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我的名字祖国记得[快穿] > 灵魂互换的运动员(11)
    脚在冰面上不断打滑。

    秦双紧皱着眉,想要强行稳定身体,冰刀却根本不听使唤。

    刚一发力,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歪斜,歪歪扭扭地偏离轨道,差点撞在了栏杆上。

    此时距离她开始,才不到十秒钟。

    万晨皱着眉站起来。

    “这就是你说的会?滑得乱七八糟,站都站不稳,七岁小孩都比你厉害!简直浪费我时间!”

    一旁的冯双也跟着道:“教练,我之前就说过,她根本没学过滑冰,这样的人竟然还想进俱乐部,简直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闻言,万晨更是怒气冲冲,转身就要走。

    “等一等,万教练,再给我一次机会,这双冰鞋可能……”

    “自己滑不好还怪冰鞋,你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冯双嗤笑一声,突然道。

    万晨阴沉着脸,感觉自己被戏弄了。

    “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回去吧!”

    说完,转身就要走。

    “万晨教练!”

    秦双连忙追上去。

    “这样的借口我已经听腻了!你……”万晨正要拒绝,突然看见她身上的工作服,神色犹豫了一下,突然计上心头。

    改口问:“你真的想进俱乐部?”

    “想。”秦双坚定地点头,“我这四年来的梦想,就是进入飞雪俱乐部。”

    闻言,万晨笑了一下。

    “我也不会不给你机会,飞雪俱乐部存在的目的是培养每一个人,你要是真的想要进入俱乐部,我可以答应你。”

    站在旁边的冯双一听这话,顿时慌了。

    “教练,怎么能让这种人进来?”

    万晨却抬手拦住她,对秦双道:“不用再滑一遍了,你是什么水平,我刚才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他摆了摆手,一脸嫌弃,指着不远处的冰面,道:

    “你可以留在俱乐部,不过不是训练。你留在这儿,平时训练结束之后,你负责打磨冰面,不要留下刮痕和缺口。”

    听见这话,秦双一愣,惊讶地看着他。

    “你是说,要让我当滑冰场的护理工?”

    “怎么?你要是不愿意做,那就从这儿出去!以后都别想再到飞雪俱乐部来!”

    闻言,秦双紧抿着双唇,迟迟没有回答。

    站在一旁的冯双却是喜笑颜开。

    “原来是当清洁工啊,这个工作确实适合她。”看着她道:“不过我看她肯定吃不了这样的苦,还是放弃吧。”

    听她的语气,就是不想让秦双留下。

    “我愿意!”

    她一口答应下来。

    在这里至少能每天联系,如果回去,等湖面的冰融化,就再也没有训练的地方了。

    冰雪城虽然有场地,但始终不是训练的地方。

    见他答应,万晨顿时大喜,不动声色道:“不过,我破例让你留下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可以在休息时间学习,但没有工资。”

    表面上佯装镇定,心里的如意算盘却打得响。

    现在短道速滑组只有他一个教练,俱乐部对这个项目几乎是放养状态,全有万晨一人管理。

    每个月,俱乐部都会聘请两个员工,专门护理冰面,工资加起来就不少。

    现在要是让秦双来工作,这笔钱就进他的口袋里了。

    现在短道速滑萧条,找他当教练的人越来越少,这笔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可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

    反正只是一个小女孩,应该翻不起什么浪花。

    万晨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安排十分完美,道:“你明天就可以过来开始工作了,不过就算想练习,也只能在别人不用的时候,知道了吗?”

    说完,才高兴地转身离开。

    秦双稍稍松了一口气,转头却见冯双目露不悦地看着自己。

    “有什么好高兴的?”她道:“不就是留下来当干活而已,真以为你进俱乐部了?”

    秦双眸色一凝。

    “同样的话也送给你,你怎么进来的,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我知道。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了苏皎月的认可,但其中肯定有问题。

    闻言,冯双脸上果然露出几分慌乱,暗暗咬牙,已经吓得手心汗湿,目光渐渐凶狠起来。

    旋即又冷笑:

    “我劝你,平时好好打磨冰面,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就告诉万教练,把你赶出去!”

    说完,得意洋洋地转身走了。

    围在场边的人陆续离开,秦双重新回到滑冰场边缘,拿起那双冰刀鞋仔细检查。

    刚翻过来,就发现鞋底固定冰刀的地方有些不对劲。

    固定的地方松动,冰刀晃晃悠悠,根本不稳。

    踩着这样的冰刀鞋,怎么可能站稳?

