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N次元 > 我的梦境能成真 > 第1040章 轮回(大结局-7000字大章)
    “你除了用魂火攻击就没有别的本事了么?”一个嘶哑难听的声音吼道。

    “轰!”

    白羽被龙一拳打到了数万里外,狠狠的砸进了一个星体之中,顿时,星体之上山崩地裂,一派末日景象,少量的混沌凶兽惊慌的或是在平坦的地方奔逃,或是连忙飞离星体。

    “说好是……咳咳……锻炼我的体术!”白羽呛出一口鲜血道。

    龙笑**的道:“战斗的时候,谁会和你说好什么?你是傻啊……还是傻啊?”

    他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了白羽身边,一把揪起他胸口的衣衫,将他提了起来。

    “还活着没?还能动没?”

    白羽用力挣扎,双掌直袭龙的胸口,呯地一下,将两人推开距离。

    他喘着粗气道:“我不用魂火用什么?魂火是我最强的攻击!要打倒敌人,用最强攻击有什么错?”

    龙失望的摇摇头:“是么?你的道呢?道才是最强的力量,我却没看到你使用你的道,我们都给你留下了最强的五行真种,也没见你把它们融入到你的力量体系之中,只知道一味的用魂火……你对魂火的依赖太重了!就凭着这么单一的手段,你居然活到今天,也真是让我开了眼了……”

    白羽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你说得对,我确实根本没把自己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请前辈指教我该怎么做?”

    龙狞笑起来:“你有死的觉悟么?”

    白羽深吸了一口气,他被龙打伤的地方已经痊愈,他缓缓的说道:“前辈说笑了,我们又怎么可能死?”

    龙点了点头:“是啊,我们死不了,但却会痛,那我换个说法,你有痛得不想再活下去,但却只能继续活下去的觉悟么?”

    白羽也点头:“前辈放心,晚辈不会轻易言败。”

    龙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我就喜欢硬骨头,我就喜欢把灵魂从躯壳之中挖出来百般折磨,你既然要跟着我学习战斗之术,那就要学会一点:在混沌中战斗,没有规则、没有风度、没有羞耻心,胜者决定全部!只要能胜利,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

    白羽瞪目,龙喝叱道:“你不多熟习自己的手段,不多将它们打乱来组合,达到熟习到极点的程度,又怎么能达到随手拈来的状态?看你生硬的远远扔几朵魂火的样子,我实再是为你感到羞耻!你这也算混沌先天圣人?这么怕死,不如削了境界回神界带孩子去吧!”

    白羽狂吼一声:“我要杀了你!”

    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龙却赞道:“气势是有了,但就只是莽夫发怒而已,不过比先前好多了,你一下我一下的,你当是下棋啊?捞汁掀了你这棋盘打乱从来这才是对的!”

    白羽左手裏着魂火,右手握着一股被压缩到极致的信息洪流,冲向了龙。

    龙却躲也不躲,任凭白羽一拳打在自己的腮帮子上,更没理会白羽右手的信息洪流,跟他硬拼了一记,一拳换两拳。

    白羽胸口中拳,骨骼尽碎,远远的又被打飞,在半空中拉出一条金色血线,而龙则伸出手,一把抓住正在燃烧的脸皮,狠狠一撕,那燃烧着的脸皮顿时被撕了下来。但到了龙这样的境界,可以说是滴血重生了,不过呼吸之间,本来已经撕得血肉模糊的面部,已经长好一层新皮肤。

    而龙手上被引燃的部分,也被它一抖手,已经将魂火迫开,甩得远远的。

    “嗯,果然,他的道的攻击才是最麻烦的,这小子无伤或少伤打惯了,习惯性的选择最方便的战斗方式,没怎么经历过逆境,真是浪费了他这一身的好基础……”

    原来,刚才的信息洪流打得龙头脑中短暂空白了一瞬,照他的战斗风格,本应该是趄胜追击,把对方打成一团烂泥再说,反正以混沌先天圣人的肉身恢复能力,这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这一瞬间的头脑空白,令他失去了继续追击的反应。

    正在思索间,白羽又冲了回来,龙也迎了上去,白羽身边忽然多了两个漆黑的分身,而他双手外分,划了个弧线,似乎就要冲上来抱住龙。

    龙嘿嘿冷笑:“你身上土属性力量都要溢出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准以土克水?让你见识一下水的力量!”

