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皇帝都是我哒(快穿) > 第123章 帝辛(三)
    云兮冷笑一声,靠近伯邑考,低语道,“你想杀了帝辛?本来你做什么不关我的事,可是你不该利用我!还想让我替你背黑锅。”</p>

    伯邑考沉默,他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着机会千载难逢,若能趁机杀了帝辛最好,不能杀了也没什么损失,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做了。但,现在面对云兮的质问,他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对帝辛心怀不轨,不仅他会遭到帝辛报复,整个西岐都会因此遭受灾难!</p>

    云兮微微一笑,“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这个人从来不记仇,因为有仇我一般当场就报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p>

    云兮笑的不怀好意,伯邑考来不及思考她话中深意,就被云兮抓住手,放在了她的腰带上,然后她松手往后一退,腰带就被伯邑考扯了下来。</p>

    这一幕正好被帝辛看见,他怒道,“你在干什么!”</p>

    云兮拢紧衣服,确定没有春光乍泄,换上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哭哭啼啼的跑向帝辛,“大王,伯邑考他调戏我!”</p>

    伯邑考:“……”</p>

    帝辛看着怀中美人儿衣衫不整哭的伤心欲绝的模样,更加生气了,“来人!把伯邑考给寡人剁碎了喂狗!”</p>

    云兮在他腰间掐了一把,帝辛吃痛看向她,云兮面色红润眼底清明,哪有什么伤心痛苦之色?帝辛有些摸不清状况,云兮白了他一眼,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你忘了我是神仙啦?怎么可能会被他调戏?我在演戏呢你配合我一下。”</p>

    帝辛恍然大悟,同样压低声音说,“你想让我怎么配合你?”美人儿有命,莫敢不从啊。</p>

    “你就这么说……”</p>

    云兮悄声吩咐了一番,帝辛点头,然后高声道,“伯邑考调戏寡人爱妃,其罪当诛,但念在其父西伯侯劳苦功高,对寡人一片忠心耿耿的份上,对其从轻发落,免除死罪,逐出朝歌,择日送回西岐!”</p>

    看看这话说的多漂亮!因为器重西伯侯,连他的儿子调戏自己的妃子都可以免除死罪,还一再强调西伯侯的劳苦功高忠心耿耿,啧,若是西伯侯谋反了那就是不知好歹辜负大王信任!不知道姜子牙等人还怎么为他盖遮羞布?</p>

    还有伯邑考,大王都不追究你调戏爱妃的罪过了,你怎么还能再蹬鼻子上脸说是人家故意陷害你呢?人家怎么陷害你了?你不是好好的吗?男子汉大丈夫,调戏便调戏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大王都说不怪你了!别是调戏不成反过来陷害人家吧?真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p>

    鹿台周围围着不少侍卫,是以,帝辛的话刚落,顿时跪倒一片,高呼‘大王英明'!</p>

    伯邑考脸上青红交加,有苦说不出,明明是那个女人陷害他,他却只能背了这黑锅,反驳不得。现在他算是明白了云兮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p>

    云兮窝在帝辛怀里,对伯邑考眨眨眼睛,再见,慢走不送!</p>

    伯邑考沉默不语,然后被两个侍卫带走了。</p>

    帝辛邀功道,“云兮,我做的怎么样?”</p>

    云兮满意,“很好!”然后转身钻回马车。</p>

    哎?这就完了?没有奖励吗?帝辛傻眼,“云兮,我们不去看比翼鸟了吗?”</p>

    “看什么看啊?衣服都散了。”没看见她还用手提着裙子吗?</p>

    帝辛跟着上了车,笑的满脸荡漾,“云兮啊,我愿做你的腰带,时刻缠在你腰上,与你融为一体。”</p>

    云兮:“……”</p>

    她这是被调戏了吗?报应来的如此之快,果然不该做坏事啊!</p>

    伯邑考赶了两个月的路,终于回到西岐。姬昌已经先一步得知消息,只是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儿子他自己知道,怎么会去调戏帝辛的妃子?这其中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p>

    因此他一见面就急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调戏帝辛的妃子?并且他还没追究你,就这样把你放回来了?”</p>

    面对姬昌的追问,伯邑考实话实说,“我没有调戏她,是那个女人陷害我。我本欲反驳,可帝辛先我一步说出不追究我的错,如此一来,我也没有机会说明了。”</p>

    姬昌不解,“帝辛会有如此好心?既然陷害你又怎么会让你完好无损的回来?以帝辛暴虐的性格,不杀你才是怪事。为父不是咒你,我送你去时就已经做好了接到噩耗的准备,如今你安然无恙回来,为父欣慰,但仍是有诸多疑问。”</p>

