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皓玉真仙 > 第486章 被迫显圣(6.5k为2000月票加更!)
    稍等十分钟,么!

    一条巨大的白色蛇骨斜挂在悬崖边,闪烁着幽寒恐怖的惨白光芒。

    边缘处的一片礁石上,一男一女正并肩站立着。

    女的一身白衣,容貌娇艳,即便一言不发,一下未动都让人感到气质不凡。

    男的却是笼罩在一层缓缓旋转的血雾之内,看不清容貌。

    “邪尊,万杀陨落了。”

    待一片大浪拍过,娇艳女子终于忍不住的轻声说道。

    她的嗓音极其沙哑,和亮丽的外表尤为不符。

    “万杀不尊人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血雾微微波动了一下,接着,传出一道不带感情的冰冷之音。

    “可万杀一死,眼下窦瀚海又与我们貌合神离,妾身怕正道趁虚而入。”

    娇艳女子的话里隐隐藏着一丝忧色。

    “正邪何必分的那么清,共存是因为互相需要。”

    血雾中的人回复的十分平静,稍一停顿,又道:“本座在的一天,他们就不敢乱来。”

    “邪尊独抗内海四宗,神通盖世。”

    娇艳女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接着话锋一变的道:“但万杀白死的话,我双城邪修的威名恐将一落千丈。”

    “万杀究竟死在妖皇还是人族的手里,暂无法确定。不过,无相阵宗的前辈不是下令禁止金丹厮杀吗?你把万杀陨落的消息传出去,让他们去查。”

    血雾人影轻轻一笑,吩咐道:“狂枭岛你先接手,炎儿结丹后直接交给他即可。”

    “是,邪尊。”

    娇艳女子没有犹豫,恭敬的应道。

    “你待着不走,是不是想问本座打算何时结婴?”

    突然,血雾中伸出了一道由鲜血汇聚的大手,在女子身上不断游走。

    “妾身不敢。”

    娇艳女子心头一凛,闭上了颤抖的双眼。

    “你们考虑的太简单了,以为元婴初期就可以定鼎当下的局势?”

    血雾嗤声一笑,眼眸望向海域尽头,悠悠的道:“本座还在等一名道友的好消息,他结婴了,我才能结。”

    话音一落,血雾的形态便急剧一变,化作一片血雨融入了那条巨大的白色蛇骨里。

    “妾身告退。”