    轰隆隆,方圆亿万公里忽然变做了一片泽国,龙狰狞的吼道:“玄水倾天!”

    顿时,那黑沉沉的玄水扬起数万丈的波峰,向着白羽砸来。

    白羽叫得一声苦,这玄水乃至重之水,是龙的拿手本领之一,以它的混沌之力凝聚出来,一滴水便可比拟一颗星球的重量,这数万丈的高峰落下,就算是白羽以混沌圣人之躯,也会被砸得惨不堪言,虽然并不会真的死亡,但它痛啊!

    白羽将大量信息注入到两个信息分身体内,那两个信息分身加快速度,冲到波峰面前。

    “爆!”

    “轰!轰!”

    顿时,高高扬起的波峰起码被削了近万丈,而白羽也打出了手中的混沌真土之力。

    顿时混沌真土之力在空中变作了一个大土球,还在不停旋转增大之中。

    “不够!不够啊!你太不熟练了!这样的小珠子,就能挡住我的玄水倾天么!?”龙狂笑起来。

    “轰!”

    波峰将旋转中的土球拍得稀烂,化作泥水消失不见,白羽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

    “生克、生克!别老抱着那点生克之理不放了!强大自身,管它敌人使用什么力量!我自强大,与你的弱小无关!土能克水,但洪水过后,陆地同样的一片泽国!若我不动用顶级的水能力,真凰却能将我化出的大海烧干!明白了么?生克只是让你们了解五行之间的关系,但它并不是战斗力的唯一标准!你五行之力完备,是不是就可以克尽我们五祖?成为混沌中的最强?天真!”龙又咆哮起来。

    就这样,白羽不战斗之时,便吸收混沌之气化为自己的混沌圣力,不转化混沌圣力之时,则是与龙相斗,龙对他从不留手,一招失误,白羽就会被龙打成肉泥……

    远远的,葵睁打开神念看了一眼白羽和龙战斗之处,呵呵一笑:“这两人还真是精神啊……”

    白羽的战斗力开始快速上涨,他也果然不再拘于以前的战斗方式,金木水火土五行能力、大数据信息洪流的攻击手法,各种法宝、武器开始混搭使用,和龙的战斗时间也由数息就被击杀,变成了十余息、二十余息,到最后打得有声有色。

    三十一年之后。

    “等等!”龙大喝一声退出圈外,一手捂着眼,另一只手揉着肋部。

    “咝……你下手还真够狠的。”

    另一边,白羽一只手臂已经齐肩断掉,看那伤口处,竟是被龙生生扯断的。

    他也喘息着道:“你……还说我……狠,你才是真狠!”

    他这时也满脸血痕,一只眼睛也只剩下个窟窿,他左手一招,被甩到混沌深处的手臂被他摄了回来,眼眶中也慢慢的重新生出眼球来,身上血迹也慢慢消失。

    龙随手召来一块星体,捏巴捏巴就变成了一个大石椅,它坐上去后道:“待会儿,我便以本体与你相斗,什么时候我觉得你可以了,你便去找他们。”

    白羽手臂慢慢长好,苦笑道:“前辈,我连你人形状态都打不过,这完全体状态,不是送死么?前辈不是故意用我来过手瘾吧?”

    龙拉长脸道:“你已经够有面子的了,想我黑狱龙是什么样的存在?陪着你练了三十一年,再用本体磨炼于你,你还挑三拣四么?”

    白羽与它缠斗三十一年,每天都要被它打成各种死法,早已死麻木了,哪还在乎受不受伤这种问题,不过黑狱龙本体胸径就五六千米,自己还得以法天相地与之相斗,那龙鳞就算是混沌至宝也要用尽全力才能破坏,和它相斗?白羽摇了摇头。

    休息半时辰后,龙站起身来,沉着脸道:“来吧!早一日达到我的要求,便早一日解脱!”

    白羽也站起身来,拉个法诀,顿时化作高达近万公里,光是足踝、手腕就有数百公里粗细的巨人,他声音轰鸣道:“前辈,请!”

    龙一声怪笑,也化出原身:“你以为……变得比我大,你就更强么?天真啊!变得越大,越耗费你的混沌圣力,而且,身体强度也会变弱啊!”

