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逍遥王 > 第947章 如朕亲临!
    “诺!”

    韩磊立刻翻身下马,单膝跪在刘登马前,从他手中双手接过斩蛇剑,这才似笑非笑的看了高羽宁他们一眼。

    高羽宁整个人也彻底愣住了,这怎么可能呢?

    高祖斩蛇剑,这东西也能离开长安城?

    “高先生,既然彭将军不能起身,就麻烦你前面带路吧!”

    刘登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高羽宁此刻再也没有刚才的轻松了。

    “这、这、这个......”

    高羽宁整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这要是让刘登真的以雷霆手段拿下军营中的主导权。

    恐怕他们一个个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个什么?莫非先生,你要第一个一试此剑的锋芒吗?本王给你十息的时间考虑,你可要想清楚了!此剑出鞘,可是必然要饮血而归!”

    刘登说到这里的时候,韩磊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了。

    高羽宁身后的一个副将,立刻悄悄的后退,看样子这是准备去通风报信啊!

    “杜子腾听令!”

    刘登又是一声大喊,顿时吓得那人浑身一顿,再次停在了原地。

    “属下在!”

    “你就留在这里,陪着几位将军在这里欣赏下这城外的美景吧,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离开此地半步,违令者,直接斩首不必另行报我!”

    刘登说话之间,眼神朝着四周一扫,顿时高羽宁身后的那些人全都傻眼了。

    “诺!”

    杜子腾说话之间,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横刀,然后策马上前,直接站在了那些人的身后。

    “大王,此等大事,是不是应该和我家将军商量一下,毕竟,这印信的交接乃是祖制啊!”

    高羽宁虽然现在也怕极了,但是,还是咬牙说道。

    “哈哈哈,祖制?什么是祖制?高先生,你也是博学多闻之士,你可知道这斩蛇剑上的铭文?”

    刘登哈哈大笑着问道。

    “......”

    高羽宁的后背彻底被冷汗湿透了,斩蛇剑的象征意义实在是太大了,别说什么祖制了,这可是皇位传承的象征!

    “你既然不知道,那本王就告诉你们,斩蛇剑上的铭文,乃是高祖亲自镌刻,上曰:如朕亲临,你是要跟高祖辩一辩祖宗家法吗?”

    刘登的声音之中,满是威胁之意。

    “大王误会了!大王误会了!”

    刘登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高羽宁再敢多说半个字,接下来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哦?是本王误会了吗?既然如此,高先生还是起来吧,前面带路!”

    刘登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现在这个时候,谁还敢在这继续废话。

    “大王,您就不觉得您的所作所为太过霸道了吗?这里毕竟是赵国!”

    王胤杰虽然只是个副将,但是,他可是彭希尧的结拜兄弟,两人的私交可不是一般的好。

    眼看着高羽宁都被刘登给压制了,他咬了咬牙,直接挺身而出。

    “霸道?韩磊何在?”

    刘登的面色一冷,高喊一声。

    “属下在!”

    “给我斩了他!”

    刘登的声音一下子让所有人浑身一颤,高羽宁刚想说话,被刘登眼神一逼,到了嘴边的话直接咽了回去!

    “你敢!”

    王胤杰也没想到,刘登居然敢这么霸道,一句话不合就要斩杀自己。

    “哈哈哈!此剑在大泽乡斩蛇之后,死在此剑之下的皆是乱臣贼子,你想要诛灭九族尽管反抗!”

    刘登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吹来的阴风,顿时让王胤杰浑身一震。

    “噗——”

    韩磊可没有任何犹豫,他本就神力惊人,再加上刘登的命令,他直接双手持剑,以剑做刀一剑砍下了王胤杰的人头!

    一颗大好头颅高高飞起,最后,无力的掉在地上。

    那狰狞的表情,顿时让剩下的几个副将全都跪在了地上。

    此刻,

    现场一下子安静极了,再无一人敢多说一句话。

    “高先生?”

    良久,刘登这才满意的看向了高羽宁。

    “呃.......在、小人在!”

    高羽宁彻底被刘登慑服了,连自称在下都不敢了。

    “先生前面带路好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本王还是很好说话的!”

    刘登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微笑,但是此刻,这笑容在高羽宁看来,这跟催命的恶鬼也没什么区别。

    “诺!”

    无论他心里怎么想,看着韩磊手里那把还在滴血的剑,他哪里还敢有任何的怠慢。

    刘登冷眼扫了一下那些跪在地上的副将,这才调转马头跟在高羽宁的身后。

    城头上的那些士兵们距离比较远,只看到了刘登大杀活人,然后就是几个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将军,现在全都跪在了地上。

    一下子更是全都老实了起来,刘登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跟在高羽宁的身后,一路跟着他前往军营。

    因为叛军作乱,八万大军现在全都驻扎在了城西,为了安置下这么多的人手,城西的那些老房子都被彭希尧给扒了不少。

    高羽宁是彭希尧身边的第一谋士,平时出入军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此刻有他在,那些士兵们连问都没问,直接就让他带着刘登他们进了的军营。

    刘登的心里暗自摇头,史书上说,周亚夫于霸上细柳营治军,皇帝亲至都需要他来迎接。

    可是现在,自己居然在一个书生的带领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军营。

    看来这彭希尧还真是不堪重用啊!

    “大、大王,到了......”

    彭希尧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低声的说道。

    “来人,换上本王的王旗!”

    刘登面无表情的瞪了一眼高羽宁,高羽宁顿时浑身一个哆嗦,好悬没有直接瘫倒在地上。

    但是韩磊可没有客气,直接上前来到了中军大帐前面的高台上。

    拔剑直接斩断了绳索,象征着彭希尧的彭字大旗顿时就掉落了下来。

    “住手!”

    几个巡逻的士兵立刻就冲了过来!

    “滚!”

    高羽宁的脸色狰狞,厉声高喝,此一时彼一时,他得为自己考虑考虑了......

    “击鼓、聚将!”

    眼看着王旗高高升起,刘登再次吐出四个字!(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