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二十回分别离天涯两端最无情时光荏苒
    谢先生是个性子固执的,虽然女童越来越少许多书院都开始招收男童,但谢先生觉得男女同读有伤风化,容易耽于嬉闹不思进取,是以前院依旧是清一色的女孩子,在这个男多女少的世界巍为可观。</p>

    十三入书塾没多久,一张桌子上坐着,倒也算有了两个相熟的同伴。</p>

    柳放,书香世家的嫡长女,和十三同年,学问在这个班上是最好的,一举一动比十三这个伪小孩更沉稳。另一位,袁成佩,小小年纪已经长得人高马大,性子洒脱,因着没什么小心思,没人理她也能对着画本自娱自乐,诡异地和十三柳放这二人相处十分融洽。</p>

    第二天十三刚坐位置上就被看出来精神不佳,袁成佩追问出缘由后便自顾自兴致勃勃出了主意,“男孩子嘛,很好哄的,送张画像啦,写首诗啦,只要让他感动一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之前看那本就是这样的,玉笔书生夜里潜进小青的窗户,带他嗖嗖飞到悬崖上,周围正好全是花在开放,映着月光然后跟小青说‘小生慕卿久矣’,当时那场景,小青顿时就……”</p>

    正说的唾沫横飞,柳放听不下去了,“成佩,别乱说了,这些画本子小心被先生发现了。”</p>

    十三也笑,摊摊手,“我也飞不起来呀。”</p>

    不过袁成佩倒是给了十三灵感。</p>

    过几日就是元宵节,街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放学路上,十三拐到一个摊上买了个大公鸡形状的花灯。</p>

    晚饭后,十三把阿罗牵到书房,阿罗身体仍是僵硬的,眼神放在地上。</p>

    十三捧出点亮的花灯递到他面前,“这是我的赔礼,你能原谅我么,阿罗?”</p>

    “这是给我的?”猛然吓了一跳,阿罗手足无措的接过花灯,“送我的?”</p>

    这只大公鸡是用细竹条扎出的形状,外面糊了黄色的绵纸,红彤彤的火光映着黄色,在昏暗的夜色里氤氲着朦胧的轮廓,能看见大公鸡精神地挺着脑袋,下面还挂着一串精致的流苏。光是第一眼,阿罗就喜欢。</p>

    “你不是说过你属大公鸡么?”十三说,“阿罗,昨天我真的没有笑话你的意思,真的,其实我一直觉得你长得很好看。”</p>

    “不用安慰我了,我没有生你的气。”阿罗两只手抱着大公鸡,一直用力盯着鸡头的方向,“我知道的,十三,你不害怕我就够了。”</p>

    望着阿罗拘谨的样子十三突然有些难过,阿罗最开始不是这个样子的,也许因为有自己在,阿罗反而被束缚逼迫更甚从前。阿罗还不到十岁,天天面对着以恩人身份存在的自己,他也无所适从吧。</p>

    这并不是自己的目的。</p>

    十三定定神,柔声说到,“阿罗,我曾经答应过你帮你保守一个秘密还记得么?”</p>

    “记得。”阿罗想起小巷边的那句话。</p>

    “阿罗,你想离开么?”十三问。</p>

    阿罗顿时惊得差点把手里的花灯砸下地,慌乱,羞愧,紧张,各种情绪几乎要把这个男孩子吞没,“我,我没有……”</p>

    “阿罗,我知道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去干的,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有打算留下你,只是想等你养好了身体再说。”十三背过身去,推开窗子,让月光洒进来,“之前我见过你,你一次又一次地逃跑,被打也不放弃,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p>

    “我——”阿罗语塞。</p>

    “既然你要逃离那里,这里也是一样,你不应该留下来的。”</p>

    “我要去找我爹。”阿罗声音低沉,话开了头剩下的也就挡不住了,“我没全说实话,我不想瞒着你的。我小时候我爹被拉壮丁带走了,家里要出兵役,小爹爹们都不愿意只有我爹爹去了,后来收到过几次消息,我爹说他在边关过的还不错。后来我娘病了,临死前让我去边关找我爹爹,娘死了小爹爹们都着急改嫁嫌我累赘,没有人管我我就上路了,结果我在路上遇上了拍花子的,被捆了卖给人牙子。”</p>

