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五十四回融洽意初为磨合暗棘存口不对心
    第二天醒来,十三对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这里是萧炎的院子。</p>

    她起身,铃兰和碧竹已经准备好衣物在等着了。</p>

    “早啊。”十三和她们招呼。</p>

    碧竹抱着衣服,满面不忍泪眼汪汪,“小姐,你昨晚竟然被公子赶出来了么?”小姐好可怜,以后她一定要对小姐更好一点才行。</p>

    铃兰表现一同往日,她喝了一声,“碧竹!”她沉静道,“该改口叫夫人了。”</p>

    “夫人。”碧竹被铃兰斥责,忙改了口。</p>

    十三有些别扭,倒也没说什么,她瞟了一眼内室,里面已经整洁一新,没有了人影。</p>

    “萧炎……不,侯爷呢?”她问到。</p>

    铃兰一边帮她系腰带,一边答道,“侯爷每日卯时都会去练武场,已经去了许久,再过一会应该就快回来了,夫人去前厅等侯爷一起用早膳么?”</p>

    十三想了想,说到:“不如我去练武场找他吧,我从未看过侯爷练武。”</p>

    将来是要绑在一起过几十年的,第一步就从相互了解开始好了,十三暗自想到。</p>

    隔一层墙到练武场的时候,就能听见刀枪碰撞的声音,以及劈开空气的唰唰风声。转过一道围墙,瞬间开阔起来,一块方方正正长宽各有几十米的空地展现在眼前,黄沙土地,什么装饰都没有,边角一排兵器。</p>

    “侯府还有这么大一块空地。”十三有些吃惊。</p>

    “承恩侯府建府的时候就留了这块地方当做练武场,萧家先祖就是凭战功封侯,一代代一直这么用下来,其它地方修了许多遍,唯独这里和当年一模一样。”铃兰微笑着给她介绍。</p>

    “原来如此。”十三远远地看场中那人,正在和两位侍从对打,以一敌二丝毫不见下风,一招一式凌厉生风,游刃有余,虽然简单却直逼要害,“侯爷的武艺是和谁学的?”</p>

    “侯爷小时候磨了他母亲亲自给他启蒙,后来就是家中几位家将教导。”铃兰道,“我来府中这些年,只要侯爷在府中的日子,每日早上从未断过,便是春节也是一样。”</p>

    那边萧炎已经注意到了她们,收了动作提剑大步走来,在十三面前站定,他只穿一件单衣,浑身冒着热气,额角也是细汗,“你怎么过来了?”</p>

    “听铃兰说你在练武,心中好奇就过来看看。”十三说到。</p>

    萧炎觉得应该没有女人喜欢看男人练武,随口道,“感觉如何。”</p>

    “叹为观止。”十三夸到。</p>

    萧炎心中诧异,轻挑眉头反问道:“男人舞刀弄枪,你不觉得奇怪?你们读书人不是最喜欢讲究这一套么?”</p>

    十三悻悻道,“我和她们不一样。”</p>

    “怎么个不一样法?”</p>

    “侯爷只需知道我心中所有事情都没有男女之分就够了,能者居之。”十三道,“侯爷保家卫国令人尊敬,有什么可奇怪的。”</p>

    萧炎嗤笑一声,“的确,还是你比较奇怪些。”</p>

    他能当上将军,不过是萧家后继无人,又恰巧没有女子愿意去边关,回朝叙职的时候,兵部许多女官说起来他们这些军士,好似捡了多大便宜一样。自己这位妻主,未曾见过沙场上自己浑身浴血斩杀敌人的样子,看到了她便不会这么说了。</p>

    “回去吃早饭吧。”萧炎把剑抛给身后的双林,“待会还要去拜见父王。”</p>

    承恩侯府的主子只有他们两人,自然无拘无束,早饭做的都是两个人爱吃的东西,萧炎那边多是实打实填肚子的,像是肉卷馒头一类,十三面前多是汤汤水水,还有精致的小点心,比起萧炎平常一个人吃的时候,桌面又铺开了许多。</p>

    萧炎坐下看着桌上的菜色,突然笑了一声,“这桌吃的倒像我小时候早上。”那时候也是这样满满一桌,两种不同的风格凑在一起,只不过他母亲和荣郡王刚好和他们现在反过来,他母亲日日练武,不喜欢那些稀汤寡水,荣郡王却偏爱。</p>

    母亲死后,他跟着父亲回了荣郡王府,承恩侯府就空置下来直到他成年,现在里面有两位主人了。</p>

    听萧炎如此说,十三也想起自己从前,“我小时候都是和我爹爹一起吃,我爹爹的手艺特别好,总是亲自给我下厨。”</p>

    “看来岳父很能干。”</p>

    “没错,我爹爹还会绣花,缝衣服,还会算账,几乎什么都会。”十三得意介绍道,“我爹爹简直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p>

