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483章 轮回航班失控了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73100。感谢读者:爱的战士王尔德的盟主打赏。)

    塔外,井的边缘。

    井二看着远方,陷入了思考之中。

    井依旧关不上。

    扭曲的东西总是无法揣测,井二知道,井的开启,也意味着许多战争将要到来。

    他对这些战争不在意。

    只要井不被摧毁就行。得益于前世的记忆,井二的记忆扭曲之后,也依旧有着较多的人性。

    但和井四的“反扭曲”又有不同。

    井二站起身,在离井最近的地方,他已然习惯了这些不断变化的周遭景象。

    他现在很无聊,决定去找那只白鹿玩玩。白鹿大多时候在井二身边,但偶尔也会在井二思考的过程里,自己溜出去玩

    井二早就知道,白鹿如果不找自己,那必然是找那个黑衣小女孩。

    那个小姑娘可不好惹。虽然伤不到自己,但几次见面,都是毫不犹豫的攻击。

    井二也很无奈。

    他很喜欢这个小姑娘,但是自己险些杀死过对方。尤其是百川市的时候,自己站在了小姑娘的对立面。

    “真麻烦啊,但是我现在,很想找人说说话。”

    意识到了人的强大之后,井二这阵子除了rua鹿和想办法找到井关闭的方法外,一直都在自我思考。

    审视和完善自己的一些观念体系。

    如今他觉得,也许将人类看做是宠物,确实过于傲慢了。

    此时此刻,白鹿不在,井二忽然又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最终他决定,再次找到那个小姑娘,辩驳一番。

    所谓人生越辩越明,或许这个牵着气球的小姑娘,能够给到自己一些解答。

    关于井,关于扭曲,关于众生万物,该如何寻找平衡点。

    这个小姑娘,就是红殷。

    在枣湖村里,红殷坐在枣湖边上,白鹿立于湖面,轻轻触动着水纹。

    两个恶堕似乎在用某种特殊的方式交流,井二赶到的时候,看到了奇异第一幕。

    一只黑色的鹿,与白鹿并排立于水面之上,动作完全同步。

    白鹿扭头的时候,黑鹿也在扭头。

    完美级畸变词条·超怨气化形。

    红殷以此能力,复制了一只一模一样的怨气版的白鹿,就像是缩小版的湖神。

    “你一定无法想象,你曾经在这里出现,却导致了这个村子信奉的湖神,有了具体的形象。”

    “但是错误的信仰,会带给他们错误的人生轨迹,我险些也被这只黑鹿吞噬,后来是我的哥哥救了我。”

    红殷说着话,白鹿听得颇为认真,它也没有想过原来自己的贪玩,还引来了这么一段故事。

    “人类似乎很容易被引导。被某种虚幻的概念所禁锢住。”红殷说道。

    但很快她又摇头:

    “可湖神是假的,最后我发现,所谓的引导,根源还是因为心中的恶念,人类费劲心思让人们相信一个虚构的神,这个神的意义,只是为了让人们相信神是存在的,而不是为人们带来福泽。”

    红殷不是一个满口哲理的人,只是对于枣湖村这个地方,她有着诸多思考。

    甚至一次次的脑海里模拟过,如果再次出现湖神,应该怎么从根源上,也就是逻辑上让这个“神”崩塌。

    为什么扭曲的规则会造就一个湖神那样的怪物?

    红殷渐渐明白过来,于是说出了一句让远处隐匿了气息的井二,颇为震撼的话:

    “湖神只是村里神婆用来改变他人思想的工具。”

    “也许很多神都是这样的,他们不过是躲在神这个字眼下的人罢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驱使让那些信奉他们的人。如果信奉他们的人,能够明白这一点,那么他与这个神,就已经到了同一高度。”

    “那些强大的怪物也是一样,剥离掉这种强大,他们也是人,所有的从容,只是因为周围的人过于弱小而已。只要意识到这些怪物的本质还是人,有人性上的弱点,它们就不再可怕。”

    白鹿没有说话,歪着鹿首,像是在思考。

    红殷说道:

    “我哥哥不是这样的,他不会因为周围的人弱小,而将自己摆在一个神的位置。”

