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四十七回薄如纸一戳即破乱如麻上门教妻
    阿北推开门,轻手轻脚进了屋子。</p>

    “公子,你要不先歇歇?”</p>

    “不必了。”蒋牧白没有抬头。</p>

    半晌,他发觉阿北仍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有些奇怪,“你伫在那里要做什么?”</p>

    “没什么,就是看公子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阿北讪讪道。</p>

    蒋牧白抛下笔,问到,“有什么话说吧。”</p>

    “其实也没什么。”阿北吞吞口水,在蒋牧白的目光下终于耐受不住磨磨蹭蹭道,“我就是觉得吧公子不必太着急了,这种事情毕竟还是跟如小姐商量一下比较好。”</p>

    “如今有何可商量的。”蒋牧白道,“我知晓她心意就足够了,如今我身在旋涡,各方人马都在虎视眈眈,莫说还有淳郡王,日后再说也是一样。”</p>

    之前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无所谓身边是什么人,太孙、淳郡王,前脚接着后脚,想要不留痕迹的抽身却是没有这么轻松,他若贸贸然丢开这些和十三走一起,不光是蒋家和荣郡王府,连十三也会被牵累。</p>

    再等一等,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待他处理好手边事务的调理,做好部署一切妥帖,就能无后顾之忧地来着手他和十三两人间的事情,只要等这一波风浪平静下来就可以了。</p>

    “公子,你真的还是跟如小姐打听清楚,两人说好吧。”阿北缩起脑袋,“就您一个人这么热心总不是个事,万一那如小姐,那如小姐根本没这个意思……”</p>

    “你到底想说什么?”蒋牧白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有什么隐瞒的,还不快禀告!”</p>

    “那我说了公子你可千万别生气。”阿北顺杆滑,讨好道,“还记得我们当时在平城山上第一次遇见如小姐么?当时她和袁成佩在一起。”</p>

    “当然记得。”蒋牧白不由回忆那一次在山上初见,正是那一次十三引起了他的兴趣去翻那一本书,才会有后面的羁绊。</p>

    “记得当时我们发现袁成佩其实是个男子,男扮女装,你还吓了一跳。”蒋牧白道,“倒是因缘巧合招来一名能将,袁成佩虽然读书一般,从小耳濡目染做生意倒是一把好手。”</p>

    当天回去之后蒋牧白就派人调查了袁成佩的资料,确认可用后使人接近介绍到荣郡王府门下,袁成佩自然一千一万个愿意,却并不知道蒋牧白早已知道他的底细。虽然男扮女装这个把柄蒋牧白并不打算用上,但事有万一的话也是一个钳制。</p>

    “我不是说袁公子,是当时如小姐在他身边,公子忘了?”阿北道,“公子不奇怪为什么袁公子根本不认识姓如的学子?”</p>

    “我明白你的意思,十三可能对我一直有所隐瞒,甚至名字也是假的。”蒋牧白目光投向躺在书案上的那本书,平静道,“她有难言之隐,我也一样,不敢报出自己名姓,她所顾忌无外是婚约在身,我来解决就好。”他不会看错十三的眼神,分明和他一样。</p>

    他有自信能够扫平两人面前的一切阻碍,那个什么未婚夫,只要有足够筹码,还怕不松手么?蒋牧白心下微哂,深吸一口气。</p>

    “可是公子忘了当时那女子如何自称的了?”阿北见自家公子死活不开窍,实在忍不住了一股脑道,“我刚刚才突然想起来,她分明是叫庄维桢!”</p>

    屋子陷入可怕的沉默,阿北望见他家公子手背发白。</p>

    蒋牧白沉沉盯着他,声音起伏无波,“她叫什么名字?你再说一遍。”</p>

    “小的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阿北喏喏道,“那天袁公子和她不知为什么闹翻了,她追在后面说袁公子要是再敢跑她庄维桢就不理他了,公子记起来了么?我刚刚也是吓一跳,承恩侯府那边的新夫人不是说就叫庄维桢么,又都是平城的,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他的声音渐渐低下来,几不可闻。</p>

    夕阳霞光下,少女在半山坡大声呼喊,“站住!不然我庄维桢下辈子都不认识你!”</p>

    庄维桢!</p>

    那一幕随着阿北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从脑海被遗忘的角落里呼啸而出。</p>

    蒋牧白闭上眼睛,喉头无意识地滑动两下,咬牙道,“出去!”</p>

    “公子。”阿北转身,又忍不住转回来担忧道。</p>

    蒋牧白突然改变主意,“回来。”他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果断道,“备马,去侯府。”</p>

