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小蘑菇 > 第 25 章
    街道电线杆的顶端, 广播装置循环放着机械女声的播报。

    “目前6区物资充足,水电正常供应。城防所已实现超声驱散仪实时全方位严密保护。”

    “气象台讯息,天气转阴, 降雨概率大,请居民紧闭门窗,减少出行。”攫欝   攫

    “城务所面向全城的人员筛选已经开始,请符合要求的居民尽快前往城务所,下面重复待选人员要求……”

    ——这是整条街上除去安折的脚步声外唯一的声音。基地出事后, 城门封闭不允许进出,各个区域瘫痪, 6区的气氛同样紧张。去城务所的路上,到处空空荡荡, 只有楼壁上零星贴着的“反对《审判者》法案”的传单被风吹落,在地面飘荡。再多走一会儿,他注意到路上时不时有军方的装甲车经过,速度极快,都是开往门口方向的。

    基地总共划分为8个区域, 由驱散中心、城防所、审判庭共同确保城中安全,城务所和供给站管理城中事务。就像审判庭位于城门, 城防所总部位于5区, 驱散中心位于1区那样, 城务所的总部建在6区——幸好是这样, 城务所没有任何伤亡,维持正常运转, 甚至还能招人。

    城务所位于6区的中枢, 背靠列车站点, 旁边是警报塔 主体建筑是一栋七层大楼, 中央是宽阔的办事大厅。此时此刻天已经完全阴下来了,明明是中午,气氛却像傍晚五六点一样昏沉,黑压压的云仿佛下一刻就要倾泻在城务所的建筑上。

    直到走进大厅后,安折才终于感受到活人的气息,这里足有五六百人,分成两条长队,都是一些年轻面孔。

    他们招人的要求一直在广播里重复,安折也听见了——年龄必须在18-25岁之间,无疾病、无残疾,无犯罪记录,无言论不当记录。他对此思忖很久,自己虽然进过监狱,但只是被陆沨口头定罪,或许还没来得及录入系统。

    而满足基础条件后,又有附加要求:应聘文职者,至少完成过三门基地基础教育,非文职者,必须以佣兵身份获得过五千以上基地货币的奖励。

    ——光这两条要求,就能筛掉基地里绝大多数年轻人了,譬如乔西,他十几岁的时候没有选择学习基地的基础课程,而是跟着佣兵团训练,然而他身为佣兵的成绩也不算出色,功勋直到现在也没能到五千。

    安折走进去,排在文职的队伍末尾,他可能来晚了,也可能天气太差,后面没再有别人了。

    原本队伍末尾的那人听见他的脚步声,回头望了他一眼。

    四目相对。

    安折感到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下一刻,安折把目光移到旁边的墙壁,而那年轻人也迅速把头撇开了。

    原因无他,他们也算得上是熟人——这就是最开始拉着安折去游i行,喊他“战友”的那个男孩,就在昨天,城门处,他混在反对审判者的示威人群里,还和安折打了招呼。

    然而,安折当场就披着审判者的衣服,和审判者一起离开了。&#21434&#21437&#32&#31508&#19979&#25991&#23398&#32&#98&#120&#119&#120&#46&#99&#111&#32&#21434&#21437

    他不想搭理安折,安折也并不想搭理他。他们就这样沉默排队,面试官是个带着银边细框眼镜,五官精致薄冷的男人,一看就不好接触。但奇怪的是,队伍的缩短速度很快,每个人只被简单询问几个问题,就被引入了大厅后的另一个通道,偶尔有几个被请离的,但数量极少。

    不过一个半小时,队伍就只剩下零星几个人,轮到安折面前那男孩了。

    面试官却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拿起了通讯器。

    “麻烦转告陆上校,请他务必来一趟,以最快的速度,最多五分钟。”安折听见他道:“将这些人送往主城已经是破例。主城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能出任何差错,审判者必须到场。”

    “主城?”安折前面那男孩惊讶道:“去主城?不是城务所招人吗?”

    “现在的情况确实是我们不想看到的,天气的剧烈变化没有被预测到,驱散中心收复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情。为了保证主城安全,审判者必须和我们一起撤离,人类利益高于一切,请你们记住这句话。”

    说罢,他搁下通讯器,看了安折前面那男孩一眼。

    男孩把id卡放在感应器上,屏幕跳出信息。

    姓名:柯林

    年龄:21

    id:3260070412

    面试官面前另有一块屏幕,安折想这应该是更加详细的信息。

    柯林主动道:“我完成了数学、物理、生物的基础课程。”

    面试官微一颔首,将id卡还给他,道:“右转出去。”

    下一个轮到安折。

    他刷过卡片后,依照安泽以前的经历回答:“我完成了文学、语言和经济课程。”

    “成绩不错。”面试官道。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响起浩大的雨声。

    面试官将卡片塞回他手里,语速极快:“快去!”

    安折快步跟上柯林走进右边的过道,过道后是一道玻璃廊桥,此时已经被硕大又密集的雨滴溅出密密麻麻的水花,完全看不出外面的情形。他们快步往前,却见这条廊桥所连接着的是列车站的站台,站台旁有个黑色衣服的地面交通指挥员。

    “我爸还不知道呢!”柯林问他道:“现在就要去主城吗!”

