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小蘑菇 > 第 5 章
    范斯的鲜血在安折的余光里漫开,深红一片。排队的人们听到动静,也纷纷转头朝这里看过来,看到这一幕后,又神色如常转回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范斯死了,一个人类就这样在人类基地的城门被杀死,没有人提出异议。

    于是安折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就是审判者,一天前范斯向他提起的那个人,。

    他是审判庭的主人,审判每一个进入城门的人是人类还是异种,他可以决定任何一个人的生死,无论是谁,不需要理由。

    而现在轮到自己接受审判。

    安折的心脏起先剧烈跳动了几下,被枪口直直指着的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真的会死。攫欝   攫

    但是望着审判者那双冰冷的绿色眼睛,他又渐渐恢复平静。

    来到北方基地是他必然做出的决定,那么接受审判就是他的结局,不论结果如何。

    他在心里静静数秒。

    一,二,三。

    枪声迟迟没有响起,审判者用枪指着他,缓缓朝这边走来。

    排队的人们似乎默契加快了速度,自发向前挨紧,片刻后,这片地方已经空空荡荡,只有安折一个人了。

    十一,十二,十三。

    数到第十四秒的时候,审判者来到他身前,无名指扣住枪柄,将枪口压低,然后,他收起了武器。

    只听他道:“跟我来。”

    语调冰冷平淡,和他的眼神一样。

    安折就站在原地等他走,,但是三秒之后,这人还没有动。

    他疑惑地抬头看,然后听到审判者的声音比之前又冷了一分,说:“伸手。”

    安折就乖乖伸手。

    咔哒。巘戅 玩吧小说网 wan bar.n e t 戅

    他被冰得哆嗦了一下。

    一枚银色手铐一端扣在了他手腕上,另一端由军官拿着。

    ——安折就这样被牵走了。

    奇怪的是,方才范斯被击毙的时候,排队的人们没有任何反应,现在他被审判者带走,他们反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安折只来得及回头望横倒着的范斯的躯体一眼,就被拉进了城门。

    一进城门内部,他发现这并不是一个狭窄的通道,而是一个广阔的区域,被分割成好几个空间,各处都亮着雪白的灯光,灯光反射在钢铁墙壁上,像是冬天时候雪光映照着灰白色的岩页。

    荷枪实弹的士兵以及重武器丝毫不比外面少,在重武器和士兵的严密包围中,有一张雪白的长桌,三个和审判者一样黑色制服的军官端坐在长桌的后方——安折猜这就是审判官们,一个人类坐在他们对面。审判官正在问他:“你和你的妻子关系怎么样?这次出城,她没有和你一起吗?”

    从安泽的记忆里,安折得知,被感染的人类除了外貌、神态和行为习惯出现变化,神智和记忆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审问也是辨认异种的方法之一。

    而带他进来的那人看了那边一眼,道:“快一点。”

    中央的审判官道了一声“是”后,望向对面的受审人:“你可以走了。”

    那人像是劫后余生,脸上露出笑容,起身快速穿过城门通道。

    于是安折知道,带他过来的这个男人确实是审判者无疑,而他说“快一点”也不是在催促审判官加快审问速度,而是表明,他在片刻之间已经判断出受审者完全是一个人类。

    下一个受审者从排队处朝长桌走来,排队处和长桌的距离很远,中间有几个门状机器,某段路程设有转弯和上下坡,安折意识到这是为了尽量向审判官们展示受审者的动作特征。

    但他来不及看到更多了,因为下一秒他就被牵着拐了个弯,走进一条长长的走廊。

    那人拿出一枚黑色的通讯仪器,道:“审判庭,陆沨,申请基因检查。”

    安折猜中间那两个字是他的名字。

    随即,一扇机械门在他们面前滑开,陆沨径直走进去,安折被拽了一个踉跄,也跟上。

    这是个银白色的房间,不知名的的机械装置从地面武装到天花板,六个士兵分散在房间各处站岗,房间一端的工作台后坐着一个金色短发,蓝色眼睛,穿白大褂的年轻男性。

    “陆上校竟然会来这里,”这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您不是一向用子弹解决一切问题吗?”&#21434&#21437&#32&#29609&#21543&#23567&#35828&#32593&#32&#119&#97&#110&#98&#97&#114&#46&#110&#101&#116&#32&#21434&#21437

    陆沨道:“请您配合,博士。”

    博士看了陆沨一眼,起身,对安折道:“跟我来。”

    跟他过去之后,安折被安排躺在一个银白色的平台上,四肢被机械手环和脚环固定住,博士道:“不要动。”

    紧接着,安折手臂一痛,他往那边转头,看见博士正从他的身体里缓缓抽出一管鲜红的血液。

    博士道:“你血液的颜色很健康。”

    安折:“谢谢夸奖。”

    博士被他的回答逗笑了。

    “血液送去做基因检测,检测时间一小时。全身增强扫描预计用时四十分钟,不要动。”

    他话音落下,银色平台上蓝光泛起,周围发出一阵低沉的嗡鸣声,没有方向,每一粒空气都是声音的源头。四面八方响起的声音让安折想起深渊里那些遥远的夜晚,远方大海发出沉闷的波涛拍打声,到黑夜最黑的时候,那个方向会传来不知名生物的嚎叫,无法用人类语言形容的波动席卷整片雨季的陆地。

    电流像无数只蚂蚁在他身上爬动和撕咬,四十分钟对一只蘑菇来说并不长。但安折觉得这可能是他生命中的最后四十分钟了,他很珍惜,认真看着天花板上的机械纹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外面,陆沨道:“安德烈告诉我你们的检查手段升级了。”

    “您消息很灵通,”博士道:“我们发现,人体产生变异时,dna中会有一些特殊片段被激活,我们把它命名为靶点。动物性变异和植物性变异的靶点是两个大类。改进后的基因检测由两个过程同时进行,一个是动物性靶点检测,一个是植物性,共耗时一小时。”

    陆沨:“恭喜。”

    攫欝   攫。博士笑了一声,他道:“上校,如果基因检查的耗时大大缩短,成本也降低,您的审判庭会不会歇业?”

