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皇帝都是我哒(快穿) > 第30章 杨广(七)
    杨广听到是她的声音,转过身坐起来,云兮看他脸色难看的很,也不知道疼了几天了。</p>

    “为什么不吃药?”云兮端着碗坐在他床边,与他平视。</p>

    杨广沉着脸怒骂,“一群庸医,吃了那么久的药都治不好,要他们何用!”</p>

    “吃了,有可能会好,不吃连这一丝希望也没了。”云兮语气轻柔的说着,她知道他这会受不的刺激。</p>

    “没用的,喝了那么久都不见好,且这次发病比以往时间都长,满嘴药味难受死了!”</p>

    他一瞬间露出来的脆弱让云兮心疼。</p>

    云兮想了想,端起药碗,含了一口药在口中,杨广有些错愕,不知道她要干什么。</p>

    云兮揽住他的后脑勺,吻上他的唇,把药渡进他口中,伸出香舌在他口中搅弄,让他不由自主的咽下去。</p>

    杨广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却也没有抵抗,任她施为,甚至想加深这个吻。</p>

    “叮!帝王好感度+5。”</p>

    云兮浅尝辄止,退出来后,举着药碗问他,“你是自己喝还是让我喂?”</p>

    杨广还在回味刚才的奇妙滋味,听到她问便脱口而出,“你喂!”</p>

    云兮:“……”</p>

    杨广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面色赤红,“我、我自己喝。”</p>

    说着抢过药碗,一饮而尽。</p>

    云兮接过药碗放在一边的茶几上。</p>

    室内流淌着暧昧的情愫,气氛有些尴尬,杨广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p>

    反观云兮比她淡定多了,虽然面色一片绯红,但强自镇定道,“你吃了药睡一会吧,看你脸色像是几天没睡好了。”</p>

    她这样反而让杨广平静下来,原来十三也紧张呢,刚刚那样大胆还以为她一点也不在乎,心里有些窃喜,隐隐松了口气,“嗯。”</p>

    云兮坐在床头把他的头枕在她腿上,“我学过一点按摩技术,帮你按一按或许会好点。”</p>

    杨广晕晕乎乎的应着,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什么。</p>

    云兮动作轻柔的帮他按着,带上了精神力的引导,杨广觉得挺舒服,头疼症状缓解了不少。</p>

    十三果然无所不能,杨广这样想着,便沉沉睡去。</p>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伸了个懒腰,杨广觉得精神前所未有的好。</p>

    一扭头发现十三趴在他床边睡着了。</p>

    这个笨蛋,该不会是守了他一夜吧?</p>

    “叮!帝王好感度+5。”</p>

    杨广笨手笨脚的把她挪上床。</p>

    云兮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说。“按你这么个挪法,死人也得被你吵醒了!”</p>

    杨广有些尴尬,“不小心把你弄醒了……”</p>

    云兮毫无形象地摊在他床上,朝他呶呶嘴,“腿麻了,揉揉。”</p>

    杨广难得没跟她还嘴,轻轻的揉着她的腿问,“这边吗?”</p>

    “两边都麻了。”</p>

    杨广今天温顺的让她惊奇,就是没伺候过人,手上不知轻重。算了,看在他这么认真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了。</p>

    从这天起,杨广跟她的关系前所未有的和谐,她偶尔有出格的举动也不在躲她了,甚至会创造机会与她肢体接触,有时候看她的目光带着他自己都发现不了的情意!</p>

    “阿摐,你说我是不是吃胖了,腰都粗了一圈。”</p>

    杨广不动声色的从背后把她揽在怀里,搂着她的腰测量了一下,“没有,细的跟竹竿似的。”</p>

    “去,我一个大男人要这么细的腰干什么?”云兮拿手肘撞他,杨广趁机松开,心下遗憾,手感太好让他不舍的放手。</p>

    “叮!帝王好感度+5。”</p>

    这一年的生辰,云兮果然没有给杨广准备礼物,杨广气的瞪她,“你还真抠!”</p>

    “没钱啊!”云兮摊手毫不在意的说。</p>

    杨广气的牙痒痒,苏启赚了那么多钱,给她孝敬的比他都多,说没钱鬼才信呢!</p>

    杨广缠着她,非让她送礼物。其实他倒也不是在意她送什么,只是想借机跟她玩闹亲近罢了。</p>

    云兮被他缠的不耐烦了,捧着他的脸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行了,先盖个章,存着,以后再还。”</p>

    杨广目的达到,心下窃喜,犹自不满足,继续跟她闹。</p>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跟十三亲近,总是渴望着与她接触。他后来又梦见了十三几次,无一例外都是一场旖旎的春梦。对一个男人发情想想都觉得起鸡皮疙瘩,但如果那个人是十三的话他却不觉得反感,反而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若不是十三是个男人,他一定……</p>

