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三十回开导意隐喻前尘断生死良药难觅
    “梦一,我从前看过一本书,上面在大盛朝东面海的尽头有一个地方,那里阴阳颠倒,男子为尊,女子为卑,男人养家做主,出将入相,女子相夫教子,操持家务。”</p>

    “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这岂不天下大乱?”袁成佩惊疑道。</p>

    “如今大盛朝天下大乱了么?”十三轻笑。</p>

    她又继续道,“那里和现在的大盛朝很像,女子渐渐能出门读书做事,但大家仍然潜意识觉得女子不如男子。有一个姑娘出生了,家中长辈都不喜欢她因为她不是个男孩。”</p>

    “女孩子竟也不喜!”袁成佩惊诧,在间隙道。</p>

    “长到六七岁开始读书了,许多人也说她是个女孩读不下去不如尽早找一个好夫婿生活无忧,但她不相信,她觉得自己很适合读书,比家中兄弟都要聪明,她很努力,废寝忘食,读完书出来得到一个很好的职位,但上司仍是不喜,同进来的男孩子总是比她更受重用。”</p>

    “那后来呢?”袁成佩好奇追问,他完全无法想像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男女混乱的奇异地方。</p>

    “唔,她很拼命很用功,但要获得男人的成就她依然要付出成倍的心血,还要担心成婚生子会让她丢了职位。”</p>

    “那不还是和之前一样么?”袁成佩失望。</p>

    “是啊,凡是自古以来的东西都是很难改的。”十三摊摊手,巧笑道,“可是梦一你不觉得奇怪么,同样都是你,只要到了海的那边,你就可以堂堂正正的作为男儿长大,没有人会苛责你,你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恰当的合理的,同样都是你,为什么别人待你会不同呢。”</p>

    “我——”袁成佩语塞。</p>

    “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是俗人,人云亦云,他们只会说你不应该做什么你应该做什么,确从来没办法告诉你原因,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附和周围。”</p>

    望着袁成佩,十三恳切道,“梦一,这并不是你的错。”</p>

    这句朴素的言辞如石破天惊,袁成佩心神俱震,喃喃道,“可若我是女孩的话……”</p>

    “万一你投生成女孩的时候在海那一头呢,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是男人么?梦一,没有用的,世人都有自己的喜恶,现在现在世人偏好女儿,身为男儿就卑贱,明天呢,个子太矮,个子太高,身体不好,脑子愚笨,跑得不够快,说话不伶俐,总能找出理由来,所有人都没必要活下去了!”</p>

    “梦一,顾忌别人看法是顾忌不过来的,抛开男儿的身份你到底想要什么?”</p>

    “抛开,这要如何抛开?”</p>

    “你之前一直做得很好呀。梦一,许多女子都不及你,就算不穿裙子,你也始终是我的挚友。”十三道。</p>

    袁成佩沉默,而后道,“我不知道,我得想想。”他苦笑,“贞安,这世间也许只有你们还会想知道我的去向。”</p>

    青龙观也许并不是他以为的容身之处。</p>

    他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左右看看,急问,“守之来了么,她在哪里?”</p>

    “她在前面,要我去叫她么?”十三问。</p>

    “不,不要。”袁成佩忙叫到,他拉住十三的袖子求到,“十三,我的事先别告诉守之好不好?我现在这样不便见她,拜托了,十三。”</p>

    见十三面带错愕,袁成佩又道,“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你只先瞒着就好了,守之那边我总会给个交代的。”</p>

    电光火石间,十三仿佛明白了什么事情。</p>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p>

    蒋牧白突然转身问身后小厮,“阿北,那日我回来拿的那个布包在哪里,回去找给我。”</p>

    “是,公子。”名叫阿北的小厮应下,心中却暗暗叫苦,那么个粗陋东西,公子随手扔过来便以为是什么不重要的东西,都快忘了放哪了,怎么今天公子又提起了。</p>

    十三守诺没有对柳放提起袁成佩,她们二人无功而返。</p>

    不过大半个月,袁家替新出生的二女办满月时,已经宣告死亡的长女袁成佩却突然一身褴褛伤痕累累地出现在一众宾客面前,哭诉自己大难不死,好不容易历尽千辛万苦才能回到母亲父亲面前尽孝。</p>

    这件事整个平城传得沸沸扬扬,好多人都说袁家运气实在太好,那家主看见女儿都喜得在堂上晕了过去。</p>

    很快,袁成佩又回到了紫阳书院,似乎一切如常。</p>

    “竟会是这样的结局,这位袁家公子倒也算是能谋善断。”蒋牧白听了消息大笑,手边正是十三落在布囊里的那本书,已经被翻得很旧,空白处写满了批注,而今那些批注旁边又添了另一种不同的笔迹,隐隐带着几分放肆不羁。</p>

    “公子,在这等了这么久,如今看到了可以启程了吧。”阿北道。</p>

    “查了袁成佩的资料送到父王那里去。”蒋牧白吩咐,“明日启程。”</p>

    “那位小姐可需查探一二?”阿北试探道。</p>

    “不必。”蒋牧白轻抚扉页上贞安二字,“无须再见。”</p>

    一个月后,谢先生之前提过的那位名医终于到了平城,却带给十三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p>

    “如卿人从表面看似乎还不错,但内里实则已经耗尽,外干内虚,可以说是油尽灯枯,最多不过半年,这位小姐还是提早准备,多多在卿人跟前尽孝吧。”</p>

    “大夫,一定有办法的,求求您救救我父亲,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做,只求您救救我父亲,他辛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去了。”十三哭求到。</p>

    她没有办法想像没了如九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从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起,刚刚睁开眼睛就在如九的怀抱里,如九是她的父亲,又像她的母亲,她人生的每一处角落都有如九的影子。</p>

    明明只差一点,只要再坚持大半年,一切就都会慢慢好起来,她会听话娶一个贤惠的夫郎让爹爹高兴,然后生几个他最盼望的小孙女孝敬他,明明只要再熬半年就够了。</p>

    光是想一想她救不了如九这个可能,她就感受到了不能承受的莫大绝望和悲恸。</p>

    “唉,不是老妇不愿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救你父亲的病症只能温养,所需药材极其名贵,老妇一辈子都很难见几次,凑齐这些更是难如登天,你——”她狠狠心到,“还是准备后事吧。”</p>

    在十三的坚持之下,她留下了方子,如她所言,这份药方大部分药材都很简单,但唯独有几味药材,足以让普通人家望而却步,如一道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天堑横亘在生死之间。</p>

    十三将所有精力都扑在了找药上面,谢先生以及柳放袁成佩等人也为她奔走,但那句难如登天并没有骗十三,她绝望地发现她连一味药都找寻不到。</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