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五十六回使计策萧炎吃瘪夫妻事张弛有道
    “贞安,我很早就已经放弃你了。”</p>

    这句冷酷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隐隐作疼,十三啊,你还在期待什么呢?</p>

    其实自己一直有些不甘心吧,十三自嘲,自以为够洒脱,其实根本就是装模作样。他都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自己放弃了,自己还要学那琼瑶女主角缠缠绵绵么?</p>

    罢了,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p>

    不得不说世事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p>

    那日蒋牧白的一番话点醒了十三,她自以为是地对萧炎惟命是从,无微不至,何尝不是一种无声的抗拒?她不仅用责任给自己画了个圈,也给萧炎画了个圈。</p>

    她从未有过婚姻经验,甚至连恋爱的经验也单薄的可怜,似乎除了一点点似是而非的感觉没有其它能给她帮助。她决意试试看蒋牧白的意见,将萧炎和自己当做普通妻夫来看待,所谓摸着石头过河,等萧炎真的把自己扔河里再说其它。</p>

    于是乎,这第一步,就从称呼开始,她更习惯叫萧炎的名字。</p>

    府门口,正巧遇上萧炎一行归来,萧炎显然没有忘记他们正在冷战,板着个脸睨她。</p>

    十三好似没看见一般,笑眯眯朝他招呼,“萧炎,你回来啦。”差点把双林传风二人惊得从马上摔下来,这新夫人,怎么一天一个性子,前几天还跟个老学究似的一板一眼毫不愈矩,莫不是今日受什么刺激了。</p>

    萧炎的脸色也好看的很,这声招呼随意里透着股子亲昵,他甚至能听到身后亲卫发出的善解人意的笑声,有心斥责两句,结果始作俑者已经施施然进门去了。</p>

    “喂,庄十三,你弄什么鬼?”萧炎在书房找到十三,“门口你叫我什么?”</p>

    “萧炎啊。”十三明知故问,“有什么不对,名字不是让人叫的么?”她眼珠子一转,故作明了道,“你是希望我叫你夫君?”</p>

    “谁想了。”萧炎气道,却忘了纠缠名字的事情。</p>

    不对劲,彻彻底底的不对劲。萧炎觉得十三和往日比似乎有什么地方发生了改变,具体的却也说不上来,只觉得随意了许多,看不见原先貌似顺从却疏离的影子。</p>

    譬如现在,原本都是正襟危坐,见他进来有礼问好,而后善解人意地体贴退出,还会问他需不需要送壶茶过来,眼前呢,她抢先占据了窗下那把舒适的躺椅,慵懒地枕在里面手捧书卷,触手可及的地方还有各色零食点心,</p>

    萧炎狐疑问到,“你在玩什么把戏?”</p>

    十三把书放下,用眼神示意他,像是在问,什么把戏,我怎么完全没听明白呢?</p>

    萧炎被噎住,的确,难道要他问为什么不像之前一样仔细又尊敬地伺候自己?显得他多蛮不讲理又恶毒似的。</p>

    萧炎发现,对着十三,自己总是容易破功,他一团烦乱,索性开始赶人,“我要处理公务了,你先出去。”说完他不看十三,在自己桌上翻找起什么东西,一副很忙的样子。</p>

    谁知十三却不为所动,神秘笑了笑,把手中的书抖落两下,用手敲了敲,“你是在找这个么?《金笔书侠传》,公务指的是这个?”</p>

    萧炎登时整个人都僵掉了,木着身子转头看十三手中的书,明晃晃几个大字正是自己熟悉的封面。这是萧炎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同许多平民男子一样,他喜欢看画本子,尤其是当下最火爆的《金笔书侠传》,他特意派人买了在书房藏了一套。但是——</p>

    “你居然偷看!”萧炎一时羞恼,气冲冲指责道。</p>

    身为将军,这种搬不上台面的爱好,怎么能够被别人知道?威信何存?</p>

    “其实,这是我的。”十三轻咳一声,补充道,“这是从平城到京城来的路上我好友送给我的,你的那本,刚刚双林擦桌子的时候给你放书架上了。”</p>

    萧炎转身去看,果真在第一排的角落里,摆着本一模一样的书。</p>

    “你……”萧炎拿着书,想起刚刚自己的反应,觉得实在是不够沉稳,站在那里左右不是,心中暗道,这个女人,真真狡诈!</p>

    “你不准说出去。”萧炎压下慌乱,命令道。</p>

    “好,我不说。”</p>

    十三好似一个宽容的大人,正对着个胡闹的小孩子,十分好说话,倒弄得萧炎憋了口气梗在胸口,突然,他反应过来,口气不善道,“你自己不也在看么。”</p>

    十三瞄他一眼,没说话,萧炎没忍住好奇心问到,“你一个女人,怎么也看这个。”金笔书侠因为武艺高强,容貌俊美又行踪神秘,一直是许多男儿心里的梦想,光他身边,就知道双林和传风都私底下偷偷在看。</p>

    “就是女人才喜欢看呀。”十三慢吞吞说到,“我要是男人,就看一路遇上许多女子哭着嚷着非君不娶的,才不看这个,有什么意思。看我干嘛,我说的是实话,人嘛,谁不希望人见人爱。”</p>