    “叮!帝王好感度+5。”</p>

    云兮有些惊讶,杨广最近的好感度涨的有点快,都已经50了,当然,再快她也不嫌弃,只是有些惊讶罢了。</p>

    过了几日,宫里有圣旨传来,却是给杨广赐婚的。</p>

    成家立业,也就意味着长大成人了。曾经的杨广也曾想着早日娶妻生子,好让人觉得他是大男人了,别把他当孩子看。但现在的杨广却觉得高兴不起来,甚至有些烦躁。</p>

    “兰陵萧氏?说是一个公主,不过是个扫把星,出生不吉利,抱给叔父养,不到一年就把叔父婶母都克死了,可见不是个好的!”杨广这么说倒是过分了,隋文帝为自己儿子选的妃子,还能选个扫把星不成?</p>

    “父皇是怎么想的?给我选这么个人,还不如不娶呢!”</p>

    云兮拿着圣旨,进了他的房间,“要成亲的人了,还这么任性。”</p>

    “你也想让我娶她?”杨广满含期待的看着她,好像只要云兮不同意他就不娶似的。</p>

    云兮垂眸,抚摸着手里的圣旨,声音清冷的说,“我想如何,不想又如何,圣旨已经下了,你还能抗旨不成?”</p>

    杨广冷着脸不说话。</p>

    “圣上想加强与江南的联系,联姻是最好的方式。而梁国易于掌控,圣上又有野心,梁国迟早被灭,自然不能让太子娶梁国公主。其余皇子中,你是年龄最合适的,所以只能是你。你要娶的这个萧氏,是从梁国公主中选出来跟你八字最合的。”</p>

    “萧氏一族在江南有很高的声望,娶了她便得到了江南氏族的支持。”</p>

    “萧氏本人也很出色,秀外慧中,颇有贤名。”</p>

    “日后若你统一南北,与江南的联姻,有助于江南百姓归顺。”</p>

    “如此种种对你百利而无一害……”</p>

    ……</p>

    云兮条理清晰的一条条指出这桩亲事的好处,声音清冷而平静。</p>

    虽然她说的这些他都清楚,娶萧氏是他最好的选择,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些不情愿。</p>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娶便是了。”</p>

    娶回来供着还不行吗?</p>

    晋王大婚,府上一片喜气洋洋,婚礼定在腊月初八。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虽然赶了点,但也加快速度也能准备妥当。</p>

    大婚前两天,杨广过来找她,面色有些扭捏,吞吞吐吐的说,“十三,你……会不会啊?”</p>

    “会什么?”云兮奇怪的问。</p>

    “就是、就是那个啊……”杨广的耳尖泛起红色,眼睛躲闪着不去看她。</p>

    云兮好像有些明白他在说什么了,但还是装糊涂,“那个是哪个啊?”</p>

    “就是,就是……洞房的时候……应该怎么做!”杨广一咬牙还是把话说出来了。</p>

    “呵呵。”云兮嗤笑,原来杨广还是个初哥。也是,毕竟才十四岁,来并州的时候才将将十二岁,估计也没人教他人事。父母不在身边,王韶更是不会想到这些,所以,就导致杨广现在还没开荤,她还以为能让宫女穿开裆裤的人能无师自通呢。</p>

    杨广见她笑便恼羞成怒的说,“笑什么?好像你会似的?!”</p>

    “我不会啊。”会也不能说。</p>

    杨广闻言,转身就走,他就不该对她抱希望,俩人一般大,他都不会她能会才怪!凭白被她看了笑话,指不定得嘲笑他多久呢!</p>

    自觉被看了笑话的某人恨不得马上消失在云兮面前。</p>

    “咳。”云兮收起嘴边的笑意,“我不会但是可以学啊,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俩讨论讨论,说不定就无师自</p>

    通了。”</p>

    云兮看他停下脚步,有些犹豫,又加了把火,“当然,你也可以去找王大人,或者去问甲一他们,他们经验丰富肯定能给你不少意见。”</p>

    找他们?这种事让外人知道了不得笑掉大牙,他能想象甲一听到他的话后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不行,他堂堂晋王殿下不能在下属面前丢脸!</p>

    果断转身坐下,目光直视云兮,“怎么讨论。”</p>

    云兮暗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大白天讨论这个太污了,晚上我去找你,这种事当然夜里说才比较有情调。”</p>

    杨广觉得也有道理,虽然不知道讨论怎么洞房跟情调有几毛钱的关系。</p>

    压下心中挥之不去的怪异之感,杨广起身离去。</p>

    云兮在他背后笑得一脸‘□□’。</p>

    这次可是老天都在帮她,本来她还准备循环渐进,最后再吃了杨广,但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p>

    正好,她的《魂经》修炼到第二层摸索出了一个可以封印记忆的技能,用得好了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p>

    都说女人会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有特殊情感,男人又何尝不是呢?</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