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皇帝都是我哒(快穿) > 第20章 顺治(九)
    如此过了三日,福临高烧不退,人也已经昏迷不醒,痘还是没发出来,太医们束手无策,云兮用精神力暗示一个小太监说出“以血饲之,或可活命”的话来,太医们都不敢尝试,云兮当机立断,让人拿碗过来。</p>

    众人不敢阻止她,或者是不想阻止,因为皇帝死了,他们这些人都得陪葬。现在有一线希望,试试又何妨?</p>

    云兮不管他们心里的小九九,接过宫女手里的刀子,眉都不皱地把手腕割破,流了半碗血后才收回来,草草处理了一下伤口,便亲自端着去喂福临,顺便把养身丸的粉末偷偷放进去。</p>

    福临已经昏迷喂不进去任何东西,每次都是她口对口的喂,只是喝自己的血……口味略重啊。</p>

    云兮现在也管不了那么许多,咬牙喂完,才去漱口。</p>

    早晚各喂一次,连续喂了三天,福临才转醒,水痘在她喂血的当天就发出来了,太医直呼好险,再晚说不定皇上醒过来也会烧傻了。</p>

    福临醒来后,云兮才放心的晕倒,失血过多,她能撑到这会已经不错了。</p>

    而且,她不晕宫人又怎么把她的‘丰功伟绩’告诉福临呢?做了好事不留名可不是她的风格呢!</p>

    果然,福临在听到他昏迷后云兮每日用自己的血喂他,才救活了他,而且这些天都是她在衣不解带的照顾他时,感动的无以复加,看着她憔悴消瘦的身子,忍不住落下眼泪。</p>

    “云兮,云兮……”</p>

    他的声音很轻,怕是惊醒了她一般,不顾身体虚弱非要守在她床边。</p>

    云兮也没有让他久等,很快就醒来了,看到守在她床边的福临,一下子坐起来,只是她头晕的厉害,刚起来又摔回去了。</p>

    “云兮,你不要起来。”福临连忙按住她,小心翼翼地扶她躺好,“你感觉怎么样?”</p>

    “我没事,福临,你不要担心。”云兮虚弱的对他说,只是她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p>

    “你怎么这么傻?那么多宫人都是死的吗?让你放血救我!”福临握着她的手,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p>

    “我只是想着若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哪里还管的了许多?不过幸好,你还活着,我很开心。”云兮微笑着看他,眼里满满的爱意快要将他融化。</p>

    “云兮……”福临深情的唤她,眼眶湿润,几乎落泪,不过他忍住了,不想再让云兮为他担忧。</p>

    “现在好了,你的身体里流着我的血,我们也算是有‘血缘关系’了!”云兮笑着安慰他,只是她的脸色在笑容的衬托下越发苍白了。</p>

    “云兮,你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你。”福临看她虚弱的样子,越发心疼。</p>

    “不要,你的身体才刚好,不能劳累,你上来我们一起休息好不好?我想要你抱着我睡。”</p>

    “好好好,我抱着你睡。”福临哪有不答应的。</p>

    两人相拥而眠,一室温情……</p>

    另一边,孝庄听说福临已经醒了,且痘也已经消下去了,带着一群妃嫔宫女就来看他了。</p>

    守在门口的太监正要去通传,被孝庄制止了,“不用通报了,哀家进去看看就好,不要打扰皇帝休息。”</p>

    “是。”</p>

    太后都发话了,也没人敢反驳。因此孝庄领着人就进了皇帝的寝宫。</p>

    只是里面两人相拥而眠的景象差点把她气死!</p>

    “来人,把这个狐狸精给哀家拉出去杖毙!皇帝生着重病,还敢魅/惑皇上,简直不知死活!”孝庄这会也不怕扰了皇帝休息了,严声厉喝,恨不得把云兮生吞活剥!</p>

    福临一下子被惊醒了,本来他这</p>

    会身体还虚弱,与云兮一起躺下之后,没多久便睡熟了,孝庄进来都没有吵醒他,这会却是被吓醒的。</p>

    云兮也是刚醒,她放了那么多血又不是白开水,身体虚弱也是真的。她慢慢起来,头晕眼花的又靠在福临身上。</p>

    孝庄看到这一幕更是目眦欲裂,这小贱人当着她的面都敢如此放/荡,私底下还不知如何呢!怪不得把皇帝迷成这样!</p>

    “皇额娘,你怎么来了?”福临看着满屋子的庸脂俗粉,只觉心烦,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脸上却又挂着担忧的表情,真是虚伪!尤其是她们还用仇视的眼光看云兮,更是让他不悦。</p>

