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君王爆宠:鬼手邪妃惹不得 > 第1348章 一个生辰八字
    莲王也没有坚持非要自己打开那个盒子,他把铁盒交给了阿七,阿七观察了一下,拿出了小刀,小心地把铁盒的盖子给撬开了。

    他本来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盖子就这么打开了,什么机关什么危险都没有。

    盒子里面是一个用麻布包着的东西。

    麻布看起来都有点霉迹。

    他把东西从铁盒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轻轻打开。

    这一打开,里面竟然就是几件银制的饰物。

    有两对小银镯,两个长命锁,还有一块银制的铁牌,穿着皮搓成的绳子,还有一块手帕,白色的棉质。

    “这个——”

    萧筠拿起了里面的一对银镯和一个长命锁,震惊地看向了莲王,“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是当年我给孩子准备的,我是想着记孩子以后也记得父亲是谁的,所以这三件东西里侧都刻了一个韩字。”

    她当时也是已经想好了,孩子出生之后,她会让孩子姓韩,哪怕她已经准备自己带大那个孩子,也不想再找别的男人了,虽然那个时候她是怨恨着莲王的,但是对于孩子来说,亲生父生又有什么错?

    与其让孩子跟着她姓萧,以后让别人问起来为什么是跟着母亲姓的,还不如一开始就让孩子知道父亲是姓什么的。

    所以哪怕她当时怨恨着莲王,但也是决定让孩子姓韩。首饰里就让银匠刻上韩字了。

    她说着就拿着饰物仔细地看了起来,果然,在一对镯子和那长命锁里侧都看到了刻着的一个韩字,还是很清晰的。

    她指给莲王看,莲王接进了那些银饰,只觉得自己就像是终于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接触到了十八年前的孩子,还有那个时候一个人怀着他的孩子的萧筠。

    从那个时候保存到现在的孩子的镯子和长命锁。

    这三件东西他一定要好好珍藏起来。

    “那个接生婆竟然没有把这些东西带走,也没有卖掉,还留在这里,这就有些儿奇怪了。”

    “但是这一份又是谁的呢?”阿七看着剩下的那对镯子长命锁和那一块银牌子。

    几人都有些纳闷地看着那些东西。

    “看看上面是不是也有刻着什么字。”

    阿七就拿起那几件东西一一仔细地检查起来,镯子没有刻任何字,但是那一个长命锁却是可以打开的,机关打造得很精细,不仔细地检查还真的看不出来这个锁是可以打开的。

    阿七也没有发现,还是莲王发现的,可能是因为他也经常制作这些带着精妙小机关的东西,所以才能够发现玄机。

    打开之后,小小的长命锁里成藏着一个小小的蜡丸。

    用手把蜡丸捏开,里面是一张小小的布条,布条上写了一行字。是很漂亮的簪花小楷。

    上面写了一行字,一个名字,一个生辰八字,那名字看起来也像是乳名——

    贰贰。

    二二?

    一个乳名一个生辰八字还要这么小心地藏着吗?

    “这难道是那个被抱来的死婴的?”萧筠看着这些东西,总觉得有点儿不舒服。一想到这些东西可能是那个死婴的,而他可能也是一个女子怀着深深的爱和期盼生下来的,可他却没有机会好好来看这个世界,她就觉得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如果说,那些人还是为了欺骗她,而专门去找了一个男婴,还是因为要骗过她而故意杀了那个孩子,她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若是那个孩子是因为她而死的——

    她岂不是欠了那孩子,也欠了那孩子的父母亲?

    也不知道对方生下了孩子之后发现孩子不见了,会是多大的打击。

    “应该不是那个孩子,”莲王的眼睛有多厉害,一看她的神情就猜到她在想着什么,赶紧把那行八字让她看清楚些,“这个叫贰贰的孩子比咱们若邪大五岁。”

    果然,看着上面写的年月,那个孩子确实是比明若邪整整大了五岁呢。

    大五岁,那就不是那个死婴了。

    但是萧筠想到那个孩子还是觉得有些心痛愧疚。

    “咦?这个生辰八字,除了早五年,跟若邪是一样的啊。同月同日同时。”萧筠突然就发现了奇怪之处。

    也就是说这个叫贰贰的孩子,除了比明若邪大五岁之外,别的时间都是一模一样的!

    萧筠震惊地和莲王对视了一眼。

    “这么看来,也许他们要这两个孩子,就是冲着这生辰八字来的。”莲王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

    “这个生辰八字有什么特别的吗?”萧筠看不明白。

    阿七听着他们的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赶紧对莲王说道:“王爷,能让属下看看吗?”

    莲王把布条递了过去。

    阿七看着上面的那个生辰八字,皱了皱眉。

    “阿七,你是发现什么了吗?”

    “回王爷,属下还不是很肯定,属下当时从神坛那边带了些东西出来,放在缙王府,得回去拿出来对一对才能肯定。”

    “那我们回去。”

    他们赶紧收起了这些东西离开了小镇,匆匆赶路回京城。

    这个时候通往京城的路上,正有几骑疾疾,扬起了一路烟尘,朝着大贞京城赶来。

    已经过了元宵,京城里,一切也都渐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但是很快,一道税赋令就把京城里的商户百姓们都刺激震惊到了。皇上竟然在这个时候增加了三成的税。

    京城里的百姓们其实没有什么收入,很多人是做些手艺活,种点瓜果,还有刺绣,制衣,打铁,酿酒,很多就是平时出去摆个小摊子,换几个铜板能够维持活计。

    本来税已经很重,但是皇上突然就跟心血来潮似的,竟然在这个时候要增加那么重的税!

    元宵那晚的繁华盛景好像还在眼前,这才两天就把他们都给打到了泥里,让他们都措手不及。

    而且,这道税令一下,几乎没有给他们半点缓冲的时间,三天之后就是交税的日子,这一次就要按照新的税令来交了。

    一时间,满京城听不到半点欢声笑语了。

    去年还是因为太后大丧,强制地服丧,所有人不得纵-情享乐不得听曲摆席,不得婚娶,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是自己真的笑不出来了。(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