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夫人是个娇气包 > 第863章 亲自报仇
    听到蛋糕白芨挥舞着勺子,欢快摆手,“妈,妈!”

    春鸣将端过来的燕窝牛奶递给小柚子。

    轻轻给了白芨一个栗子头,“你都两岁多了,会叫一声妈有什么稀奇的,就别显摆了!”

    将燕窝牛奶快速喝了,提了自己的包就准备出门。

    “念安我放着家里,我去训练场一趟。”

    易家二爷夫人在易家能占多重的位置,只要是常跟着易二爷的都知道。

    训练场基地的守卫瞧见她,二话没说,就立刻请她进去了。

    还特意打了电话去里面简易布置的办公室一趟。

    易不染听到金秘书说小柚子已经进来,冷眼看了看地上的鲜血和被割掉的手指大腿。

    “换个地方,把纳尔齐带过来,别吓着她!”

    白泽极默契地脱了染血的衣服,转道去洗手了。

    小柚子踩着草坪过来,就瞧见他在水龙头旁边顺带洗了个脸。

    “这大清早的,你赤|身裸|体在这干什么?”

    白泽打了个哈欠,“衣服坏了,忙了一夜还没来得及换,洗把脸醒醒瞌睡。”

    “不染哥哥也在?”小柚子问。

    白泽指了指路,将打折脖子上的毛巾拿下来擦着脸上的水渍。

    等她走了,又低头闻了闻,确认身上没什么血腥味,这才过去了。

    纳尔齐瞧见易不染眼里是带着些慌了和狼狈的,强压都压不住的那种。

    白泽故意将他关押在从前狼犬住的笼子里。

    偌大一个人,缩着笼子里,着实的狼狈。

    却不得不装腔作势,拿出王爷的派头来。

    “易二爷这是想和整个皇家作对?”

    易不染没理会他,却吩咐人搬了椅子过来。

    椅子刚落下,就听到鞋跟落地的声音。

    从亮光中走来一个穿着白色蕾丝旗袍的女人,提着鹅黄色的口金包。

    青丝梳成辫子,左右两边各团一个松松挽着。

    耳朵上坠着一对浅黄色的宝石柚子,越发显得人清透灵动,似无暇玉人。

    缓步进来瞧见笼子里的纳尔齐,眼神冷了一些。

    带着恨意和畅快,“这狗笼可比你皇宫适合你多了!”

    易不染将凳子拖过来给她坐着,吩咐人,“把笼子打开!”

    笼子打开,纳尔奇却也没动。

    承安直接伸手将他拖入来,掷在地上。

    小柚子开口,“我问你,为什么要联合东洋人屠杀明家!”

    纳尔奇,“我杀明家你难道不知是为什么?

    从古至今,明家就是我皇室的一条狗,就该为皇室服务。

    可他们竟敢谋逆,背叛皇室。”

    嗤笑一声,“你难道没听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小柚子听到他说明家就是皇室的一条狗,气不打一处来。

    起身抽出包里的匕首,过去狠狠踹了纳尔齐一脚。

    看准机会,手起刀落,迅速地将纳尔齐的辫子割了下来。

    “皇朝都倒了几十年了?你现在可是连狗都不如!还敢诋毁明家?”

    头发散下来,纳尔齐本能地伸手一摸,瞧见她手里提着的一条细长辫子。

    “白泽,拿火来!”

    纳尔齐瞧见,疯了一样,想冲上去抢回自己的辫子。

    “这是我皇室的象征,还给我,还给我!”

    承安眼疾手快的一脚将纳尔奇踢回去。

    踉跄倒地,加上连着两日的折腾,纳尔齐几乎没什么力气再站起来。

    只得爬着过去,艰难的一字一句,“你把我的荣耀还给我!”

    谁都能剃发割辫子,他不能。

    这是他皇室的象征,是身份,是威仪。

    小柚子提着辫子朝着小火炉举起,一把扔着里面。

    纳尔齐似疯了一样,爬起来,冲过去伸手就去火炭里面扒拉。

    可惜炭火旺,烧得极快,眨眼的功夫他什么都没捞到。

    “我的辫子,辫子,没了,什么都没了。

    朝廷没了,权势没了,身份也没了!”

    顾不得手被烫伤,捶胸痛哭,“我对不起皇爷,对不起祖宗吶!”

    哭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就连专业的丧事殡仪队也没他这个效果。

    指着他们怒骂,“你们这群反贼,反贼。”

    小柚子心里没半分同情,只有痛快。

    他现在所受的抵不得明家所受的万分之一。

    “承安,拉住他!”

    承安踢了纳尔齐一脚,轻松钳制住他。

    小柚子自己拿了刀上前,直接砍了纳尔齐的一截手指下来。

    鲜红的血液伴随着哀嚎声从匕首尖坠落。

    目光有些猩红,“这匕首,是我舅舅给我的!

    当日你怎么对明家,我就怎么还着你们身上!”

    失了手指的纳尔齐疼得直抽抽,想挣扎却抵不过承安的力气。

    小柚子目光凶狠,“你说不说都不重要了,明家已经没了。

    我会在你身上划上几百刀,再让人给你包扎,再划伤。

    就让你这么熬着,只有你生不如死了,我的家人才能瞑目!”

    纳尔齐瞧见她目光里的恨意和血腥被吓了一跳。

    斜看向易不染,“易二爷,你杀了我,这是想挑起动乱内斗?你忘记你签的盟约了吗?”

    易不染冷眼看了他一眼,“你认为我真会在乎这些东西?”

    给了承安一个眼色。

    承安继续按住纳尔齐。

    小柚子握紧匕首,在他胸口刺啦划一刀口子,伴随着衣物的撕裂,血液随着流出来。

    “我看看,下面该砍你哪根手指了?”

    用匕首尖逐一在手指上划过,似乎在费心研究。

    纳尔齐吓尿了!

    忙大哭,“这事不是我主使的,我说,我什么都说。这都是皇爷的意思!”

    小柚子的匕首停住,目光瞪向他。

    承安将他拖出几步远,怕他身上的污秽沾染到小柚子。

    小柚子也往后退了几步,轻轻掩着鼻子,可目光里的冷意和恨意却不减分毫。

    “明家的事情是从何而得知的?你敢少说一个字,我就把你剁了做太监!”

    纳尔齐捂着自己的手,满脸都是苍白和虚汗。

    经此折腾,早已一蹶不振,有些浑浑噩噩的样子。

    “追杀明家,是先帝爷在世就下的旨意了。

    先帝爷翻到祖宗的手札。

    数百年前,明家占卜出皇室气数已尽,龙脉已虚。

    先祖怕到时候气数真的尽了,明家转头成为别人的助力。

    所以捕杀了明家族人,将此事记录为秘闻手札。

    可先帝爷翻看的时候,发现明家用了金蝉脱壳的法子,真正的明家可能还活着。

    只是当时各地叛乱,腾不出手来。

    先帝死前交托于他的堂弟皇爷。皇爷想找到明家秘术好逆天改命,换回国运昌盛来。”(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