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555章 果然似李!
    在京城的东侧,有一片气势磅礴的朱红色府邸,气派非凡,其形制仅次于宫中,此处便是大名鼎鼎的十王府。

    永乐朝时,各处藩王朝觐之事接连不绝,于是,太宗皇帝为了安置前来京中朝觐的藩王,便建造了十王府,同时也做待封的成年皇子的居处。

    应该说,像是朱祁钰这种,已经封王的皇子却没有就藩,反而在京中被赐予了府邸的,反而是异数。

    这也是京中多认为天家兄弟情深的缘故之一。

    前番藩王入京,朝廷重开了宗人府,授岷王为大宗正,襄王为左宗正。

    因此,他二人自然是要留在京中的。

    但是京中符合亲王身份的府邸,只有郕王府这一座,自然是归了岷王爷。

    至于襄王,仍旧只能暂居在十王府中,这么一居就是一年。

    原本,十王府中,还有不少被召入京到宗学进学的宗室子弟居住。

    但是后来也渐渐少了。

    至于原因,当然还是因为这位襄王爷!

    天子重视宗学,所以朝廷自然也不敢怠慢,刚刚开年的时候,礼部就呈上了开办宗学的章程。

    总体来说,由礼部负责筹办,主持,翰林院负责讲授,宗人府负责惩戒,监督,最后的考核则由三方共同核定。

    分工就这么确定下来了,但是却出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宗人府已经多年不备府,不设官,仅有一个名头而已,如今为了宗学,要重新开起来,属吏倒是好说,直接从礼部借调便是。

    但是,没有可供办公的衙门!

    岷王爷和襄王爷两位尊贵的亲王,也不可能纡尊降贵的去礼部办公,但是要说再备置一个衙门,似乎又不值得。

    何况,岷王爷这大半年来,一直缠绵病榻,基本上都不怎么管事,到时候真的弄一个偌大的衙门出来,结果大猫小猫三两只冷冷清清的,岂不尴尬。

    所以,到了最后,礼部的胡濙老大人,亲自去跟襄王爷商量。

    反正宗人府现在主要负责的是宗学的惩戒事务,所以,干脆在宗学之内,给辟出来了一个小衙门,用来办公。

    对于这个提议,朱瞻墡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就苦了那帮宗学的子弟。

    每日里到了宗学,见到的是这位黑着脸的左宗正,回了十王府,还是逃脱不了他老人家的注视。

    痛定思痛之下,但凡有点财力的宗室子弟,都纷纷上本,请求自己购置府邸,用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

    想要离宗学近一点,方便进学。

    那段时间,宗学附近的地价,陡然之间翻了两三倍,但是对于这些少爷们来说,却依旧趋之若鹜。

    于是,偌大的十王府,人也渐渐少了下来。

    除了襄王和他的世子之外,就只剩下一些买不起外头府邸的低阶宗室,还在每日如履薄冰了。

    虽然说重新设了宗人府,但是,也仅限于管理宗务。

    宗室不能干政的规矩还在,襄王自然也不必上什么朝会,只逢年过节的时候进宫朝贺便是。

    因此,这位襄王爷的作息十分规律,每日辰时起身,用过早膳之后,研习半个时辰乐理,然后前往宗学巡视一圈,解决一下那帮纨绔子弟之间的争斗,顺便抽查课业,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早早的便回到十王府呆着。

    但是今天,他却打破了自己许久以来的习惯。

    卯时,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朱瞻墡便起身,来到书房坐下,将自己早已经写好的奏疏,再仔仔细细的看了数遍,然后又觉得不妥,在上头再三修改了措辞,折腾了半个时辰,方才满意下来。

    亲自将奏疏再誊抄一遍,他方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眼睛,罕见的露出一丝疲累之色。

    书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面色忠厚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道。

    “给父王请安。”

    朱瞻墡脸上露出一丝慈爱,摆了摆手,让年轻人起身,道。

    “你怎么来了,马上该去宗学了,早膳可用了?”

