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允直到回家把这件事告诉季枫的时候还在懵:“小枫,你和店长说什么了?他非要请你吃饭,说是要亲自感谢你一番。”

    季枫像是早就知晓,笑着婉拒了:“无功不受禄,我其实也没做什么,是店长的孝心帮了伯父也帮了他自己。”

    他不过是提供一个机会,若是到了医院店长舍不得体检的钱,那事情依然跟命数一样。

    可店长因为孝心即使刚体检没几个月又重新检查了一次,那这就是他自己的机缘。

    刘允听得云里雾里,给店长发了消息后先去补眠了,等半下午睡醒拿出手机一看,店长几个小时前发来消息,说改天亲自去道谢。

    刘允打着哈欠出门,就看到季枫穿戴整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掌心下有一只软乎乎的小奶喵,季枫正乐此不疲把小奶喵推拒的小爪子一次次握住,挪开,再继续朝着小奶喵的小脑袋进攻。

    听到动静抬起头,朝刘允笑笑:“我请你吃饭,去换衣服?”

    刘允眼睛一亮:“小枫你发财了?”

    季枫意味不明笑笑:“找到一个兼职。”

    刘允一听也不客气了,很快去换了衣服,跟着季枫出了门。

    季枫在前带路,直到一个小时后两人站在市中心的摩天大楼下,刘允难以置信仰着头瞧着耸入天际的高楼,这是c市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物,自然里面也有很多餐厅,可无论是哪一家一顿最低都要五位数,这、这这……

    “小枫啊,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刘允吞了吞口水,没敢直白的说,怕伤了小枫的自尊心。

    季枫摇摇头,坦然带着刘允进去,上了电梯,等刘允看到季枫摁了最高层,默默庆幸自己手里头还有十几万,大不了,等下他付账好了。

    季枫去的是最高一层的旋转餐厅,里面一共有六家,每一家都装饰的高档大气,很有氛围。

    因为还不到饭点,所以来吃的人并不多,六家餐厅,三家中餐三家西餐,这会儿都还在打烊准备中。

    季枫带着心神不宁的刘允一家家走过去,最后停在末端的一家西餐厅。

    刘允抬起头一看名字,饶是没来过,可这间西餐厅的名字也是听过的,老板姓翟,在c市开了好几家餐厅,目前旋转大楼这一家,是最上档次也最赚钱的,只是,这是两个月前。

    两个月前,这西餐厅是这六家生意最火爆的,只是后来也不知为何,有人来这家餐厅吃过东西之后,就会生病,都是一些伤风感冒或者头疼不适,检查也跟餐厅的食物没关系,可一个两个如此,多了,都在传言这餐厅邪门,后来有流言说是不是这家餐厅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甚至连刘允常逛的论坛都有提及这件事,刘允自然也有印象。

    这不,才两个月,这家餐厅门庭冷清,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刘允奇怪,指了指装潢奢华的玻璃门:“小枫,你确定……要来这家?”万一吃不对付了可怎么办?

    说话间,季枫已经推开门,朝他笑笑没说话。

    听到一串风铃声,面色略带疲倦的翟老板亲自走了出来,因为最近效益不好,这几天他干脆让餐厅里的一半人放假休息,只留了几个人,连带他在内亲自在外招待寥寥无几的客人。

    翟老板仰起头时已经带了职业性的微笑:“欢迎光临,客人想……咦,季先生?你怎么来了?”

    与之前客气的笑不同,翟老板这次真诚热情多了,眼睛里都带了光。

    若是徐岭这会儿在场的话,会第一时间认出来,面前这位正是昨天在拍卖场当时坐在他左手边给他们递名片的那位餐饮业的翟老板。

    翟老板这两个月餐厅的生意突然冷清下来,外界的传言翟老板自己也有所耳闻,却是不信。

    他餐厅的食材都是力求最新鲜,空运过来的,过夜的食材都处理掉了,绝不会送上餐桌。

    可偏偏生意说凉就凉了,他找不到源头,眼瞧着这两个月的亏空让他担心,他手头的资金只够他最多再亏空几个月,若是还没有转圜的余地,他只能及时止损。

    所以昨个儿去拍卖场也是存了心先寻个买家,日后若是出手餐厅也方便。当然,他也不会瞒着买家餐厅的情况,再说,整个c市大多都知晓了这事,想瞒着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昨个儿发了很多名片,这位季先生只是其中之一,没想到才第二天就上门了。

    虽说不是潜在买主,能在这个节骨眼还敢上他们餐厅,翟老板很是感激,也热情不已。

    因为餐厅没客人,他亲自在一旁招待,先让人上了一壶茶水,给季枫和刘允满上。

    季枫没喝,而是环顾一圈,眼底带了笑意:“翟老板,不介意我到处瞧瞧吧?”

