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聊斋炼丹师 > 第226章 立案
    至于蛋荚花和水龟胶,则是在另一本书《通天河记》有记载。这书是一本游记,但是其中记载了很多作者的见闻。

    通天河是一条通向灵山净土的河流,据作者所说,他‘年轻’的时候游览通天河,在通天河畔修行了一百多年。

    这不得不怀疑,某位佛家大佬……

    不过这不是张巍关心的事情。蛋荚花在其中有记载,是通天河畔的一种小草,能长出鸡蛋一样的花朵,这种花能吃,但是吃完之后腹部会涨大如球,吃得越多越大。

    通天河畔长满了这种小草,每年花开的时候,正是盂兰盆节的时候,也就是七月十五,中元节之时。这一天鬼门大开,鬼物在三界游荡。自然也会来到通天河畔。

    而这蛋荚花,就是给这些鬼的食物。有理智的鬼会适量的吃,没理智的鬼会放肆的吃。吃得多的鬼会活活撑死,吃的适量的鬼会存活下来。等到鬼门关闭,他们回去的时候,这些蛋荚花就能稳固他们的魂体。

    这是佛家大慈悲大赎罪的表现……

    张巍看到这里则是不屑的摇摇头。不过他也不好评论这些。

    至于水龟胶,则是用通天河中的水龟壳熬成的胶。

    据说通天河浩荡,肉体凡胎不能渡过,寻常的船只也不能渡过。只有特殊的船才能载人渡河。

    而这种船常在河水中浸泡,底部极易被河水腐蚀。如果船底腐蚀穿孔,那么在船上的人都会被通天河吞噬。

    于是,为了补船,船夫会捕杀河中的水龟,用水龟的龟甲熬煮出胶,这种胶就是修补船底的材料!

    看完这些,张巍终于知道三种材料的作用。

    乌蛇卵是生机,是强大的代谢能力。

    蛋荚花是稳固,它有稳固魂体的能力,也有稳固身体的能力。

    最后是水龟胶,这是粘补修复剂,是修复。

    三种材料,通过水炼法,效果被最大化。自然就是疗伤神药敛息归卵丹。

    张巍记下这些,心中有了谱。于是他问身边的小霞:“这里的书能借走去看吗?”

    小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出一句话:“主人说了,这里的书只有三个人能借走,第一个是他,就是泰山府君大人。第二个是他女儿,就是碧霞元君。最后一个就是他的女婿,元君的夫君。”

    她顿了顿,用戏谑的语气问道:“请问你是哪一位?”

    张巍立刻拱拱手说:“别说了,我明白!告辞!”

    说完,他心念一动,阴神离开这里,回到了他的身体旁边。

    而此时,张巍就看见小倩长着大嘴,一口吞掉了一个大汤圆。这汤圆很大,张巍睁眼也很突兀,吓得小倩当即就噎住了!

    好半晌,张巍慢慢的抚摸她的背后,她才涨红着脸吞下大汤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平时吃东西都很淑女的,这次张巍不是出神了嘛,她就稍微放开了一些,于是就被张巍看见了她一口一个大汤圆的囧况。

    张巍憋着笑,说道:“办完事自然就回来了,这过了多久?你就饿了啊。”

    怕不是到了大半夜,小倩等他等得饿了,才吃些夜宵。

    只是小倩听见这话,努了努嘴,脸更加红了。

    “才过去一刻钟……”她细如蚊呐的声音响起。

    “才一刻钟?这么快?”张巍诧异的说。

    他的诧异是因为他感觉过了好久,难道那空间中,也有黄粱一梦的意思?

    但是小倩听见这话,却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这么快你就饿了?’

    她小脸一下涨得通红,端起碗,挣脱张巍就跑了出去!这太尴尬了!明明才吃饱饭的……

    小倩落荒而逃,张巍也不以为意,小姑娘脸皮薄而已。

    倒是这材料要怎么得到。

    乌草生长在南方,有乌草的地方就有乌蛇,有乌蛇的地方自然能找到乌蛇卵,这要问问阴山山市有没有路子,不然就去信问问清微山的师兄弟们。

    至于这蛋荚花……

    和佛门有关联的,那就是金花婆婆了。

    想了一下,这天色也不早了,还是明天去庙里问问吧。

    他想了一下,正要去找小倩休息。忽然想到,明天董金瑞他们可能要递交诉状!

