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五十五回(补全)职位事风波乍起故人归临别之际
    一日晚上,荣郡王正在品茶,有小厮来报。</p>

    “王爷,户部的王大人来了。”</p>

    荣郡王连忙让人把她领到密室。王大人身居户部侍郎,是一个四十余岁的女子。</p>

    “王大人如何这时候过来?”荣郡王问。</p>

    “是殿下派我过来一趟。”王大人呵呵笑了两声,“不过先恭喜王爷,喜得佳媳啊,春闱的卷子已经批好了。”</p>

    “哦?贞安上榜了?”荣郡王有些意外,他原本也没指望十三能考什么不错的成绩,毕竟看起来普通。</p>

    王大人点点头,“成绩还不错,四十多名。”</p>

    “王大人见笑,本来也是图个名声好听。”荣郡王笑笑并不多说,低头喝茶,心里却在暗自盘算要如何安排十三为好,既然中了举,闲在家中似乎也不大适宜。</p>

    却不想王大人先主动提了出来,“不知道王爷对她有何安排?”</p>

    “王大人这话是——”荣郡王不动声色问到。</p>

    王大人道,“说来也巧,这几日通政史司的曹参议告老还乡,职位空缺了出来,东宫的人也盯着这个位置,我们手上的人都轻易动不得,一时间还真占不住。殿下的意思,六品的官职,新上的举人也说得过去,使把劲能上去,通政史司奏章往来,消息甚多,总要有个人才放心,王爷以为呢?”</p>

    “殿下的意思是,让我那儿媳顶上?”</p>

    “正是,机会难得。”王大人劝道。</p>

    荣郡王沉吟,“如此容我考量一日,毕竟还要问过小儿的意思,小儿的脾气你也知道,我也压不下来。”</p>

    王大人干笑两声,这全京城人都知道,又添了几句,“这是大事,王爷千万抓紧。”</p>

    第二天中午,荣郡王将萧炎和十三唤来王府,告知他们十三中举的消息。</p>

    十三自然是喜不自胜的,天子脚下,她能挤进榜单,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名次还不错,中等偏上,不是尴尬的吊车尾。这意味着,从今天开始,她就算是在朝廷里面上了名字的,属于编制人员,不管境况如何朝廷都会定时发钱发粮送温暖给她,而且除非是犯了极重的罪,轻易是不能找她麻烦。</p>

    紧接着荣郡王又道,“贞安这个名次不错,不好荒废了,我打算把你安排进通政史司,曹参议这几日告老还乡,刚好有空缺,这个职位虽然品级不高,却是掌管内外奏疏,往来谏言,十分机要。”</p>

    “父亲莫不是在说笑?”十三被他惊到了,“我只是刚刚考上举人,怎么能够——旁人会说闲话的。”就算再没有官场经验,十三也知道一个文官的正常流程是外放或者进翰林院,这样考上举人就当京官的,简直太打眼了。</p>

    “现在时局特殊。”荣郡王意味深长道,“贞安,这对你是个好机会。”</p>

    “我不答应!”插话的却是一直坐在旁边的萧炎,他和荣郡王对上,“她要同我一起去边关,不能留在京城。”</p>

    “炎儿!”荣郡王厉声喝道,“此事我有决断。”</p>

    萧炎寸步不让,“她进的是我承恩侯府的门,契书白纸黑字一清二楚,我如何做不得主?总而言之一句话,人我要带走,这官我不答应她做。”</p>

    荣郡王沉口气,“炎儿,大事要紧,不过就是一两年的功夫。”</p>

    “她的事我说了算,我不同意。”萧炎的态度可谓坚决,父子二人不欢而散。</p>

    走在路上,萧炎发现十三跟在她身后落后了大半米。</p>

    “你在生气?”萧炎问。</p>

    “怎么敢。”十三不咸不淡答道。</p>

    萧炎怒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你还真想去当那通政史司参议不成?”</p>

    “读书人读书不就为了做官么?”十三刺他,“如今我想不也是正常么?”</p>

    “你以为天底下有这么多好事?砸个饼下来刚好就到你脑袋上?”萧炎气不打一处来,说到,“你是傻么?还是读书读坏脑子了?”</p>

    “哪怕十三愚钝,以后这种和我有关的大事王爷也还是问我一声为好。”十三正色道,“虽然府中事务是侯爷你做主,但这毕竟关系我将来,我觉得我还是有资格说几句的。”刚刚坐在桌边,荣郡王和萧炎一来一往间,她同隐形人一般,明明讨论的是她的大事,她却被彻彻底底忽略了。</p>