    “你家中没有亲戚了么?”十三问。</p>

    “没有人愿意养我,大家都不富裕,再说了,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阿罗说。</p>

    “所以你当时逃跑就是为了去找你爹?那现在呢,怎么不跑了?”十三叹口气,“是不是想着干两年活还清银子再走?”</p>

    阿罗一惊,“你怎么知道?”</p>

    十三没好气道,“你在地上算完了的算阵都没弄干净,我还琢磨了半天你在算什么,原来是这个。”刚刚听阿罗一说,十三马上明白那些笨拙的算阵是干什么用的了,是他停留的日子。</p>

    “你也不想想,凭现在的速度,过两年再去你还找得到人么?”十三忍不住教训道,“要是我的话早就先逃了,回报什么的以后再说,万一我是坏人把你关一辈子呢?”</p>

    “十三不会的。”阿罗坚定答道,“而且——我舍不得走。”声音低不可闻。</p>

    “阿罗……”</p>

    原来真的有这样的人,十三想,明明能看透世情险恶却还能坚持一腔赤子之心,如晨间山顶最勃发的小松,谷涧滴落的清澈新泉。这样的阿罗,不应该被禁锢在这里。</p>

    “我说了,我会帮你保密的。”十三无声无息地向后退了一小步,她正视阿罗的脸,“过两日就是元宵,我们出去看灯,然后你走吧。”</p>

    “十三,我——”</p>

    “你不想见到你父亲么?他在边关等你,还有你母亲的遗愿。”</p>

    阿罗沉默,长久的不语。</p>

    十三见状轻轻退出房门,留下阿罗一人捧着花灯伫立。</p>

    将要熄灯时,阿罗敲开了十三的卧室。</p>

    “我会回来的。”像是憋了很久,阿罗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挺着脖子倔强地看着她,“找到父亲以后,我会回来的。”</p>

    “不用的,阿罗。”十三摇头。</p>

    阿罗寸步不让,仍然固执道,“我会回来的。”</p>

    “好。”十三不再反对,之后的事情谁能保证呢。</p>

    “还有这个”,阿罗直直地把手伸到十三面前,掌心躺着一对半个小指盖大小的金耳钉,是一朵花的样子,“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我一直藏在头发里,你能收下么?”</p>

    “这太珍贵了。”十三想把他的手推回去,却发现根本无法移动丝毫。</p>

    “你可以收下么?”阿罗的声音几乎像在祈求,执拗地盯着她,耳朵有些红,似乎拼尽了所有力气一般。</p>

    十三发现对着这样坚持又倔强的阿罗自己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好,我收下。”她轻轻接过那对小小的闪烁着迷人金色的耳钉。</p>

    她摘下自己手上的手串塞进阿罗的手里,是红色和黑色的绳子编成的,中间仔细串着几枚金子做的小花生小铜钱之类。</p>

    见阿罗要拒绝,她不容反对道,“这是回礼,你藏在身上,万一没钱了就拿出来救急,你想再被卖一次么?”</p>

    “这次不会了……”</p>

    “阿罗,这是我的心意,我希望你能够平安,找到你的父亲然后一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十三真切说到。</p>

    这是她最真切的希望,这个年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分别也许就是一辈子,但从一开始见到阿罗,她就希望阿罗能够自由,能够摆脱掉过去的不幸。</p>

    阿罗攥紧手串,顿时觉得握紧了什么能给他无限力量的东西。</p>

    十三,我会回来的。</p>

    元宵节的晚上,十三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送走了阿罗,阿罗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袱离开平城,向遥远的边关继续前行。</p>

    想起十三收下的那副耳钉,阿罗心中满是欣悦和期待,但是他没想过,再次重逢比他预想的的时间要长很多,而那时许多无法预料的因素也扰乱了一切。</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