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品仙路 > 第860章 大气运
    宴席之上人员太多,包括新海郡各家门阀、以及谢家诸多子弟,所以说的基本都是场面话,大家吃喝一番、再恭贺一番谢文蕴与青夷郡主,一场宴席便散了。

    不过,在宴席散后,谢文蕴却邀请梁昭煌第二日前往谢家相见。

    第二日,梁昭煌按约前往谢家拜见,却是被谢家仆修直接领到谢家一处练功场,谢文蕴早已等在这里。

    “拜见谢真君。”梁昭煌当即上前见礼。

    谢文蕴哈哈一笑,伸手一拂,一股无形劲力将他扶起,笑着道:“你我也算相交多年了,无需多礼。”

    见礼过后,谢文蕴也没有绕圈子,直接道:“两年多前,仙朝北上反击蛮族,我听说梁郡守也参与了此战,甚至立下不小功勋。”

    梁昭煌点点头,道:“确实参与了,是为了相助家兄夺取兵部四品员外郎之位。”

    这事不说仙朝门阀之中人尽皆知,至少以谢家的地位、人脉关系,自然是十分清楚地,梁昭煌也没什么好瞒的。

    “兵部四品员外郎!”谢文蕴微微点头,似有感叹道:“还记得,本君当初在庐东县初见你时,你们梁家不过是刚刚晋升九品县豪门阀,整个家族中当时只有你一个筑基修士。”

    “到如今,不过是刚过百多年,你们梁家却已经是四品郡望门阀,甚至能够拿下兵部四品员外郎之位。”

    “而梁郡守你,更是听说已经祭炼成一个四阶法相,有了元婴战力。”

    谢文蕴说着,不禁微微摇头,道:“梁郡守与梁家之气运,着实让人羡慕且惊叹啊。”

    梁昭煌闻言,面色恭敬一礼,道:“真君谬赞,在下与家族能有今日之成长,不过乘运而起,如鸟雀乘风,但这运、这风却是仙朝、是谢家所掀起与掌握的。”

    “若非朝廷与谢家开拓东海,建立瀛州,在下与家族又岂会有机会乘运而起,在新海郡立足,甚至渐渐发展起来?”

    “在下与家族能够有今日,说来也是当初选择追随真君与谢家,做对了选择,是乘仙朝与谢家之风与运而起罢了。”

    “哈哈……”听着梁昭煌的话,谢文蕴不由哈哈大笑,道:“仙朝开拓东海,自有大气运降临,你与你们梁家能够抓住此机会,分享这大气运,也是你与梁家的本事。”

    说着,他摇了摇头,转过话锋道:“这事且不说了,本君听说你在北上与蛮族作战时,曾祭出鲲鹏法相与四阶妖王相斗不下,有元婴战力。”

    “怎么样?今日在这里,让本君见识、见识?”

    梁昭煌连忙摇头,道:“在下不过金丹修为,法相不过是取巧而成,一时缠住四阶妖王还可,哪里有什么元婴战力?”

    谢文蕴却是没再听他分辩,背后玉光绽放,三首玉狮子法相浮现,道:“无需多言,且让本君看看你鲲鹏法相的手段。”

    梁昭煌见此,知道这一场较量是推脱不了了,只能无奈一礼,随后祭起鲲鹏法相来。

    “哈哈……好!”

    谢文蕴大笑一声,其后浮现的三首玉狮子法相当先扑出,左边狮子头张开大口,伴随着一声狮吼,喷出大片青光。

    那青光之中蕴含木行法则之力,仿佛有草木枯荣在其中演化,直向梁昭煌鲲鹏法相冲击、侵蚀而来。

    唳!

    梁昭煌祭起的鲲鹏法相发出一声唳鸣,一翅扇下,掀起大片罡风席卷风行法则之力冲下,与那青光对撞在一起。

    木行法则与风行法则相互碰撞、侵蚀,扭曲、异化四周天地,一时难以分出胜负。

    吼!

    那边,三首玉狮子法相再发一声狮吼,右边狮子头张口喷出大片黄光,其中蕴含土行法则之力,似有茫茫平原、垒垒高山演化其中,携万钧重力横压而来。

    鲲鹏法相唳声长鸣,又一翅扇下,大片水光汹涌而出,尽衍水行法则之力,有如磅礴大海、滔天巨浪席卷、冲击,与那万钧重力轰来的黄光对撞在一起。

    轰鸣巨响有如雷鸣,水光与黄光碰撞处,剧烈的爆炸、冲击力横扫四方,连光线都被扭曲。

    水土的碰撞,却同样是一时难分胜负。

    只不过,梁昭煌此时已经鬓角出汗,他如今虽然修为达到了金丹期的极限,甚至修成了‘五莲道体’,已经有了冲击元婴境的资本,比之两年多前北上时,实力又有不少增长。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终究还只是金丹境,以金丹境修为御使元婴期法相、力量,哪怕是有着鲲鹏在背后相助,其法力、灵识的消耗也是巨大而迅速的。

    只是这简单地两次碰撞,梁昭煌的法力、灵识已经消耗了小半,若是继续僵持、战斗下去,恐怕无需一时三刻,他的法力、灵识就要不支而败。

    吼!