    翟老板自然没意见,亲自带着他把整个餐厅绕了一圈。刘允不明所以,只能茫然跟在后头,亦步亦趋的,却也没多话。

    倒是季枫怀里揣着的小奶喵时不时仰起头看一眼季枫,再环顾一圈整个餐厅。

    小奶喵若有所思,这餐厅无论是装饰到布局都没任何问题,设计也是出自大师之手,可不知为何,身处在这个餐厅,总觉得浑身凉凉的,有种不舒适的阴冷感。

    季枫感觉怀里的小奶喵毛抖了抖,边环顾四周边伸手挠了挠,温热的掌心覆盖在皮毛上,不动声色挥开了小奶喵周身萦绕的旁人看不清的一团黑气。

    一圈逛下来,季枫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早先看过这翟老板的运势,本是一生顺遂的运道,加上翟老板每年都会做善事积攒了不少福报,财运福运也会不错,可如今他印堂却平白多了一道黑印,乍然斩断这些运势,让生意一落千丈,长久以往,竟是后半生贫困潦倒不得善终的命数。

    既然不正常,那就是有人故意动了他原本应该有的运势,改了他的天命。

    季枫看了眼果然看到这整个餐厅被人无意间改了风水,设置了一个招霉阵。

    大概怕被人发现,只是很小的霉运,只会让来餐厅的人不舒服生点小病,甚至为了不引起翟老板的怀疑,在餐厅的后台往后又放置了一道清邪符。

    只有餐厅的工作人员才会进入后台,中和下来,餐厅的人反而不会生病。

    而那些来餐厅的客人只会在餐厅用餐,离开后也就自然会出现不适。

    翟老板一直陪着季枫走了一圈,等看到季枫站在餐厅正中的一个大吊灯下,心神不宁问:“季先生,是不是这吊灯有什么问题?”

    季枫摇头:“吊灯没问题,不过……你这餐厅的摆设不太妥,我帮你改改?”

    翟老板一向是和气生财,季枫又是他的客人,他没有往别的地方想,连声摆手:“季先生自便,不必顾忌我。”再等不久这餐厅也要易主,也就无所谓了。

    只可惜了当初这餐厅找的大师设计的,可惜这些心血了。

    季枫也没动太多,他把背后的人故意挪动桌椅以及绿植形成的一个招霉阵随意动了两下就给破了。

    之后,又借了餐厅的纸笔,随意拿笔写了一道招财符。

    不过这符纸在翟老板和刘允看来就像是鬼画符一般,好在他们没多问,就看到季枫把这鬼画符直接贴在了门口风铃的最上头。

    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只是随手一掷,也没用胶水,可这符纸就稳稳当当粘在上头,不再动弹。

    季枫随后回到位置上,拿过菜单点了十道菜。

    刘允在一旁看到后头的价格眉头狂跳,点一道在心里算着,等算完默默捂着心口:幸亏卡里的钱刚刚好够了,十几万啊,小枫啊,你这一顿要吃十几万啊?

    有外人在,刘允没多嘴,翟老板很快让人去做,他则是陪着季枫二人,左右也没生意:“这顿饭算是我请你们,难得这时候季先生还肯光临,你不知道啊,这两个月来,那些人背后……哎。”他不好道人长短,可这两个月却是让他见惯了人情冷暖。

    季枫看他一眼,宽慰两句,因为是西餐,倒是挺快,只是等第一道端上来时,季枫却是阻止他们摆上来:“这些不是我吃的,你们摆到门前的玻璃门后,哪个长桌子,就那么摆在那里。”

    虽说设置了招财符,可让人进来,总要有个理由不是?

    不仅刘允,翟老板也疑惑了:“这是……季先生,你这是要……”

    季枫说:“等下就会有生意了。”

    端菜的服务员目瞪口呆:老板这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好看又神叨叨的先生?把几道菜端过去跟摆件似的?就能生意好了?玩儿呢?

    他去看翟老板,翟老板也摸不着头脑,可想到刚刚看到这位季先生画了鬼画符,难道……他这是遇到大师了?

    可这个念头一起立刻被他摁了回去,肯定是自己想多了,就是季先生想帮忙,觉得菜品摆出去有食欲就能招揽客人?可他们这特色菜很多人都知道,不是这样就能吸引来的。

    可季先生诚心诚意帮忙了,他也不好说破,朝服务员看了眼:“听季先生的。”

    服务员只能硬着头皮去摆了,等十道菜全部摆好,已经差不多要到饭点。

    他们忍不住看了眼外头,看到一个熟客去了隔壁的西餐厅,心里头酸酸的,却也没办法,以前这都是他们餐厅的客人的。

    服务员叹息一声,不抱任何希望。

    同样不抱希望的,也有翟老板,他看十道菜摆完,让厨师再重新做一份送过来,服务员刚要走,却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咦”,是本来经过的一个客人在他们玻璃门前停了下来,望着那些菜品出神。

    这位客人没来过这里,自然也没尝过这里的特色菜,可她同行的先生却是吃过,也知道这家餐厅的情况,看女士像是被这些菜品吸引,低声说了几句。

    那女士诧异看过来,服务员脸有些红,已经做好对方要离开的准备,却看到那女士很是纠结,最后来了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些菜色很好吃,让人胃口大开,甚至我都能闻到那股子惹人食欲大开的食物香气,你说那些,大概是特例吧,我今晚上就想吃这几道菜。”

    她手指一指,已经抬步迈了进来。

    那先生只能无奈跟进来。

    服务员那一刻迸发出狂喜:“欢迎光临!”

    同时拼命去看老板,翟老板也惊呆了,这肯定是凑巧吧?

    但不管是不是凑巧,他们这一周还是头一次这么早迎来第一位客人。毕竟过去一晚上只能迎来三四位客人算是好的了,他已经很久没在天黑之前见到客人进来了。

    季枫摸着怀里这会儿望着门口若有所思的小奶喵的皮毛,觉得他家喵喵,越来越肯亲近他了。(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