    她虽然入赘萧府,却也不是个提线木偶,随人怎么拽就会怎么动弹。</p>

    “侯爷,若说为了你好,便轻而易举随意替你拿主意,你会愿意么?”十三问到。</p>

    萧炎被气得不行,现在时局险要,尤其是中枢部门,进去稍不留神就是粉身碎骨,尤其她初出茅庐,进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到时候难道父王会救她?真是不识好人心!</p>

    一种名叫委屈的悲愤感觉袭上心头,萧炎恨恨一甩袖子,“随便你,反正七天后我会回边关,你现在就把行礼整理好,到时候你不走也得走!”</p>

    这算是吵架了么?望着萧炎的背影十三出神。</p>

    她一直努力维持两人间的平静,自认比京中任何一个妻主做得都要体贴了,结果还是没忍住闹成了这样。</p>

    她和萧炎二人这些天来虽然相处融洽,可总似乎是少了些什么,如今连表面平静也维持不住么?原本她信誓旦旦可以在这段婚姻中游刃有余,但现在她不那么确定了。两人相处,无论是哪一方一味迁就,都是长远不了的,更何况——十三摸摸下巴自嘲到,毕竟读了这么多年书,读书人的臭脾气还是染了点。</p>

    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在京城的最后三天,十三索性丢开心思,一心一意在大街小巷穿行,淘买货物,边关艰苦,物资匮乏,吃喝不用她想,但自己用的还是得提前准备,还得多备一些书,不然时日漫漫不知道要怎么消磨。</p>

    书铺进了新货,十三从里面翻出一大摞书,都是从前没看过的,用绳子扎了提在手上。</p>

    她往回走,突然驻足,不知不觉,她竟然又经过了那栋小楼,一如既往的没生意。</p>

    她心中五味陈杂,提步正要转身,一个小孩子拉住她的衣袖,“大姐姐,那边有个哥哥找你。”小孩指指二楼。</p>

    十三心头一跳,猛然向楼上望去,窗口处隐隐绰绰竟真有个人,她不由自主走过去。</p>

    此时她不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正满怀恶意地盯着她看,后来不知惹出多少风波。</p>

    踩着老旧的木板上去,仍是原先的位置,许久未见的蒋牧白一人静坐在那里,神色晦暗不明,清瘦了许多,见到十三,他站起身。</p>

    十三的声音有些艰涩,“蒋——公子。”</p>

    “你知道了。”蒋牧白一怔忪,却没有很意外,“你是如何得知的。”</p>

    “宴会之前那天我去了清虚观,见到了你母亲的牌位。”十三低声解释道,“之前——之前我在小院看到你,一直把你当成了萧炎……很可笑,是不是?”她自嘲道。</p>

    原来竟是这样么,从头到尾,他们都扮演错了身份,蒋牧白一时分辨不清自己到底是该怨十三招惹自己,还是怨自己自视甚高,以为能把握一切。</p>

    “与你无关,我一开始也瞒了自己的身份。”蒋牧白深深看她一眼。</p>

    “对了,你找我有何事?”十三避开他的视线,“我听说你病了,现在可还好?”</p>

    “我为什么病贞安不知道么?”蒋牧白微笑却似叹息,“我不愿见你和阿炎成婚,所以逃走了。”</p>

    “蒋公子说笑了。”十三微微挺直脊背,镇定道。</p>

    “贞安何必紧张呢。”蒋牧白站起身,手负在身后止步在栏杆边,向下俯视街上的往来人群,盯着他们有些出神,“我不是回来纠缠于你,而今名分已定,我不屑为之。”</p>

    十三羞愧,“我不是这个意思。”</p>

    “之前我的确有过想法,但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坚决。”他停顿片刻,“贞安,若是我真的不愿意你和阿炎的婚事,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们分开,哪怕是现在。我曾经犹豫过,可是我下不了这个决心,我无法放弃一些东西,那——甚至比我性命更重要,我是为之而活的。”</p>

