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俗人 > 第1342章 霸主
    狮子港确实有狮子。

    这里甚至还有老虎、大象、豹子、狼,更别提数之不尽的猴子,地方不大,野兽众多。就算狮子港如今也已经很热闹,但夜晚寂静时依然能听到城堡外不远处传来的狮吼狼叫此起彼伏。

    海风带来咸咸的气息,也带来凉凉的舒爽。

    城堡中,秦琅搂着女王聊着天。

    屋里点着鲸油灯,里面还掺入了龙涎香,玻璃的罩子,经典的马灯造型,防风且明亮,而且这灯还带节油效果,十足的省油灯。

    “今天谈的结果还满意吧?”女王一脸慵懒,虽说一把年纪了,但两人难得一见,也还是激情满满,秦琅的雄风依旧,让女王更是十分满足。

    “还不错。”

    十国海上会盟,第一天的谈判,其实更多是礼节性的寒喧,当然到了后面也谈了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各国国王对于此次会盟都很重视,因为来之前,秦琅在发起会盟邀请时,就已经派了使者到各国,递上了他的亲笔信,又有使者亲自解释,基本上把这次会盟要谈的一些重点都说过了。

    包括建立一个南洋十国海上贸易协定,组建军事同盟,主要目标还是促进南洋海上贸易的繁荣,以及维护南洋地区的安全稳定。

    这是最基本的两大会盟目标。

    这可以说是涉及到如今南洋上这些大小霸主们的切身利益的,自然积极响应,何况秦琅南海圣人的名头,可不仅在大唐响亮,在南洋名头更响。

    而除了名头,吕宋的武装商船力量,在南洋尤其是在大唐海疆之外,其实力是相当强悍,甚至要超过朝廷的海上水师巡逻力量的,有这种实力背书,名头当然更响。

    秦琅想搞经济、安全一体化,更想当这个联盟的盟主,其它各国也各有自己的打算。

    南洋联盟已经算是正式建立起来,今天首先确定的就是十大盟国各自的专属势力范围,大家相互承认,互不侵犯,以确定和维护各盟国对自己专属势力范围的专属地位。

    就比如说夏连特拉对爪哇的专属地位,渤泥、室利佛逝等都不得侵犯,大家也不支持爪哇上现有的其它国家。

    这对于那些弱小的国家、部落等,当然属于带有霸凌的条款,但对于这些小霸主们来说,这是强强联合,对大家都有好处。

    大家互相承认,相互支持,以保持在各自地盘上的绝对领导地位。

    这一点是整个联盟建立、存续的根基条件。

    联盟正式确立,各国都迫不急待的想要从秦琅这里订购秦家新式大海船,尤其是那种能深海远航的多桅风帆宝船,这种船一直都是各国羡慕的。

    他们本国的船都是传统的那种船,甚至许多国家还主要是使用帆浆船,船小,甚至远航还必须借助季风航行,而不能如秦家的这种大宝船一样只要有风随时能航行,根本不用漫长的等候。

    更重要的在于,秦家的新式远洋宝船高大,装载量高,一次能装载更多的货,也更抗风暴海浪,船速快,还能配备不少武器、护卫,他们的船在海上根本不惧那些海贼们。

    这些年,大唐的海商们几乎垄断了远洋贸易,关键就在于他们有了这些新式宝船,运载量、速度、成本、安全等都远远甩出去传统的诸国旧船不知道多少倍。

    以前许多中原海商,也主要跑南洋为主,很少直接跑波斯湾去的,大多数都是通过分段式运输贸易的形式,南洋诸国商人接力贸易,比如中原商人把货物可能从广州运到交州,交州商人运到林邑,林邑商人运到扶南,而扶南的商人可能运到盘盘,经地峡陆运到对面的大海,再海运到骠越,或往狮子国,然后狮子国的海商或天竺的海商再运往波斯,波斯商人又运往地中海,或是经阿拉伯半岛或通红海,运往埃及、法兰克等等。

    整条海上贸易航线,参与者众多,各国都分一杯羹,而占据着马六甲海峡、巽它海峡、克拉地峡、印度洋航线几处关键水道要冲上的室利佛逝、盘盘、狼牙修、夏连特拉、狮子国,就获得了更多的利益。

    这几十年来,大唐的航海技术和造船技术跨越式提升,把南洋各国海商都甩到十万八千里身后,而西方的波斯、埃及、罗马、阿拉伯等国海商,也是被甩的远远的。

    海上贸易的利润,更多的落到了唐商的手中,许多唐商已经直接从广州或是交州出发,然后把货物直接运到波斯湾或是地中海去了,这就让一路上的不少国家没了好处。

    可他们没有更好的船,只能望洋兴叹,虽说如室利佛逝等也依然依靠自己独有的香料等产品,在贸易中还占有一席之地,但远不如从前了。

    今天的会谈,各国都迫不急待的表示想要向吕宋秦家订制新式的宝船,希望吕宋能够放开限制。

    对此,秦琅当然也都同意了。

    新式的远洋宝船并不是只有秦家能造,这种新技术是秦家最先弄出来的,也一直在这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市场份额也较大,但不是唯一。

    对于秦琅来说,他认为只要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向南洋诸国出售船只,自然是可以,甚至是一个不错的产业。卖船赚钱,然后投入资金搞研发设计,升级换代,保持技术上的优势,便一直不用担心利益维持了。

    “你答应的这么痛快,不怕各国抢了吕宋甚至是大唐海商的生意?”