    “你趁早就别想了。”</p>

    “我知道,所以才只在这里看画本呀。”十三嫣然一笑,“刚刚回来时我从书铺买了最新一本,你要看么?”</p>

    ……</p>

    该死的,萧炎心中暗骂,提着灯笼大步走在走廊上。</p>

    他现在宁愿十三和之前一样,一句话不多说木偶人似的,也比现在这满肚子肠子绕几个弯让人抓不住好。就在刚刚,他竟然没顶住诱惑,跟她一起看完了《金笔书侠》的最新一本,足足一个半时辰!甚至还围绕着最新出场的男主角和他身后的案子讨论了起来,一抬眼天已经全黑了。</p>

    想起刚刚自己兴致勃勃的样子,萧炎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不,还是把这女人埋进去好了,萧炎咬牙想到。</p>

    “萧炎,走慢些。”身后传来十三悠哉的声音,“我步子没你大。”</p>

    “身为女人,你居然走得比男人慢。”萧炎挖苦,步子却老实停在了原地,等着十三赶上来。</p>

    “将军神勇,我自然比不上。”十三谦虚道。</p>

    萧炎没了办法,他算是明白了,身边这人像水加多的面团一样,看着好拿捏实则难对付得很,尤其是怎么都不生气,他也不能真抽她几鞭子。</p>

    真真气人!</p>

    两人落座,饭菜早就布置好了,热气腾腾散发着香味。</p>

    灯光下,十三的面庞笼罩着一层柔和的光泽,她素手纤长,夹了一筷子鱼肉到了萧炎碗中,“尝尝吧。”</p>

    萧炎一愣,而后低声道,“我不喜欢吃鱼。”</p>

    “我知道,可是什么都得吃对身体才好,去了边关后想吃新鲜鱼就很难了。”十三说到,“这是我从爹爹那里学来的做法,绝对和以前你吃的味道不一样。”</p>

    “这是特意为我准备的?”</p>

    “你之前不是说鱼有腥味么,我就想起爹爹的独门秘方,平城没有人不喜欢吃的。”十三略得意道。</p>

    萧炎低头看碗中的鱼肉,拿起筷子轻轻夹起放入口中,的确如她所说鲜嫩滑口,没有从前讨厌的粗粝腥味。</p>

    “多谢。”</p>

    身后服侍的双林和传风默契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了笑意,自家公子,该是很喜欢新夫人的吧,甚至愿意用她夹过来的饭菜。</p>

    他们的动作越发小心,轻手轻脚,生怕扰了自家公子的好时光,这一餐,吃得很是融洽。</p>

    夜深人静,萧炎洗漱过后回到卧室,环视一圈却诧异的没有看到十三的人影。</p>

    莫不是方便去了?他不经意想着,揭开床帐,一个没控制住直接拔了床头挂的长剑指着床上人。</p>

    “是……你,怎么在这里?”待看清床上人之后,萧炎差点拿不稳剑,竟然是十三!她这时候在自己床上做什么?</p>

    十三的声音有些虚弱,“夫君,你来了?”</p>

    萧炎逼迫自己把目光从她半开的领子上移开,僵硬问到,“你干什么?”</p>

    “现在天气还有些寒凉,我在外间身子骨实在有些吃不消,每天早晨骨头都难受极了,昨晚一场雨,有些着凉了。”</p>

    见萧炎不出声,十三叹息一声,“罢了,我不难为你,我走便是,咳咳。”</p>

    “算了!”萧炎粗声粗气道,“好好躺着!”</p>

    本想威逼她几句,让她不准动手动脚,结果又怕失了气势。</p>

    “如此多谢。”那厢十三已经乖觉地抓着梯子就往下爬。</p>

    笑话,既然决定了要好好做一对妻夫,怎么能继续睡那硬邦邦的小榻,这第一步,就从回到大床开始!十三暗搓搓下定决心,身为妻主,被赶到外间,威望何存?</p>

    萧炎合拢衣服,扭扭捏捏占了外间他那一半位置,十三还算仗义,给他留了比较大的地盘,十三展颜一笑,“晚安。”自抱了被子滚进角落。</p>

    这一晚萧炎睡得极不安稳,身体笔挺手放在胸前,像块铁板一般。虽说他答应了十三,但黑暗中躺在床上还是有些忐忑,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妻主,她若是想做些什么——</p>

    结果迷迷糊糊到了天亮,萧炎心底以为的那些事一桩都没来,顶着厚重的黑眼圈,他咬牙切齿盯着身边睡得香沉的人影,这混蛋,既没打算起什么坏心眼特意来这么一出耍人玩么?这一点却是萧炎误会了,十三本来也暗自打了小算盘,准备摸摸小手什么的,循序渐进嘛,结果被萧炎那一剑吓走了九分贼心。</p>

    生命诚可贵,她在心里默默把计划往后又往后推了一个未知期限,所谓特事特办。</p>

    “哼——”他重重哼了一声,用力揭开帐子起身练武,床上的人依旧无知无觉。这算是跟萧炎成婚以来,十三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再不是又冷又硬的狭小地方,高枕软被,锦被罗帐,简直再美好不过了!</p>

    你说担心?反正怎么样都不是她吃亏,这就是女尊国的好处呀。</p>

    进来准备收拾的双林只看了一眼就默默放下了床帐,还贴心地把外面已经打开的窗帘一齐放好,安静地退出门去。</p>

    自家公子,体力还真好。</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