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皇帝都是我哒(快穿) > 第29章 杨广(六)
    “为什么要给你父皇?你只有一个父皇,但你父皇可不止你一个儿子。你上头还有太子在,你没事抢什么风头?明哲保身你懂不懂?”</p>

    都是聪明人,云兮一说他就明白了,想立功也不是这么个立法,他把这张纸往上一交,父皇夸他两句赏赐点东西,然后呢,就没他什么事了。</p>

    这样可不行,他心里也有那么点想法,只是还没确定罢了,但这种利器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p>

    思及此处,杨广目光灼灼的看着云兮,“十三,你说该怎么做?我都听你的。”</p>

    “什么都不用做,这些东西交给苏启就行了。”云兮转身吩咐苏启,“保密的重要性我就不说了,你一向做的很好。这次我要你用这种新方法炼铁做图上的农具,然后低价卖给百姓,有那实在穷到买不起的,白送也可。但你记住,一定要让人知道这是晋王殿下杨广,怜惜百姓困苦,耕作艰难,才专门请了工匠打造出的这种农具,编的越神乎其神越好!”</p>

    苏启应下,便揣着东西走了。</p>

    杨广愣愣的看着她,这人好像做什么事都是为他着想,上次也好,这次也罢,她比她自己还在乎他的名声,这感觉还挺让人窝心的!</p>

    “这么做有什么用?便是他们田种的再好,不能打仗也没有银子赚,还得倒贴钱,你是不是傻?”</p>

    云兮气乐了,她这都是为了谁啊!弹了他一个脑瓜崩,杨广捂着脑袋瞪她。</p>

    “知道天下最多的是什么人吗?”</p>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个农业大国,即便二十一世纪科技那么发达,十三亿中国人中就有八亿多农民,更何况在这古代!</p>

    “农民?”杨广有些不确定的说着。</p>

    “没错,天下最多的就是农民,他们不如士人能在朝堂翻云覆雨,不如将士能在战场浴血杀敌,甚至不如商人能赚取暴利,但他们的作用不可忽视。民如水,君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p>

    “民如水,君如舟……”杨广喃喃自语,陷入沉思。</p>

    云兮这么做还是为了防止以后杨广搜刮民脂民膏,苛税重赋,压迫百姓,以至于百姓不堪重负,纷纷起义,推翻了杨广的统治。</p>

    从她跟杨广接触这么久来看,他其实也没有暴虐的倾向,但出生富贵不通俗物是真,也许在他看来一斗米跟十斗米并没有什么区别,更没有什么以民为本的心思,在他眼里十个农民也不如一个士兵重要!大概是与他的成长环境有关,才养成了这么奇葩的价值观。</p>

    云兮心塞,要把这倒霉孩子掰正,她还有的累!</p>

    “对了,我看你的意思是想用这种铁制造兵器?先不要轻举妄动,这事急不来,你现在不过是一个生长在圣上羽翼下的小雏鸟,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万一走漏风声,让圣上知道了,你就没戏了!”过早暴露野心可不是什么好事!</p>

    杨广惊讶,十三说的含糊,但他也不傻,自是能听明白她的话外之意,他是对皇位有意,但从来没表现出来,这人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成?</p>

    “制造农具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别人做不了什么文章,且农具的玄机一般人也发现不了,宁愿稳妥一点徐徐渐进,也不能贸然行事!”</p>

    “我知道了,谢谢你,十三。”杨广郑重的给她行了一礼,云兮吓了一跳。</p>

    “哎哎,你这是干嘛呢?突然这么严肃怪吓人的!”云兮睨他一眼,不知道这人哪根筋不对了,抽什么风呢这是?</p>

    杨广也不解释,有些事情记在心里就行,十三对他的情意他定不相负!</p>

    “叮!帝王好感度5。”</p>

    十月二十三,是他们俩的生辰。</p>

    一大早杨广就来她房间堵人,朝她伸着爪子也不说话,一副“你知道的”模样。</p>

    云兮装傻,“干什么?手疼?”</p>

    杨广沉着脸,有些不高兴。</p>

    “这就生气了?真是怕了你了,拿去吧!”说着便扔给他一个莹白色的物件。</p>

    杨广接过东西打量,是一个玉佩,朴实无华,乍一看没什么起眼的。对着光仔细观察,玉佩里有一缕墨色,再看,竟是一条游龙。那龙栩栩如生,连龙鳞都清晰可见。</p>

    真是个好东西!</p>

    这是云兮从系统商城买的,巧夺天工倒在其次,关键是能辟邪纳福。它这个辟邪纳福可不是说着好听,是真的有此奇效。</p>

    不过她这10积分花的肉疼,买这么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做甚?还不如给他做碗长寿面呢!</p>

