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小蘑菇 > 第 18 章
    就在此时,一只手出现在了他眼前。手指很长,皮肤冷白,安折太熟悉这个形状了,肖老板做完后这只手就被放在他床头的货柜里,每天睡前都能看到,是陆沨的手。

    攫欝   攫。那只手拿起了绷带的一头,另一只手拿起另一头,在他胳膊上缠了几圈,微微有些紧绷的程度。

    然后,安折就看着那十根手指利落交错,给绷带打了一个平整的结。

    ——陆沨帮他缠了绷带,虽然这人在上一秒嘲笑了了他。

    他拉下衬衫的袖口,闷闷道:“谢谢。”

    陆沨没说话。

    楼下忽然传来巨大的爆破声,很沉闷,像是从地底深处传来,安折往下望去。城防所的建筑格局是四面楼厦合围一个宽敞的中庭,他今晚被关押的那栋楼是最矮的一栋。此时此刻,那栋楼内一片兵荒马乱——里面的人员疏散出来,重装的士兵一队一队带着武器穿梭进去,爆破声不断响起,建筑吱嘎作响,玻璃被震碎,有的房间已经垮塌了,半小时前还牢固宏伟的建筑逐渐变为一片废墟,灰尘和铀弹爆炸的烟尘笼罩着那里,像白色的雾气。城防所的士兵全副武装,在周围拉起隔离带,并竖起辐射标志。

    军方使用的铀弹是贫铀弹,穿透力强,辐射偏弱,但长期接触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需要进行特殊处理。

    建筑物内撤出的人员大部分都被疏散到了城防所外面,而肖老板、诗人以及其它犯人被安置在中庭的临时帐篷里,由五个持枪士兵监视,安折能看见他们。

    这时,他看见陆沨起身,走到窗前。

    窗外天空铺着大片浓绿的极光,很炫目,陆沨的身影站在窗前,被虚化成一个黑色的轮廓,他转头看向了中庭的另一边。

    安折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只见中庭的另一端是一个巨大的黑色装置,像一个黑色的圆形碟盘,被一层又一层巨大的八边形线圈包围着。圆盘从边缘开始向下平滑凹陷,中央竖起一根粗壮的黑色锥形物体,有放射状的、极细的东西——线路或电杆之类的东西将黑锥与线圈相连。整个装置比两栋楼都要庞大,如果站在圆盘底下,往上看,四面八方都看不到天空。

    安折托腮注视着那里,人类的造物总是让他感到庞大和陌生。

    余光里,陆沨拿出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冷冷清清的声音响起来,他的嗓音像深冬里的某一场雪。

    巘戅 笔下文学 bx&#119x.co 戅。“审判庭陆沨,请求转接灯塔中心。”

    他们两个离得近,通讯器听筒出处传来的声音散落了一些出来,也落进了安折耳朵里。

    那边道:“正在转接,请稍候。”

    大约二十秒后,一个男声从那边响起:“城防所怎么回事?”

    &#21434&#21437&#32&#31508&#19979&#25991&#23398&#32&#98&#120&#119&#120&#46&#99&#111&#32&#21434&#21437&#12290陆沨道:“地下入侵,大型蠕虫类,怀疑群居。目前城防所安全。”

    “明白。”对面道:“蠕虫类群居可能极高,我们立刻派研究组去城防所。你们注意保护驱散仪。”

    陆沨:“好。”

    刚挂断那边,他的通讯器又主动响了起来,这次是别人拨过来的。

    陆沨:“霍华德?”