    指挥员拽住他的胳膊,将他塞进车厢内,说:“别废话!”巘戅 笔下文学 bxwx.co 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安折随即也被塞了进去,列车里坐的满满当当,柯林在疯狂拨通讯器,但没打通,他们一路到了最后一节车厢——这里倒是空的。

    安折在最角落处坐下,他后面就是列车的后车窗,能清晰看见后方景象,铁轨被淹没在茫茫雨雾里。柯林则坐在离他最远的地方,一边不停拨通讯,一边自言自语道:“不对,肯定有问题,我得回去——”

    他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随之而来的却是整条列车上所有车门同时紧闭的声音。

    柯林狠狠锤了几下车门,却根本锤不动,反而引来了列车上的工作人员。

    “好好坐下!”列车员是个强壮的男人:“马上就能去主城了,闹什么?”

    “我爸还不知道呢。”柯林道:“我不能突然就走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攫欝   攫

    列车员沉默了三秒,道:“你爸会替你高兴的。”

    柯林在座位上大口喘着气:“不对,不对……”

    但他“不对”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任何所以然来,只能转而继续捣鼓通讯器。

    安折在角落安静等着,五分钟后远处传来车门响和几声说话声,大约十分钟过后,整节车厢忽然静了静。

    “审判者来检查了。”他前面有人小声道。

    随之而来的是脚步声,两个人,军靴特有的那种声响,很容易能认出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抬起头来。

    ——然后正对上陆沨的眼睛。

    “我的天。”陆沨身后的年轻审判官也看着他,道:“我们以为你没在。”

    “我……在的。”安折看着陆沨的眼睛,他心中有隐隐的不安,低声道:“是发生什么了吗?”

    他第一次在陆沨的神态里看到那种东西,虽然这人的外表看起来和往日没有任何不同。

    不是寒冷,很……沉。

    陆沨道:“没事。”

    他的通讯器传来声音:“情况怎样?”

    陆沨:“确认安全。”

    “收到。”

    安折的不安逐渐放大,他仰头看着陆沨,陆沨也看他,但没说话。

    就在这时,柯林忽然语声颤抖嘶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巘戅 笔趣阁 goafot o.com 戅

    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列车员:“驱散仪还是失效了,是不是——是不是?”

    “我学过物理,超声波,超声波是声波,声波传递要介质,现在大雨,空气温度密度气压全变了,介质变了,要重新调频率参数——但是,但是——”他扑过去,死死拽着列车员的胳膊,眼睛发红,浑身颤抖:“但是驱散中心没了,没办法调频了,是不是?原来的频率在大雨里失效了,是不是?”

    他颤抖的话音活下,前面车厢里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砰!”安折旁边的玻璃也猛地被撞了一下。

    一只黑色的飞虫混着雨珠狠狠拍在了列车的玻璃上,安折看向窗外,飞虫六对血红色的复眼死死盯着他,他与这只有人的头颅那么大,胳膊那么长的虫子对视,然后目视着它在雨中飞起,撞向另一边窗户。

    乒乒乓乓的撞击声连续不断在整个列车外响起,一声尖锐的鸣笛后,安折看见车窗外面,荧光色制服的地面指挥员猛地打了一个“向前”的手势。

    震颤声和轰鸣声一起响起来,几声“哐当”声响过后,列车缓缓启动,向前驶去。

    柯林大叫一声,握着通讯器昏倒过去。

    而那个地面指挥员,则被无数只大大小小的虫子一拥而上,雨幕里这些虫子也变成了模糊的影子。仅仅是五六秒过后,他的躯体就在这些影子的包围下,轰然向前倒在了地面上,溅起一片带血的水花。

    列车的速度逐渐加快,转过一个弯后,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安折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他站起来,对着后面的车窗。

    黑影。

    铺天盖地的黑影,圆形的,长的,不规则的,地面上蜿蜒着的巨大蠕虫,和能够快速移动跳跃的,有巨大镰刀的昆虫。它们什么时候来的?或许就在大雨开始的那一秒。

    车顶哐当作响,车窗的外玻璃出现几道裂缝,内玻璃还在。

    列车速度加快,向前飞驰而去,安折抬头望整个城市。

    天上下的并不是雨。那些铺天盖地的东西——是混了血液的红色和绿色的雨滴、怪物、怪物的肢体、人的肢体的混合物,车窗隔绝了一部分声音,他仍然听见此起彼伏的尖叫和惨叫,还有车厢里面其它人干呕或颤抖的声响。大雨开始后,他在车里待了十分钟,他不知道外面正在发生一场什么样的屠杀,现在他能想象到了。

    有多少人活着,多少人会死?&#21434&#21437&#32&#31508&#36259&#38401&#32&#103&#111&#97&#102&#111&#116&#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

    他想象不出,他看不见整座城市,

    “基地昨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年轻审判官低声道:“转移年轻有效人员是应急手段的一种,只是我们没有想到,意外来得这么快。”

    他声音有点哑:“抱歉。如果多给我们几天,军队或许就能够收回驱散中心,但是……”

    但是没有时间了,谁都无法预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安折知道他想说什么,就像在深渊里,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他将手贴在车玻璃上,车玻璃被血染了一层红色,混着一些组织的残屑,他看着外面,呼吸微微急促。

    就这样,列车飞速驶离6区,血水渐渐淡了,车窗也被冲洗干净,变回透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