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皇帝都是我哒(快穿) > 第56章 胤禛(一)
    “不好,云兮你快醒醒,我们遇上时空风暴了!”</p>

    云兮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阿黄叫醒,还有些晕乎,“什么是时空风暴?”</p>

    “来不及解释了,你先做好准备,我们直接去最近的位面!”</p>

    “好!”</p>

    云兮话音未落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恍惚间她似乎进入了一个容器内,这容器有些狭小,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挤压她一般,让她觉得有些难受。云兮用力一挤,束缚感顿时消失了,她就放心的昏睡过去了。</p>

    ……</p>

    一直以来,胤禛都觉得长生天似乎抛弃了他,父亲不慈母亲不爱,一干兄弟勾心斗角互相厮杀,好不容易他登上了皇位,母亲竟然不承认他,以至于天下人都认为他的皇位来的不正!他兢兢业业废寝忘食的收拾父皇留下的烂摊子,还要防着一群兄弟对他的皇位虎视眈眈,就这样亲娘还不待见他,亲兄弟都要扯他后腿……</p>

    终于,他只做了短短十三年皇帝就因心力憔悴而累死了!回想这憋屈乏味的一生,胤禛很不甘心!</p>

    没想到长生天待他不薄,竟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p>

    这一次他再也不要做父皇手中的刀,指哪打哪;不做太子的垫脚石,嗯,虽然他也没上位;不做那个为了孝顺永远不会反驳的愚蠢儿子;不要让自己的皇位蒙上污点……</p>

    重生后的胤禛有很多事要做,他有先知的优势,又活了那么久,还当了十多年皇帝,经验手段见识他都不缺,很多事做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因此,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基本布置了一张大网,将所有人都网罗在里面。</p>

    一起尽在掌握之中后,胤禛这才松了口气,终于有心情踏进了后院。</p>

    子嗣的事一直都是他的一块心病,上辈子他就子嗣不丰,现在他已经十八岁了,虽然后院喜事频传,但不是流产就是夭折,他至今尚无一儿半女!</p>

    看来他得努力了!</p>

    胤禛本想去福晋的院子,但想到现在怀着孩子的李氏,脚步一转就去了芳兰院。</p>

    李氏这胎是他的次女,但却是他第一个存活下来的孩子,就算是个女儿,他也甚是宠爱。</p>

    胤禛刚进院门,就被一个月下美人给吸引了,那女子长相绝美,在月下翩翩起舞,竟如月中仙子一般。</p>

    胤禛眼睛眯了眯,他一向记性极好,却对此女没有丝毫印象,抬手招了苏培盛过来问话,“这是谁?”</p>

    苏培盛快速抬头瞟了一眼,低头答道,“这是今年选秀时德妃娘娘赐下的秀女萧氏。”</p>

    德妃赐下的?胤禛了然,他想起上辈子是有这么一茬,他的好母亲怕他妻族势力过强不好掌控,一向喜欢给他送些家世不显,没有任何助力的汉人女子,虽然个顶个的貌美,但并没有任何用处。</p>

    上辈子十八岁的他修养功夫还不到家,看德妃给他赐的人家世一点都上不得台面,心里愤怒所以也不待见萧氏,并未收用她,任她自生自灭了。</p>

    但此刻他却不介意顺着额娘的意思,不说额娘再也没法掌控他,就看这萧氏容貌他也不能辜负美人一番心意,人家在这喂了半天蚊子,就等他来了才惊鸿一舞,他也不是不解风情的人,因此,胤禛当晚就歇在了萧氏处。</p>

    没想到这一歇就歇出事来了。</p>

    “咳咳……咳……”</p>

    云兮是被人掐住脖子勒醒的,她最近醒来的方式越来越奇怪,刚来就有人要取她性命!</p>

    云兮挣扎着推开她脖子上的手,本来她以为要费很大的力气,没想到轻轻一推对方就被她推开了。</p>

    云兮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脖子还有些痛,但并不严重,云兮气喘匀了才有空去打量周围环境。</p>

    这一看可不得了,一个跟她长相有八分相似的小美人正光着身子对她怒目而视!</p>

    什么情况?</p>

    按以往的经验,她穿越的身体都会与她有几分相似,现在她对面已经有了一个相似之人,莫非她现在的身体与对面那小美人是双胞胎?所以两人长相一样?这么解释也能说过去。</p>