    好吧,绣花、下厨、算账,这些他一样都不会,萧炎腹诽,便是如此你也没机会了。</p>

    岳父和新夫郎间虽未见面,但这种天然的对立感另萧炎感到了一丝微妙的名为占有欲的东西。</p>

    两人用过早饭便往荣郡王府去,萧炎没有骑马,陪她一起坐了车。</p>

    他们到门口的时候洪叔已经早早等着了,面上洋溢着殷切的笑容,“小公子,少夫人,王爷等你们许久了。”在荣郡王府,他们的称呼都低了一级。</p>

    荣郡王今日盛装打扮,坐在堂上,稳稳接过他们递上的茶抿了一口,各自赏赐了礼物,给十三的是一枚玉佩。</p>

    “这个是当年我和萧炎母亲成婚时的,两枚玉佩一对,她母亲那一枚已经给了萧炎,我这只今天就给你吧。”他眼神有些复杂,“这是我成年的时候陛下赐给我的,是前朝古玉,能庇佑情人两心相知,和美顺遂,今日你们既然已经成了妻夫,往后要相互扶助,不要蹉跎光阴。”</p>

    当时得了这对玉佩,他心心念念希望送给心上人,却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而后阴差阳错经历过他三任夫人的手,里面许多恩怨纠葛到今日他也有些分不清了,他虽然没有后悔却不希望萧炎也同他一般,其实偶尔想起面目憨实的承恩侯,意外的并不觉讨厌。</p>

    如果重来一次,他也不敢肯定自己还会做同样的选择。</p>

    “公公请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侯爷。”这种时候,十三理所当然得站出来表明决心。</p>

    荣郡王脸一板,“妻夫之间,怎么还称呼侯爷,太过生分。”</p>

    十三尴尬看了萧炎一眼,艰难道,“夫君……”</p>

    萧炎也被荣郡王瞪了一眼,不情不愿道,“妻……主。”</p>

    如此,荣郡王方满意地放二人归去。</p>

    一上马车,十三就建议道,“侯爷,我们还是换个称呼吧。”</p>

    萧炎紧盯她,不悦道,“什么意思?”虽然他也很别扭,但她这是在嫌弃?</p>

    “侯爷可有表字?”十三问到,却惊讶的发现萧炎面色瞬间古怪,好像被憋住似的,见十三盯得紧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才吐出两个字,“具美。”</p>

    萧炎的母亲是个武将,面目普通,生平最倾慕富有才学长相精致的人,得了萧炎之后摩拳擦掌要娇养出一个举世无双的俊逸公子,寄希望儿子长得好又希望才学佳又指望性子温柔,名字被荣郡王钦点了,只有在表字上下功夫,奈何愿望太多太贪心,最终纠缠了许久,才定下来干脆叫“具美”,意思是哪哪都好。</p>

    后来萧炎越长越漂亮,前承恩侯得意之余,都会把之归功于自己取的那个“美”字。小时候还好,长大后萧炎越发不自在用这个字。</p>

    “不如以后就唤侯爷具美可好?”十三道。</p>

    已经许久没有人用过这个字了,萧炎心中有种很陌生的触动,他抿抿唇,“好。那我叫你的字贞安?”</p>

    “侯爷以后还是叫我十三吧,读书前一直这样叫,习惯了。”</p>

    “你有字为何不用。”萧炎打断她,敏锐道,“你不愿意我叫你表字,因为这让你想起以前读书时候?你很介怀,因为我毁了你的前程?”</p>

    不管做了多少次心里准备,这样直白的话语还是可以干净利落撕开她的伤疤,十三表情僵在脸上,而后平静道,“说完全没有感觉是假的,介怀谈不上,因为是我自己选的。一开始具美你对我的期待就是当一个安安分分的老实妻子,抛开以前那些东西,这样不是更好么?”</p>

    她几乎恳切道,“具美,我们已经成婚了,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向前看,我会拿出我的诚意的。”</p>

    她说的每个字都有道理极了,他也是这么想的,但他该死的就是有点不爽,</p>

    “那我拭目以待。”萧炎暗自咬牙,“庄十三。”</p>

    十三自此开始了和萧炎“相敬如宾”的日子。</p>

    当夜,见萧炎脸色不佳,十三十分体贴的自动抱着被子外间安置,之后数夜接连如此,便仿佛成了心照不宣的习惯,只身边近身伺候的四个人知道他们一直分床而眠,为他们干着急,当事两人却好像都忘了这回事一般。</p>

    萧炎有十天婚假,每日早晨,十三等他练武结束一起吃早饭,而后各自干些自己的事务,一起用过中饭之后便出门游玩,有时是登山,有时是看戏,过得很是充实,真如最普通的新婚妻夫一般。</p>

    十三每一处都极为用心,处处替萧炎考虑周到,连传风都不得不承认这新夫人真是很尽职尽责,难得是性子好,自家公子简直捡到宝了,但不知为何,公子情绪似乎烦躁许多。</p>

    传风发现,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两人了。</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