    娇艳女子暗暗松了口气,跟着遁光往西部天际飞去。

    ……

    十数天后,陈平在一方名为“渡鲸海”的海域上空极速飞驰。

    渡鲸海,远离双城的偏僻海域。

    距离天兽岛也足足隔了七万多里。

    此处的灵气相对匮乏,历来不受高阶修士的青睐。

    所以,整片海域中,最强的势力只是一个普通的元丹家族。

    继续飞行了小半日,见到一座荒芜的小岛后,陈平缓缓降落了下来。

    此岛长约八十里,岛上火山群遍布,喷发的火浪层层叠叠,几乎掩盖了一切的事物。

    这里的火灵气较其他地方密集了数成。

    当然,由普通火山衍生的火灵气,对突破瓶颈而言,只有一丝一缕的帮助罢了。

    不过,能在海域辽阔的汪洋内,寻到一处小宝地,也令陈平心满意足了。

    神识一扫,全岛的情况顿时了然于胸。

    此时,火山岛上倒还有一批人族生灵。

    一名筑基初期的中年女修,正带领几名练气修士穿梭于火山之间,斩杀着一种火蛾妖。

    那群人的袖口上均刻着“吕”字,一看便知是同一个家族之人。

    随意扫了一眼后,陈平没有理会,悄无声息的降临岛东之巅。

    这里是岩浆喷袭最为狂暴的区域,一般筑基修士深入都吃力万分。

    划地二十里布下两座三级阵法,陈平又潜入火山腹心,开辟了一间宽敞的密室。

    放出所剩无几的三阶傀儡守护在侧,陈平寻思一会,又把翅恶王召到外界,命其藏匿于周遭。

    但凡有靠近者,不论人族、妖族一概杀无赦。

    准备充足后,陈平盘腿坐在苦桐天莲上,额头点着渡业鬼木。

    不出意外,这座不起眼的火山小岛就是他选定的结丹之地。

    通常来说,有家族、宗门依靠的修士,在渡劫时一般会返回势力,求一个安稳。

    可陈平从未有过类似的打算。

    盯着他机缘的金丹修士不少,陈家又太弱小。

    若暴露了行踪引得金丹杀来,陈向文等人还不够一合之敌。

    远不如偷偷摸摸地结丹。

    何况法力关、神识关、心魔关虽然恐怖,但不会产生浩瀚的外显异象。

    等最终的六重雷劫降临,就无关紧要了。

    普通法修兴许害怕在雷劫下身受重伤,被寻觅到此的修士捡了便宜。

    但陈平已修成金丹肉身,区区六重雷劫,最多只能给他带来微乎其微的伤势。

    届时,若真有心怀不轨的修士,刚好方便他一锅端了。

    ……

    目光一凝后,陈平从怀里摸出两个储物戒,一大一小。

    皆是澹台堰的宝物。

    体型稍大一圈的橙黄之物,是顶级储物戒,空间较高级储物戒宽阔了数倍。

    顶级储物戒的价格虽非遥不可及,可十分稀少,一般是金丹真人的标志。

    陈平前后斩获无数,还是第一次得到品质顶级的储物戒。

    满怀期待的将两枚戒子往半空一抛,一团灵火喷出,开始化解印记。

    几日一过,只听“啪”“啪”两声连响,陈平缓缓睁开了双眼。

    同时,他嘴里还在小声的嘀咕什么。

    仔细一听,却是反复念叨着“三转离陨丹”、“星象精露”、“澹台道友莫让我失望”等短词。

    然而,在神识进入储物戒中一扫后,陈平脸上始终没有再露出惊喜的表情。

    结丹前夕,他还想着解开澹台堰的储物戒,只有一个原因。

    如果能发现一件破阶秘宝,也不枉他浪费时间了。

    可惜,事实是残酷的。

    澹台堰手里并没有剩余的破阶之物。

    陈平索然无味的把储物戒收了起来,暂时懒得清点了。

    盘腿内视,他的心神沉入了丹田。

    在丹田外围,漂浮着一张水蓝色泽的薄膜。

    约巴掌大小,其上灵光点点,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玄异。

    此乃沈绾绾体内度来的玄阴之气。

    只要将其炼化,就可凭空多出数载的功力。

    ……

    “比我预估的快一些。”

    十个月后,陈平收功结束。

    惑心体的玄阴已被他融入了体内,化作了一丝丝精纯的法力。

    一颗拇指大小的丹丸,从他心脏部位,蔓延出一丝丝细密的散絮,如同一条条细线,延伸至体内各处。

    这些细线中蕴含的气息精纯无比,和陈平本身的火灵力格格不入。

    天然的分成了两派,互不相容的同时,又和平共处。

    而灵体玄阴之所以能提供半成的概率,就是因为此处的玄妙。

    冲破阻碍时,这些细线能给他提供巨大的助力。

    当然,惑心体是顶级灵体,换做宫灵珊那种普通灵体的元阴,就没有这般大的用处了。

    闭目养神片刻,陈平一挥袖,马不停蹄地开始吞噬拍卖会中拿下的两枚火元之力。

    ……

    元丹境的法力积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按理而言,在不破入下一个大境界之前,法力量上会存在着一个顶峰。