    “3号楼地下不能再炸了,我们的人找到了爬行轨迹,在地下和怪物肉搏。”霍华德道:“有人受伤,重伤员已经击毙,轻伤员正在外送。你得看着。”

    陆沨望着楼下:“我能看见。”

    说完,他又道:“蠕虫类危险程度高,一旦接触粘液也立刻送出来。”

    霍华德那边骂了一句什么,陆沨语气不变,道:“注意驱散仪。”

    “目前没发现往驱散仪去的轨迹。”霍华德语气有点冲,道:“驱散仪下的地基比建筑结实,陆上校专心做自己本职工作就好。”

    陆沨淡淡道:“有劳。”

    通话便挂断了,从语气上,这可能不是一次愉快的通话,但陆沨好像并不在意,他斜倚窗前,略带懒散的姿态,但眼睛一直看着中庭来来去去的士兵,安折知道他正在监控士兵们是否安全。

    无事可做,安折就继续打量中庭那一段的巨大仪器。

    从方才陆沨和其它人的对话里,他猜这就是那个“超声驱散仪”。

    这个名词他是熟悉的,基地手册有提到过。基地的外城区一共有十台超声驱散仪,由位于基地1区的驱散中心统一管理。之前在肖老板店里,他也听到基地广播说,现在是节肢类怪物、寄生类怪物的繁殖季。为防止空中入侵,基地已将超声驱散仪工作强度提至iii级。

    所以说,这个仪器的作用,是保护整个基地免受空中怪物——譬如节肢昆虫和鸟类的入侵,安折不知道它的原理,只觉得很神奇。

    把驱散仪的每一个细节都打量一遍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室内。这间办公室并不大,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两套桌椅、枪架和几个文件柜。文件柜里整整齐齐摞着很多东西,有看不出内容的资料堆和文件夹,几本基地手册,一些仪器操作指南,以及一本有四根手指那么厚的《基地□□》——原来基地手册里的法律部分还是删减版。

    安折目光继续移动,文件格的下一层放了几个玻璃罐,大多是空的,边上有一个,里面好像是十几粒植物的种子,再往旁边看,还有一袋类似土壤样本的东西,贴着白色的“安全”标签。

    安折就又想起自己的孢子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种子和孢子是相似的,他被人类军方挖走的孢子,会不会也被放在一个玻璃罐,或者其它什么容器里——一想到这个场景,本能的难受就又涌了上来,他就好像也置身一个密不透风的罐中。孢子是他最重要的一部分,他却仍然不知道它在哪里。并且,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于他身边的这位审判者上校。

    攫欝   攫。要想找到孢子,他得向陆沨打探消息。

    可他只是一个蘑菇,他知道自己不像人类。他也知道陆沨的观察能力很可怕,很大可能自己一开口,就被怀疑了。

    或者,他努力也观察陆沨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个激灵,转过头去,正对上陆沨的双眼——灯光下,窄长墨绿的一双眼,神情淡淡,不知道已经看了他多久。

    &#21434&#21437&#32&#39030&#28857&#23567&#35828&#32593&#32&#120&#105&#110&#100&#105&#110&#103&#100&#105&#97&#110&#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安折怀疑自己又被怀疑了,但他得蒙混过关。

    对着上校的目光,他眨了眨眼睛。

    上校的表情没有一点儿变化,语气平淡:“你可以走了。”

    缓冲期过去了。

    安折:“我回下面吗?”

    囚犯们都住在了中庭的临时帐篷里。

    陆沨淡淡道:“嗯。”

    安折咬着下唇,半晌,对孢子的渴望战胜了对上校的恐惧,他说:“那里冷。”

    陆沨看着他,道:“你是囚犯。”

    安折:“但是我没有犯猥亵罪。”

    陆沨看着他,过了两秒,这人笑了。

    “好,”陆沨道,“非法窃取审判者信息罪,量刑加倍。”

    “我没有窃取。”安折努力辩解:“我只是对着你的信息做东西。”

    “哦。”陆沨道:“利用审判者信息非法盈利罪,量刑二次加倍。”

    安折声音低了下去:“我也没有盈利。”

    陆沨抱臂晲着他:“不盈利,你是拿去自己用么?”

    安折:“……”

    他说不过他。

    就见陆沨看着他,微微扬眉:“盈利多少?”

    “不知道。”安折道。

    “工资多少?”