    龙化出的原身不过三公里胸径,而身长也不过四十多公里,在白羽那巨大无比的身躯面前,就如同一根蚯蚓似的。

    但果如龙所说,身体变得越大,强底就越低,不过数息时间,龙便如一根锋利无比的针,在白羽身上穿来穿去,一时间,白羽被刺得犹如漏勺,最终被龙从眼中穿入,后脑破出。

    等白羽好不容易恢复过来,龙才道:“太大灵活性下降,速度下降,太小受制于敌躯,你要好好琢磨一下。”

    白羽这回学乖了,化作一个五十多公里高的巨人,龙在他面前,就如同普通菜花蛇一样,这时,龙再想将它刺穿却做不到了,但龙的身躯却忽然膨胀数倍,化作巨蟒,将白羽生生缠死。

    白羽哭笑不得,大了不行,小了也不行,看样子龙是在教自己学会随机应变,只要不让敌人的身躯形成碾压似的优势,在战斗的过程中,必须要高度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以应变敌人的变化。

    白羽与龙的原身又再相斗了十五年,终于获得了龙的认可。

    龙对他道:“你已经掌握了近身作战的原则,接下来的就是苦苦磨炼,虽然你现在还不及我,但人族自有无穷潜力。”

    白羽这些年与龙相斗,算是打出了交情,这时恭敬道:“前辈指教,晚辈永不敢相忘。”

    龙挥了挥手,不耐烦道:“哪来那么多酸话,好自为之!”

    转眼间龙便消失了踪影。

    白羽接下来又经过了与真凰、镇、隐、葵四祖相斗,对于五行的掌握也达到了目前能达到的最顶点,战斗力与才成为混沌先天圣人相比,白羽自觉可以打数十个自己。

    而他积累混沌圣气也到了水满自溢的时候,轻轻松松便冲破了混沌先天圣人的中阶,这已经是四百余年之后。

    再了隔了三百多年,白羽终于达到了混沌先天圣人的高阶,巩固了一下修为之后,继续往混沌先天圣人巅峰冲击。

    而这时,杜自强也来到了混沌之中,以求证混沌先天圣人,但葵却看出他还需要再多做些积累,赐给他大量天材地宝,将他打发回了神界。

    “羽哥,你这还要修行多久?我看你已经是人族中的第一了吧?怎么还这么拼命?”杜自强返回神界之前问道。

    白羽苦笑道:“我身不由己。”

    杜自强带着满腹疑问回了神界,而白羽在五十年后,终于觉得自己积累已经足够,决定向混沌先天灵圣发起冲击。

    问了四祖和龙之后,它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毕竟,它们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

    龙不耐烦的道:“左右不过努力吸收更多的混沌之气将其转化为混沌圣力,再压缩,再无限压缩,等到数量达到了,总会达到质变的目的……”

    白羽若有所思的点头,还真是这个道理,还在凡人之时,不也过内气化雾为真气,真气化液为真元,真元结金丹,不都是这个过程?只是不知道象混沌圣力这样的最高等级的能量,液化结晶又是什么样的威力?

    白羽现在如果滴上一滴血到某个人族星球,对于那个星球来说,就是一场灭世级的灾难,血液中有多到这些世界中人族无法想象的能量,这些能量逸散开来,足以数息间令星球上的植物将整个星球变成植物园,而人类、动物吸收了这些能量,体内也会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诸如有癌的,癌细胞疯狂生长,整个人体都变成一个巨大的,有思维的肿瘤,或是受伤的地方不停增生,总之,他的鲜血对于下界来说,就是剧毒、灭世之物。

    经过两千多年的继续修行,白羽终于将体内混沌先天圣力雾化、液化,但最后的结晶化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白羽思考了很久。

    “不能走魂力的路子,我不是鬼修,但单纯修练增加混沌圣力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我已经摸到了混沌先天圣力的天花板……”

    “关键听了四祖的描述,混沌先天灵圣是虚和实相结合,而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调整自己存在的形式。”

    白羽生出手来,他的手中顿时有大量物质聚集,这些物质在白羽手中极度压缩坍塌、爆炸,形成星云、星系,一颗颗的恒星,行星围绕转动,一个迷你的世界在白羽手中形成。

    “这样一个世界,是我用自己的混沌圣力制造,也就是说,我本身的混沌圣力,是足以演化世界的,世界都能演化,更何况人身?”

