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小蘑菇 > 第 59 章
    在路上, 他们又看到了一个混合类怪物。

    它和那个倒在陆沨枪下的怪物不同,是细长的, 灰黑色, 像一只放大了几万倍的竹节虫,后背有巨大的、蝴蝶才有的巨大的薄翅, 额头伸出两只纤细的触角,看不出眼睛在哪里。它全身有五米多长,有六只细长的脚。他们翻过一个高坡的时候, 它正在食用一只两米长的小蜥蜴,那光滑的甲壳质身体原本在极光下反射着光芒,随着进食, 渐渐变成粗糙的鳞片了。

    轻便灵活的身体让它能快速地穿梭移动, 吃完蜥蜴的头颅后,这只竹节虫伏下躯干, 然后向前弹起, 叼着它剩余的身体振翅飞向远方了——它没来得及发现陆沨和安折。

    这可能就是陆沨所说的聪明的混合类怪物,懂得获取基因后先去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藏, 度过那个混乱的阶段。

    安折望着它雪白的翅膀, 由衷道:“好漂亮。”

    他自己也是白色的, 他喜欢自己菌丝的颜色, 但他却没有那样舒展又漂亮的翅膀,即使完全变成本体, 也只是松软的一团, 早在幼年那个被雨水和飓风折断的雨季, 他就失去了一个蘑菇该有的外形,还被定义为“脱离物种基本形态的变异”,这让他感到耻辱。攫欝   攫

    就听陆沨声音冷淡:“你想吃它?”

    安折:“。”

    他否认:“不是。”

    陆沨道:“别乱吃。”

    安折就小声道:“我又打不过它们。”

    陆沨唇角微微勾了一下。

    作为一个异种,竟然还被人类管着不能乱吃东西,安折感到生气,他应该拥有自由吃东西的权利。

    然后他肚子咕噜了一下。

    陆沨道:“你的东西呢?”

    安折回想了一下食物的余量,连一顿都不够,他道:“等等吧。”

    想了想,他又问陆沨:“你饿了吗?”巘戅 笔下文学 bxwx.co 戅

    陆沨道:“还可以。”

    安折觉得这个人类在嘴硬,他反手在背包里摸出剩下的半块压缩饼干,掰下一块,送到陆沨面前,喂给他。

    上校并没有拒绝。

    安折继续投喂。喂到第三块的时候,他想起压缩饼干过于干燥,应该和水一起。

    水也还剩半瓶,他拿出来,却不知道这个该怎么投喂给上校了。

    他只能道:“你停一会儿。”

    于是,在黎明时分,他和陆沨在一块大石头的背后分掉了剩下的那半瓶水的二分之一。水是让蘑菇感到愉快的东西,安折舔了舔嘴唇,紧接着就被陆沨塞了一块压缩饼干进去。

    微凉的手指无意间触碰到了嘴唇,安折叼住那块饼干,慢慢咽下去,这一刻他竟然觉得很安逸——明明他们的食物和水都要用完了,不知道明天该怎么活下去。

    他对陆沨道:“你吃,我不活动的。”

    不活动就不需要吃很多东西。

    陆沨没说话,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折抬头和他对视。他觉得在熹微的晨光里,上校那一贯冷淡的眼神甚至被渲染得微微温和起来。

    那一刻安折忽然有种错觉,虽然他和陆沨完全不像,虽然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共同语言,但是——假如信号永远不恢复,假如有那一天,陆沨和他都是异种,或者他和陆沨都是人类,假如他们都还活着,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和陆沨或许能做很好的朋友。

    他自己在人类里面不算是很优秀的个体,甚至算是个一无是处的个体,但上校仍然对他很好,所以如果陆沨变成异种,只要不是太丑,他都不会嫌弃的。

    然而根本没有这种可能,陆沨是人类,而他不幸是一个蘑菇。但假如自己从一而终都是人类,或许又只是外城中平凡的一员,根本不会和陆沨认识,他又侥幸是一只蘑菇。

    他们继续往前走,安折觉得一夜过去,他的腿不是很疼了,于是不要陆沨背着,他自己走。被放下去的时候,他看见陆沨微蹙起了眉头,望向一旁。

    只见不远处一块巨石下,散落着两具人类的骸骨碎片,头骨和断裂的脊椎相距甚远,手骨不知所踪,一截灰白的腿骨斜斜插在沙地里,像个旗杆或墓碑。

    他们走近了那里,陆沨俯身用手指抹了一把骸骨上的薄灰。

    “新的,两天内。”他道。

    话音落下,安折望向骸骨的目光也疑惑了起来。现在这种情况下,野外不应该还有能活动的人类了,所以也不应该有新鲜的人类骸骨。

    他说:“是你们的飞行员吗?”

    陆沨环视四周:“没有残骸。”

    他们再次仔细查看了骸骨,骨头上有怪物撕咬的痕迹,近旁,薄沙掩埋下是一件破烂的衣服,灰黑色,不是基地的制式服装。陆沨神色若有所思,这件事绝不正常。

    然而,他们也没有其它线索,只能继续前行。

    又是半个小时过后,晨雾里,远方隐隐绰绰有什么东西现出了形状,一线灰色在地平线上铺开,像巨大城池的边缘。

    安折:“我好像看到了。”

    ——那必定是陆沨口中的城市遗址。

    陆沨道:“我也看到了。”

    安折:“在遗址里可以找到水和吃的吗?”

    陆沨:“可以。”

    安折:“真的可以吗?”

    陆沨不咸不淡道:“我经常待在遗址。”&#21434&#21437&#32&#31508&#19979&#25991&#23398&#32&#98&#120&#119&#120&#46&#99&#111&#32&#21434&#21437

    安折:“......哦。”

    陆上校是在深渊都来去自如的人。

    但是,不会被饿死,仍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他脚步都轻快了一些,比陆沨多往前走出一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就在这一刻,他脚下的地面忽然一软!

