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品仙路 > 第859章 联姻
    谢家元婴宴,讲法传道的高台上,谢文蕴高坐蒲团上,周身玉色光芒弥漫、有如一片玉质天地,其中有狮吼之音响起,浮现出一头三首玉狮子法相,神威凛然。

    梁昭煌坐在下方,看着谢文蕴背后显化的法相,心中却是已经没有丝毫惊讶。

    自从见到杨秀娥祭炼而出的黑龙法相,他就已经有几分预料,从龙真君传出法相之道后,这些世家门阀子弟,条件允许的恐怕都会选择铸就法相,突破元婴期。

    不说其他,就凭铸就法相几乎相当于多上一个元婴战力,就足以让人趋之若鹜,只要有条件、有机会就不会放过。

    所以,见到谢文蕴祭出这三首玉狮子法相,梁昭煌已经是丝毫不惊讶。

    高台上,谢文蕴讲法传道,讲的是土木两行大道,讲法之时,背后三首玉狮子也是发出阵阵狮吼之音,与其讲法渐渐融汇一体、化作狮子音,似是能直接印入众人心神之中使人彻悟,效果非常好。

    因此,当谢文蕴讲法传道数日结束,参与元婴宴的众人不由纷纷起身,郑重行了一个大礼。

    实在是这几日,谢文蕴的讲法效果非常好,让众人都多有收获。

    梁昭煌则是若有所思看向谢文蕴渐渐收起的三首玉狮子法相,他明白,似那狮吼之音恐怕也是对方这三首玉狮子的一门道术、手段,既然能用作讲法、传道,想来用于进攻、攻击,也必然是没有问题。

    讲法传道结束,谢文蕴的元婴宴也差不多结束了。

    不过,在宴会结束前,谢州牧却与东海王一起登上高台,宣布了一则消息:

    谢家将与东海王结成联姻。

    而联姻者,正是刚刚进阶元婴期的谢文蕴,与东海王一脉的青夷郡主。

    这则消息在众人之中,激起一波涟漪。

    ‘兰芝玉’谢家,作为传承数千年的门阀家族,一直与大晋仙朝皇室有联姻的习惯,如今与东海王联姻,而且还是刚刚进阶的元婴真君谢文蕴联姻,可以说是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

    其背后代表的意义,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足以让前来参加元婴宴的各家门阀、势力细细探究。

    众人之中,梁昭煌听着这则消息,不禁想起当初在‘万妖秘境’之中,当时谢文蕴就已经与那位青夷郡主同行,甚至合谋金乌城中宝物。

    如今看来,或许当时谢家与东海王一脉,就已经有了联姻的意思。

    只是等到如今,谢文蕴成功进阶元婴期,这联姻方才彻底定下来,并向外公布。

    谢州牧与东海王,一起宣布了这则消息后,便没有多管场中各家门阀、势力修士的议论,结束了这场元婴宴。

    ‘兰芝玉’谢家虽然晋升世家门阀不足百年,但却是传承数千年的门阀,加上一直与仙朝皇室联姻,在大晋仙朝之中人脉、关系还是非常广的。

    所以这一次,谢文蕴晋升元婴期,谢家举办元婴宴,宴请的宾客却是十分的多、十分的广,几乎遍布仙朝二十州。

    如今元婴宴结束,这些从仙朝各州前来参加元婴宴的门阀家族、实力,带着谢家与东海王联姻的消息纷纷返回。

    这些消息将在短时间内传遍仙朝各州,到时会激起什么样的涟漪,却是暂时未知。

    各方来客渐渐散去,不过梁昭煌没有急着离去。

    不但是他,瀛州八郡之中各家郡望门阀的人基本都没有离去,他们与外人不同,家族立足瀛州下各郡之中,天然受谢家统领。

    如此,谢文蕴进阶元婴期、并且将与东海王一脉青夷郡主联姻,他们这些瀛州的郡望门阀,自然要有更多的表示。

    梁昭煌与其余七郡的郡守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各郡郡守以郡为单位组织各郡的郡望门阀,分别再宴请谢文蕴一次,送上贺礼。

    其中,玉梨郡作为谢家的追随者郡望门阀所在地,排在第一位宴请;其后是谷风郡、再然后是藤原郡;梁昭煌统领的新海郡排在第四位,却是不前不后;然后是高台郡、玄龟郡、金沙郡,当初与谢家争锋的‘流泉酿’李家统领的冰泉郡排在最后。

    从这顺序就能看得出,基本是按照与‘兰芝玉’谢家关系的远近来安排的。

    其中谷风郡高家、藤原郡薛家都是从八方阁投降的仙朝,所以一直积极向谢家靠拢,尤其是这两家在夺取了两郡郡守之位后,与谢家的关系更是越加亲近,甚至都超过了梁家,倒是让新海郡排到了第四位。

    谢文蕴与谢家对于瀛州下各郡的宴请,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谢家作为瀛州世家,想要完全统领、掌控瀛州,恩与威要并重。