    但说起来容易,但哪怕是修炼天品功法的天灵根修士,也不可能于短短几十载内把法力推进巅峰之境。

    更别提陈平这样用庞大资源堆积的修士。

    仅论法力量这一方面,他离顶峰还差之甚远。

    或许再修炼百余年,才能勉强达到那一境界。

    陈平显然不准备继续磨下去了。

    既然量不够,就以质补充。

    连续八枚的火元之灵,令他一身法力的精纯度达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地步。

    这等底蕴,元婴真传都不一定具备。

    因为五行之灵太过于少见、珍贵。

    而且下至练气、上至元婴,皆是此物的受益范围。

    普通修士想从虎口抢夺,委实太难。

    像他的道侣沈绾绾,身份修为不算低了,迄今为止也才收集了一枚水元之灵而已。

    哪怕是殷仙仪,亦不过炼化了五枚木元之灵。

    金珠空间的神奇,让跟脚薄弱的陈平有了常人无与伦比的优势。

    再者,服用星象精露也是增加法力质量的途径之一。

    事关金丹,陈平可不会省着不用。

    接下来的两月,他全身心的投入修炼,将自身的法力进一步压缩凝结。

    由于前世的经验,突破前的准备事项,基本是轻车熟路了。

    ……

    这夜。

    狂风大作,阵阵哔哔雨水倾倒而下,雷霆霹雳划过长空,把小岛瞬间照亮。

    天明,观了一夜雨景的陈平默默回到了密室。

    心中已无魔,金丹得证时!

    周边的区域,空空如也。

    仅仅漂浮着四种宝物。

    一百二十枚上品火灵石,星象精露,涤尘护心丹以及一盏时间沙漏。

    一股巨力盘出,瞬间碾碎了所有的火灵石。

    浩瀚的火属性灵气呼啸一卷,充斥在小小的密室里,几乎凝成了实质!

    “来了。”

    陈平轻轻一笑,顺势叩响了法力关的瓶颈。

    神识遍布周身,掌控着身体每一条经脉的变化。

    跟着,他当即调动全身法力,从体内的灵穴中,往丹田汇聚而去。

    元丹修士炼成的法力已然是和岩浆般的液态。

    法力关最重要的目的,是将液态法力进一步压缩凝炼,使其产生神韵。

    这神韵听起来难以理解,其实同丹药的丹纹一样,从普通跨入优质。

    而陈平与金丹修士的较量中,法术神通经常会被一拍即散,其中一方面的原因,便是少了一丝神韵。

    “轰”

    “轰”

    短短几息,体内就变成了一处战场。

    磅礴无匹的法力,如河流入海一般倒灌丹田。

    无处不在的火灵力绽放出骄阳色的光泽,不断地融汇于丹田急速旋转。

    渐渐聚集为一滴滴纯红色的小珠。

    这些灵力看似庞大,却远远不够。

    陈平没有迟疑,手掌一按,密室里的火灵气吸入经脉。

    在九变焰灵诀的疯狂运转下,统统化为了精纯的法力。

    接着,他二话不说的服用了星象精露。

    药力发挥的很快。

    下一息,陈平就感到五脏六腑开始有一团灵火在越烧越旺,但神魂却又冰凉无比,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冷热感受。

    这就是星象精露的奇效。

    不仅能化为强大的法力,还可使修士意识清明,不至于迷失在复杂的突破过程之中。

    暖流四散后,陈平浑身生出了异常舒泰的感觉。

    此时,丹田附近的红色小珠已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数量足足是原先的三倍。

    “去!”

    陈平意念一转,那早已就绪完毕的法力结晶便如千军万马,呼啸着的朝丹田汇腾而去。

    骤然间,闪亮的红光在他丹田之中腾起,映照一方。

    “嘭”

    “嘭”

    连绵不绝的爆音卷出,一颗晶莹剔透,散发浩瀚气息的亮红色丹丸开始高速颤动了起来。

    火灵力之海如同乳燕归巢般,汹涌的冲入了那高悬于丹田正中间的,滴溜溜旋转的丹丸之内。

    转瞬间,褐丹的体型迅速扩大,贪婪汲取着飞蛾扑火过来的灵力。

    一时间,丹田之地璀璨无比,到处闪烁着满天星辰现世的极光。

    “还不够。”

    眼见火结晶缓缓注入了大半,陈平眼睛一缩,立马调动了玄阴之力往丹田冲去。

    这一下,凡是被玄阴沾染的火晶,更加凝实起来。

    “轰!”

    待最后一枚火晶冲进褐丹之中后,此物顿时引发了惊人的蜕变。

    一丝丝纯金色的气流裹了上来,环绕在褐丹的半寸之间。

    即便只是胡乱的飘荡,都充满了灵动。

    这就是金丹之气!