    白羽聚集混沌中各种元素,片刻间,一具光光的人身出现在白羽的面前,他分出少量魂魄驻入其中。

    “见过本尊……”

    这种分身和以前自己神念所化分身又有所不同,这个已经可以说是另一个个体了,也能修炼,甚至结婚生子也没问题。

    白羽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基于我的混沌圣力才得以实现,那么想要能自由转换虚和实,力量中就必须要有能虚的能力,也要有能实的能力。”

    “魂力和混沌圣力的结合?”白羽皱着眉思考。

    “抛去肉身前,将上中下三丹田融合为一体?”白羽为自己的疯狂打了个寒噤,但从自己推算得来的结果,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方式,而且并不是无法实现,有着一定的理论基础。

    得不出结果的白羽终于还是向四祖求以援手,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

    “以混沌圣力为阳,魂力为阴,调合阴阳,倒也说得通。”葵沉吟道。

    白羽苦笑:“光说得通不行,葵老,我这可是还要试啊?这一试,我还有命在么?”

    葵也愁道:“你说得也是,这有可能是条不归路……”

    白羽咬牙道:“试一试!我先看在外部,魂力和混沌圣力混合之后是什么状况!”

    寻了处星体极少的宽阔处,白羽魂力源源而出,不一会儿就一大团似有若无的魂力凝聚在了空中,连白羽都是第一次将纯粹的魂力外放出来,以往都是具象化使用,如神念、神魂刺,都具备一定的功能性,所以说不上纯粹,而这时,纯净的魂力竟是如此虚幻,这倒令白羽对接下来的实验产生了更多的好奇。

    而纯粹的混沌圣力却是金中带点灰朴朴的颜色,白羽将两者慢慢靠拢,便如磁铁同极,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斥力,其中一个换了方向,两者却又贴在了一起,还果真有点磁力的特性。

    但白羽暂时没看出两者排斥和吸引有什么意义在。

    “对了,这两者都没有思维在!”

    “如果我把它们两者当成是分身的概念,分两缕神念于其中试试看?”

    白羽果真分了两缕神念在魂力和混沌圣力之中,虽然也可以入驻其中,但却仍是相斥时,两者就算拼了老命的靠近也没融为一体,而相吸时,两者贴在一起,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我把这个想象成发电机的转子……”白羽思忖道。

    “既然有斥力,有吸力……那必然可以产生一种我不了解的能量,先看看这种能量是什么东西……”

    “我以念力为丝线、导线、以混沌圣力为正级,以魂力为负极,制一个简单的引发能量的机构,看看有什么产生了……”

    说做就做,一个姑且称为圣魂力激发装置的东西出现在了白羽面前。

    白羽尝试着以念力拨动了其中绕着念力的线圈……

    不见了。

    恍惚中,白羽似乎看到魂力和混沌圣力似乎真的融合在了一起,但这瞬间就消逝的古怪机构却根本让白羽没看清是什么个状况。

    白羽又试了几次都是如此,没办法只好又寻到葵处,与葵讨论。

    葵面色古怪的看着白羽:“你是怎么想的?”

    白羽挠了挠头:“我也只是想试试,但这东西……不见了是什么道理?”

    葵叹道:“你还真够聪明的,这不就是灵圣体的雏形么?魂者灵也,圣力者,圣也,加在一起不就是灵圣之力?”

    白羽满头大汉:“葵爷,咱们别开玩笑,你若是说让我就这么魂力、混沌圣力全部脱出肉身,然后再将元神投入其中,我是打死不干的,这种没个底的事,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死了你们的计划可就全落空了!”

    葵皱眉道:“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实再不行,你斩出部分元神留作不时之需,就算失败了,可将元神再投入躯壳之中,只要有机会重来,修为大损怕什么,这混沌界中你还怕少了天材地宝令你恢复?”

    白羽沉吟良久,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

    若是失败定然是个魂飞魄散的结局,但只要留有少量元神重入躯壳,便可慢慢恢复过来,这确实是个办法,自己身系四祖的希望,他们也不至于眼睁睁看着自己衰败而亡。

    但白羽犹自怕出什么问题将自己的肉身都毁了,便又专门留下些血肉在混沌玄冰之中封住,交于葵,请他好好保存。

    一切齐备,终于到了白羽作死……呸,突破至混沌先天灵圣的时候。

    白羽心中忐忑,还没跟家人打过招呼,如果失败了,造成元神殒落,要靠那少量的元神重新将养恢复,不知道又是多少年后,不过还好家人都有长生不死的能力,也不至于再恢复之时,便已经苍海桑田,连亲人们都找不到了。