    “我很期待。”

    “您真无趣。”

    他们不再说话。

    而安折望着银白的天花板,开始思索自己的物种是什么。

    是个蘑菇。

    博士说变异分为动物性变异和植物性变异。

    他觉得,首先,蘑菇不是一种动物。

    其次,蘑菇好像也不属于植物,他没有叶子。

    安折陷入迷惑,他努力想把自己归进植物里,但又没有找到足够的论据。

    思考这个问题用了他太长的时间,还没想出结果,蓝光就像退潮一样从他身边消失了。

    “可以了。”博士的声音响起,机械环自动松开。

    &#21434&#21437&#32&#29609&#21543&#23567&#35828&#32593&#32&#119&#97&#110&#98&#97&#114&#46&#110&#101&#116&#32&#21434&#21437&#12290就听博士继续道:“上校,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带他来做基因检查吗?”

    “不能。”

    博士明显被噎了一下。

    他扶安折起来,让他在一旁转椅上坐下,并摸了一把安折的脑袋:“乖,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看血检结果。”

    安折就坐着。

    而那位审判者上校坐在对面,依然用冰凉的绿色眼睛冷冷注视着他。那是一张年轻的脸,轮廓鲜明,帽檐的边缘,额头上,几绺黑发垂下来,压住斜飞的眉尾,眉梢眼角被这个房间镀了一层淡薄的冷光,刀子一样刮着他。

    安折被这样一双眼睛盯得很冷,蘑菇怕冷。于是他把转椅转过一个角度,背对着上校。

    他觉得更冷了。

    很久后,博士的脚步声才终于再次响起来,解冻了这个房间:“基因报告无异常,你们可以走了。”

    几秒的沉默后,陆沨道:“你们百分之百确认他是人么?”

    博士:“虽然可能会让你失望,但我们确实没有找到任何靶点,别的感染者和异种至少有十个以上。”

    说完,他又道:“你看,人家小朋友都不愿意理你。”

    就听上校道:“转回来。”

    安折默默转回来。

    对着陆沨的眼神,他有点闪躲,因为他真的不是人。

    结果,连他这一点闪躲都不知道在哪里惹到了这位上校,冰水一样的声音响起来,道:“你怕什么?”

    安折一言不发,他直觉在这人面前多说多错,说不定就被揪住把柄。

    终于,陆沨挑挑眉,道:“还不走?”

    安折就乖乖跳下椅子,又跟他离开了——这次他得到了自由,没有被手铐牵着。

    到了一半,陆沨忽然开口:“看到你的第一眼,我直觉你不是人类。”

    安折几乎心脏骤停。

    足足反应了三秒,他才道:“那……第二眼呢?”

    “这是我第一次申请基因检查。”上校伸手,将基因检查的报告单递到他眼前:“你最好是。”

    安折只能默默接下自己一切正常的单子,一时之间,银白的走廊里只有他们单调的脚步声。

    临近出口是一个转弯,他们迎面撞上一支队伍,为首是一位黑色制服的审判官,审判官后面,两个重装士兵押住一个男人走过来,旁边还有一个面容狼狈,身材高大的短发女人。

    审判官看到陆沨,道:“上校。”

    陆沨看了那被押住的男人一眼,被他一看,男人喉头痉挛了几下,大声道:“我没有被感染!”

    审判官在原地立定,对陆沨道:“高度怀疑感染体,但无决定性证据,家属强烈要求进行基因检查。”

    陆沨淡淡“嗯”了一声,而士兵押着男人继续前进,和陆沨擦肩而过,就在此时——

    “砰!”

    陆沨收枪,头也不回往外走去:“没有必要。”

    男人的尸体刹那往前一栽,被士兵拖住。跟随着的女人尖叫一声,软倒在地。

    安折转头看陆沨的神情,他的目光那样冷漠——安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他知道安泽总是温柔,范斯平和宽厚,霍森充满贪婪,安东尼全是戒备,但陆沨不同,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

    安折想,对于审判者来说,杀人可能是比呼吸还要正常的事情,他不会因此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因为他早已看惯了。

    安折很快和陆沨一起来到了走廊的出口。

    出口处,两个简装士兵带着一具覆上了白布的尸体正在等待着他。

    安折知道那是范斯。

    他眼前一片朦胧,向前一步,想要揭开那面白布,再看一眼范斯的面容,却被士兵拦住。

    那名士兵伸手将一枚蓝色芯片递向他,语调平稳:“ar1147佣兵队确认无人生还,装备物资由基地回收。战利品折算货币,已与抚恤金合并已向家属发放。请认领遗物。”

    安折问:“你们要把他带去哪里?”

    士兵回答:“焚化炉。”

    他身体轻轻一颤,迟迟没有去接那枚id卡。

    陆沨的声音响起:“你不要么?”

    安折没有说话。良久,他抬头望向陆沨:“他真的……没有受伤。”

    在那双冷绿的眼瞳里,他看见自己的影像,微微睁大的眼睛,一种平静的哀伤。

    巘戅 玩吧小说网 wanbar.ne t 戅。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