    然后下陷。

    他整个人往下坠去。攫欝   攫

    安折:“!!!”

    他心脏剧烈跳动,立刻就要被吓出菌丝的形态,但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左臂传来沉重的力道,是陆沨牢牢拽住了他的手。安折被吊在半空,松了口气,继而又被陆沨打捞上来。他的腿刚好,胳膊就开始剧烈地疼起来,小声抽了一口气。陆沨伸手,从他的肩膀处一路顺到手腕,道:“没断。”

    安折看向那个地方。

    ——那是一个险恶的三米深坑,上面覆盖着一些脆而薄的木板,被沙子盖住,和周围看不出任何区别,但只要一踩上去,就会掉进坑里。

    安折觉得蹊跷。

    他看见陆沨也微蹙眉。

    “陷阱,新做的。”陆沨道。

    这个地方,先是出现了人类的骸骨,又出现了一个陷阱——人的产物。

    难道荒野中会有活着的人么?

    就在这一刻,陆沨蓦地抬起头,看向一个地方:“谁?”

    那里是个高出地面的土丘,在丘陵地带里看起来平平无奇,陆沨说话后,那里也没有任何反应。

    然而陆沨拔枪,沉声道:“出来。”

    没有动静。

    十秒,二十秒,半分钟。

    窸窸窣窣的声音忽然从那里响了起来,随后是一声沉闷的吱呀声,安折循声望去,土丘表面簌簌落土,打开了一个类似盖子的东西——一个身影爬出来,他一开始以为是土拨鼠,再一看,那竟然是一个人类,一个活的,看不出来有异化趋势的人类,穿一身破旧的牛仔服,和之前骸骨旁边的衣服有些相似。

    站起来后,那人是个身材瘦弱的男孩,肤色因为缺少日晒而显得尤其苍白,但两颊零散长了一些雀斑。

    他看着他们,好像完全愣住了,瞪着眼睛看向这边。&#21434&#21437&#32&#22855&#20070&#32593&#32&#115&#117&#121&#105&#110&#103&#119&#97&#110&#103&#46&#110&#101&#116&#32&#21434&#21437巘戅 奇书网 suyingwang.net 戅

    安折默默回视。

    过了足足两分钟,那男孩才结结巴巴道:“你……你们……人?”

    他的话也说得不熟练,发音非常奇怪,不像基地人们说话那种通用的语调。

    陆沨道:“先带我们出来。”

    那男孩死死盯着他们看,垂在身侧的手哆嗦了好几下,这才猛地往这边跑来:“等一下!”

    他以一种迂回的路线来到他们近前,然后转身在前带路,带着他们两个绕了许多曲折的弯,一边走,一边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我们怕......怕怪物靠近,挖了好多....好多陷阱。它们就过不来了,我......我们也能观察......没......没想到有人回来。你……你没事吧?”

    见他垂着头,一副懊恼自责的模样,安折道:“没事。”

    到了土丘旁边,男孩推动一个什么装置,嘎吱声响,一个厚重的铁栅门摇摇晃晃被打开,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

    “你们……你们是外面的人?”男孩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转向他们,舌头打结,先是看向陆沨,却好像又被陆沨的面无表情吓到,僵硬地转向安折,道。

    安折道:“是的。”

    “我……”男孩喘了几口气,脸上窜上激动的潮红,要不是离了半米远,安折怀疑自己会听见他砰砰砰砰的剧烈心跳声。

    他道:“你还好吗?”

    “我……”男孩好像终于反应过来现在发生了什么,看起来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你好。”却是陆沨开口道:“北方基地,审判庭。需要帮助吗?”

    “我们……我们需要帮助,”那男孩眼里迸射出朝日那样的闪光,转身钻入隧道内,一边往深处跑,一边大声喊:“爷爷!”

    跟着他,陆沨和安折也走进了幽深曲折的隧道,关上铁栅门后,这里一片阴凉漆黑,但前方有微弱的闪光。看不清脚下的路,安折小心翼翼扶住墙壁,被陆沨抓住了手腕,带他往前走。

    这是一段向下的陡峭阶梯,很容易摔倒,在走过一段大约一百米的下坡路,又转过一个弯后,才略微宽敞了一些,汽灯在墙壁上发着微弱的白光,映亮了这个逼仄的洞穴,往远处看,它深得没有尽头,脚步声响在里面,激起连绵不绝的回声。

    陆沨:“你们挖的?”

    “不是。”男孩道:“很久以前的矿洞,我们很多人躲在这里。”

    陆沨:“有多少人?住了多久?”

    “我不知道,”男孩微低下头:“我出生就一直在这里,很多人后来都……都死了,我叔叔出去了,现在这里就我和我爷爷。”

    还未走进男孩口中“爷爷”所在的地方,安折就先听到了粗重的喘气声,像是动物濒死时从胸腔内发出的声音。

    只见一个十米见方的凹洞里,摆了一张不到一米宽的铁丝床,床上躺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安折走近,看见他身体上面盖着灰黄色的毛毯,双颊凹陷,眼珠浑浊,浑身发抖,像是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即使是他们来到床前,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病了。”男孩道。

    说着,他坐在床边,拉起他爷爷的手,大声说:“爷爷,外面的人来找我们了!他们说自己是基地来的,真的有基地!”

    老人神智已经不清醒了,并未被他话语中的欢欣激动所感染,而是混混沌沌皱眉,偏过头去,仿佛在逃离他的聒噪。

    “咱们能去有很多人的地方了!”男孩似乎习惯了,也没有被老人消极的态度所感染,语调更加兴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