    不过,陈平的褐丹表体,还未渡成金色。

    只有结束六重雷劫的洗礼,获得规则反馈后,褐丹才能完全转化。

    金丹之气的出现,即代表着破了法力关。

    到此为止,陈平脸上浮起了一丝轻松之色。

    比他预计的容易不少。

    当然,这也归功于他的基础扎实,并多番筹备。

    “滋滋”

    经过金丹之气的滋润,陈平的法力越发强大,原先封堵的灵穴也全部打开,灌入了纯粹的灵力。

    此时此刻,他身上打通的大小灵穴共计五千多处,明暗不定。

    而且,这些和岩浆似的法力尽皆生机勃勃,仿佛具备了一丝灵性,活跃沸腾。

    “嗡!”

    来不及感受强大的力量,陈平识海里突然一颤。

    飓风骤起,魂力似乎遭到了强烈的挑衅,张牙舞爪的四处乱冲。

    神识关接踵而至!

    陈平面无表情,迎接着第二关的劫难。

    修炼了太一衍神法的他,根本毫不在意。

    ……

    不知不觉过去了数日。

    陈平识海巨浪翻滚,猛的向外扩张,那无形的堤坝再也不能困住它,滔天的巨浪奔涌,扩大了一倍有余。

    他那本就堪比金丹真人的神魂,瞬息间更是凝练成一道隐隐的纯净无瑕身影,似有若无的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一具五尺高的透明小人置身在魂力之海中,背手而立。

    外界,陈平举臂一挥,那神魂小人也立刻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人魂合一!

    神识关破!

    与此同时,他袖袍一舞,那粒价值不菲的护心丹便入了口中。

    此丹的药效非常奇怪,没有味道,一进腹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反观陈平的瞳孔里却愈发的清明。

    应该是护心丹的效果加持。

    “宇儿,你竟然凝结金丹了?”

    “大祸啊!”

    “都怪我等大意,没能彻底灭杀你!”

    一团五色光霞凭空射入,三道人影缓缓走出。

    这三人两老一少,双目荧光流转,面庞上都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杀机。

    “原来是千法宗的三位道友。”

    低声一笑,陈平摇头叹道。

    “我们在天演大陆等着,你有胆就来报仇!”

    三人似乎被陈平古井无波的表现触怒,齐齐嘶吼道。

    “报仇?”

    陈平神情讥讽的站起来,挥挥衣袖朝重天鞠了一躬,朗声道:

    “三位道友尽管放心,相聚之日就是尔等授首之时。”

    接着,他凝视着三人,淡淡的道:“仇必报,可结已消。”

    “轰!”

    短短七字,仿佛给三位金丹境的大能带去了重创,凄惨痛叫,眨眼间,就纷纷化为黑烟消散。

    “是师姐吗?”

    三人消失后,陈平没有坐下,望向一处角落,眼里划过一丝神采。

    那边,一道光幕洒落,汇聚成了一幅惟妙惟肖的画像!

    整张画上,只有一名身着蓝色宫装,花容月貌的妙龄女子。

    “师弟,我好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你。”

    女子双肩一颤轻轻抽泣,一时间梨花带雨,令人神伤。

    “前世渡心魔关时,师姐也出现了,看来你在我心里确实有一丝一毫的位置。”

    陈平自言自语的说着,露齿一笑道:“以师姐的资质,或许无法晋级元丹。”

    “即便当初我们在一起,此时的你也已陨落。”

    “得到,得不到,都只是一个过程,何必执着?”

    “师弟,你心太冰太冷,我死不瞑目!”

    女子的眼神随之变幻,面现悲色的化为了无尽的幽怨,伤心之极的注视着陈平。

    仿佛眼前的男子在一瞬间变成了让人唾弃的负心汉。

    “日后屠千法宗,师弟会为师姐的那一脉留下一丝火种,你安心的去吧。”

    陈平口吐几字,冷冰冰的道。

    “罢了,罢了,往事已休,祝师弟登顶仙道。”

    闻言,妙龄女子微微一怔,收敛了哀怨,欠身鞠福。

    下一刻,她脸庞滑下两行清泪,画像无风自燃的烧毁散去。

    霞光一闪,一名脸如白玉,黛眉入鬓的紫裙女子在灰烬里徐徐走出。

    “嗯?”

    陈平眉头一皱,似乎有点意外。

    此女居然是他的正牌道侣薛芸。

    “平郎,你何时才能回归家族?”

