应了下来,回到了属于宾客的位置上,看着携手并肩的两个人,心中诸多感慨。所有的恩怨,所有的不行终于终结,他们终于迎来属于他们的时代!

    漫天的花雨下,这一场册封典礼,也是一场旷世的婚典。

    根据史书上记载,容帝登基后,改国号为开元,意喻着这个已腐朽的国家迎来新生,如在东陆冉冉升起的朝阳。

    夜间整个邺城都被烟火照亮,宝马雕车、火树银花,盛况一时无两。

    从城楼上远眺看去,却见整个邺城的天空被烟火映得光影变幻,谢容华同姬桁再度登上城楼,接受万民朝拜。

    多少年前,曾见他一人登上城楼,形单影只。如今历经风霜,她终于做到了,做到了与他一齐,携手并肩。

    此后年年岁岁,共看这山河锦绣,繁华盛景……(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