    “60。”

    陆沨又笑一声。

    “真可怜。”他道:“老板骗你,出狱后记得找他涨工资。”

    安折觉得自己又被嘲笑了。这是他今晚第三次被这个人气到,他认定陆沨是这个基地里最会欺负人的人类。

    还没想好该说什么,就见陆沨低头看了一眼腕表。

    “凌晨了。”他声音中又带上那种安折熟悉的命令语气:“下去睡觉。”

    恰在这时,夜晚的冷风从窗户里吹进来,直直吹到安折脸上,基地白天和晚上的温差非常大。

    他打了个很小的喷嚏,然后就看见对面的陆沨蹙了蹙眉,似乎嫌弃。

    蹙眉的陆沨冷冷道:“娇气。”

    安折确认他被嫌弃了。但风太冷,他没忍住,又打了一个。

    安折:“……”

    他真的很怕冷,也真的想在陆沨身边找找线索。但看着上校的表情,他意识到自己再不走,可能就要被从窗户里扔出去了。

    他只能低下头默默拢了拢衣服领口,站起来,转身走开。

    临到门口,却听见背后传来陆沨的声音:“站住。”

    安折站住了,回头。

    陆沨仍抱臂倚在窗边,他目光往房间右侧动了一下,淡淡道:“你可以去那边。”

    安折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右边墙壁上竟然还有一道门。他走过去,打开。

    这是一个休息室,有简易的床和桌,门口是一个立式衣架,挂着一件黑色制服大衣。

    安折意识到了这是谁的房间。

    他道:“您……”

    “我今晚不能睡。”陆沨道:“你可以选择睡这里,或者外面。”

    两相权衡,安折果断道:“谢谢您。”

    陆沨没说话,转身朝向窗户继续看楼下了。外面的声响一直没有断,仍然一片混乱。

    安折走进了这个房间,他掩上门,打量这个地方。房间里充斥着冷清的气息,并没有多少人类居住的痕迹,只床尾叠好的被子上有一些折痕。

    木质桌面上摆着几个弹匣,弹匣旁边是一把钝银色短军刀,但这不是吸引了安折目光的东西,桌面正中摊开了一个册子。上面有黑色的笔迹。

    6.16,正常。

    6.15,正常。

    6.14,正常。

    安折意识到了这是什么,这是审判者的工作记录手册——当时那次反对审判庭的游i行里就有一条标语写着“公开审判者工作记录”。

    但现在看来,以陆沨这个手册的简单程度,即使公开也没有什么看头。

    他往前翻,到五月。

    一连串“正常”中,夹了一条:

    5.17,寄生入侵,已解决,报告待递交。

    5.18,正常,5.17报告已递交。

    再往上。

    5.15,异常,怀疑对象id3261170514(危险程度极低),基因检查通过,允许入城。

    安折:“……”

    看来,那天在城门,陆沨不仅发现了他的异常,还发现了他的弱小。

    但他没有就此打住,一种直觉驱使他往前翻去。

    肖老板说,军方所有人,即使是审判庭,也会出野外执行任务。

    而而他丢掉孢子的地方有审判庭的弹壳。

    安折的心脏砰砰跳着,潦草翻过十几页,一条与众不同的记录突兀出现在他眼前。

    2.20,回城,样本移交灯塔。

    目光在这一条上顿了顿,安折往前翻,这一页的记录忽然密集了许多。

    巘戅 顶点小说网 xindingdianxsw.com 戅。2.12,野外,深渊,补充地图记录4条,采集植物样本7,动物样本4,分泌物样本7,混合多态怪物行为信息录像3。

    2.13,野外,深渊,采集植物样本13,动物样本3,分泌物样本14,混合多态怪物行为信息录像6。

    ——他去了深渊。

    安折眼睛陡然睁大,他的目光停在这一页的最后一条记录上。

    2.14,野外,回程,采集异常真菌样本1(孢子)。

    安折脑海空白了一刹,握着纸页的手颤了颤。

    ※※※※※※※※※※※※※※※※※※※※

    反向带球跑(?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