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顶级狂婿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你们知罪吗?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你们知罪吗?

    陈阳一语道破莫不愁三兄弟身份的同时,整个冥石矿场最幽静,也是环境最好的一处院落,叫做竹林小筑的地方,余秋锋与风四娘在推开竹篱笆的同时,抬头望天。

    天上,轰隆隆地一声,白日惊雷。

    风四娘感慨出声:“风雨将至啊。”

    不等余秋锋开口,竹篱笆里面传来啪啪啪的棋子敲击棋盘声,以及,一个苍老的声音:

    “孩儿,既然回来了,怎么还不进来?”

    余秋锋和风四娘对视了一眼,齐齐踏入竹林小筑。

    在稀疏的竹子下,一方石桌棋盘边上,两人停下了脚步,躬身行礼。

    余秋锋和风四娘齐声对着棋盘一侧的老人道:“见过父亲。”

    再齐齐转身,对棋盘另一头的一个长发披肩男子同样行礼:“见过徐师兄。”

    这在石桌上对弈的两人,赫然是东风余家当代家主余大海,以及天残道第五真传——徐如意。

    无论是陈阳,还是汜水三凶,皆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无声无息地驾临了铜绿山。

    余大海持棋沉吟,久久不曾落子,好像全部心神都凝在了棋盘上,之前唤余秋锋他们进来的话,跟不似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似的。

    倒是长发披肩的徐如意笑道:“这就叫上父亲了?余师弟,为兄什么时候可以喝上你们的喜酒啊。”

    他一开口,无论是余大海,还是余秋锋二人,皆不着痕迹地皱眉。

    其声单调而无起伏,其神情明明是笑意却有说不出的不协调,就像是在模拟笑容应该是什么样的?

    其皮肤呈明黄色,其披肩长发色泽通红,其纯殷红,其眼如猫……

    明明哪里看上去问题都不大。

    皮肤明黄者不少见,发色通红着在修炼火法的修行者都也不是没有,血红嘴唇的在血魔宗里常见,眼眸如猫可能是特殊瞳术……

    哪里哪里问题都不大,组合在一起,却有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明明神情自然,有说有笑,却莫名给人一种恐怖无比,比见鬼还要森然之感。

    恰似看小丑的妆容,看人偶的五官……

    余秋锋和风四娘终究没有余大海老奸巨猾,还是被徐如意察觉出了异样,问道:“为兄有什么不对吗?”

    一边说着,徐如意还一边伸手摸着脸面。

    风四娘伸手捅了捅余秋锋,余秋锋如梦初醒,忙道:“没有什么不对,师弟只是震撼于徐师兄这具傀儡,怕是内景境的修士,也能碰上一碰了吧。

    余秋锋就是恭维一下。

    徐如意却放声大笑,声震竹林,引得竹叶纷纷而落:

    “师弟好眼光。”

    “这具傀儡可是花费了师兄全部身家,还动用了我家老祖的所有遗产,莫说是内景,就是外景当面,也得做过一场再说。”

    言下之意,便是外景境的大能,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其骄狂,几乎要冲天而起。

    余大海伸手一拂。

    这一下,拂乱了棋盘,同时一股灵韵生出,笼罩住了竹林小筑,让徐如意张狂的话和笑声无法传递出去。

    徐如意肆无忌惮地笑声还在持续着,他猫眼一样的眼眸还瞪了余大海一眼,似乎对其小心谨慎不以为然。

    余大海哎呦一声:“不小心弄乱了棋盘,老夫就要赢了。”

    徐如意收起笑声,瞪视道:“余老,你输不起啊。”

    “再来一盘。”

    余大海应了下来,一边收拢棋子,一边状若随意地道:“孩儿,明天你们便跟那位特使大人下矿井吧,为父跟你徐师兄会跟着你们的。”

    话音刚落,啪地一声,余大海执黑先行,落子天元。

    余秋锋和风四娘对视了一眼,从竹林小筑中退了出去……

    ……

    陈阳的小院里面,

    剑拔弩张。

    莫不愁他们三人手上的宝物晦涩的灵光若隐若现,似乎随时可能暴起。

    陈阳却不以为意,只是重复了一遍:“你们知罪吗?”

    莫不愁一咬牙,就要做什么动作,丘剑生适时地一扯他的袖子,黄符子排众而出,道:“禀告特使大人,我们兄弟知罪了。”

    “罪在何处?”

    陈阳依然是漫不经心模样。

    黄符子已经冷静了下来,恭敬地道:“罪在擅入上宗势力范围,不曾拜得山门,求得允许。”

    陈阳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汜水三凶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陈阳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变色,哂然道:“叫你们汜水三凶,你们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吗?”

    “你们够资格向阴魔宗禀告过境?”

    于是,莫不愁他们三人的脸色,变得更黑了,黑红黑红的,颇有点窘迫的味道。

    陈阳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想向着阴魔宗通报过境,他们三个还不够资格。

    莫不愁他们三人,窘迫之余,面露迷茫。

    陈阳看在眼中,摇头失笑。

    他算是看明白了,汜水三凶散修习气太重,且因为背负着秘密,不敢跟大势力接触,眼界上也是有问题的。

    像过境通报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些小地方的坊市,小地方的修仙家族,需要这些散修们这么做。

    阴魔宗的话,管你内景外景,也不需要你通报,不犯事便罢,犯事就打杀,哪里要那么麻烦。

    至少也要天象境的大神通者,或者是同为大宗门的实权外景,如九大峰主这个级别的,才有拜山门一说。

    就他们汜水三凶,找得到阴魔宗的山门向着哪一个方向开吗?

    陈阳脸上的讥讽之色愈浓,黄符子迟疑了一下,再次拱手道:“特使大人,我们三兄弟有罪,罪在不该插手上宗的事。”

    陈阳来了兴致,笑问道:“哦,什么事?”

    “陈望!”

    黄符子一咬牙,道:“我们不该听信余秋锋一面之词,对陈望供奉出手。”

    “我们不知道陈望供奉跟上宗已经有了联系,坏了上宗的布置,请特使大人降罪。”

    黄符子以目示意,三兄弟齐齐双手高举过头顶,长长地鞠躬到地。

    陈阳眨了眨眼睛,克制住了本能反问“陈望是你们下的手”这句话。

    “哦,是这样吗?”

    陈阳用悠悠然的语气,道:“那就说说,你们是怎么做的?他是怎么死的?”

    他语气越悠然,越随意,黄符子他们三人就越不敢大意,总觉得陈阳已经什么都查清楚了,就看他们是否在欺瞒。

    却不知陈阳心中也是震惊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个个的,”

    “咋地没用什么手段,”

    “啥都说呢?”(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