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三十三回听留言火急火燎细宽慰苦中作乐
    如九靠在床边,一口一口喝下十三用勺子送来的药。</p>

    “十三,那天大夫说了什么?”如九问。</p>

    “还不是之前那一套,要好好保养,不能受累。”十三边说边轻轻吹勺子里的药。</p>

    如九略带担忧地看她一眼,“你最近好像没什么精神,可是累着了?”</p>

    “可能是最近读书太晚了,马上就要春闱了。”</p>

    如九不疑有它,“十三,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莫要为我费心,只管好好读书准备考试知不知道?”</p>

    “知道的,爹爹,我马上就去书院了。”</p>

    十三如同往常一样,按时踏进教舍,往柳放的方向一看,柳放果然低头盯着书不理她。</p>

    失落地叹口气,十三坐在袁成佩身侧,整个上午十三都感觉袁成佩的目光似有似无围绕着自己。</p>

    先生讲过课,十三按照惯例先背过昨天的课业,然后研墨练了两张字,又接着写之前没有完成的文章。</p>

    终于,十三搁下笔,“梦一,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别憋坏了。”</p>

    袁成佩一脸欲言又止,脸上表情变换半天终于一跺脚拉着十三出了教舍,左右瞅瞅做贼般将她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p>

    十三有些奇怪,“梦一,你这是怎么了?”</p>

    “十三呐,昨天说的那件事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吧,我觉得守之说的也有道理。”他吞吞吐吐道,“我昨天也是一时糊涂,你前程正好,还是不要干傻事了。”</p>

    十三温和道,“昨天不是说好了么?怎么又提起了,我已经决定好了,梦一。”</p>

    “诶,你不知道。”袁成佩急了,焦躁地跺了跺脚,“那萧小侯爷之前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打听了清楚,是个好男儿也就算了,那人不能要!”</p>

    十三已经多年没有听过萧炎消息,不由有些疑惑,“他怎么了?”</p>

    “他脾气特别差,而且霸道凶悍。”袁成佩道,“他是荣郡王的儿子,你想他性子怎么可能会好?听说他心中稍有不顺就会拿鞭子,连自家表妹都被他抽过,这是何等凶残之人!”</p>

    十三失笑,“梦一,他脾气差我是早就知道的,之前我和他曾有一面之缘。”她说起小时候和萧炎的那次相遇。</p>

    “所以说更不能要了,小时候就那样凶悍现在长大当了将军统领那么多兵马,岂不是分分钟要你的命?你若像守之一样会剑术也行啊,可就你这身板这力气,打也打不过那小将军,到时候一言不合动起手来赶去救你都来不及怎么办?”</p>

    袁成佩认定,十三如此好脾气的人,一旦进了那承恩候府不知道会被那霸王怎么磋磨,他绝对不能看着十三送上门被人欺负。</p>

    “梦一过虑了。”十三干笑两下,“他应该还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把我弄去,总要心疼一下他那些药材,不会轻易对我动手的。”</p>

    “你还是不能答应。”袁成佩听了更急,只一个劲拦她。</p>

    “又是为何?”</p>

    半晌,袁成佩憋出一句话,“他长得特别漂亮!”</p>

    见十三还是没明白过来,他把心一横一股脑全倒出来,“他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当年在京城就迷倒了许多狂蜂浪蝶,听说京城许多贵女都恋慕于他和他不清不楚的,尤其是万安郡王,对他势在必得,许多人都看见万安郡王跟在他身边。就是因为他生性狂浪风评太差,所以荣郡王才想找个上门的儿媳遮盖家丑。这样的男人怎么能要!”</p>

    “多谢你为我费心。”十三说。</p>

    心里却忍不住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男人的清誉——</p>

    对处在弱势一方的忠贞纯洁吹毛求疵,果然是放至四方皆准的人类社会的共性。</p>

    “哪里,而且也不是我一人功劳,守之嘴上不说昨天连夜就把资料查来给我。”袁成佩不好意思道。</p>

    “不过,我倒觉得传言也不可尽信。”十三微笑,话锋一转,“三人成虎,流言蜚语向来夸大其词的东西多,尤其是关于一个人的清誉,最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如果萧小侯爷真如传言所说生性浪荡,他常年在边关领兵又如何□□回京城和那些人厮混,就算每年回来那么一小段时间,就能一个一个将那么多人收归裤下?真是这样,那些人恐怕都是些贪慕美色如同饿狗见了肉包子一样的人,并不能说明什么。”</p>

    “所以情况未必有那么糟糕,你不必为我担忧,梦一”</p>

    袁成佩不赞同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有句话叫无风不起浪,入赘忍忍也行,可是作风不正的男人绝对不能忍。”</p>

    “梦一,萧小侯爷愿意出手帮我,我其实很感激。”</p>

    袁成佩愣住,却听十三向前踱步继续说道,“那些药材你也听过,实话说,虽然我勉强有几分才学,以后说不定也能出人头地,但现在的我,其实一文不名。这件事,换任何外人来看说不定都会笑萧侯爷笨。他至少给了我一个机会,我自己选择了接受,又怎么能反过来怨愤他呢?”</p>

    “我是为救父亲,他是为什么我还不清楚,但一定有不得不如此的理由。本来我们和平常女男就不一样,既非媒妁之言亦非情投意合,他出手救我父亲,就算他真的有无数红颜知己,单凭这一点我就愿意尊重他。”</p>

    十三冲袁成佩一笑,“所以啊,梦一,或许我们会比其它妻夫更合得来也不一定。我以尊重之心待他,只要他没有太过分,我也会好好遵从妻子的职责。”</p>

    袁成佩愣住,心中不甘更深,自家好友如此优秀,怎么一株仙草竟被那颗霸王花给缠上了。</p>

    “那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能遇到贞安你。”袁成佩喃喃。</p>

    “可能这就是画本里说的千里姻缘一线牵,你不最喜欢看么。”十三做出思考的样子,用手摸摸下巴,调侃道,“不过梦一,你也别太小瞧了我,我跟旁人可不一样,遇上我说不定悲催的是他萧小侯爷也不一定。”</p>

    这也算是句实话,十三外软内硬,性子清冷,又不像大盛朝其它土生土长的女子易被男色所惑,东风遇上西风,谁压过谁现在还未曾可知。</p>

    这天回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十三在巷口见到了那天的来人。</p>

    她想了想,冲他摆摆手把他叫到一边的角落。</p>

    来人仍是面带恰到好处的笑容,心下却诧异,不过一夜功夫,这书生怎么又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模样,全然没有一般女子提到入赘要么激愤要么谄媚的样子。</p>

    手背在身后,十三眉头微挑,不紧不慢道,“回去禀告你家侯爷,这门婚事我答应了。”</p>

    来人笑意不变,“我自当转达,请小姐安心等待就行了,药材一定快马加鞭送来。”</p>

    “慢着,我还没说完。”十三不置可否继续道,“我有两个条件,一是这件事情要瞒着我父亲,相信萧小侯爷一定有办法,第二,我要考完春闱才可成婚,有个举人功名也不至于太辱没你家侯爷。”</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