    薛芸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扑入情郎怀里述说道:“近年,芸儿在家族受尽了欺负,文叔、陈兴朝夫妇、还有新成的几个元丹分支,都在有意无意的打压我!”

    “专心修炼,放下权势,没有了利益冲突,你会过的更加自在。”

    抚摸着道侣的秀发,陈平淡淡的道。

    “不争不抢怎得资源?”

    薛芸脸色一变,凄苦的哀求道:“芸儿虽然只是下品灵根,但也想突破元丹啊!百年之后,我若化为白骨,如何再与平郎长相厮守?”

    “我已托人送去了清虚化漏丹,你既勇于开始,我怎会不给机会。”

    陈平静静的听着,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表情。

    “谢谢平郎。”

    薛芸立刻眉开眼笑,转眼又抱着男人,委屈的道:“芸儿以后还要三转离陨丹,芸儿想与平郎一直相守。”

    “若能相守,自是好事。”

    陈平边说着,缓缓低头在女子唇边一吻。

    “夫君!”

    薛芸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但,你我之间已经不负不欠。”

    刹那,陈平两指作剑,朝怀里的佳人戳去。

    一如多年之前,刚刚夺灵时要杀女子的模样,只是这次,那一剑没有停留,笔直的刺下。

    “嘭!”

    还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薛芸,便如泡沫般碎开。

    “平郎,绾绾的元阴是否帮上忙了?”

    绝代佳人款款走来,一身透明的轻纱宫装,双目似火,一举一动散发的魅惑,令人难以抵挡。

    “五十载内,必将星象精露双手奉上。”

    陈平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眼神所到之处冰凉无比,没有丝毫的心动。

    “平郎记着便好。”

    沈绾绾咬唇点头,窈窕的身影越来越淡,直至不见。

    不知不觉,天色幽黑。

    原主、笛尧仙、玄虻、乃至众多死于他手里的修士一个接一个现身。

    陈平坚守道心,舌灿莲花,有条不紊的全部解决。

    “奇怪,护心丹好像没什么作用。”

    暗暗的思量着,陈平颇为的无奈。

    或许这已是被药力削弱过的心魔攻击?

    “陈道友,你之心魔,怕是不弱于我分毫。”

    忽然,密室里传起了连连不断的笑声。

    一名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踏风走进,步履轻快。

    此人长须捶胸,黑发一丝不苟的簪起,显得儒雅谦虚之极。

    正是御兽宗已故的金丹种子,慕渊!

    “慕道友,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即便清楚面前的只是一道内魔幻象,但陈平仍忍不住的问道。

    “生与死,道与不道。”

    慕渊冲陈平微微一笑,一颗金丹从体内冲射而出,竟又立刻碎开,变成了一个和他长相一致的婴儿。

    接着,只见婴儿老气横秋的捏了几个法诀,五颜六色的光华顿时绽放。

    三寸、五寸、十寸!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为了和慕渊本体一样的高矮。

    而且,还未结束。

    婴儿仰面张开胳膊一挥,不可名状的力量纷纷出现。

    化山、化湖、化天、化地!

    当陈平瞪大眼睛看的如痴如醉时,一切的景象,包括慕渊在内全部诡异的消失不见。

    “轰隆隆”

    天空中陡然崩裂开一个黑洞,一团团紫色电弧开始凝聚,六重雷劫终于降临而下。

    陈平虽然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但这关键时刻也不敢分心。

    肉身冲出火山,站在了雷云之下!

    ……

    半日后,在金丹肉身的防御下,雷劫灰溜溜的散去。

    转着手里的金丹,陈平欣喜若狂。

    用了一年时间巩固境界,然后破空飞离了荒岛。

    接下去,他并未重回天兽岛、浮幽城又或是家族。

    不知飞遁了多久,他来到了元燕海域的边缘。

    穿过黑沙流海,去更富饶繁华的修炼界,谋求元婴境!

    陈平完全忘却了往事,心里唯一的信念,就是修道成仙。

    在这意念的推动下,他一头扎进了黑沙流海。

    ……

    三百年后,梵沧海域多了一尊新晋元婴。

    他的出身之低,让人意料不到。

    竟然只是某个穷乡僻壤的小族修士。

    喜欢皓玉真仙请大家收藏:皓玉真仙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