    “你想要站在这大盛朝的顶端,亲手打造一个太平盛世对么?”</p>

    “我不仅想要一个太平盛世,还要之后百年的太平盛世。”站在围栏边上,清风鼓动他的衣袍,仿佛也在替他助威,他目光灼灼,让人相信他所看的地方就有这么一个世界。</p>

    十三一直知道蒋牧白的志向是包裹了这天下,却没料到这志向比她以为的更大更广。</p>

    他会创造历史吧,十三想。</p>

    “所以贞安,我很早就已经放弃你了。”蒋牧白的声音平静的近乎残忍,却不知是说给谁听的。</p>

    那天刚刚知道真相的他从未有过的冲动,本来想找十三道明,而后一齐向阿炎请罪,结果还未见到十三,却先接到了北方冰灾的消息,那一步就再也迈不出去了。</p>

    “你……”十三觉得自己有许多话想说,到最后却只化成一句,“千万保重。”今上身为皇子,执掌天下仍是这么艰难,可以预想,蒋牧白走的这条路会有多么凶险。</p>

    “小事一桩尔。”</p>

    蒋牧白觉得,自己注定是要走这条路的,他似乎天生就知道如何虚与委蛇,如何把自己伪装起来让别人亲近,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p>

    蒋牧白送的那把扇子,两个人都没有提,心照不宣地将它埋了起来,似乎未曾存在过一般。</p>

    “春闱的成绩我听说了,恭喜。”蒋牧白主动道,“我特意托人抄了一份你的卷子回来,贞安果真令人刮目相看,只是似乎最后没有写完?”</p>

    “被你看出来了。”十三坦率承认,“考场上还是稳妥为主,这个话题太过敏感,无法预料考官反应,便含糊盖过了,只求无功无过。”</p>

    这次的策论最重的一题是关于土地兼并,本来十三参考前世看的史书,根据大盛朝的实际情况提出了数条建议。可是土地问题不管在那个封建王朝都是根脆弱神经,牵涉太深,所以十三思前想后将最后几页拿了下来,重新补上一份,说的无外乎是上修文德,下治农桑,体恤百姓,整肃污吏这些包治百病的场面文章而已。</p>

    “不知我可否有幸一观真正的答案?”蒋牧白问。</p>

    “当然可以,不过都是我看书时候总结的别人话语罢了。”十三觉得,前世那些经验教训留在她这里也是浪费,还不如给能够施展的人,“只是我也不知道效果如何,是珍珠还是鱼目还得你自己分辨了。”</p>

    “如此多谢,你派人放在楼下老板那里就可以了。”蒋牧白说到,“这次我回来主要有一事,听说鲁王那边有意让你顶通政史司的空缺?”</p>

    “父王已经同我说过了。”十三点点头。</p>

    “这么快……你千万不可以答应。”蒋牧白神色严肃,“我这次就是为了同你说这件事情。”</p>

    “其实夫君当场就替我推了。”说到夫君二字,十三有些不自然。</p>

    蒋牧白努力忽略心头一丝不快,笑道,“原来阿炎已经想到了么。”</p>

    “现在太女那边摇摇欲坠,眼下正是生死之关,你没有必要牵扯进去,太女狗急跳墙不知道会干些什么出来,到时候鲁王却不一定会保你。”</p>

    “我都知道。”十三叹口气,她何尝想不到这一层,这个时候被当做旗子塞进双方厮杀的战场,实在是个很不明智的行为。</p>

    面对着蒋牧白,可能太久没有人倾诉,十三忍不住道,“我承认当时父王提出来的时候我有些心动,毕竟这么多年读书的唯一目标就是入仕,但道理我也都明白,只是我不喜欢萧炎什么都擅自定夺的性子,便是装装样子和我说一声不行么?”</p>

    蒋牧白心中微哂,萧炎和十三对上,会有这种场面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可是——</p>

    “十三,我并没有贤惠到和你分析怎样和你夫君相处。”他有些懒洋洋道。</p>

    十三登时羞愧,脸变得通红,“抱歉,是我不对。”</p>

    蒋牧白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建议。”</p>

    十三不明所以,抬头望他。</p>

    “你最开始把我当成萧炎的时候那样就很好,不要让愧疚或是责任心束缚,作为平常妻夫就可以了,贞安你会有办法的。”因为你身上有让男子心动的一面。</p>

    “平常妻夫么。”十三垂眸。</p>

    给旁人钻了空子还不如让阿炎捡个便宜,毕竟算自家人,蒋牧白自嘲。</p>

    阿炎你可千万抓紧了,不要让我后悔。</p>

    “贞安接下来作何打算?”蒋牧白问到。</p>

    “萧炎让我和他一起去边关。”十三指指地上那一摞书,“我就是为了准备东西出门的,怕太过无聊。”</p>

    “其实边关也有不同京城的美景。”蒋牧白端起桌上的酒杯,“我就不送你们了,薄酒一杯,还望珍重。”</p>

    今日一别,注定分道扬镳。</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