    最后这句话,让井二有些不是滋味。

    井二知道,红殷的哥哥就是白雾。

    但井二也知道,白雾的确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对手。

    当然,井二不知道,红殷这句话只说了一半,白雾遇到了弱者,不会想着统治弱者。

    但白雾遇到了强者,一定会想方设法抱大腿。大概就是——红殷救我,队长救我,零号救我。

    红殷以为的心里强大之人,大概是面对弱者不以上位者自居,面对强者不卑不亢。

    白雾嘛,大概是做到了前者,但面对强者这件事……白雾有时候是很没有节操的。

    不过红殷这番话,给井二最大的震撼,其实还是关于神的启示。

    “神只是一个工具,剥开了这一层之后,神也只是躲在‘神’身份之下的一个人。”

    “人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其他人呢?”

    井二若有所悟。

    他被神示——一个毁灭井的预言困住了七百年。

    红殷这番话,不会给到井二振聋发聩的感觉,至少不会让他守护井的执念被瓦解。

    但井二心中的那个“神”,正在一点一点的褪去“神”的光辉。

    “有意思的言论,好像有些叛逆……但似乎也有道理。”

    井二心里念叨着,嘴唇动了动。

    这个时候,白鹿忽然望向了井二所在的方向,红殷身后,黑色的怨气如同一道道手臂一样迅速袭向白鹿目光所在的位置!

    “是谁!”小姑娘一声娇喝,手段却极为致命。

    只是再怎么致命,也很难给井二造成有效伤害。

    井二不得已,现身了:

    “我来拿回我的鹿。”

    “什么你的鹿,这是我的朋友!”红殷甚至护在了白鹿的面前。

    说来也奇怪,自从险些死在井二手里,最终又活过来之后,红殷对井二没有了任何惧怕的感觉。

    明明她身后的鹿可是害怕的发抖来着。

    井二双手合十:

    “你问问它,愿意跟我走,还是跟你走?”

    红殷满怀期待的看向白鹿,白鹿的小脑袋左右看了看,最后认怂的走向井二。

    井二很得意:

    “哈哈哈,我就说了是我的鹿,哎哎哎,你先别动手,我是来告诉你,你的朋友我先借走一会儿。”

    谁不喜欢rua一只可爱的白鹿呢,井二很想撸小动物,但这一次,他的说法显得很尊敬。

    借走你的朋友,让红殷怒气略消。

    不过红殷如果能够打得过井二,大概率是会杀死井二的,打不过嘛,那就只能听对方讲道理了。

    井二内心有很多困惑,这些困惑他发现仅靠自己很难参悟,但这只鹿不会说话。

    可今日,他忽然发现,也许自己以前真的很傲慢。

    去掉了“井”的身份后,也许内核上,自己与这些弱小的存在,在思想上的差距很小,甚至某些地方未必比得上别人那般透彻。

    神剥夺了神的特权后,也只是一个人。

    人与人之间,并无高下。

    井五与井二,同样都在一场战斗里,放下了自己的傲慢,但同样是放下傲慢,却又有所不同。

    红殷看着井二离去的背影,有些困惑,这个伪善的人让她很恶心。

    可这一刻,她分不清井二到底是真伪善,还是假伪善。

    ……

    ……

    扭曲扩散,世界各地受到影响。

    被扭曲笼罩着的人们,依旧如同往日一样,工作,生活。

    他们如今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恶堕,每一个人都压抑着负面情绪。

    黑雾外的世界,就像是天空出现了巨大的阴云。

    黑云压城,但却就是没有降下雨水。

    人们内心都知道,一场可怕的暴雨将至,却又不知道它到底何时到来。

    世界各地的人依旧抵制着扭曲,扭曲却从未真正消散。

    井的开启,影响着雾外世界,也影响着黑雾内的世界。

    高塔里,调查军团分部的人最近给出的报告,白色区域死亡率越来越高。甚至白色区域出现了六级乃至更高的变异体。

    往常白色区域遇到的植物虽然也很奇怪,但真正吞噬人类的植物很少,如今白色区域则完全不同。

    这些植物似乎也被进一步扭曲,甚至会主动攻击人类。

    矿工死伤惨重,这让宴自在和谢英杰等人,不得不加快研发机甲,尽可能的让每一个人都得到武装。

    可还是有很多数据表明——塔外在变得越来越危险。

    以一种七百年来不曾有过的变化速度,在不断的影响着人类的生活。

    高塔好不容易才有了新的秩序,却面临着物资上的风险。

    能源方面倒是不担心,第五层的能源储备足够高塔使用很久。但食物上的储备则出现了大问题。

    但好在不久前,白雾回过一次高塔。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给宴自在和谢英杰传达了消息——可以利用牵引轮盘,建立与雾外的贸易。