    这个年轻人,是朱瞻墡的嫡长子,名为朱祁镛,自然,也是正式被朝廷册封过的襄王世子。

    应当说,从能力和才学来书,他这个儿子,其实都不出色,但是,唯独有一点很好,就是孝顺。

    朱瞻墡本身,是极看重嫡庶之别的,所以,他对于这个儿子,也十分的偏爱,像是其他的儿子,在他面前,是很难讨到这样关心的话的。

    朱祁镛显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起身来到朱瞻墡的身边,道。

    “谢父王关心,孩儿一会带些吃的,去宗学用便是,平日里,宗学开课的时辰早,孩儿不敢打扰父王,鲜少能够晨昏定省。”

    “今日终于有机会,自然要赶来为父王请安。”

    朱瞻墡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但仍是道。

    “好了,你的孝心,为父是知道,安也请过了,快些进学去吧,一会为父吩咐厨房,再给你做些点心送过去。”

    朱祁镛起身,再度屈膝行礼,恭敬一拜,正要退去,但似是不经意间,瞥见了书桌上的奏疏。

    踌躇片刻,朱祁镛试探着问道:“父王,这本奏疏,是给陛下的请安疏?”

    虽说如今身在京师,但是,毕竟宗室不能干预政务,因此,这种奏疏要递上去,要说的除了宗务,也就是日常的问安了。

    朱瞻墡皱了皱眉,没想到平时不善言辞的儿子会突然问起这个,不过,他倒也没有多想,便道。

    “不是,为父另有事情要上奏朝廷,此事与你无关,你莫操心,进学去吧。”

    朱祁镛望了书桌上的奏疏一眼,有心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终归是平时父亲的积威起了作用,踌躇片刻,他还是没有再说,只恭敬的行了礼,退了出去。

    小小的插曲,朱瞻墡并未在意,待朱祁镛离开后,他便唤了王府的长史过来,让他将奏疏送去。

    然后,他又将管家喊来,命他准备些点心,给世子送到宗学去。

    安排完了这些事情,他方慢腾腾的出去用了早膳,歇息了片刻。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但是天气已然很冷,不过,不知为何,朱瞻墡今日总感觉心中有些躁意,始终难以平静。

    想了想,他决定先不去宗学,而是回到临湖小筑,打开自己刚得到的琴谱,准备研究一下里头早已经失载的名曲。

    天色慢慢亮了起来,终于不再是雾蒙蒙的,而是晴朗朗的。

    虽说天气寒冷,但是眼前的湖面也并未结成冰,反而在四周积雪的映衬下,别有一番趣味。

    朱瞻墡坐在临湖小筑当中,四周是数个温暖的炉子,手里摆弄着刚刚得到的古琴和琴谱,心中的躁意总算是稍稍纾解了几分。

    然而,还未过半柱香的工夫,老管家急匆匆的走到亭子外头,隔着好几步远,跪了下来,道。

    “王爷,出事了,刘长史在宫外,被人给抓了!”

    “铮”的一声,朱瞻墡手里的古琴发出一道刺耳的鸣叫,惊的周围觅食的鸟儿扑闪着翅膀纷乱的飞了起来。

    “放肆!”

    朱瞻墡放下手里的琴谱,脸上涌起一阵怒意,冷声问道。

    “谁敢如此大胆?东厂?还是锦衣卫?”

    “真是反了他们了,本王的长史也敢拦下,当真是不将宗室亲王放在眼中不成?”

    大明的宗室,虽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权力,但是地位却很高。

    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东厂还是锦衣卫,都不过是奴婢和家臣而已,被下位者如此冒犯,朱瞻墡自然恼火。

    他自己是清楚,这本奏疏里写的是什么的,所以,在他看来,如果有人会拦下这道奏疏,自然便是都天子手下的东厂或是锦衣卫。

    然而,眼见着自家王爷如此动怒,那老管家低着头,却期期艾艾的道。

    “王爷,都不是,是……是宗人府的张经历!”

    “张林?”

    朱瞻墡的脸色略略好看了几分,但是眉头还是紧皱着,不悦道。

    “他拦刘长史做什么?叫他过来见本王!”

    宗人府的结构极其简单,大宗正下设左,右宗正,再下是左,右宗人,皆由皇室宗亲来担任,负责管理宗务。

    其下设经历司,有正五品经历一人,属吏二人,辅助处理案牍事务。

    这个张林,就是从礼部借调来宗人府的经历,他的本官是礼部员外郎,这段时间辅助朱瞻墡处理宗学的事务,还算勤勉。

    朱瞻墡对他印象本还是不错的,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敢拦自己的人,不得不说,这个时候,朱瞻墡还是很恼火的,口气也不怎么好。

    然而,更让他意外的是,吩咐下去之后,老管家依旧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继续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

    “王爷容禀,当时刘长史便说了,有何事让张经历亲自来见您,结果,张经历说……说……”

    “说什么?”