    便在这时,梁昭煌听到对面谢文蕴三首玉狮子法相又发狮吼音,其位于中间的狮子头已是怒目圆瞪,将要张口发起攻击。

    不用想也知道,这位于中间的狮子头,必定是三首之中最厉害了,攻击力、破坏力只会更大、更强。

    梁昭煌心念一转,当即掌控着鲲鹏法相连连败退,那与青光、黄光对抗的罡风、水光也都纷纷露出不支、崩散之象。

    “真君神威,在下不敌。”

    梁昭煌一副面色惨白,周身气息衰落之极模样,连连认输道。

    谢文蕴见此,微微点头,那三首玉狮子法相中间的狮子头终是没有再发起攻击,只是凭着两颗狮子头喷出的青、黄二光,席卷土木两行法则之力,便将梁昭煌鲲鹏法相击败。

    这一场较量时间并不长,却似是让谢文蕴颇为满意,收了三首玉狮子法相后,向梁昭煌点点头道:“你这鲲鹏法相的确不凡,竟是能挡我两击之力。”

    “不过就是你修为差了些,没法彻底发挥这鲲鹏法相的威力。”

    “这一战,不算尽兴!”

    谢文蕴说着,微微摇头,似是有些可惜。

    梁昭煌一副大有损耗之象,当即一礼,道:“在下不过金丹修为,如何能与真君相比。”

    谢文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转过话锋道:“梁郡守,我看你已经修成了道体,想来也是有冲击元婴境的志向。”

    梁昭煌闻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杨秀娥能够看出他修成了道体,同样是元婴真君,谢文蕴自然也能看得出。

    只不过,谢文蕴与杨秀娥又不同,杨秀娥的杨家根基在扬州,梁昭煌身在瀛州,便是进阶元婴境与杨家也无多少影响。

    但是,谢文蕴所在的谢家却是瀛州世家、统领瀛州。

    梁昭煌作为瀛州之下郡望门阀,受谢家统领,他若成就元婴之境,无疑是对于谢家最有冲击的。

    如此情况下,他与梁家很可能会遭受到谢家的打压。

    就像当初在庐东县,县豪门阀打压寒门;庐阳郡的郡望门阀打压县豪等等。

    越是向上,资源与空间就越小,大晋仙朝九品中正制,总是层层打压,不愿下层升阶到上层,与他们争夺有限的资源与空间的。

    梁昭煌之所以敢在这时候暴露修为、甚至冲击元婴境,所依仗的无非两点。

    一则是四阶鲲鹏与鲲鹏法相,他没有将鲲鹏法相隐藏,反而在与蛮族战斗、厮杀中直接展露,目的便是展露自己的部分底牌、手段。

    一般人或许看不出,但是元婴真君层次却是绝对看得出,以梁昭煌金丹修为是绝对发挥不出鲲鹏法相四阶、元婴战力的。

    其它且不说,就是鲲鹏法相掌控的法则之力,非是有足够的修为、实力在背后支持,单以梁昭煌的修为、实力,是根本发挥不出来的。

    毕竟,梁昭煌没有掌握法则之力、元婴实力,又如何让鲲鹏法相爆发法则之力、元婴战力?

    所以,聪明的人自然知道,在梁昭煌背后必定藏有元婴战力,以支撑这鲲鹏法相;甚至,基本都能推断出,就是四阶鲲鹏妖王。

    毕竟,梁昭煌虽然一直将鲲鹏藏在秘境中,不曾暴露。

    但是他以往的事迹都是可循的,稍查一查便能知道,他手下掌握一头有着鲲鹏血脉的‘巨鲸妖’。

    所以,这鲲鹏法相与四阶鲲鹏,是他的依仗之一。

    其二,则是对于如今的形势判断了。

    万妖秘境的开发、以及法相之道的传播开来,无疑将打破仙朝高层、世家对于元婴层次传承、资源的垄断,可以想见,接下来将要突破元婴层次的郡望门阀,绝对不可能只有他们梁家。

    仙朝与世家不可能全部镇压,否则必将动摇仙朝内部统治。

    毕竟,能够冲击元婴境的郡望门阀,必定都是仙朝之中底蕴深厚的老牌郡望门阀,无论是实力、底蕴、还是人脉关系都是非同小可的。

    仙朝与世家若是打压一个、两个,或许还能压制得住。

    但若是打压太多,必定会动摇仙朝内部统治与根基。

    而如今,正是仙朝与妖国大战前所未有的激烈时刻,仙朝不可能允许内部动荡。

    正是有着这些推断、判断,梁昭煌方才敢在这时候谋划冲击元婴境与世家门阀。

    但是,此时听到谢文蕴之言,他的心中也不禁一提,担心谢家是否有打压之意。

    见梁昭煌没有说话,谢文蕴也没有再追问,笑着摆了摆手,道:“梁郡守,你之前说,你与你们梁家的崛起是赶上了时机,乘风、乘运而起。”

    “那么,本君现在告诉你一个消息,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气运降临,就看你和你们梁家能不能再次抓住时机,乘风、乘运飞上更高了。”(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