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皇帝都是我哒(快穿) > 第113章 嬴政(四)
    “寡人若是不去,他又怎么敢造反?既然他想反,寡人这么善解人意,自然要给他这个机会!”嬴政冷冷说道,语气依然是不可一世的自信。</p>

    云兮一脸崇拜,“大王威武!原来你早就做好准备了!我就说嘛,大王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原来是挖好了坑就等着嫪毐跳!”</p>

    嬴政没有理会她的马屁,而是目光不善的盯着云兮,“刚刚谁说寡人傻,不要拖累她来着?”</p>

    云兮眼睛都不眨的否认道,“大王你肯定听错了,谁这么不长眼敢说我们大王的不是?大王您英明神武,霸气侧漏,英俊潇洒,威武不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p>

    云兮把他夸得天花乱坠,嬴政不置可否,但也没有再追究云兮之前的事,让云兮松了一口气。</p>

    等到了雍城,原本云兮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然而,从他们抵达蕲年宫,再到嬴政行冠礼,一直到他们准备离开,前前后后半个多月,一直都是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发生。</p>

    云兮有些奇怪,就问嬴政,“是不是嫪毐察觉到你给他挖了坑,所以按兵不动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p>

    嬴政淡淡道:“动了。”</p>

    “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p>

    “举行冠礼那天。”片刻,嬴政又冷声道,“嫪毐算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当寡人毁了冠礼来收拾他!寡人养的精兵可不是废物,若让这种东西破坏了寡人的冠礼,寡人养他们何用!”</p>

    所以你悄无声息的就解决了这次叛乱?“唉,还想看祖龙大大霸气侧漏的收拾嫪毐呢!”</p>

    啊!一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p>

    嬴政眯眼看她,“没看到叛乱你好像很遗憾?”</p>

    “没有没有……”云兮连忙否认,谁喜欢看叛乱啊?</p>

    他们来时风平浪静,回去也一路平安无事,但回宫没两天就收到了嫪毐攻打咸阳宫的消息。</p>

    上次,嫪毐攻打蕲年宫时,嬴政虽有防备,但为了不惊扰到冠礼进行,士兵没有大肆搜捕,因此让嫪毐逃过一劫。现在他又整兵攻打咸阳宫。</p>

    嬴政依然早就设下埋伏,守株待兔。不出云兮所料,这仗打的没有一点悬念。嬴政甚至都没把它当回事,该干嘛干嘛。</p>

    冠礼之后,嬴政就开始亲政了,他刚刚接手政事,有一堆的政务要处理,哪有闲心去关心一只秋后蚂蚱蹦哒?</p>

    是以,赵太后哭哭啼啼的来找嬴政时,嬴政有一瞬间的疑惑。</p>

    “……大王,母后求你放过嫪毐吧!他只是一时糊涂才做错了事,如今他权力尽失,这比杀了他还让他难过!他已经受到了教训,你就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p>

    嬴政越听脸色越沉,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失望,最终面无表情道,“母后觉得造反只是一时糊涂?他要杀了寡人夺了寡人江山,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你只用一个做错了事来概括?权利尽失就能抵消杀头之罪?母后你是这个意思吗?”</p>

    赵太后有一瞬间的尴尬,面色讪讪,随即又义正言辞道,“你现在不是没事吗?他又没有谋反成功!而且你明知他会造反,甚至做好了埋伏,为什么不事先劝阻他?我看你是早就想杀了他吧?造反只是一个借口,就算他没有造反你也会找理由杀了他是不是?”</p>

    嬴政怒极反笑,“是又如何?”</p>

    赵太后生气了,“嫪毐说的对,你就是故意的,你觉得我跟嫪毐的事给你脸上抹黑,所以想杀了他掩盖一切!你怕我更喜欢你两个弟弟,把王位给了他们,你嫉妒厌恶他们,所以才见不得他们好,要杀了他们的父亲!你心思竟如此歹毒!可怜我还劝嫪毐对你手下留情,别伤了我们母子和气……”</p>

