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六十五回得宝书机缘巧合惨烈事似曾相识
    这日公务并不多,十三早早便料理完毕,她绕到后院看了一圈,铃兰和碧竹两个人身边各围了一群小孩子,她们正在指点孩子们写字,用手带着孩子用木棍在沙地上一笔一划。</p>

    十三侧耳听了,今天她们正在教这些孩子们写自己名字,边野之地,小儿取名都没什么讲究,门前一草院里一井都可以当名字来用。</p>

    小孩子们似乎很喜欢她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热络极了,张口闭口就是“铃兰姐姐,碧竹姐姐”的,比起十三自己教的时候氛围不知道好了多少。十三知道自己大小是个官,那些孩子来之前肯定被家里耳提面命过,怎么样都没有在铃兰和碧竹面前自在。</p>

    铃兰和碧竹都已经成亲却没有孩子,这些天被一群孩子包围着心中也不由欢喜,或许一开始是被十三强压着过来,几天下来也得了乐趣,倒比十三这个挂名师傅尽职尽责的多,回了府两人还一起钻研授课之事,已经颇有老师的样子了。</p>

    “碧竹姐姐,我和大石都姓陈,为什么写起来不一样?”有孩子在问。</p>

    碧竹耐心道,“你们户籍上的姓是不一样的,你是陈述的陈,诺得这样写,而他是禾字旁的程,音虽相似,意思却不一样,实乃不同的字。”</p>

    “何必这么麻烦呢,都用一样的不好么,还省力些!”</p>

    “就是。”有小儿兴冲冲附和道,“都用一样的,一会就全学会了。”</p>

    碧竹敲了他一下,“胡说,字就是这么写的,怎么能改?”</p>

    “我觉得他的比较好。”那个姓程的女孩开口了,对之前出声的小孩说到,“我之前还以为我们姓一样的呢,还是你的比较好记,要是和你换换就好了。”</p>

    “行,换换就换换,这个让给你了!”那孩子豪爽道,“待会我们一起回家。”</p>

    听到这里,十三失笑,悄悄掩门退出去。</p>

    一个多月了,自己这学堂办得算成功还是失败呢?若说毫无进步,至少他们会写自己名字会写个数字年号什么的,但十三见了刚刚的景象也心知肚明,没了那五个铜板这些孩子一个都不会过来,不出半个月,还能记得自己名字的不会超过五个。</p>

    自己虽然能把笔画硬塞进他们脑子,却是根本没能教会他们那一个个复杂的方块背后到底蕴含的是什么样珍贵的宝藏,这样对他们真的有意义么?</p>

    无人陪伴,也无什么事可做,十三索性一个人在这唯一的一条街上闲逛。街上人也有许多认得了这位新来的官娘子,纷纷和她招呼,“庄大人好。”“庄大人,您出来啦!”</p>

    十三必须承认,这种待遇让她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终于找到了些身为朝廷命官的威严。</p>

    她状似随意地走走看看,在一个摆在地上的杂货摊上停下脚步,这个摊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黑黑壮壮,露出一口黄牙讨好道,“庄大人,你随意看。”</p>

    十三有些奇怪问到,“你这些货都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有?”她不仅看到了半根蜡烛,一把生锈的铜锁,许多瓶瓶罐罐,甚至还发现了角落里一尊明显不是大盛朝风格的神像。</p>

    “这些都是到处奔走收来的,可都是花大力气的,您看这个,啧啧,那可是好东西,是西边一个什么小国的王爷用的,是我从一个胡商手里弄来的,他赌牌输了拿这个抵给我,要拿到中原去能换上百两银子呢,我这里只要二两银子,划算得很。”摊主极力推销十三之前瞧见的小神像,说得天上有地下无,恨不能说成天宫里的宝贝,实际上这是他去乡下收破烂时候从一个小孩手上花三个铜板买的。</p>