    此时谢文蕴进阶元婴期,正是恩威并施的最佳时候,自然不能错过。

    更何况,各郡门阀的宴请,也是向谢家表达臣服、亲近之意,谢家自然不可能不予理会。

    如此,梁昭煌又在瀛州城盘桓一个月,组织着新海郡各家郡望门阀,一起宴请了一番谢文蕴,庆贺其进阶元婴真君之位、以及将要与青夷郡主的联姻。

    梁昭煌率领着新海郡各家门阀宴请谢文蕴的地方,正是梁家在瀛州城开的‘膳德楼’。

    自从梁家晋升县豪门阀以来,一直有发展灵膳技艺,开‘膳德楼’的传统。

    从庐东县开到庐阳郡,如今又从新海郡开到瀛州城。

    虽然这些年来,因为缺乏在灵膳一道上足够天赋的人才,梁家的‘膳德楼’一直都没有发展起来,只做着些一二阶灵膳的低层次生意。

    但是,梁昭煌却是一直让家族维持着‘膳德楼’的营业,哪怕是有些赔本,也要继续下去。

    毕竟,人才可以慢慢培养,但是能够让人才成长的平台、土壤,却是一定要有。

    ‘膳德楼’就是梁家培养灵膳方面人才的平台与土壤。

    更何况,梁家在各处开业‘膳德楼’,本身也是梁家在各地建造的一处处据点,可以安置梁家的子弟,以及收集消息、情报。

    便如这瀛州城中,不但有梁家开的‘膳德楼’,还有买卖符箓、符纸的‘五符堂’,销售阵法、阵器的‘莲阵堂’,销售丹药、灵药的‘莲药堂’等等。

    都是梁家在瀛州城中的生意,有的只能做着低阶生意,甚至是亏本买卖,有的也能为家族赚取利润、资源。

    但同时,这些店铺也是梁家在瀛州城中的一处处据点、触手,不但能够安置家族子弟在瀛州城中生活、修行、历练,同时更是梁家在瀛州城中收集情报、信息的一个个点。

    梁家负责情报、信息的暗线,都有安排人手在这些店铺之中,平日里负责收集瀛州城中的信息、情报,及时传递回家族中,让梁昭煌对于瀛州城、乃至整个瀛州的形势、变化等情况,能有着及时、详细的了解,以便为他做出各种决定,主持新海郡、以及家族事务提供足够的信息支持。

    梁家的‘膳德楼’虽然因为制作灵膳技艺有限,多是做着一二阶的低阶生意,但是以梁家如今的地位、财力、底蕴,却是不妨碍他们将‘膳德楼’修建的十分高大、且占地广。

    所以,梁昭煌安排在自家的‘膳德楼’中宴请谢文蕴,地方是完全足够的。

    至于灵膳问题,却是直接拿着灵石,从瀛州城中几大高层次的酒楼中,请那些能够制作三阶灵膳、甚至是四阶灵膳的高阶灵厨,前来主厨,制作宴席的灵膳了。

    反正,瀛州城中不缺高阶灵厨,梁家只要灵石、灵材到位,自然不虞请不来合适的灵厨制作高阶灵膳。

    宴请当天,谢文蕴并非一人来此,而是带着已经与其订婚的青夷郡主、以及一些谢家子弟前来赴宴。

    谢家身为瀛州世家,统领整个瀛州,谢家子弟与瀛州各郡的各家郡望门阀,自然是多有交际、联系,这本身就是谢家掌握瀛州的手段之一,也是各郡郡望门阀向谢家靠拢的意思。

    便是他们梁家,不是同样与谢家之中谢文蕴一直保持联系,通过谢文蕴表达着向谢家靠拢、臣服之意。

    而同样,他们梁家也是谢文蕴在家族中竞争的支持者之一,是谢文蕴‘掌握’的势力之一,支持对方在谢家之中地位、权利、利益的竞争。

    就像梁家子弟,对于投靠梁家的县豪、寒门、散修等等,都是各有交际。

    两者都是同样的,只不过投靠谢家子弟、谢家子弟交际的大多是各郡的郡望门阀;而投靠梁家子弟、梁家子弟交际的基本只是县豪、寒门乃至散修罢了。

    只是因为两家实力、地位不同,投靠、交际梁家子弟者的实力、地位也相应的低上一层、乃至几层。

    但是实质并无不同,大晋仙朝发展数千年,门阀家族如何发展外围势力、统领一方,早已有了成熟的经验与模式。

    所以,谢文蕴参加各郡举办的庆宴,所带领的谢家子弟都是各有不同,都是与举办庆宴的郡望门阀交际、交好的谢家子弟参宴。

    便如梁昭煌带领着新海郡十家郡望门阀,在‘膳德楼’举办宴席,庆贺谢文蕴,其带来的谢家子弟,都是与新海郡中各家郡望门阀多有交际、交好的子弟。

    而新海郡中各家郡望门阀,虽然都已经被梁家压服,但是也并不妨碍他们与谢家子弟交际、交好,乃至投靠。

    哪怕是臣服于梁家的‘黑荆’林家、‘云水’卢家、‘地阳木’郑家等门阀家族,同样与谢家多有交际,有交好的谢家子弟。

    对于这一点,梁昭煌无力阻止,也不能阻止,毕竟就连他与梁家也不得不交好谢家、甚至表示一定的臣服之意。(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