    “哈哈哈……”云兮忍不住笑出生来,赵太后这才看见殿里还有别人,顿时怒道,“大王,她是什么人?竟敢对我不敬?!”</p>

    云兮好不容易止住笑,“大婶,你多大脸?听你的意思,你还能左右王位想给谁就给谁咯?你是不是忘了,这王位是秦国赢姓一族的,跟你,跟嫪毐,跟那两个私生子都没有关系,不是因为是你的儿子嬴政才当上大王的,而是因为他是庄襄王的血脉,所以这王位本就是他的!还有,嫪毐造反之前你就知道了?那你身为大王的母亲怎么就不为大王担心?没想着给他通风报信?或者你怎么不劝阻嫪毐让他别造反?嫪毐造反,你不说嫪毐有错反而处处为他开脱,嬴政只是关了造反之人你就说他心思歹毒,合着嫪毐造反是天经地义的,嬴政就该容忍他绝不还手是吧?你脑袋被驴踢了吧?”</p>

    云兮一脸鄙夷的看着她,这女人脑子有病吧?为什么这种不要脸的话也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嬴政是她亲生的吗?为了一个野男人这样对自己的儿子,这奇葩的脑残思维也没谁了!</p>

    赵太后脸上青红交加,不知是被云兮道破事实恼羞成怒,还是因为云兮以下犯上让她觉得被冒犯了,“你是什么人?胆敢教训于我?”</p>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婶你不能放弃治疗啊!脑子有病就赶紧治,不能讳疾忌医呐!”</p>

    “你……你……”赵太后气得直哆嗦,说不出话来。</p>

    “母后请回吧!这件事寡人自有定夺!”沉默许久的嬴政,终于开口道。</p>

    他一开口就让赵太后回去,自然是不想再与她交谈,赵太后自是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有些慌了,顾不上问罪云兮,连忙向嬴政说起正事,“大王,你还没答应我呢!你什么时候放嫪毐出来?你知道母后与他感情深厚,母后不能没有他啊……”</p>

    嬴政对她失望透顶,一句话也不想跟她说,叫了侍卫进来,吩咐道,“来人,将太后送往雍城萯阳宫,严加看守,不准她出宫门一步!”</p>

    赵太后惊怒交加,“你要软禁我?”</p>

    嬴政不说话,示意侍卫将她带走。赵太后见事情不可挽回,于是打起了苦情牌,“嬴政,我是你母后啊!是我十月怀胎生下了你,把你辛苦拉扯大,你不能这样对我……”</p>

    嬴政不为所动,等她的声音听不见了,又淡漠的吩咐道,“将逆贼嫪毐车裂,曝尸示众!将嫪毐与太后所生的那两个孽种……摔死。”</p>

    云兮在一旁听着,并没有去劝阻他,也没说什么稚子无辜的话。这里是古代,这两个孩子的存在代表的是丑恶与罪孽,是是王室的污点,是对礼教的挑衅,云兮不会与嬴政探讨生命与脸面孰重孰轻,她有自己的答案,嬴政也有他的看法,他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理由,云兮不会干涉他。</p>

    “对不起,嬴政,我刚刚口不择言了……”云兮说的是她呛声赵太后的事,嬴政与赵太后再怎么不和,那也是亲母子,她刚刚那些话虽说是向着嬴政说话,但不尊重赵太后也是事实,为免嬴政日后想起这茬秋后算账,她还是先认错吧。</p>

    听到云兮的声音,嬴政原先黑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无事。”</p>

    末了又加了一句,“不要多想。”</p>

    云兮受宠若惊,嬴政这算是关心她吗?被他虐久了,这么一句非常平常的话听在耳朵里都犹如天籁。</p>

    “叮!帝王好感度+5。”</p>

    似是在印证云兮的想法,她刚感叹完就听到系统提示,嬴政对她涨了好感度。</p>

    呜呜……好感动!大王,我以身相许如何?</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