    面前这庄大人是当官的,还是萧将军妻主,这只肥羊岂有错过的道理?</p>

    哪知十三曾经呆的那个世界什么花样骗术没有,这种最原始的手段实在是拙劣,她笑笑起身要走的样子,“我父亲信道也拜佛,偏偏不信这西方神仙,请回去怕要冲撞了。”</p>

    “诶,大人,你别走呀。”摊主急了,“我这还有好东西,你们读书人肯定喜欢。”</p>

    十三来了兴趣,“哦,什么东西?”</p>

    摊主从屁股底下的布袋子里摸出几本书递给十三,“我差些忘了这里还有几本书,一直没卖出去都快忘了,咱们这里就您学问最高,只有您才配的上。”其实她心里也是发虚的,她不识字,并不知道这些书写的什么,值不值钱,若是惹恼了官娘子怎么好。</p>

    也都怪她自己贪便宜,听说书卖得很贵,硬是十文钱一本收了三本,结果全砸手里了,这茵城根本就没有人用得上这破玩意,赵大户家倒是说要买书,可这几本又旧又老摆书架上也不气派,最后也没有下文。</p>

    每次见着这三本书,她都唉声叹气许久,见着心烦扔了又不舍得,便胡乱塞到了屁股下面,好不容易有人来了,怎么样都一定要出手了。</p>

    “这书……多少钱?”十三站在那里,仍低头看着。</p>

    摊主估摸了一下,给自己鼓鼓劲,“五十文一本。”</p>

    十三猛然抬头,眼神诧异。</p>

    难道贵了?摊主惊疑不定,生怕溜了这主顾,口气弱了下来,“不过既然是庄大人,肯定要给些折扣,二十五……不,二十文,二十文一本,您看怎么样?”她试探道。</p>

    十三默然无语,实则心底惊涛骇浪,这可是只闻其名的珍本,便是京城也不一定能找到,任何一个读书人看见,都会为之一振,这样珍贵的的书居然出现在这残破的边城。</p>

    “这些是你从哪里收来的?”十三问,“故事还挺有意思的。”</p>

    “原来是故事书啊!我个粗人还琢磨半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是官娘子有学问。”摊主又抓住时机吹捧了十三一把才道,“是我从西边那个老太婆,就是那个半边脸手里收来的,十文……”不经意漏了底,她讪讪一笑道,“这东西在这里都没人要的,我是看她可怜才收了三本,那老太婆米汤都没得喝了,一个人无儿无女的,实在看不过眼。”</p>

    ……</p>

    手里提着书,绕过一道墙,十三越走越快,几乎是用跑的到了家里。</p>

    家门口已经点了灯笼,门半开着,院门口站着几个人,是萧炎的亲兵。</p>

    看见十三过来,他们都招呼道,“夫人好。”</p>

    “夫君在里面?”十三问。</p>

    “是的,将军正在里面等您呢,今晚将军回来住。”</p>

    果不其然,十三到正厅的时候萧炎已经坐在那里了,换下了铠甲,穿一身常服,似乎又变成了京城里的那个侯门公子。桌上碗筷已经摆好,五个菜并一锅汤,还冒着热气。</p>

    “萧炎,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十三惊奇问到,来这么久萧炎一直宿在军营中。</p>

    “今天刚好有空就过来了。”萧炎道,“而且你在家中,总不好一直让你一个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把头微微转了一下没看十三,似是颇为不自在。</p>

    家?十三一愣,心底不知为何就升起一股暖意,声音也不由温柔了许多,“让你等久了,肚子饿了吧。”</p>

    “还好,不过你去哪里了,铃兰和碧竹都回来了。”萧炎问。</p>

    说到这,十三忍不住要找人分享一下今天的收获,兴致勃勃坐到萧炎身边,把那三本书递给他看。</p>

    萧炎虽说不在学问上狠下功夫,但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这几本书便是收进皇宫的藏书阁也够格了,他惊异道,“这是从哪里来的。”</p>

    “我从一个小摊上淘来的,只花了三十文钱。”十三略得意道,“老板不识货就当垃圾一般,不过运气好还是被我发现了,听老板说这书的主人就是茵城西边的一位老人家,叫什么班边连,因为生活所迫才典卖书籍,没想到这茵城却是卧虎藏龙的地方。”</p>

    “老人家?茵城的?”萧炎挑眉问。</p>

    十三点点头,“夫君,若这位老人家真的生活困苦,我倒有心帮她一把,这些书都是无价之宝不能轻易毁了。”</p>

    萧炎起身把书小心放到屋子一角的架子上,淡淡道,“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谁了。”</p>