    但,姐妹俩也不可能光着身子睡一个被窝吧?</p>

    云兮还没摸清情况,不敢贸然开口,对面的小美人先说话了,“你是谁?”</p>

    小美人声音很好听,瞪着眼睛仇视她的的样子也挺可爱。但云兮心跳慢了半拍,刚来就要被人揭穿吗?</p>

    还没等云兮回答,小美人又问道,“你是萧氏?还是什么孤魂野鬼?”</p>

    看样子还真的知道些什么,不是无的放矢。</p>

    云兮继续装哑巴,不回答她。</p>

    “不管你是谁,赶紧从爷的身体里滚出去!”</p>

    啥?</p>

    云兮傻眼了,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p>

    果断伸手往自己两腿之间摸去……</p>

    次奥!!!</p>

    竟然穿成了一个男人!!还是带把的!!请让她死一死!</p>

    云兮生无可恋,她感觉到了来自系统的森森恶意,阿黄,粗来!我们好好谈谈!</p>

    “叮!由于宿主误入特殊位面,为帮助宿主完成攻略,暂时开放系统导航识别功能!”</p>

    识别功能?</p>

    云兮心底的疑惑还没问出来,就看到小美人头顶瞬间出现的红色加粗字体:</p>

    “重生者!!!”</p>

    还用了三个叹号,好像特别强调似的,这下云兮不用问也知道识别功能是什么了。</p>

    没想到这个位面竟然有重生者,那么这里应该不是正统历史吧?极有可能可能是平行位面。阿黄就近选择的,也不知是哪。</p>

    而且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她竟然穿成了一个男人!并且这男人原身还没死,灵魂附身到了一个女人身上,现在还要来问她要身体……怎一个乱字了得?!</p>

    云兮心塞,没好气的回那小美人:“你又是谁?你说这身体是你的?证据呢?”</p>

    小美人目光森寒的盯着她,咬牙切齿说道,“爷是爱新觉罗·胤禛,不管你是谁速速离去,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p>

    “胤禛?雍正?”</p>

    胤禛瞳孔一缩,这人竟然知道他!雍正是他登基之后的年号,就连雍字也是康熙四十八年他三十二岁时才得封的,现在不该有人知道,除非……这人与他一样是重生的?!</p>

    胤禛脸色变换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毕竟是当过皇帝的人,刚才气急败坏也只是被突发状况弄懵了,任谁突然从男人变成女人都得恐慌吧?胤禛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了,理智渐渐回笼,不动声色的问,“胤禛是我没错,但雍正是什么意思?”</p>

    云兮心里明白,他这是套她话呢,他一个重生者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年号?这么说无非是想知道她的来历或者一些别的情况。</p>

    对此云兮选择实话实说,反正都已经知道她是外来者了,再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况且胤禛自己都重生了,对穿越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吧?</p>

    “若我没猜错现在应该是清朝康熙年间吧?如果你真叫爱新觉罗·胤禛的话,那么你确实是未来的雍正帝。我来自三百年后,也不知道怎么就占了你的身体,但这并非是我本意,我就算要占也该占这个小美人的,毕竟我是个女人,纯的!”</p>

    “三百年后?!”胤禛惊讶,但也只是一瞬,他都能重生,别人从三百年后过来也不是太让人难以接受。这么说也能解释她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年号了。毕竟从未来过来,他们这段时间也成为历史了吧?</p>

    只是这女人是不是太彪悍了点?别以为他刚刚没看见她手伸下面。</p>

    不对,她摸的是他的!</p>

    胤禛努力保持淡定但还是黑了脸,“你知不知道怎样把身体换过来?”</p>

    云兮摊开双手,“不知道啊!我也想换回来呢,下面多了一坨挺别扭的!”</p>

    我还多了两坨呢!</p>

    这女人也太不知羞了,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跟他讨论这么羞于启齿的话题,定不是什么良家女子!</p>

    “你占了我的身体,我占了萧氏的,如今萧氏不知去了哪里,也不知会不会回来,姑且把她的身体当成你的,所以在身体换回来之前,你给我照顾好我的身体!不能有任何闪失!”</p>

    云兮轻笑,“不用你说我也得照顾好它,毕竟它现在是我的身体了!”</p>

    胤禛闻言又沉了脸,正欲说什么就听到外面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爷,已经丑时三刻了,可要唤人进去伺候?”</p>

    说话的是苏培盛,因着胤禛不喜有人在房内伺候,他一向是在房外候着。胤禛向来自律,从未晚起过,皇上规定的“卯入申出”的读书时间,胤禛总是在丑正便起,今日却晚了许久,因此苏培盛才大着胆子喊他。</p>

    胤禛习惯性的要回答,却被云兮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扫了他一眼云兮沉声答道,“爷今日不舒服,想必是昨夜着了风寒,你先去给爷告个假,再请了太医过来。”</p>

    苏培盛听到主子熟悉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待听清主子说的内容后,又心里一惊,主子生病那可是大事,当下不敢怠慢,忙应了出去。</p>

    胤禛看到他曾经用了五十八年的脸在自己面前晃悠,用他的声音吩咐苏培盛办事,才清醒地意识到他现在的情况有多可怕!</p>

    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要顶着他的脸去上书房,去见父皇,去见朝中大臣,去与所有人交往!她可能会犯错,给自己惹来麻烦;也可能会出一些洋相,让自己丢脸;她甚至可能睡他的媳妇虐他的娃……不对,她说自己是女人,那就不太可能喜欢女人,所以……她有可能顶着自己的脸去找男人?!!</p>

    而且最糟心的是她不管做了什么别人都会以为是他做的!</p>

    不行!必须换回来!</p>

    云兮松开手,见他呆愣着久久不语,低咳了一下,“不好意思,我不该自作主张这么安排,只是……我初来乍到,规矩礼仪不通,人也不认识,就这么贸然出去怕给你惹来麻烦。便想着装病躲过一阵,等过段时间我一切都熟悉了再做打算。或许……不用等到那时我们就换过来了。”</p>

    胤禛听她这么说,心里舒服了一点,心想还算识相,做事也算得体,点头说道,“如此甚好。”</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