    “怕什么?”

    秦琅轻轻卷揉着女王的头发解释道,“最关键的是货物而不是船,在海上贸易中,货物始终占据最关键一环,远洋船增加,则海上运输量增加,对于贸易是有促进作用的。”

    新技术造就了现在新的海运模式。

    过去的海船和航海技术,使的船只基本上只能沿海岸航行,还得利用季风远航,所以有漫长的等待期,起风了也只得沿海岸航行,船小速度慢,便得经常靠港补给,甚至因为对航线、海图的掌握不足,许多船只都只能在固定的一段航线上航行。

    很少有船只能够掌握一条上万里的航线,航线对于各家来说都是极其珍贵和绝密的信息。

    因此以往更多的海运都是分段式运输,货东要么到下一站把货物出手,交给另一位商人,要么就得换船,雇佣别的船只通过下一段航程。

    而且这种航行,基本上一年也就跑一趟货。

    周期长,风险也高。

    这无疑也限制了海上贸易。

    在如今的海上贸易里,中原无疑在贸易中是占据上游位置的,有极受欢迎的外贸易商品,瓷器、茶叶、丝绸这几大利器,何况贞观以来又有白糖、玻璃这两大热销全球的大杀器,另外中原的纸、书、漆器、铁器也是极受欢迎的。

    南洋诸国主要是靠资源,如香料、象牙、犀角、金银等,至于说泰西诸国有什么,其实还真没什么。

    他们热爱中土的丝绸瓷器甚至茶叶,也爱南洋的香料,可他们自己却没有什么正经的好东西,在早期的陆上丝路,他们主要是靠搞转口贸易,就是把从南洋传过去的香料,再经西域倒腾到中原来。

    随着海上丝路的兴起,波斯罗马等国无疑就损失很大了,这个时候他们主要就靠黄金、白银以及奴隶还有一些织物、手工品来换取东方的好东西了。

    从汉代起,不管是陆上丝路,还是海上丝路,那些有名的粟特商人或是突厥商人又或是阿拉伯海商、昆仑国商人等,其实主要都是靠从事转口贸易,就是充当中间商赚钱。

    哪怕是一直到了清末时,海外诸国跟中国贸易,也从来竞争不过的,基本上都一直是逆差。

    就连中国邻居倭国,也基本上是纯逆差,手工商品这块,毫无竞争力,只能靠资源,比如倭银倭铜。

    西班牙发现美洲新世界,开采了惊人的银矿,结果大半的白银最后都流入到了明朝。

    正是有这些了解,秦琅丝毫不担心说远洋海船增多的坏处,船越多,那么在贸易中占据优势地位的中原商人,好处越多。

    贸易量越大,顺差越大,赚的越多。

    何况,造船在这个年代,本身就是个非常赚钱的产业,而且能拉动极大的内需供应,远洋宝船在这时代那是高科技产物,每条船都要许多匠师、工人,更别说还有一整套相关的产业能带动起来。

    一条大船得耗费多少木材?而仅这船材,就会带去伐木、运输、锯木、蒸压等等诸多加工细分,另外船帆船缆船钉以及船漆等也是不可缺少。

    不说其它,这些年大唐海上贸易的兴起,也导致了桐油的用量大大提升,在中原内地的黔东湘西一带,那里原本是极落后的山区,交通不便,经济落后,但那里气候却适合种桐油树,然后几十年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桐油产业。

    仅是在沅江边的巫州龙标,这座原本的江边小村落,因为水运的便利,成为了黔东湘西的桐油加工和集散中心,集采购、榨炼、制作、包装、运销为一体,成为支柱产业,几十年间,当地就陆续建起了三十多家桐油商号,有上百家榨油坊,每年运出桐油数十万担,价值超过千万贯。

    桐油就是造船里必不可少的一道重业材料,但在其它木桶、家具产业中也使用广泛用量极高。

    除了桐油,其它的如漆等用量也大。

    总之造船业关联广泛,能带动很多其它的产业。

    秦家本来就在造船行业中投入极大,现在渐渐的把许多重要产业从中原迁往吕宋,当然需要足够多的订单,以扩大产业规模,带动吕宋经济。

    “这次船订单会比较多,对木料需要较大,回头我也要向林邑下柚木订单的。”

    柚木是造船的上等木料,属于热带树种,主要就产于东南亚,广西、云南、林邑、真腊以及骠越诸地都有,但以骠越最多质量最好。

    这种柚木不仅是造船好材料,也适合于做木地板以及打造高档家具。

    造船需要耗费很多木料。

    骠国的柚木质量是最好的,稳定性强,不变形,防腐防潮还能防白蚁,油性强,被称为万木之王,对于远洋船来说,柚木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那种六十年以上的柚木,质量更好。

    不过对于吕宋来说,骠越正在打仗,二来相距遥远,所以吕宋船厂肯定要多方下单,从广西、镇南、云南以及林邑、扶南诸地广下订单。

    毕竟柚木不是砍下来说能用的。(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