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我的名字祖国记得[快穿] > 灵魂互换的运动员(12)
    此言一出,其他人纷纷点头。

    “对啊,教练,就让我们看看吧。”

    “我也想看看,什么是国家队水准。”

    ……

    几人不断催促着,冯双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慌张得直摆手。

    她昨天就是为了隐瞒自己不会滑冰的秘密,才假装受伤的,要是一上场,不是全露馅了吗?

    “不行不行,教练,还是下次吧,我现在发挥得没有以前好了……”

    万晨却道:“你就别谦虚了,我看过你上周的视频,无论是直线还是弯道都处理得很出色,快去吧,给他们打个样。”

    闻言,冯双脸色只能用铁青两个字来形容。

    “真的不行……我已经好几天没练习了。”

    “有什么不行的?你就算不练习,也比在场大多数人好,快去吧。”万晨道。

    周围催促的声音越来越多,冯双暗暗咬牙,转头朝秦双的方向瞪了一眼,目光越发凶狠。

    只能硬着头皮朝滑冰场走去。

    所有人簇拥在周围。

    本来打算离开的几个女生也干脆不走了,留下来想要好好观摩观摩。

    这可是能进入国家队的水平,就算是放眼整个a市,也找不出几个人来。

    国家队预备役要展示的消息越来越开,不少人听闻消息,都纷纷赶来观看。

    于是,等他们一群人走到滑冰场的时候,已经足足变成了二三十人。

    半个俱乐部的人都来了!

    熙熙攘攘地把滑冰场围了小半圈。

    秦双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可能平时训练太无聊,大家都赶出来凑热闹。

    看见冯双佯装镇定地站在人群中央,双腿却在发抖。

    “教练,我看还是算了吧……”她慌张地想要拒绝。

    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万晨催促道:“大家都来了,你还害羞什么?快去吧。”

    说着,递给她一双冰鞋。

    周围呼声越高,冯双没办法,只能咬牙换上鞋,小心翼翼地踩在冰面上,稍稍动了动双腿。

    挪动的距离不到十厘米。

    “这样可以了吧?”

    慌张要逃下来,却没想被万晨拦住。

    “开什么玩笑?快去滑一圈,我给你计时。”

    说着,轻轻在她后背推了一下。

    却没想到这一推。

    嘭!

    冯双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安静。

    本来热闹的滑冰场,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惊讶地看着地上的人,都愣住了。

    万晨也惊了一下,小声道:“你怎么回事?别闹,好好滑!”

    闹?

    秦双站在一旁,看到这个结果却一点也不惊讶,听见万晨的话还有点想笑。

    冯双她根本没有学过滑冰,怎么可能滑得出去?

    就算之前掩饰得再好,只要一踏上冰面,就会迅速露出狐狸尾巴。

    因为在体育竞技上,从来都是没有半点虚假的。

    冯双心里又气又恼,不断咒骂着秦双和万晨,自己根本就不会,还要怎么好好滑?

    她艰难地爬起来,挪动着冰鞋,一点一点往前走。

    这样的前进姿势,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现场一片死寂。

    从几天前,万晨就已经在俱乐部不断向人吹嘘,说自己即将教导出一个国家队选手,以后还很有可能成为国际冠军。

    都快把她吹得天上有,地下无。

    所有人都十分好奇,可没想到,对方一上冰面竟然是这样。

    足足过了将近五分钟,冯双才扶着栏杆,慢慢滑了回来。

    她现在的身体是秦双的,四年以来训练的肌肉记忆还在,滑到后面的时候终于不摔了,但就算这样,看上去也是惨不忍睹。

    冯双却对此十分满意,回到出发点,得意地抬了抬手。

    “怎么样?还不错吧?”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一眼难尽。

    惊讶冯双的滑行水平,更惊讶她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她在开玩笑吗?”一个人小声问。

    这话瞬间撕开了现场的寂静。

    “这叫还不错?你没搞错吧?”

    “不是我说,我七岁的妹妹都比她滑得好。”

    “笑死人了,就这还国家队呢。”

    “她这样的都能进,凭什么我就要被淘汰?”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议论纷纷,不满地抱怨起来。

    就连万晨也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本来还想炫耀自己的得意门生,没想到却反而连自己也丢了脸,震惊地看着她。

    “你……你怎么滑成这样?我之前看你不是这样的吗?”

