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夫人是个娇气包 > 第864章 竟不知我手也是能沾血的
    “你怎么找到李翡翠的?”小柚子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纳尔齐,“我查过你身边跟着的那个小丫头。

    顺带从寒心门知道一些事情,从而知道李翡翠这个人。”

    “李翡翠人呢?”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和这些人一样该死。

    纳尔齐捂着伤口,疼得有些颤抖。

    “死,死了。皇爷想要明家秘术,在明家没找到。

    李翡翠边说,东西不在明家,那就一定在你身上。

    皇爷觉得她这种人留不得,所以让我给处置了。”

    小柚子神色复杂,“最后一个问题,明家整个山庄的人都被你们屠了吗?”

    纳尔齐听到这话,便不敢吭声了。

    小柚子见状,手里的匕首狠狠扎进他的胸口,却故意扎偏了。

    纳尔齐一声惨叫,鲜红的血喷溅出来。

    将她嫩白的指尖染红了。

    “明家的人怎么死的,他们就怎么死!一个都不能留!”

    纳尔齐胸口中了刀,轻颤了两下。

    白泽吩咐人立刻抬了下去,等待纳尔齐等人的是数不尽的折磨。

    手指尖随着她迈出的步伐还在滴血,手里死死的握着匕首。

    一路走出去,感受到外面的阳光和自由的空气。

    小柚子松了自己的手,匕首落在草地上。

    抬起来,瞧着纳尔齐的鲜红的血顺着指缝落下。

    有些无力,“若不是被他们逼到这个地步,我竟不知我手也是能沾血的!”

    易不染握紧了她沾满鲜血的手,“我陪你去洗干净!”

    水龙头哗啦啦喷涌而出透明纯净的水,将她手上的鲜血冲刷掉。

    易不染低头细细的给她搓洗干净。

    用随身带的帕子给她擦拭干。

    “剩余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他娇养的姑娘,就应该在阳光下,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

    这些关于杀戮,关于血腥的仇恨,由他一力承担即可。

    小柚子摇摇头,“不染哥哥,我想自己来,这样我才能心安!”

    她的家人被屠,她就应该亲自给她家人一个公道。

    易不染也没拒绝她的执着,“好!”

    低头看着安家准备上来的图纸资料。

    “画红圈的这些都是纳尔图赖以糊口的生意?”

    德叔点点头,“不错,其中有些并不是以他们的名义,但实质也归他们所有。”

    “德叔,以安家的实力,想击垮他们的生意需要多久?”

    德叔推了推眼镜,“其实纳尔图的生意版图和利润并不算高。

    只是他们手里有些大烟生意,又加上他们从自己祖先陵墓弄出来的资金作为支持。

    如今他们又联合东洋人,讨要得些先进的武器。否则,早就被其他势力吞没了!”

    小柚子,“你吩咐安家手底下的人,以后不准和这些沾了封建势力的人做生意。

    只要是正经生意,纳尔图手底下有什么我们做什么,不惜一切,要将他底下的生意搅浑。”

    德叔点头,“柚子小姐放心就是,先生也是这么个想法。

    若没了大批资金支持,恐怕他们用不了多久就倒台了。

    只是先生愁的是他那些来路不明钱财和不正当生意。”

    小柚子,“这些交给我来办。”

    外面天色有些阴郁,小柚子站在玻璃落地窗前。

    “开水,你想办法联络十三州能联络的土匪。

    说我有笔生意要和他们做,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谁家要是敢不出人不出力,那么我下月就轰了他们山寨栽果树。”

    开水点头,“好嘞,只要在座土匪有山头的,我保证都通知到!”

    “对了,你跟他们说,给我想办法找一批能下墓的,身手极好,有眼力的那种。”

    “好嘞!”开水也不多问,立刻就去照办了。

    深夜,五两山。

    小柚子看着四周栽种的桃子树幼苗已经长得有半人高了。

    想起伍碗饭来,心里生出无限感慨。

    开水站在山门处,迎了数十人进去。

    “卧龙山大当家,里面请,里面请!”

    “撒蒲草大当家的!久闻大名啊!”

    “开水老弟啊,这自从你们下山,咱们可多久不见了?”

    环顾四周,“怎么今日不见柚子小姐啊!”

    一身粗莽之气的魁梧男人过来,迫不及待的抱了抱开水。

    “三当家的,好久不见。”开水拍了他背一下,“柚子小姐一会就到了!你里面请!”

    得知他大哥死的消息,亲自来看望的可没几个人,三当家便是其中一个!

    数着人头也差不多了,这才去请小柚子。

    “柚子小姐,一共来了二十七个,有些路远的,没来,倒也托了人带口信来。

    这十三州,咱们认识的土匪都找了。另外的,只怕要靠着他们引荐才行!”

    小柚子,“我先过去看看。”

    空旷的草地上,罕见的热闹。

    二三十人坐着四散坐着火堆旁边,吃着肉喝着酒。

    小柚子穿了一身冷青色的旗袍,披一件白色的披风,青丝松松挽着,迎着夜色而来。

    有些眼生不熟的,瞧见那缓缓而来的女子,便轻声嘀咕,“这易二爷的夫人真的真是人间绝色!”

    旁边的男人推了他一把,“脑子清醒一点,山寨不要了?

    这克星你也敢评头论足?这么多年,死在她手里的山寨还少?”

    男人立刻神色紧张起来,土匪圈子里都流传着一句话。

    天大地大,一躲瘟疫阎王,二避天王老子,三莫惹土匪小克星。

    开水搬了一把略有些陈旧的椅子来。

    小柚子坐下,“今日请诸位来,是好事。有桩买卖要谈。”

    睨了众人一眼,“现在世道不太平,打家劫舍的生意不好做。

    我倒是给你们想了一条赚钱发财的路,既能吃香喝辣,又不用去欺压百姓。”

    三当家与她有些渊源,直接开口,“柚子小姐若是有吩咐,请说便是。”

    小柚子站起来,“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

    我听说纳尔图等人手里有一批前朝的墓葬品,都是些价值连城的东西。

    时不时的就拿出来变卖以作军需或挥霍之资。

    我可以提供一些装备军需,诸位发挥打家劫舍的所长。

    陆陆续续的在各处将他挪出来的东西截了。咱们七三分,你们拿七,我拿三!”

    众人听到她的话,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小柚子继续道,“你们可要想清楚,打劫普通百姓他们能有多少钱?(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