    十三怎么可能是人们口中那个贪财好色软弱无能的赘妻呢,一定是弄错了!</p>

    “大公子,我们公子有事出去了,您有什么事不如到前面坐坐,或者给您带话?”书房门前,双林笑容可掬地向一脸肃杀之气的蒋牧白说到。</p>

    “不必了。”蒋牧白径直绕过双林推开书房门,“我同二弟借个东西。”</p>

    双林阻挡不及让他进了书房去,按说书房重地没有萧炎首肯任何人都不能进的,可大公子毕竟不一般,连二弟都叫出来了明摆了说他们是一家人的意思,双林也不好撕破脸太拦着,只好跟在后面照应。</p>

    蒋牧白目的明确,目不斜视,直接就拿起了萧炎桌上那一摞显眼的书信,庄维桢三字刺得他胸口火烧火燎。</p>

    蒋牧白从胸口掏出那本书摊开放桌上,将信凑近了和书页靠在一起,横撇竖捺,细细比对分明透着相似的痕迹。</p>

    蒋牧白垂眸,动作轻柔把信原样收好,他不去看那封信,可信上的内容还是不由自主地飘进他脑海,她在同阿炎说湖畔垂钓的事情。</p>

    “你们公子到底去了何处?”蒋牧白问,“我有要紧的事情。”</p>

    即便真是她又如何,阿炎不是一向不在意么,只要他开口阿炎一定能放了她。</p>

    “小人真的不知。”双林索性装傻,闭紧了嘴巴。</p>

    临走前,萧小侯爷就下了指示,谁上门问他的去向都不准透露半个字否则军法处置,尤其是家里人。</p>

    双林觉得这是他们公子知道自己行为委实丢脸才拦着不准说。</p>

    今天大清早,玉姑姑急匆匆就传来了消息说是那位庄小姐彻夜未归不知去了何处。他们公子一听就不乐意了,眉头皱的可以打结,“她说去哪里了?”</p>

    “昨天庄小姐突然说要出去走走,晚上不回来了,老奴本以为是说说而已,结果等到夜深也不见人,这才慌了派人去寻,庄小姐在京城也没有故旧,实在想不出她能去哪里,只有来禀告公子。”玉姑姑一脸焦急,“若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p>

    “青楼楚馆你们可都查清楚了?说不定人家在里面逍遥。”说这句话的时候,双林分明感觉到一股寒意。</p>

    “老奴找过了,大大小小的地盘都翻过了,没有庄小姐的影子。”玉姑姑末了还添上一句宽慰到,“庄小姐是个正派人,不会的,公子莫疑心。”</p>

    “谅她也不敢。”萧炎轻哼一声。</p>

    “京城兵马司那里可有交代过?”</p>

    “这是不是动静太大了?”玉姑姑问,“被人知道又要议论许多。”</p>

    “爱议论就议论,找人要紧。”</p>

    像要撇清关系般,萧炎不情不愿补充道,“藏着捏着万一她被拍花子的拐跑了更丢我人。”</p>

    玉姑姑失笑,“庄小姐这么大人了,怎么可能被拍花子拐。”</p>

    “我就这么一说,强人劫匪什么的,她打得过哪一个。”萧炎不耐道,“先找回来再说。”</p>

    玉姑姑领命走了没多久,萧炎突然站起身,“双林留下,传风跟我走一趟。”</p>

    虽然嘴上没说出来,但双林深深以为小侯爷这是上门管教新夫人去了,向来就算是小侯爷不要的东西,他不答应谁也别想插手,而且——</p>

    公子对这位新夫人似乎也不是完全不上心的,想到这双林不由有些出神,以后到底要不要想办法和新夫人打好关系呢?自己一路上护送过来,和新夫人也算有几分交情,日后是不是能吹个枕头风?</p>

    问不到萧炎的去向,蒋牧白一时间竟不知往何处。</p>

    “公子。”阿北轻声拉回蒋牧白的理智,“刚刚飞鸽传书,有平城的消息了。”</p>

    一张不大的字条被递到蒋牧白手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字,无情打碎了蒋牧白心底最后残存的幻想。</p>

    蒋牧白无声苦笑,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