    听见其他人的议论声,冯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小声解释道:“教练,其实我的脚还有点疼,才会影响了我的发挥。”

    “就算是这样,也太……”万晨欲言又止,表情复杂,最后只能道:“算了,可能是你真的太久没练习了,从明天开始,你必须给我抓紧!”

    冯双连忙点头。

    “我会努力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万晨现在却对她有些失望,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周围的人一哄而散,一边讨论刚才冯双的滑行,笑闹着离开。

    秦双正打算走,可还没走出滑冰场,就被冯双挡住。

    她的脸色难看至极,阴沉沉地看着自己,那眼神,简直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吃了。

    秦双却并不在意,只是微微扬起眉。

    “脚这么快就好全了?刚才不是说,还有旧伤的吗?”

    “秦双!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冯双突然呵斥一声。

    她气得脸颊都在颤抖,五官几近扭曲。

    自从和秦双灵魂互换之后,来到这个身体,就再也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秦双嘴角的弧度消失了,冷眼看着她。

    “原来,你还知道自己不是秦双啊?”

    “可现在住在这个身体里的人是我!”冯双怒气冲冲地拔高声音,“你就好好当你的冯双,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来跟我抢!”

    “我抢?”

    秦双只觉得荒唐。

    “冯双,有些东西不是你的,永远也不会是你的。”

    “不要叫我这个名字!”冯双却歇斯底里地打断她的话,瞪大眼睛,“我就是秦双!只有我才是秦双!这些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就连你也不行!”

    说着,眼中闪烁出狠厉的光,丢下手里的冰鞋,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秦双站在原地,紧皱着双眉。

    过了好一会,才被一阵人叫住。

    “冯双,刚才有人打电话过来,说让你回家一趟。”

    她迅速回神。

    今天来这里参加选拔,秦双没有告诉过孙雪梅和冯劭,只是在家里留了一张俱乐部的电话,用于要紧事联络。

    “谁打的?”

    对方微微摇头:“不知道,听着像是一个老人。”

    老人?

    秦双顿时疑惑。

    家里应该没这个人啊。

    一边想着,她迅速朝休息室走去,收拾好东西准备赶回家。

    刚走出俱乐部大门,突然看见冯双正站在路边。

    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脚上的绷带拆了,面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秦双正觉得这辆车有些眼熟,紧接着,见秦尚学从车上走了下来,满脸笑容地上前扶住冯双。

    一脸惊讶。

    “你的脚怎么好了?”

    冯双满脸笑容,撒娇地拉着他的手。

    “今天看了看,不疼就先拆开了。”

    闻言,秦尚学一脸担忧:“昨天不是还说疼吗?你可得小心,运动员最重要的就是身体。”

    一边说,拉着冯双准备上车。

    刚转过身,突然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女生,手里提着一双冰刀鞋,模样有些眼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看了几眼才想起上次在家门口发生的事,脸上闪过惊讶,连忙开口询问冯双:“后来那个女生来找过你麻烦吗?别害怕,要是她再去骚扰你,你就告诉教练。”

    “没有啊,后来他就没有来过了。”冯双道。

    不想让秦双和秦尚学有太多接触。

    听到这个回答,秦尚学却是一愣,惊讶地看了看不远处秦双的方向。

    “没见过面吗?她没来参加选拔?”

    “她根本不会滑冰,来参加什么选拔?”冯双道。

    “是……吗……”

    秦尚学应了一声,心里不解。

    女儿为什么要瞒着他呢?

    他忍不住抬头朝不远处看去,那个女生已经不见了,但是刚才她看过来时的眼神,却莫名的让人觉得熟悉。

    似乎,以前经常看到。

    秦尚学仔细回想着,却根本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曾和她见过面。

    还没得出结果,就被冯双催着上车离开。

    “爸,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鹅肝吗?快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好,好。”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秦尚学宠溺地调侃:“你以前天天只想着训练,连吃饭都按照运动员的规格,鹅肝这种东西可一点都不敢碰,现在怎么想通了?”

    冯双一听这话,却慌张起来,迅速移开视线。

    “就是因为以前吃得少,所以才想在正式进俱乐部训练之前,把以后不能吃的都吃了。爸,你不会不带我去了吧?”

    “怎么会?”秦尚学睁大眼睛,道:“虽然贵是贵了一点,但我女儿想吃什么,那就吃什么。”

    说完,两人上车,迅速离开。(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