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 第1046章 明天舞会见
    晏倾月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

    “有事?”

    何菲菲从那一打资料中抽出了一张请柬来,将请柬递向晏倾月说:“这是刚刚我跟那些人谈收购的时候,洛拉公主那边派人送来的!”

    “给你的请柬,让我看做什么?”

    “你看看吧!”

    晏倾月疑惑的接过请柬看了一眼请柬上的内容,在看到请柬上的内容之后,晏倾月眉头蹙紧。

    “她举办舞会,请我去做什么?”

    是的,洛拉公主那边给何菲菲的请柬,内容是邀请何菲菲,同时还邀请晏倾月出场,并在请柬中特地写了晏倾月的名字。

    何菲菲的表情同样凝重。

    “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与这位洛拉公主平时不太和,所以,她的舞会一般不会请我过去,这会儿突然给我送请柬,还在请柬里特别注明要你过去,我猜,她想请的人应当是你!倾月,你跟这位洛拉公主认识吗?”

    “不认识!”

    “也是,你之前没怎么来过l国,而洛拉公主也没出过l国,你们不太可能认识才对,可这洛拉公主突然请你过去做什么?”

    何菲菲自然是不知道她与洛拉公主之间的渊源,不过,她大概能猜出来,这个洛拉公主为什么请自己过去。

    毕竟……她们两个可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洛拉公主比她还大了一岁,虽然在她母亲有她的时候,洛拉公主的母亲与阿尔奇已经离婚,可阿尔奇毕竟是离异有女的人,她想不明白,自己那个在别人口中惊才艳艳的母亲为什么会看上阿尔奇这样一个离异有女的人,而那个人在回到l国不到两年的时间,又跟洛拉公主的母亲重新复婚。

    听说,洛拉公主的母亲与父亲感情非常好,想来,这也是阿尔奇不想认她的原因。

    当然了,她也没想过要认阿尔奇,她想见阿尔奇,弄清楚当年的真相,知道母亲为何躲避致死的原因,所以,在今天从阿尔库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派人去阿尔奇那里递了贴子,要求见他,不过,她接到消息,她递过去的贴子石沉大海了,大约是这拉洛拉公主发现了端倪,所以,才会打算在后天举行舞会,还请她过去的吧!

    “我想,我大概知道这位洛拉公主为什么请我过去!”

    何菲菲皱眉:“为什么?”

    “具体的原因,我没有办法告诉你。”

    “那我知道了,你后天要跟我一起过去吗?”

    “这位洛拉公主为了请我过去,专门举办了一场舞会,如果我不去的话,岂不是枉费了她的这一番心思?所以,这场舞会,我自然是要去的!”

    “行,你要去的话,我就让人为你置办一套行头,自然不能让你被比了下去!”

    晏倾月微勾唇:“行头的事,我会自己弄来,你只需要置办好你自己的就好了!”

    “呃,我们l国这边很多大牌礼服的压箱作品,一般是不轻易对外出售的,那些大牌的设计师出售礼服也选择那些王孙贵族,觉得他们才能配得起他们的礼服,你不是l国人,他们更不可能会对你出售,但是由我出面的话,他们还会顾忌何家和袁家的面子,会愿意出售给我。”

    何菲菲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有些着急。

    洛拉是上面那位的女儿,是l国的公主,身份贵重,她结交的人非富即贵,而她结交的那些人,也惯是会踩高捧低的人。

    如果晏倾月的衣服穿的不好,那些人恐怕会奚落晏倾月,晏倾月是她的救命恩人,又是大舅的救命恩人,她自然是不想晏倾月被人嘲讽的。

    晏倾月当然明白何菲菲的心中所想。

    “我说了,我自己会解决,你不用担心!”

    见晏倾月一脸笃定的表情,何菲菲还想说什么,但想着在这之前晏倾月曾做的事,她便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虽然她还不了解晏倾月,可是,看着晏倾月这个人,她便觉得,晏倾月是个不会做自己做不到事的人,但凡她说她能做到的事,她就一定能做到。

    因此,何菲菲心里放松了下来。

    她点点头:“那好吧,既然你可以解决,那我就只置办我的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没有办法解决,尽管找我。”

    “好!”

    不得不说,何菲菲确实是很想帮助她。

    第二天上午,本来打算和晏倾月一起出去拿礼服的秦湛北,因为秦氏集团与瑞西国际合作的项目出了点问题,秦湛北需要到场去处理,所以,秦湛北便去了瑞西国际,与晏倾月约好,晏倾月先去拿礼服,他随后去接她。

    因为何菲菲刚接手了几个项目,上午也要赶去交接,但何菲菲派了车子送晏倾月去礼服店里,晏倾月在乘坐何家车子去店里的途中,接到了一个电话。

    冉元的声音欢快的传了过来:“师父,听说你在l国?”

    “好好叫人!”

    “你是我师父,我要是唤你的名字,那就太不敬了,师父,你是不是在l国?”

    晏倾月懒得纠正她:“嗯,有事?”

    “l国那位的女儿洛拉公主在l国时间的明天,将在她的宫殿里举办一场舞会,请我过去为她弹奏钢琴,本来我是不打算去的,听说你在l国,我已经答应他们了,现在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

    “洛拉公主的舞会邀请你了?”

    “对呀,师父,你这么说的话,难不成,你也会去那场舞会?”

    “对!”

    “那太好了,你现在住在哪里,你发给我一个定位,我下飞机之后直接去找你,明天我们一起去舞会!”

    晏倾月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你自己找酒店住!”

    “为什么?”冉元不满了:“师父,我们都这么多年没见了,我过去之后跟你住在一起,我们一起睡,好好的聊聊天,不好吗?”

    “你自己有什么坏毛病,自己不知道?”

    冉元尴尬一笑:“师父,我不就是半夜睡觉磨牙,还容易梦游在您脸上画乌龟吗?”

    “总之,想来找我,免谈,明天舞会见!”

    说完,晏倾月就把电话给挂了。(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