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六回骄公子十三赞叹丑娃娃萧炎生厌
    蒋牧白同这红衣小公子实为同父异母的兄弟。</p>

    他们的父亲荣郡王是今上唯一的胞弟的遗孤,今上虽然手段凌厉,但对于比自己小十岁的胞弟却是十分怜惜,弟弟早亡,今上把所有疼爱都移到了弟弟的血脉之上,将侄子接进宫来同吃同住亲自教养长大,不过十一岁便封了荣郡王,一时风头无二,连皇女们都要避开几分。</p>

    荣郡王受到今上的恩宠,又天性聪慧,不仅书读得好,练刀剑骑射也无一不精,喜的今上曾在寿宴上连连大呼“此子肖我!”长大后,性子更是桀骜了几分。</p>

    成年后先是下嫁新科状元,两年后以无子休妻,震惊天下,恼得状元娘子差点在大殿上触柱而亡,荣郡王不为所动,后又看上了书香世家的蒋家嫡女,不管不顾纳作驸马,有了蒋牧白,一时也算太平。偏偏老天爷喜欢戏弄人,又三年,蒋驸马一场伤寒死了,承恩候顶上了新空缺,生下萧炎。</p>

    近些年虽然盛朝有许多男子行那女儿之职,然而如荣郡王一般先后三妻,两个儿子分别所出的却是亘古未闻。</p>

    前两年萧炎的母亲承恩候在战场上中了流矢去世,萧炎没有姐妹,皇帝大手一挥,便以功臣之后的名义破例将承恩候的爵位给了萧炎,不仅萧炎,连蒋牧白也一齐混了进去,给封了个郡卿。</p>

    一王一候一郡卿,世人都叹荣郡王府的男子未免气焰太过。</p>

    自家孙子明明姓蒋却常年被荣郡王霸着,现又顶着承恩候名义被封赏,蒋家憋屈万分,但木已成舟,对着荣郡王这具活阎王也只有咬碎了牙往下咽。</p>

    蒋牧白和萧炎相差三岁,都跟着荣郡王在郡王府住着,虽然一个院子长大但相互从未称过兄弟,人前人后都是名字直来直去,就这么一直磕绊到蒋牧白的十岁生辰。</p>

    这次正是借着蒋牧白生辰去蒋家看望蒋牧白的祖母。</p>

    蒋家荣郡王是懒得去的,为了不失礼,每次都是两个儿子一齐打包了送去,权作培养兄弟情谊了。</p>

    蒋氏名门望族枝繁叶茂,光是嫡系一脉的兄弟姐妹就叫人数不清楚,萧炎极不耐烦这种应酬,这小半个月一直黑这个脸,腰挂鞭子不像做客倒像讨债,可是耐不住萧炎皮囊好,面白如玉眼如点漆,如赤焰般鲜艳的红色衣裳也压不住他小小年纪的夺目之色,加上承恩候的金字招牌,总有想入非非的,于是偶遇一茬接一茬,才子型、英气型、高冷型,各种招数在萧炎看来简直令人作呕,直逼得他肝气上涌怒气更甚,终于昨日忍不住动手揍了一个狗皮膏药似的蒋家小姐,这才有两个人匆匆拜别,往回路过平城。</p>

    平城靠近南门的边上是一片市坊,街上都是些有头有脸的门面,周边府县能够叫出名字的字号都在这里占了一席之地,作为自家的门面招牌。</p>

    这里不像其他市集那样杂乱,大户人家被护着的女眷偶尔也会过来淘买,是以每间店铺都装饰的高大敞亮,稍微讲究一些的还会隔出几处雅间给那些贵客。</p>

    如九不缺钱,但第一次带着女儿出门也并不张扬,素色布衣,别了根木头簪子,就似个普通人家的主父。</p>

    十三见他如此扮相当即就提出了抗议。</p>

    “爹爹,你看你自己穿着旧衣服,偏偏叫我穿的这么红艳艳的,出门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围着看呢。”</p>

    如九斤一听才发觉自己失误,他光顾着打扮女儿却忘了像他们这样的身份还是不宜张扬为好,心中酸楚却也只有依了十三卸下所有首饰换上旧衣服,只坚持必须得是红色的。</p>

    “等从街上回来再换回来。”如九斤宽慰道。</p>

    没了围墙院门,一身轻便的庄十三真真恰如那脱笼的小鸟,连跳带蹦左右观望,只觉得处处都透着新鲜味道。</p>

    如九斤并不拘着她,笑吟吟跟在她的身后,左右手上拎着满满当当都是庄十三看中的小玩意。</p>

    走在大街上,庄十三才真真切切感受到大盛朝如今别别扭扭的女尊制度。</p>

    因着太过珍贵,在大街上单身行走的年轻女子很难看见,路上抬轿店里跑堂的几乎全是一溜水的小厮,偏偏有些老字号矜持着身份,必须得有位女掌柜在店里坐镇彰显身价才显得自家格调比同行要高一星半点。</p>

    十三刚刚去过的好几家铺子就是这种情形,女掌柜前面一盏茶,正襟危坐在大堂一角,既不用打理账本也不需招呼客人,只偶尔四处走走看看,铺子里其他人也都颇为尊重这位女掌柜。</p>

    看到这种情形十三心里是暗暗窃喜的,原本她经常会忧虑长大后要如何养家糊口,而今才发现在这个世界身为女人找工作居然颇受优待,全然和前世那种严峻的形式不同。她心底暗暗盘算着,若是找不到别的生计,以后不妨当个女掌柜混口饭吃。</p>

    相比于衣裳铺子首饰铺子,庄十三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前世很难见着的民间玩意。</p>

    这里有一间叫奇巧阁的字号,店面并不宽阔,两侧的高架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精细的机关玩具,有用铁打造的手掌大小的一整套兵器车马,也有一本书大小的木头盒子,里面一层一层有多小盒子紧紧挨在一起,不想尽办法是绝对拿不出来任何一个的,小巧精致,外面描画着兰草,直叫十三把玩的爱不释手,除了这,还有用牛皮蒙成的小球,有好几个面拼成,接角处垂挂着五色丝绦,每个面都印了象征典故的图画,也让十三恨不能一齐搬回家去。</p>

    店里的东西又多又杂,一件件过来让她越看越入迷。</p>

    外面青石板上停下了一阵清脆的滚动声,一声勒马的嘶鸣,那辆漂亮的大马车稳当停在了门口。</p>

    店里人并不多,门口空荡荡的,十三一抬头就看见明亮的大门前两个拉长的影子。一个白衣,一个红裳,俱是七八岁模样的小公子。</p>

    尤其是穿红衣服的,鲜艳的红色如跃动的火焰,自带有一股恣意不羁的张狂味道。</p>

    再抬头看那脸,十三忍不住在心底称赞:“好一张俊脸。”</p>

    那厢,萧炎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角落边上传来的火辣辣的视线,在蒋家没消耗尽的怒火又燃上心口,只觉得一股邪火突突撞得心口憋屈。</p>

    又是一个厚颜无耻的,女人果然没好东西!</p>

    再定神一看——嗬!头大身小,个矮毛黄,竟是这么个丑八怪。</p>

    小小年纪也学得那些浪荡做派。</p>

    萧炎厌恶地移开视线。</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