    而且仔细一看,上面竟然还有一些新留下的刮痕。

    像是刚刚被人拧过……

    秦双脸上微变,提着手里的冰刀鞋,紧抿双唇朝外面走去。

    来参加选拔的人都在休息室整理东西,她快步走进去,视线一扫,发现了刚才借鞋子给她的人。

    是通过选拔的其中一人。

    秦双快步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你好。”

    对方转过头来,是个年纪相仿的小姑娘,认出秦双来,安慰道:“你别难过,至少能留在俱乐部,只要好好练习,总有一天能参加比赛的。”

    “谢谢。”秦双目光中多了几分真诚,道:“谢谢你刚才借给我的鞋,不过上面的冰刀安装有些松动了,刚才我滑的时候差点掉下来。能告诉我这双鞋是谁的吗?”

    一边说,将手里的冰刀鞋递过去。

    女生看了看。

    “哦,是秦双给我的,能我拿给你用,你要还就拿去还她吧。”

    这双鞋是冯双的?

    秦双一惊。

    难怪自己穿鞋的时候,她突然态度大变,不仅没有阻止,反而还帮她说好话。

    应该就是知道这双鞋有问题,她无论怎么滑,都不可能通过考核。

    想到这儿,秦双脸色变得更加严肃,转头对女生道:“能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吗?”

    ——

    休息室最里面,冯双正在打电话,央求秦尚学带她去餐厅吃饭。

    “爸,你就带我去吧,我都已经顺利通过选拔了……”

    突然,嘭一声!

    一双冰鞋被丢在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打断了她的声音。

    秦双站在她面前,目光有些冷。

    “你的东西。”

    冯双瞥了一眼地上的冰刀鞋,笑着对手机那头的人又说了几句,才终于挂断的电话,佯装不解。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是你把冰刀拧松,故意送去给我的吗?”

    冯双却笑起来:“你不会是自己没滑好,就来赖我吧?让开,我可没时间跟你纠缠。”

    “不是你的鞋?”见她还是不肯承认,秦双直接道:“那我现在就去问问刚才送鞋给我的人,再查查上面的指纹。只要请专业冰鞋鉴定师,应该就能看出来,这上面的冰刀是被人故意弄坏的,做出这种事的人,不知道还能不能留在俱乐部。”

    说着,转身要走。

    冯双一听,顿时急了。

    刚才她一听说秦双要参加选拔,顿时慌了,才会随手在冰刀鞋上动手脚,根本不知道竟然还有什么冰鞋鉴定师。

    连忙伸手去抢。

    却被秦双迅速闪躲开,顿时恼怒。

    “你至于吗?不就是一双鞋?一点小事,还小题大做。”

    听见这话,秦双气笑了。

    “你毁了我的梦想,难道在你看来,这就是一件小事?”

    “梦想?别逗我笑了,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是世界冠军吧?就算没有这双鞋,你也进不了俱乐部!”

    冯双立即反驳,一边说,再次伸手抢夺,整个身体都离开了椅子上,站起来,绑着绷带的脚踩在地面上,似乎也没有反应感觉。

    秦双垂眸扫了一眼,听见一阵很轻微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她迅速侧身躲开冯双的动作,同时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带着她迅速后退几步。

    “把鞋给我!”

    冯双愤怒地挣扎,猛地扑了上来,终于夺回那双冰鞋,脸色顿时大喜。

    可还没等她得意,秦双这时候突然开口,微微抬高声音:

    “教练,你看,我之前就说,秦双的脚伤已经好了,应该能上冰面。”

    冯双闻言,表情一怔。

    迅速转头看去,却见万晨竟然走了进来,脸色顿时大变。

    猛地反应过来,恶狠狠地朝秦双看去。

    “你好恶毒!故意害我!”

    秦双微微抬头,两排笔直睫毛下,目光仿佛结了霜一样冷,直接甩开她的手。

    “比起恶毒,我根本不及你百分之一。”

    万晨刚才正在办公室,一个队员突然过来,说冯双有事找自己,要谈护理冰面的细节,他才会过来。

    可没想到,才刚进休息室,却见冯双声称受伤的右脚踩在地上,而且表情如常,没有半点痛苦的迹象。

    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似乎还看见她往前面走了两步,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

    万晨愣了一下,惊喜万分地走过来。

    “你的脚好了?怎么不早说?”

    冯双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停也不是,脸色煞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我……”

    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秦双站在一旁,对现在的局面一点也不意外。

    她来找冯双之前,特意让人去叫了万晨教练,就是想让他们看到这一幕。

    刚才说要去验指纹,还有什么冰鞋鉴定师,也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吓唬吓唬冯双罢了。

    她对滑冰本来就没有任何经验,果然上当。

    见冯双一脸被戳破后的慌张,她转过头来,语气十分真诚:“教练,我觉得我刚才滑得确实不太好,希望秦双能给我们演示一遍。她能被苏皎月教练认可,肯定是出类拔萃。”(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