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神医小财女重回九八养崽崽 > 第359章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齐如玉听不出玉兰先生的弦外之音,只觉得现在玉兰已经看到了她的实力,拜师的事情有戏。

    她笑得更加得意,凑到玉兰跟前,“不瞒您说,我在我们学校也是拿奖拿到手软的优秀学生,您收我为徒保证不亏。”

    “齐小姐是不是还没吃早饭?我让阿姨多准备一份。”

    齐如玉一大早出来,哪有时间吃早饭?只急匆匆喝了一包奶,之前不觉得,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而且,玉兰大师邀请她一起吃早饭啊,那显然是在向她抛出橄榄枝呀,就算不饿她也不能拒绝!

    齐如玉立马笑靥如花,“您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谢谢师父。”

    玉兰顿住,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微笑点头,转身时几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也回房间收拾去了。

    齐如玉在客厅等着有些无所事事,就起来到处转悠。

    她最开始学画画其实主要是因为文化课不行,练体育又太累。

    在各种特长选择中,相中了画画这个她认为最简单的学。

    虽然对自己现在的成绩也很满意,但也没想到成为知名大画家,能这么有钱。

    听说这个玉兰先生已经四十多岁,未婚未育,那现在这个大房子,就都是靠她画画赚钱买的吧?

    要是她能拜这个玉兰为师,到时候再找些人好好运作、吹嘘一下……

    指不定有朝一日她要比她爸都有钱了!

    这样在家她也不用看着她爸的脸色行事了!

    齐如玉畅想着自己光明的未来,不加收敛的笑容里尽是贪婪本色。

    陆行舟站在一边仰头看着,被她这个表情恶心得嘴角直抽抽,“大姐?”

    齐如玉脑中美丽的泡泡,啪一下碎了,低头看清不远处的小孩,顿时一脸凶相,“什么大姐,叫姐姐!”

    陆行舟微微落下眼皮,有点不屑,“吃饭了。”

    说完转身便走,才没心思跟她讨论大姐和姐姐的区别。

    齐如玉翻个白眼,心道,等姐姐我拜入师门,有你这个小屁孩好看。

    她追去餐厅,见小孩一个人已经开吃了,忍不住小声嗤了一句,“果然是个没家教的小鬼头。”

    齐如玉走过去敲敲桌子,“师父还没来呢,你怎么自己就吃上了?”

    陆行舟抬头瞥她一眼,呛声,“我师父早上都是喝一杯豆浆,你说的师父是谁?”

    齐如玉有些尴尬,狠狠剜他一眼,有些气呼呼地坐下,一边撕着馒头往嘴里扔,一边冷冷笑道:“今天中午十二点就是最后期限,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陆行舟这些日子一直在家里研习师父新教授的漫色技法,真不知道美术馆那边的情况。

    他也不关心。

    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本来,他是抱着必赢的心态,但最近跟师父学习太极,又悟出很多新的道理,现在压根就不把结果往心上放了。

    他淡淡一笑,“那就祝你得偿所愿,能一直嚣张下去好了。”

    齐如玉皱眉,看着这小孩脸上那个漫不经心的表情,一时间感觉无比眼熟,又想不起来是在哪看过。

    而且,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好像都能听懂,又好像听不太懂,有点分辨不出是好话还是赖话。

    齐如玉哼一声,“算了算了,姐姐我不跟你个小孩一般见识,你就算输给我也不用太往心里去,可不要哭鼻子,我最讨厌小孩哭了。”

    陆行舟慢悠悠喝一大口粥,“那咱们就约定都不要哭吧,你现在就够烦了,再一哭,我怕我被烦死。”

    “你!”

    齐如玉被小孩那个戏谑的样子气得瞪眼,作势就想抬手打人,见不远处阿姨盯着她,才硬生生攥起拳头把手放下了。

    陆行舟喝完最后一口粥,气定神闲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走了,心道,可惜了,不然刚才正好可以实战中操练一下他的太极功底。

    他回房间套上了自己来之前新买的宝蓝色大棉猴,上面还印着他最喜欢的阿童木,在镜子前来回来去转了好几圈。

    妈妈昨天打电话说今天会带着瑶瑶一起过来,。

    瑶瑶肯定不知道自己最近个头长了不少,说不定都比她高了!

    陆行舟从房间出来,正好赶上玉兰也从房间出来正准备下楼,不由得凑过去小声问:“师父,你要收那个大姐为徒了?”

    “谁说的?”

    陆行舟本来想说齐如玉说的,但转念一想,她好像也没直说,“我猜的。”

    玉兰笑了,心道,学太极还是有好处,能磨炼这孩子急躁的性格,“收的话,你觉得怎么样?”

    陆行舟定住,琢磨着,他可能真输给人家了,不然师父怎么还变了口风呢?

    虽然有些不爽,但他也不能当个小气的人,快步跟上去,无所谓地说:“收就收呗,收了她,那也是我的师妹,她得跟我叫师兄。”

    他早就研究过了,师门里论资排辈可跟岁数没关系,电影里就这么演的。

    几分钟后,陆行舟坐上玉兰先生的车,齐如玉则上了自家小轿车,一起去了美术馆。

    距离平时开馆还有半个小时,玉兰提前给馆长了电话,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开了门,进去就能看见中央那两幅画,以及画两旁的积分板。

    陆行舟一见面板上的分数一时惊呆,齐如玉更是直接僵住。

    “怎么可能?”齐如玉难以置信地跑到积分板前,有些不确定地跟馆长确定,“这边的板子是我的分数吗?”

    馆长点头,“是的,积分板上写着对应的画名。”

    齐如玉脑袋嗡嗡的,怀疑自己在做梦,五官都有些失控,一会儿面无表情,一会儿又抽搐般微笑,“会不会是有人分不清……投错票了?”(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