    “夫君你认识她?”十三惊喜道。</p>

    “她不叫班边连,而是半边脸,人家这么叫她是因为她有半边脸被毁掉了。”</p>

    十三呆住,“半边脸都被毁了?这是怎么回事,意外么?”</p>

    “不是,是她自己亲手毁的。”</p>

    “为什么?”十三倒吸一口气。</p>

    “她得罪人了,为了避祸。”</p>

    “到底是什么人,竟让她下这样的狠手?”</p>

    萧炎扯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似是讥嘲又如叹息,“还能有谁?今上。”</p>

    看十三傻掉的样子,他继续道,“你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么?这里还是流放之地。她姓王,似乎是叫王英鸾,是以前关中王家的嫡长女,人称关中四杰之首就是她,她是先帝时候的状元,年纪轻轻便入了翰林院,可谓当世俊杰。”</p>

    “怎么会这样?”十三喃喃,一个出身清贵前途无量的大家小姐,怎么会沦落成边城的贫苦老妇?</p>

    原来,当年这位王家女儿年纪轻轻就蟾宫折桂,容貌端丽,骑马游街,风姿折煞无数人,其中就有当时还是普通皇子的今上。今上不是一般男儿,登基后手段或软或硬纳了许多内宠,这个时候王英鸾已经携夫郎外放。本来一切相安无事,一日不知因何今上突然想起曾经在宫宴上见到的那位风姿超然的状元娘子,遂一道诏书要将她调回京城。</p>

    对这位屠戮手足的新皇,王英鸾是极为厌恶的,尤其还是一个男子,她以身体有疾的名义推脱三次,第三次太医亲自过来替她看诊,无可奈何之下才与夫君离别一人孤身入京。或许今上对她本来也是一时兴起,但王英鸾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无疑惹恼了今上。</p>

    王英鸾自幼读圣贤书,美名被世人追捧,个性也因此十分孤傲强硬,每每都一副公事公办油盐不进的样子对待今上的明暗撩拨,甚至在朝堂上从不留情,谏言尖锐又直接,只差没指着今上的鼻子骂他枉顾天道了。终于,在一桩案子中,今上要诛一位老臣满门,王英鸾连上十八道奏折阻拦此事,今上彻底恼火了。</p>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屏风后遥遥窥视的皇子而是天下主人,一道圣旨下来,王家全族都被捋了个遍,贬谪的贬谪,判罪的判罪,连祖宅都被收了,王英鸾本人被贬为罪奴,发配边疆,一去便是白头身。</p>

    在流放路上,王英鸾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接到了母亲伤心过度去世的消息,两个月之后,甚至守哀的草庐没有搭好,有人告诉她,她父亲也去了,夫郎为拒绝再嫁悬梁自尽,那个晚上,王英鸾亲手用烧红的铁块毁了自己那张脸。</p>

    听萧炎讲完事情原委,十三心中沉沉,她仿佛能看见一个原本意气风发的女子被强权硬生生拦腰折断,摧残殆尽。</p>

    她多少能够体会这位王前辈的境遇,她比之王英鸾幸运的地方在于她没有家族牵绊没有对于女尊男卑根深蒂固的执念,而且她遇上的是萧炎。</p>

    “我明日想去探望一下王前辈。”十三沉默片刻后道,“听那个小贩说她的生活极为困苦。”</p>

    “陛下将她流放过来就是要磋磨掉她,还特意叮嘱过地方的人,所以这么多年附近官员哪怕同情也不敢接近她,不过这么久了,陛下应该也不记得这边了,如果不是你提起我也快忘记她了。”</p>

    萧炎说到这里不由也感叹道,“北楚南王,当年说的就是她和现在的楚相,甚至她的才学还要在楚相之上,曾经也是名动天下的人物啊。”</p>

    “楚相应该庆幸她长得不够入陛下眼。”十三黑色幽默了一下,“男皇帝女臣子,还是长得丑些才能保障清名。”</p>

    毕竟是自家长辈,萧炎没有接茬。</p>

    他不敢多说,因为他突然觉得陛下和王英鸾,自己和十三,他们的处境是多么相像,他发觉自己有些紧张十三会产生这样的联想。</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