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四十回论局势兄弟夜谈访小院误会难消(上)
    晚饭过后,父子三人一起谈了片刻,蒋牧白和萧炎就乖觉告退。</p>

    走到王府门口,蒋牧白道:“去你府上”</p>

    “好。”萧炎简短答到。</p>

    一路上二人没怎么说话,回到承恩侯府的时候管家已经把书房收拾好了。</p>

    蒋牧白先入,萧炎对周围沉声道:“把四边都守仔细了,擅闯者格杀勿论!”</p>

    “是。”一队亲卫领命。</p>

    “基本可以肯定太女要倒了。”蒋牧白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直接抛出最核心的话题,“旨意已经拟好,还没发出来,知道的人整个世上不超过一只手,现在再加你。”</p>

    萧炎平静道,“消息可靠么?”</p>

    “十分可靠,这可是父王埋了三十多年的钉子,好不容易才用上的。”</p>

    “之后呢,会是谁?”</p>

    “现在还说不准,不过我认为很大可能会是鲁王,陛下他——”蒋牧白含蓄道,“恐怕还想再做二十年龙椅。”</p>

    他想起幼年被父亲带进宫去见陛下,陛下那时年富力强,富有威严,对他却总是和蔼如同最普通的长辈,甚至把他抱在膝头批阅奏章,任由他牙牙学语念着奏章上那些之乎者也。那个时候他心中最了不起的人就是今上,能够看懂写满字的折子,能让周围所有人都听他的话,吩咐事情的时候桩桩件件有条不紊,张弛有度,似乎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p>

    “为什么别人都听你的?”幼年时他曾好奇问过。</p>

    “因为朕是天子,乃天下主人。”当时今上爽朗一笑,指着御书房中一面墙壁大小的堪舆图道,“看见了么,这就是我们大盛朝的疆土,普天之下再没有比大盛更繁盛的土地,这上面的子民都是大盛的子民是朕的子民,皇帝就是让万民生息的人。朕握稳了车头,大盛上下才能井然有序,百姓才能有所饱腹,安居乐业,让大盛朝的威仪感化四方。”</p>

    后来,陛下年纪渐长,内宠渐多,子孙繁茂,他也就越来越少入宫了。</p>

    蒋牧白神情复杂,“陛下已经不是刚登基的时候了,他太怕死太怕被骂,总希望每一处都安安分分和气一团,可太平盛世不是大家一起扯张皮出来就可以的。”</p>

    “那么,淳郡王将来会成太孙?”萧炎肯定道,“你要嫁给她。”</p>

    “是的。”</p>

    萧炎却突然发问,“我一直不太理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若要权势地位,我们一门已是极盛,你不需要把自己搭进去,我猜过你是为了后位,毕竟是天下之主,但又觉得不像。”</p>

    萧炎的眼神犀利,暗藏锋芒,不给蒋牧白退缩的机会,仿若又成了疆场上与敌人厮杀的将军,“作为父王的儿子,你的兄弟,我认为我有资格知道。”</p>

    “你没有想错,我为权势。”蒋牧白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其它办法我都试了,但只有这一个,阿炎不觉得这是最快的办法么?”</p>

    他霍然起身望着萧炎,“在边关的时候,阿炎不是也说过么,如今强邻环伺,各部都是蓄势待发之势,明面上对大盛称臣俯首,暗地里却都包藏祸心,时而劫掠边境,百姓不堪其苦,边户十不存一,有出路的纷纷内迁,如今蚕食之行已现,鲸吞之举阿炎觉得还会远么?”</p>

    “当此时,陛下却为自己身后之名一味忍让,以为能以黄金丝绸换得安康,岂不是愚蠢!”他的声音有些激动。</p>

    “陛下年事已高。”萧炎犀利指出当前的局势。</p>

    只要有足够耐心,凭借荣郡王府积累的权势,总能一点点抹掉今上的错误。</p>

    “可是我不愿意等了。”蒋牧白傲然道,“蚁穴已经生成了,难道要等它们繁衍生息难以断绝之后再来一只只抓?只怕大厦将倾,已危矣!我若是愿意入朝慢慢磨砺,二三十年或许能收拢权柄,可那时候恐怕已非人力能挽回的了,终将遗祸子孙。”</p>

    “嫁给淳郡王便会如你所愿?”萧炎问,“后宫之人,掣肘更多。”</p>

    “淳郡王生性优柔寡断,耳根子软,而且对我痴心一片。”说到这,蒋牧白语气微妙,“同其他比起来,这不是代价最小的办法么?”</p>

    他自幼苦读,为的就是有一日能够成为儿时憧憬成为的那种于天下万民有益之人。后来男科举日益壮大,他以为所学终有用武之地,满怀期待,却只被发配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职位,每每还要被同朝女子议论,都觉得男子为官不过是装点门面充数用的花瓶而已,讨陛下开心罢了。</p>

    他安慰自己,不过只是一时之困,做出点实事总能被人看见,于是他耗费数年心血一心一意扑在官庄的事情上,亲自东奔西走,可是最终官庄还是被毁了。</p>

    若他不能站在最高处,便是再呕心沥血又能如何,依旧只是空中楼阁。</p>

    “阿炎,你难道不曾怀疑过大盛朝的未来么?”</p>

    “自然是想过的,不过我清楚自己脾气不好,更不耐烦看人脸色,当年我会离开京城也是不想被搅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面。”</p>

    萧炎起身走到墙边,摘下墙上高悬的宝剑扔到蒋牧白怀里,昂然道,“但是我有剑,有兵马,只要我在,杂胡就休想进犯一寸。”</p>

    蒋牧白揉揉被砸得生疼的肋骨,拇指挑开一寸剑身,白光乍现,寒意逼人,果然和萧炎很般配。</p>

    “这段时间你要小心行事,不要露出痕迹被有心人觉察。”蒋牧白叮嘱道,“另外万安郡王——”蒋牧白露出一个近乎完美的笑容,“你就再忍忍吧。”</p>

    万安郡王的母亲庆王一支在宗室里很有影响力,一直是坚定的太女党。自从萧炎回京,万安郡王已经被承恩侯府的大门拦了不知多少次,甚至守在了萧炎出城的大道上,可谓是挖空心思。</p>

    萧炎冷笑,“蒋狐狸,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我会不知?”</p>

    又相互说了几句,蒋牧白的注意突然被萧炎桌上被压在一沓书下面的几张信纸吸引,“这是什么,摆在这个地方。”他随手抽出一张。</p>

    萧炎原本正背对着他把剑挂好,听到声音转过身一看发现蒋牧白在看自己东西,顿时不悦,劈手夺过信纸,“胡乱看什么?这是我的。”用力塞回原处。</p>

    然而已经迟了,蒋牧白早已看清了信纸最下端的三个字,“庄维桢?这不是你那位小妻子么?我不知晓你们已经开始鸿雁传书了,就是阿炎小心莫被人蒙骗了去,毕竟你没什么经验。”表情关切,全然一副好哥哥的样子。</p>

    萧炎最恨蒋牧白这种表情,从小到大没一次好心的,咬牙道:“经验还不是练练就有了。”</p>

    蒋牧白哈哈大笑。</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