    朱瞻墡心头的烦躁之意越来越厉害,不耐烦的问道。

    老管家大着胆子,这才开口道。

    “他说,您私自向朝廷呈递奏本,乃是违制之举,还说,他已将奏本和刘长史都带到了训导厅,让您亲自过去领人。”

    “放肆!”

    朱瞻墡霍然起身,声色俱厉,先前对张林的那一点点好印象,顿时荡然无存。

    “区区一个五品小官,竟然让本王去见他?好大的架子!”

    老管家头都不敢抬,停了片刻,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道。

    “那,王爷,您的奏疏,还有刘长史……”

    朱瞻墡沉着脸色,想了想,最终,还是冷哼一声,吩咐道。

    “去宗学!”

    作为在正旦诏书当中宣布的政策,宗学的设立,明显是天子登基后的一大举措,所以,礼部自然是尽心尽力的。

    在真正敲定下来之后,立刻就联合工部,户部,将国子监扩建,建设出一座足以容纳数百名宗学子弟同时进学的书院。

    在这座书院的南面,有一个三进的院子,上头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宗人府’三个字。

    走进院子,第二进的门楣上,挂着一个稍小的牌子,写着‘训导厅’几个字。

    这就是现如今宗人府的临时衙门,同时,也是负责惩处在宗学中犯错的宗室子弟的训导厅。

    朱瞻墡在宗学前下了轿,大步来到训导厅的外头,却发现今日的气氛和往日有些不同。

    往日里,他进来的时候,一路上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的,但是今天,虽然依旧恭敬,但是总觉得他们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

    进了院子,情势更加的古怪。

    要知道,他作为天子的亲叔叔,先皇钦封的襄王,在宗学当中,地位是仅次于老岷王的。

    他到了此处,训导厅中的一应人等,都应该是出来迎接的。

    但是,今天却没有。

    带着疑惑,朱瞻墡走进了厅中,第一眼瞧见的,便是跪在厅中的刘长史,此刻,刘长史明显已经受了处罚,衣袍上血迹斑斑,脸色苍白无比。

    在他的面前,侧着身子面无表情实力在旁的,则是朱瞻墡原本以为的‘罪魁祸首’张林。

    不过,只扫了一眼,他就打消了这种想法。

    因为,此刻的厅中,出现了一个他没想过会出现在此处的人。

    “侄孙朱瞻墡,给岷王叔祖请安。”

    不错,如今正端坐在上首,眼眸微阖的蟒袍老者,正是缠绵病榻许久,从来不曾插手过宗学事务,但确确实实,是宗人府的大宗正的,也是如今朱氏一族辈分最长的,岷王朱楩!

    朱瞻墡是个重礼的,所以在看到老岷王的第一时间,就深深鞠躬,拱手为礼。

    然而,朱楩却并不给他面子。

    听到声音,原本在闭目养神的朱楩睁开了眼睛,苍老的声音响起,只说了两个字。

    “跪下!”

    朱瞻墡抬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却没有违逆。

    毕竟,眼前之人是他的长辈,而且,是他叔祖辈的人物。

    只不过,迅速的瞥了一眼惨兮兮的刘长史,朱瞻墡的心中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在朱瞻墡乖乖的跪倒之后,老岷王终于有了动作。

    他老人家双手按着椅子的扶手,缓缓站了起来。

    可以看得出来,老岷王的身体的确已经是风中残烛。

    不过是如此简单的动作,但是,他老人家做起来却显得有些艰难,甚至在站起来之后,便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站在朱楩身后的朱音埑,望着这副场景,脸色不由有些担忧,轻声唤道。

    “爷爷……”

    然而,他也只是叫了一句,那副样子,明显很想上去搀扶老岷王,但是到了最后,还是硬生生止住了脚步,站在原地未动。

    朱楩罕见的没有理会这个孙子,他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一双浑浊的老眼,落在朱瞻墡的身上,然后,对着旁边伸出颤巍巍的双手,肃然道。

    “请家法!”

    喜欢皇兄何故造反?请大家收藏:皇兄何故造反?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