    这样一来,明天就没空了。而且可能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没空。

    他想了一下,心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对自己说:“这是正事,没事的!”

    说完,他就从柜子里取出一截短短的线香,这线香有指头粗细,长不过一掌,是一支没有点燃过的线香。

    这支线香,是召唤狐女庙祝的。

    自从那天救下这狐女庙祝之后,张巍越发觉得这狐女看自己不对劲,他都不敢找她了,他怕犯错误。

    但是这件事需要有人帮他告知金花婆婆,其实等胡橘白她们放风的时候也行,但是不知怎的,他第一印象就想到了狐女庙祝。

    呵,这大概就是男人吧!

    他正在犹豫,只有他手一点,这线香就会被点燃,但是此时他心中有些纠结和犹豫。

    就在他要放下这线香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忽然响起:“你为什么不点燃它,你在犹豫什么?”

    张巍听见这声音一惊,他将手中的线香放下,然后转过头说:“你怎么来了,我并没有点燃线香。”

    这是她说的,只要点燃线香,她就会赶过来。

    “那香啊,不需要点燃,只要你拿起它,我就能感受到了。”她淡淡的笑着说。

    “你骗我!”张巍这一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被狐狸精骗,不是很正常吗?”她轻笑一下,款款走到张巍的身边,将张巍逼进了墙角。

    “如果真的要点燃才行,我这一辈子怕都是来不了了。你们男人,有贼心没有贼胆。”她瞟了一眼放在柜子里的线香,在张巍的耳边说道。

    “你拿起了线香,说明你心中还是有我的。尽管你后面犹豫了,但是我知道,最开始的念头,才是最真实的念头。”

    她此时仿佛是一个洞悉人心的哲人,将张巍一步步的压迫在墙角。

    张巍这一刻,不知道该怎么狡辩,果然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自己。

    “我找你,是有事的。”张巍说道,他可不能被这个女人带偏了。

    “什么事?”狐女庙祝深知一张一弛才是上策,一味的强逼是没用的。她接受了张巍的转移话题。

    “我知道通天河畔有一种蛋荚花和水龟胶,不知道金花婆婆有没有这方面的途径,能弄到这东西。”张巍赶紧说。

    “这东西对你很重要吗?”她淡淡的说。

    “很重要,这能救外面那条龙的命。”张巍正色说。

    “我不关心那条龙,我只关心你,对你很重要吗?”她忽然强硬的说道。

    张巍张了张嘴,最后只能点点头。

    “那好,我帮你去弄来。”她笑了笑说。

    张巍一愣,说:“你不是要问问婆婆吗?”

    她轻笑一声说:“这点小事,为何要问婆婆,不就是通天河畔嘛,我去过,我路熟。”

    她说完这话,忽然对张巍说:“对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

    张巍摇了摇头。

    “你这个坏男人,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她装作生气的说。然后前倾身体,在张巍的耳边说道:“我叫胡素素,素色的素。你可要记住了!”

    说完,她轻笑一声。化成一只白狐,一下就跳出张巍的窗子,消失在夜空中。

    等她走后,张巍才长舒了一口气。这狐狸精怎么会有如此的压迫感?还让人心怦怦乱跳的。

    接下来就是和阴山山市的接触。

    山市在天门县外开了一家荒野客栈,专门用来接引天门县的人去阴山山市。

    张巍只需要将客栈的掌柜赢萝叫来就行。没错,赢萝被调过来当这里的店主了。

    张巍对她说:“这乌草是南方的产物,喜欢生长在炎热的地界。我需要的是伴随着它生活的乌蛇的卵,你问问山市能不能找到。”

    赢萝点点头记下这些,然后说:“我这就回去问问,有了具体的产地,这东西应该不难找到的,毕竟我们流沙国的东西都能搞到。”

    在做生意这一行当上,阴山山神无疑是成功的。赢萝很快就走了,张巍只需要等消息就行。

    做完这些,他站起来看了看院子里的鱼龙。他惊奇的发现,这鱼龙现在正好奇的看着夜空中的星河。

    当然了,这星河就是两个阵法搞出的星河。

    黄豆正在他身边说点什么,看来黄豆不仅仅是战斗犬,还是心理辅导犬!