    姜子牙听罢,也皱眉道,“莫非这是帝辛一手策划的?他是不是察觉到我们的计划,因此给咱们盖上忠臣的帽子,好让我们行事有所顾忌,也为他博一个好名声?”</p>

    姬昌道,“太公说的有理,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要搁置了?”</p>

    “不,计划不变,我们等妲己那边传来消息再行动。”姜子牙沉声道。</p>

    伯邑考连忙问,“说到妲己,她不是已经入宫了?为何我一直没有听到她受宠的消息?”</p>

    姜子牙惊讶,“什么?你是说妲己并未受宠?她是娘娘千挑万选的美人儿,容貌世间仅有,帝辛向来好色,怎会对她视而不见?可是她出了什么变故还未得见帝辛?”</p>

    “我也不知,但是两个月前帝辛召见过她一回,此后便再也没了消息。现在帝辛最宠爱的美人儿就是陷害我的那个女人,名叫云兮,长相绝美,远在妲己之上!”</p>

    姬昌不敢置信,“此言当真?竟有人容貌比妲己更盛?”</p>

    伯邑考点头,“当真。此女也是两个月前突然出现,之前从未得知她半点消息!”</p>

    姜子牙闻言思虑重重,在室内走来走去,“妲己是我们灭商的重要一步,她那里出了意外,我们可如何是好?”</p>

    姬昌建议道,“不如去问娘娘?计划出了变故,也该告知她一声。”</p>

    姜子牙摇头,“娘娘最近闭关,谁也不见。”</p>

    室内的气氛有些凝重,伯邑考忽然道,“事情未必就没有转机,妲己的任务是惑乱朝纲,我观那云兮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把帝辛迷的晕头转向,对她言听计从!那女人也是心思狡诈之辈,或许不用我们担心,他们自己就能乱了朝纲,如我们所愿!”</p>

    姜子牙面色舒缓了一些,“但愿如此,朝歌气数已尽,或许这是天助我等,如今,我们先静观其变吧。”</p>

    云·不是省油的灯·兮慵懒的躺在软榻上,帝辛为她斟了一杯酒,殷勤的亲自端着喂她。</p>

    云兮斜他一眼,帝辛有些心虚,但面色不变,“云兮,你尝尝,这是我珍藏的美酒。”</p>

    明知这酒有问题,但云兮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喝了。</p>

    “怎么样怎么样?”帝辛亲眼看着她喝完,心里松了一口气,不错眼的盯着她的反应。</p>

    云兮点点头,“味道不错,醇香甘冽,回味无穷。”</p>

    帝辛追问,“还有呢?”</p>

    云兮似是疑惑,“还有什么?”</p>

    “没,没什么。”帝辛有些失望,也许要等一会才会发挥效果?这样一想,帝辛又打起了精神,目光灼灼的盯着云兮。</p>

    云兮起身,在他面前站定,然后姿势暧昧的跨坐在他腿上,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p>

    帝辛心里狂喜,这,这是起作用了!他高兴的搂着云兮,一只手已经悄悄的摸上了她的腰带。</p>

    云兮对他妖娆一笑,但又瞬间收敛,语气冰冷道,“忘了告诉你,任何药物都对我不起作用!”</p>

    这两个月来,帝辛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爬她的床,每次都被她揍一顿扔出去也不知悔改!这次更过分,竟然在酒里下了药!</p>

    帝辛一听,就知道事情暴露了,赶紧求饶道,“大仙饶命,我以后不敢了,你放过我这一回吧!”</p>

    云兮冷哼一声:“哼!你哪次不是这么保证的?”</p>

    帝辛连忙发誓道,“我这次是认真的!”</p>

    云兮无语,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他了!要说帝辛这人吧,贪图美色是真,摸个小手啦,亲个小脸啦,逮着机会就占她便宜,一副色中饿鬼相。但又不会真的对她用强,还总是花费心思讨好她,虽然他的讨好除了送东西送东西还是送东西,带着一股浓浓的土豪风!但就是这种带着傻气的真诚劲儿还挺打动人的,云兮都快要被他攻略了!</p>

    然而,没想到他竟然在这种时候给她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简直不能忍!完全打破了帝辛原来给她留下的印象!</p>

    云兮上上下下扫视了帝辛一遍,突然想到一个主意,笑的异常邪恶的靠近他,“小受,我们来玩个游戏吧?”</p>

    “什,什么游戏?”虽然云兮一看就是不怀好意,但这会儿帝辛正巴不得她转移话题呢。</p>

    “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哟,需要脱光衣服哦~”云兮诱惑道,帝辛顿时眼睛一亮,跃跃欲试的看着她,但云兮又道,“玩这个游戏需要一些道具,比如,皮鞭啦,蜡烛啦,绳子啦……你想选哪一个?”</p>

    帝辛毫不犹豫道,“都要!”</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