    至于家族的安危,白羽倒不担心有谁会欺负白家,杜自强已经有证圣的希望,就是目前的他,在神界也当得第一人,白家没什么野心,主干没有后裔,所以也轮不到旁人利用白家的势力在仙界搅风搅雨,只要白家一批老人不出事,神界便不会再有内忧,这也是一大幸事了。

    白羽想到这里,将魂力、圣力分别全部放出,而躯体失去了这两样,顿时软软倒下,白羽元神遁出,葵将白羽肉身收好。

    “小友,你尽管试,我定保你不会就此殒落。”

    白羽元神苦笑,摇了摇头,魂力、圣力、念力、元神慢慢合为一个机构。

    这回有了元神在其中,这些力量又都可为元神控制,很快,那机构便转动起来,越转越快,而混沌之中,混沌之气也开始翻涌。

    四祖+龙脸色一变:“他成功了么?这是混沌劫!”

    “连混沌劫都激发了,肯定是超越了这一界的力量!他或许真的成功了!”

    “混沌劫消解一切东西,我们得躲远些!”

    这时,那融合了白羽魂力、圣力、念力、元神的机构开始慢慢闪烁,而这回,四祖终于看清了若有若的魂力、金中带灰的圣力,如同衔尾追逐,居然形成了一个两仪阴阳图!

    还没等四祖多看一下那似乎包含了亘古以来所有讯息的阴阳鱼,一大团灰色的东西笼住了阴阳鱼。

    “混沌劫!”五声惊呼响起。

    混沌劫慢慢消失,而那阴阳鱼也再无踪影。

    “他成功没有?”

    “不知道!是……混沌劫消解了他……还是他已经化作虚无的混沌先天灵圣?”

    “怎么会这样?明明看起来象是要成功了啊?”

    “怎么办?”

    “别着急,这不是还有残魂么?去!去!去找各种补益元神的天材地宝,让他恢复过来,再仔细研究研究!”

    ————

    白羽自入定中醒了过来。

    他伸出自己的手掌看了看,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

    银白色金属墙面,面前一个转动的透明万界球。

    “我先前不是在神界尝试图破更高的境界么?混沌先天灵圣?怎么到了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忽然,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白羽真圣,您的下界游历已经完成,下界分身能量您的吸收率达到了85%,比上次提高了11个百分点,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真圣中阶,您还有半小时就必须离开万界游历室,请您尽快适应信息冲击给您带来的不适……”

    潮水般的信息涌来。

    智械危机的白羽。

    文圣天下的白羽。

    武圣天下的白羽。

    昊罡世界的白羽。

    地球世界的白羽。

    “我……我倒底是谁!哪个白羽才是我!啊……!!!”

    白羽捂住头,倒在了地上,蜷缩抽搐。

    良久,他才慢慢恢复过来。

    “所有的经历都是我……是我亲历了这些世界,每次世界的切换,不过是我从这个角色,换到了那个角色,所以两者永不相交……但是似乎这个系统中又有些漏洞,导致神界和仙界信息的交互……”

    “而混沌四祖和龙……呵呵呵……哈哈哈……他们不过是npc啊!他们不过是开始产生真正灵智的npc,最强的葵才发现了总有什么不对……”

    “而我两个人生……怪不得那么顺利……都是安排好的程序!都是安排好的程序啊!”

    ————

    混沌界。

    “让杜自强来把白羽带回神界休养,我估计再隔百余年他就能恢复过来,到时候还是这么操作,让他留下些残魂回到肉身温养,若失败了,总归还有机会重来。”

    “善!”

    ————

    地球。

    慕容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噩梦中醒了过来,额头上满是汗水。

    他搞不懂,为什么从七八岁开始,他就天天做着各式各样的梦,那些梦,真实无比,他甚至记得曾经做读书人时背下的文章,得益于读书人书写的能力,写得一笔好字,但这些梦境但总是以他的死亡结束,那死亡的痛苦也真实无比,他甚至害怕那袭来的无尽黑暗。

    他觉得自己很累,但又不敢跟家人说起。

    父亲早早的就去了工地,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闹钟滴哒滴哒的声音,在黎明未来的黑暗之中显得那么清晰。

    “我太弱小了,我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他握着拳头认真的想道。

    (全书完)(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