    这是白雾前往黄泉岛之前吩咐的,也算是给宴自在等人指了一条路。

    谢行知等人也通过避难所联系了零号,准备在黑雾缺口处,建立一座新的港口。

    这个计划如火如荼的展开着。

    高塔里的盛国人们,为了生存物资——雾内和雾外,即将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接触。

    如此一来,矿工出塔次数可以减少,且说不定——高塔人终于可以摆脱难吃的营养餐了。

    只是宴自在内心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仿佛高塔很快会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

    ……

    塔外,食城上空。

    六千米之上的高空,一架航班沿着某个轨迹飞行了七百年。

    永不降落,也永远无法抵达终点。

    航班内,大多数恶堕和以前一样,浑浑噩噩的等待着爆炸降临。

    死亡已经无法带给他们痛楚,死亡对于它们的意义,更像是一种时间提醒机制。

    提醒它们,无限的时间里,又度过了一个六分钟。

    六分钟很短暂。

    短暂到这些人甚至没有欲望去做些什么,恶堕们也懒得交谈,无尽的循环着。

    这便是轮回。

    它们是轮回里不得解脱的众生。航班上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足以瞬间变成恶堕的悲惨经历。

    有被渣男抛弃,成了实验体的女恶堕。

    有爱而不得,一直守候在女恶堕身边的备胎。

    有小说被频繁抄袭最终被抄袭者嘲讽的作家,也有头上绿帽一丈高的一丈青。

    各种悲惨之人全部聚集在航班上,原因无从知晓。

    曾经有人来这里探索过,但却并未找到这座航班真正的原因。

    这一切看起来仿佛是某种仪式,聚集了无数命运悲惨之人,压在轮回里不得解脱,以此来制造庞大的怨气。

    又或者,这些悲惨之人只是某种祭品,存在的意义就是献祭。

    只是到底献祭什么,无人知晓。

    “各位旅客,我们的飞机因为受到航路气流的影响,有较为明显的颠簸。请您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洗手间将暂停使用,谢谢您的配合。”

    爆炸将近,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恶堕们没有在意。

    这无非是提醒它们——新的死亡即将到来。

    飞机出现了震动,这震动似乎和恶堕们记忆中的震动并不一样。

    不过包括田京和简秋在内的大多数恶堕,并没有在意。

    轮回的范围有限,有时候的确会出现气流,从轮回区域之外,撞击到轮回区域内。

    这种情况不多,但也常有。

    甚至还会出现雷云天气等等。

    轮回重置的是航班内的存在,不是整个世界,所以如果航班外,天黑了,轮回内的人也会欣赏到夜景。

    震动没有结束,甚至越来越剧烈。

    这引起了一些恶堕的注意,但是距离爆炸还剩一分钟,反正不管是什么异动……

    一旦爆炸了,就重置了。

    所以它们还是忍耐住了。

    五十九秒。

    时间感很强的恶堕,已经开始倒计时。

    四十二秒。

    三十秒。

    震动越发剧烈,就像是两个恶堕在战斗。

    但这座客机很大,而且震源来自禁地,那是木乃伊休息的地方,没有人会在最后几十秒去找晦气。

    十秒。

    简秋的眼皮忽然跳了跳。

    旁边的田京注意到了女神的细微表情变化,关心的靠近了一分。

    一股熟悉的感觉出现在简秋的脑海里。

    五秒。

    四秒。

    三秒。

    ……

    零。

    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爆炸降临的一刻,它们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等待着,却发现……这个过程似乎比想象中漫长。

    直到航班猛然间再次遭受剧烈撞击!

    所有恶堕睁开了眼睛,它们全部露出骇然的表情,不管是哪个舱室的恶堕,脑袋里都满是疑惑。

    六分钟已过,但是这座航班——

    没有爆炸。(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