    “从哪找来的这么个宝贝?”杨广高兴的问她。</p>

    云兮斜他一眼,“有钱什么买不到?”</p>

    杨广不信,“我怎么买不到?”</p>

    “这好宝贝也是挑人的,你买不着说明你们没有缘分。”云兮忍不住刺他,末了又补充一句,“不过,为了给你买这个,苏启孝敬我的那点银子全搭进去了,这个是你三年的礼物,明年后年都没了!”</p>

    “没缘分也到了我手上!”杨广瞪她,“你可真抠,一个礼物还当三年使!”</p>

    “我的呢?”云兮学着他的样子,伸出爪子在他面前晃了晃。</p>

    “少不了你的!”这么说着,从袖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p>

    云兮不由笑道,“啧!所以说,不管是人也好,东西也好,这要是包装一下档次立马上去了!”</p>

    她意有所指,说的是云兮费心给他包装的好名声,现在并州百姓谁人不说晋王殿下仁善博爱,体恤百姓?</p>

    杨广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恼羞成怒的去抢她的盒子,“不要还我!”</p>

    云兮闪了几下,没躲过去,被他压倒在床上。她也不在意,任由他压着,“阿摐还说我小气,你送了的礼物又要收回去,岂不是比我还小气。”</p>

    杨广被这意外情况弄得有点懵,也忘了抢盒子了,趴在她身上……发呆。</p>

    他们的身体紧密贴合,能透过衣衫感受到彼此的温度。他的脸离她的很近,近到能看见她脸上细小的绒毛,皮肤光滑细腻,连一丝毛孔都没有。</p>

    她的眼睛氤氲出水汽,迷蒙的看着他,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魅惑。她的鼻子很挺,小巧可爱。她的唇不染而红,不经意间舌尖舔了一下,仿佛在邀人品尝。</p>

    “叮!帝王好感度5。”</p>

    这应该是一张女人的脸。</p>

    杨广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一下子弹跳起来。</p>

    云兮的眼神恢复清明,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打开盒子看他送的礼物。</p>

    “咱们这算是心有灵犀吗?你也送我玉佩。”</p>

    杨广送她的是一块凉玉,入手细腻,触之沁凉,玉质上乘,应该价值不菲。</p>

    他也算有心了,知道自己夏天怕热,特意送了她凉玉。</p>

    “啊?哦。我先走了。”杨广还沉浸在刚刚的暧昧之中,她说什么也没听见,脚步僵硬的走出去。</p>

    云兮看了一下好感度,总算过了30了,像她这么拼命的还有谁?!简直是用生命在刷好感!</p>

    大约这次对杨广的刺激比较大,他又开始躲了,云兮也不着急去找他,这种事得慢慢来,不能把他逼急了。</p>

    十一月初,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云兮把自己裹成粽子靠着火盆取暖。虽然她也不喜欢冬天,但比起夏天来还是可以让人接受的。</p>

    一个小丫鬟敲门进来说,“十三先生,王大人请您去一趟琼华院。”</p>

    琼华院是杨广住的地方。</p>

    自从云兮给杨广出了不少主意后,他就不把她当伴读了,还要求下人称她为先生,倒是有几分把她当谋士的意思。</p>

    “有说什么事吗?”云兮打了个哈欠,这火烤的她懒洋洋的,有些犯困,真不想出去吹冷风。</p>

    “没说,似乎是关于殿下的事。”</p>

    “行了,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去。”</p>

    云兮披着大氅,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才推门出去。</p>

    纵然做好心里准备,一出门还是被冷风吹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p>

    还好她住的章华院与琼华院比邻而建,出了院子右拐就到了。</p>

    刚进正门就看见王韶焦急的在那兜圈子,旁边李大夫垂手而立,房间里一股浓郁的药味。</p>

    杨广生病了?</p>

    “你可算来了。”王韶看她进来立刻迎上去,“你去劝劝殿下吧,他病了却不肯吃药,煎了好几副药送进去都被他摔了。我们劝不住他,也就你的话他能听进去。”</p>

    王韶自从上次被云兮骂了个狗血喷头,总算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正式跟杨广一条心了。</p>

    云兮边脱下大氅边问,“什么病?”</p>

    “这……”王韶犹豫了一下才说,“头风病,殿下不让传出去。”</p>

    云兮了然,头风病虽然不是什么绝症,却也没有治愈的可能,总是反复发作,有时疼起来会暴躁的六亲不认。若让别人知道他有这病,估计大位无缘。</p>

    杨坚不可能选一个随时会犯病,病起来六亲不认的皇位继承人。</p>

    云兮接过侍女手中的药碗,推门进了内室,里面一片狼藉,满地药汁与药碗碎片。</p>

    杨广躺在床上,脸朝内侧,听见有脚步声,怒斥道,“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p>

    “是我。”</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