    不怪这些宫妃如此,她们也很久没见过皇上的面了。福临不在意她们,她们却不能不在意这唯一的夫君,</p>

    皇帝不进她们宫中,她们只好想方设法去博他注意。云兮宠冠后宫,还不是因为她漂亮?她们若不好好打扮,岂不是更比不上她了!奈何福临心中只有云兮一人,任她们打扮的再好看也只是让福临厌烦罢了。</p>

    “怎么?哀家还不能来了?哀家不来还不知道这小贱人要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来!你看看你宠的这是什么人?你还病着都不忘爬你的床,比之青l那些y娃d妇有什么区别!”</p>

    孝庄大概是怒极攻心,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连y娃d妇这些话都说出来了,苏茉儿一直扯她的袖子也没能阻止她,云兮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像是妻子把丈夫捉奸在床了。</p>

    福临气极,“你闭嘴!你还有没有一点母仪天下的风范?张口青/楼闭口y娃d妇,云兮如何,与你何干!”</p>

    他的云兮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那时候他的好额娘在哪?!还不是和别人一样躲得远远的!她有什么立场说云兮?况且他的云兮那么好,从没有做错过任何事!</p>

    孝庄捂着胸口,像是喘不过气来,不敢置信的指着他说,“你为了这个狐狸精,竟敢这样跟哀家说话?你的规矩呢?你的孝道呢?”</p>

    福临冷笑,“母亲不慈,又何必怪儿子不孝?”</p>

    “福临!你当真翅膀硬了,连额娘都不认了!好,好,好,好的很!”孝庄面色狰狞,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摔门而去!</p>

    留下众嫔妃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p>

    “都滚出去!”福临抓起枕头向她们摔去,众女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告退。</p>

    云兮虚弱的抱住他,“福临,别生气,消消气,你身子还没好,不要动怒。”</p>

    福临反手抱住她,抿唇不语。他心情实在糟糕透了,满肚子的火不知该如何发出去,</p>

    又不想云兮为他担心,只好沉默。</p>

    云兮也默默的陪着他,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无声的给予安慰。</p>

    孝庄这次的突然袭击也是她始料未及的,她也不是非得让孝庄与福临决裂,只是昔日与孝庄的交易始终是她心头一根刺,不拔出她寝食难安。万一孝庄把这件事告诉福临,那么福临会怎么想她?好感度会不会下降她不知道,但若要增长估计会更困难!</p>

    她不能去冒这个险,所以,福临与孝庄的关系不能太亲密,不能让他轻易相信孝庄的话,不能给孝庄挑拨离间的机会……但,现在的情况好像超出她的想象了。</p>

    后宫这些日子寂静的可怕,福临病好之后也没有去慈宁宫请安,孝庄不知道又摔了多少瓷器。</p>

    “苏茉儿,你说哀家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长生天要这样对我?!丈夫对我不疼不爱,还让海兰珠那个贱人压我一头;姑姑利用我打压其他福晋,我无力反抗只能配合;多尔衮大权独揽,为了我儿坐稳皇位,我只能与他斡旋……等他们终于都死了,后宫再没有人能越过我去,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放下心来,我的儿子,我的福临却恨我入骨……”</p>

    孝庄语气平缓的说着,平静的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她的眸子仿佛一汪深潭,幽深难测。</p>

    “主子,这些都过去了,皇上他只是一时迷了心智,母子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等过几天皇上就会来向您请罪的。”</p>

    “不会的,不会的……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他。他若想请罪,早就来了,现在都不来只能说明他不觉得自己有错,要与我死磕到底了!他如此护着那个女人,不惜与我决裂,是吃准了我不会拿他怎么样,可是,兔子急了也有咬人的时候,更何况我可不是什么兔子……”</p>

    孝庄越说声音越低,以至于苏茉儿也没听到她后面在说什么。她想着无非是平常念叨的那些话,慢慢劝着就好了。</p>

    又过了几日,后宫慢慢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好像事情都过去了一般。云兮找了个机会把利用牛痘预防天花的法子告诉了太医。‘以血饲之’什么的不过是她为了刷好感度而为之,真正起作用的是她用的养身丸,若太医真把用血治天花当做金科玉律那她罪过可就大了!</p>

    福临也在云兮的劝说下去了慈宁宫请安。</p>

    孝庄仍如过去一般对他不冷不热,要求严格。只是,有些事情毕竟不一样了。</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