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夫人是个娇气包 > 第865章 让他们听话的向来是利益而不是我
    纳尔图挪出来的那些个东西大多都是他祖先的陪葬,可价值连城。一件够你们吃多少年了?”

    “可他们是前朝的人,又有东洋人撑腰?”有些胆子小的便不是很情愿。

    小柚子也不急着出声,“不愿意的也不勉强。

    只是等会咱们划分了地界,以后想分一杯羹,那就不容易了。”

    卧龙山的大当家立刻出声,“卧龙山愿意听柚子小姐吩咐!”

    开水朝着另外两个山头的使了个眼色,便有人跟着嚷嚷起来。

    “这些封建统治拿的那都是百姓的东西,我们拿回来又有什么错?”

    “愿听柚子小姐吩咐!”

    七嘴八舌的嚷嚷起来,剩余观望的也有些心痒难耐,生怕分不到肉吃,慌慌忙忙的同意了。

    齐声高喊,“愿听柚子小姐吩咐!”

    开水去拿了地图出来,在各自地盘上做了标记,问了人数和装备。”

    “咱们先小人后君子。这各自的地界可都看清了,在谁地界上得手的就算谁的。

    当然,互通消息,联手合作的,你们私下分好就是。

    纳尔图的军队大多都被东洋人差遣走了,押运墓葬品的人并不算多,能不能拿到便看你们的消息和本事了!”

    下了山,天已经微微亮了。

    开水有些担心,“柚子小姐,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确定他们都能按你说得老实去做?”

    土匪讲规矩和良心的可没多少。

    “他们老实不老实我不在意,反正只要这些东西到不了纳尔图的手上就行。

    大不了抢起来的就是狗咬狗一嘴毛而已。

    安家的人大多数都是做生意的,易家的那都是战场上能用到的。

    只要这些混迹三教九流的土匪,他们人散,消息杂,打家劫舍有经验。

    为了钱财能豁出命去,最合适做这些。”

    开水,“想不到有朝一日,这土匪还能听您使唤了?

    您算是完成了大当家统一土匪山的心愿了!”

    小柚子走着路,摇头轻笑。

    “让他们听话的向来是利益而不是我。”

    人性大多如此,鸟为食亡!

    “那您让他们找那些个下墓有经验的是有什么用?”

    小柚子,“纳尔图自己拿老祖宗的东西都不客气,我又何必和他们老祖宗客气!

    先把纳尔齐纳尔图亲爹亲娘的给我挖了,解气!”

    这些人敢屠杀明家山庄,她就敢血洗他们祖坟!

    纳尔图没等到纳尔齐带人送东西回来,倒是收到了一箱子冰镇头颅。

    打开箱子瞧见冰块里面眼睛睁得老大的纳尔齐,整个头颅呈现死灰青,面色惊恐,十分的骇人。

    端着水烟袋抽大烟的纳尔图吓得差点从贵妃榻上掉下来。

    “啊!这是!”

    下属回答,“皇爷,听说是有人易家抓了纵火的人,给您送来的。

    外面还有二三十个头颅,还都被冰冻着。”

    纳尔图有些慌张起来,他千算万算没想到纳尔齐没得手就罢了,还被抓了。

    这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抬手,下属将水烟袋捡起来。

    继续恢复了一副主子的做派。

    “来人,去发一份电报。”

    小洋楼里,易不染抱着念安用奶瓶喂着乳粉。

    小柚子握着手里转送来的报纸。

    “这纳尔图撇清关系倒是快!

    这么快就登报。说是纳尔齐不是正宗皇室血脉,是别人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真正的纳尔齐早死了!”

    摇了摇报纸,“这话倒像是说给我们听的,似乎是回应之前新闻报道易家被纵火的事情!”

    易不染将乳粉给念安喝完,就抱着她开始轻轻的拍奶嗝儿。

    “东洋人现在自顾不暇,无人可指,他也只能想出这些没用的招数来。”

    小柚子放着报纸,“我想去梧州一趟,不亲眼看个究竟,我始终不相信!”

    “好,等明日收拾了东西,我陪你去!”

    小柚子摇摇头,“现下,虽说易不难等人暂时打退了。

    可四处也不太平,要处理的事情也多。

    再说,家里还有女儿要你照顾,别人我也不放心托付。

    我让铃铛陪着我去,相互也有个照应。”

    易不染确实也腾不开手,思考再三,便也同意了。

    收拾好东西要出门的时候,念安似乎是感觉到她要走。

    一早上咿咿呀呀的抱着她的胳膊不放手。

    小柚子抱着她亲了亲额头,“乖乖听爸爸的话,好不好?”

    易不染伸手将念安接过。

    “注意安全!”

    小柚子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蕾丝旗袍,披了一块乳白色的针织披肩。

    轻轻点头,眼里有些不舍,“好!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照相馆取照片!”

    铃铛伸着头呆呆看着两人深情告别。

    车走了,念安突然哭了出来,伸着手咿呀咿呀往前去抓。

    易不染抱着念安轻轻拍背哄着,“回吧!”

    在车里的小柚子,看着后面的一双背影越拉越长,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头。

    “果然是做了母亲就容易心软,才出门就舍不得走!”

    坐了几日的火车,转了两次,才接近梧州。

    火车上的人很少,大约是之前因为战乱,人都四处逃了。

    小柚子看着空荡荡的车厢。

    头倚着车窗,有些感叹,“这大好的家园却被战争毁了!”

    懵懵懂懂中睡着了,小柚子梦见明老夫人走过来,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苍老的神态中带着豁达和笑意,“祖母厉害吧?

    虽未学过什么秘术,可也有几分未卜先知的本事。

    他们这些贼寇,什么东西都拿不到……”

    “外祖母!”感受到拍肩膀的力道,小柚子惊醒过来。

    对上的却是铃铛不解的目光,“姐姐你做噩梦了?一直叫着什么外祖母!”

    连日的奔波有些疲倦,小柚子轻轻点点头。

    “是做梦了!”

    有那么一刹那,她都分不清是梦还是真实的感受。

    梧州破旧衰败的跟座死城没什么区别,一路去到开阳城,才勉强有了些生气。

    换了身轻便低调的衣服,佯装是回乡走亲戚的。

    两人买了些干粮和水便上明家山庄了。

    纳尔图的人还有东洋人都已经退了。

    四周乱糟糟的,像是战场一样,还有大火烧过的痕迹。

    眼眶有些泛酸,“外祖母!”

    铃铛小声道,“我听说前些日子这附近还发生轻微地震,又被火烧过,应该是找不到什么了!”(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