    …………………………………………………………………………

    第二天,安静的天门县再次热闹起来。闲着没事的天门县人从驿卒哪里听说了董金瑞他们的遭遇,都非常义愤填膺,都来县衙这里支持他们。

    入冬以来,还没有这么热闹过。县衙前挤满了人。董金瑞听着身边的人不断的鼓励声,只能不断点头感谢。

    他手中拿着一份诉状,这是文怀友帮他们写的。不然他们根本不懂怎么写这种东西。

    要有诉状,县衙才能接受立案,这是程序。

    他们来到县衙,还没有开口,一早就等在这里的书吏一下就靠近。

    “你们有什么事情?是不是来告状的?”

    董金瑞愣了一下,然后急忙点头:“是的,我们是来告状的,状告天门湖中的恶龙,毁我家园,还对我们行凶未遂!”

    就连行凶未遂这个词,都是今天新学的。不然在他们的印象中,行凶就行凶嘛,哪里还有未遂?既然未遂了,那行什么凶?

    这书吏点点头,然后说:“这是确认书,你签个字。”

    他飞块的取出一张纸,这张纸就是他收下诉状的回执,表示县衙已经接受这案子,但是立不立案,还要再说。

    董金瑞看了一眼旁边的文怀友,文怀友对他点点头。他才接过纸笔写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这书吏又拿出一张纸说:“这是我们的立案确定书,你也签字画押。”

    董金瑞又看了看文怀友,文怀友还是点点头。他又签下这张纸。

    “好了!这件事就定了,县老爷已经接下这案子,接下来就是要去拿人了!你可以回去等待升堂审理!”这书吏说道。

    “这就行了?”董金瑞诧异的说。

    文怀友点点头说:“是的,行了。这流程就是这样,接下来就是抓捕嫌疑犯,等待升堂。”

    平常这种事可是要等待十天半个月的,而且不和书吏打好关系,这事还要拖。但是今天这事是大老爷亲自吩咐下来的,所有流程早就准备好,就等着人来了画押。

    毕竟是封建社会,所有的事情,都是县老爷的自由心证。

    此时在县衙中,捕头李广虎正在听张巍训话。

    “这抓捕文书你带着去,见到就给我抓起来。”张巍拿出用了大印和他私印的抓捕文书。

    李广虎挠挠头,平常他们抓人哪里用什么文书,他们自己就是文书。不过毕竟这次事情不一样,他还是收起这文书。然后问道:“大人,那恶龙住在湖里,我们也下不去啊。”

    张巍说:“你们不用下去,在湖上宣读文书,然后将这文书丢进湖水中,就算齐活。”

    “这能抓到那龙吗?”李广虎还是觉得有些儿戏。

    张巍意味深长的说:“抓不到才好,抓不到就是拘捕,这就罪加一等,然后就不是你们去抓了,自然有神仙出手。”

    李广虎一听,心中立刻明了。他就是去走程序的呗,他马上说:“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张巍点点头说:“去娘娘庙借狐车,速去速回,我已经和她们说好了。”

    这李广虎一听,居然还有幸能坐狐车去,这简直是头一遭的事情啊。这就像是片警坐着专机去执法一样,老有面子了!

    他马上笑嘻嘻的收起文书,对张巍行个礼,带着手下就跑了。

    等到李广虎走了,张巍站起来走了几步,说:“天上的两个湖神候选人,也应该做点什么吧,这可是他们的位置。”

    他已经决定,谁在这件事上表现好,他就支持谁当天门湖湖神。

    而天上的两个神仙,心中也知道这件事。他们两个早就各自行动,很早就等在天门湖旁边。

    喜欢聊斋炼丹师请大家收藏:聊斋炼丹师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