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十一回血三尺匪徒丧命五味杂萧炎诘难(上)
    “啧啧啧,瞧这小脸憔悴的样子。”来人一盏油灯放在船板上,大咧咧架着支腿坐在萧炎面前,“小兄弟,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不懂我们穷苦人的苦处,我们也不想别的,就想从你家借些钱急用,我们几个兄弟女人死了好几年,这么大家子每个女人总不像样不是,你呢,老实着点,也别怨我们,怨就怨你命不好,挖了那坑好几天了就守着孙大户家的儿子,结果你自己撞进来,怪得了谁?”</p>

    他伸手抽出萧炎嘴里的破布,“说吧,别撑着了,你家哪里啊,我们好去拜访。”</p>

    萧炎眼神淡漠,没有看他,转向一边。</p>

    他这幅不为所动的样子彻底激怒了匪徒,粗壮的大手掐上萧炎的脸,硬扭了回来对着自己,碰上的那一刹那,萧炎厌恶地皱起眉头。</p>

    “小兔崽子,趁哥哥们没生气你老实点,不然有你后悔的,再想说就来不及了,你这幅模样知道最受什么人喜欢么?把你卖进私窑里,那些老女人最喜欢你这种嫩鸡,不仅有女人,男人也喜欢,那些私窑里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一天几十个人压在你身上,摸你这身白花花的皮,干的你骨头都要断掉,那里还那么细,也不知道能不能撑下来一个月……”这男人越说越亢奋,唾沫横飞,似乎看到了萧炎这金尊玉贵的人被践踏的可怜模样,丝毫没注意到萧炎眼底越来越实质化的冰冷和紧绷的肌肉。</p>

    “噗嗤——”烛光下微微闪过一道光,涌出来的血液浸湿了船舱,那人没有说完的话消失在泊泊流出的红色中,空气灌进断掉的喉管,发出诡异的声响。</p>

    他的眼中只剩下恐惧,看着那红衣少年拨下缠在身上的绳子,随手在袖口擦干铁刺。</p>

    萧炎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缓了口气,那种让人颤栗的紧张感还没散去,但这种感觉并不讨厌,甚至他仿佛体会到了话本里面一人一骑挥刀于阵前那种所向披靡的快感。</p>

    “坏了。”当马车里的十三远远看见那个红色身影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之前的计划破产了。</p>

    萧炎既然已经自己逃了出来,挟救命之恩让他回报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也只有主动把话说开了求他一次,现在帮他一把说不定还能松口。</p>

    抱定主意,十三让车夫调整方向,停在萧炎身边。</p>

    萧炎警惕地站直身子望向面前一群人,俱是人高马大看着会几手功夫,最中间是辆马车,一个小姑娘掀起车帘。</p>

    萧炎的记性一向不差,“是你?”是奇珍阁有一面之缘说话古怪的小丫头。</p>

    “呵呵。”庄十三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场面,无声干笑两下调整好表情,真挚道,“看公子现在不太方便,不如我们送你回城?”</p>

    萧炎没动,庄十三又说,“这么长时间公子累了吧,放心,我们玉人馆的护院在这里,不必担忧,只管交给我们就好。”</p>

    打量她两眼,萧炎大步径直走过来,手里还握着那根铁刺。</p>

    十三一骇,身子不自觉往后一缩,“你要干嘛?”</p>

    萧炎没有停顿,直接一撩袍子下摆翻身跳上马车,掀开帘子做了进去,“不是你让我上来?”</p>

    真是难伺候,十三腹诽,好脾气地和刘叔说,“刘叔,我们回去吧。”</p>

    庄十三一行人没想到这一趟如此顺遂就接了萧炎回去,各个马蹄声轻快,车轱辘麻利地咯吱作响。</p>

    萧炎似是累了,靠在车壁上,两个人都没有出声,十三正在腹内酝酿着等会求情要说的话,小心翼翼地从旁揣测着萧炎的表情,然而萧炎的脸上透不出一丝他现在的想法。</p>

    长久的沉默渐渐让庄十三放松下来。</p>

    突然,车子一个轱辘传来一阵猛烈的颠簸,似乎是碾过一个小石子,萧炎十三两个人也不由自主往前一扑。</p>

    “唔。”</p>

    庄十三听到萧炎一声隐秘的声响。</p>

    抬眼一瞧,十三这才发现萧炎衣袍底下露出的左边小腿周围的白色裤子已经被鲜血濡湿,膝盖下面还用布条紧紧包扎住,只不过之前隐在红色袍角下面不引人注目罢了。</p>

    “你的腿还好么?”十三脱口而出,问完了又有些懊悔。</p>

    这伤痕是脱困时萧炎自己留下的,绳子绑的太紧,情势又紧急,为了尽快划开绳子用力大了一些偏了方向,结果误伤了自己的腿,之前他自己草草处理了一下,似乎因为刚刚的颠簸,伤口重新撕裂开,血的痕迹又深了几分。</p>

    “马车里有伤药,你——要不要用?”十三还是说到,“伤口似乎很严重,把血先止住吧,对身体不好的。”</p>

    萧炎知道十三说的是对的,他其实已经有些眩晕了,在紧绷神经的时候,伤痛无知无觉,现在放松下来,原先隐藏的痛楚就被放大了无数倍,从小腿一点点敲打着,往上侵袭。</p>

    “药给我。”萧炎命令到。</p>

    把药交到萧炎手上,十三盯着伤处忍不住问,“要我帮忙么?”</p>

    真是没有眼力劲,萧炎气冲冲喝了一句,“背过身去!”</p>

    这就是不要帮忙了,十三碰了一鼻子灰,转过身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大抵跟古代女人的脚不能随便看是一个道理。</p>

    萧炎一开始给她的印象就是霸道又厉害,这时她才突然有了一种“原来你也是女尊世界的男人啊”的微妙感觉。</p>

    得到指令转回去,萧炎的伤处已经被重新包扎过了,比之前整齐许多。</p>

    萧炎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似乎在打量什么,耐不住这种沉凝,半晌,十三轻声说到,“你可还好?”</p>

    萧炎晃神,记起曾经偷窥到的那一幕,那个女人,神色清冷眉目微凝,两道细长笔挺的浓眉像两鬓入去,在尾部干净利落的微微向下一收,身披战甲,高挑的身形跨坐在高头骏马上,映着漫天地间的白雪,也这样对跌坐在雪地里的男人问了一句。</p>

    只不过一个高大淡漠,如被冰雪淬炼出,一个是顶着细软泛黄头发的瘦弱小丫头,天差地别。</p>

    那是唯一一个能让锋芒毕露的荣郡王收起浑身棱角,求而不得的女子。</p>

    萧炎看着庄十三,不置可否反问到,“你为什么来找我?”</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