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七十三回暗计较怨夫苦闷斗志燃醋夫擦掌
    庄十三,庄维桢,这两个名字翻来覆去在萧炎脑海里打滚,自从无意窥到真相,萧炎的心就再也平静不下来,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巧的事情?</p>

    他抓心挠腮地想见十三一面,把她拎出来当面一是一二是二问个清清楚楚,可惜十三早已经离开了,他身为主帅,也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擅自离营。萧炎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要快点把战事结束,好冲回去把那可恶的女人拷问明白。</p>

    传风和双林都发现,自家公子的心情极度不好,具体表现为食欲不振,焦躁易怒,时而还对着虚空想什么想得出神,表情阴沉,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p>

    夜半时分,萧炎低低骂了声脏话从床上翻身而起,拜十三所赐,他发现他失眠了。</p>

    “公子,怎么了?”听到动静的传风连忙端了蜡烛照亮,被褥凌乱,萧炎衣襟敞开,盘腿坐在床中间,面无表情看着传风过来的方向。</p>

    传风吞吞口水,“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他望见萧炎面色阴郁憔悴,眼睛下面有些发乌,他一直在公子身边,没发生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情呀。论外,战事节节胜利,论内,夫人对他体贴周到,哪里就让自家公子这么一副旷世怨男的样子了?</p>

    萧炎不说话,自顾自坐在那里,好像在发呆,传风不出声,就那样原地等着。</p>

    不一会,萧炎终于开口了,“传风,你有遇到过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么?”</p>

    传风心中一动,自家公子肯定是遇上难事了,便搜肠刮肚要在自己脑子里想出一件十分为难之事安慰萧炎,势必要比公子更加为难才行。可是,想了好半晌,传风也没憋出半个字来。</p>

    没办法,他虽然是奴仆之身,但从小跟在萧炎身边没受过半点慢待,寻常官宦人家的小姐公子都对他客客气气的,衣食上更是比萧炎差不了多少,实在是没什么可为难的。</p>

    “……没有,公子。”传风丧气道。</p>

    “那——如果有一件东西你特别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也喜欢这件东西,你要怎么办?”萧炎又问。</p>

    “那就送给他。”传风不假思索,“再好的东西也没有朋友情义重要。”</p>

    “偏偏那对你也很重要,重要到离了就吃不好睡不下,一有空就抓心挠腮地惦记。”话语虽然甜蜜,语气却是阴森森的。</p>

    “那就自己留下?”传风小心试探道,“公子您是天之骄子,喜欢什么留下就是了,谁还有资格和您争呢,若真是好友也定能体谅的。”</p>

    “留下你的好友就会忧思成疾!朋友情谊难道不顾了?”</p>

    “那——那就——”传风算看出来了,自家公子根本在钻牛角尖。</p>

    那头萧炎虎视眈眈,传风被逼急了,嚷嚷道,“那就分给他一半,大家一起用就是!”</p>

    话音刚落,传风觉得萧炎身上的寒气更重了,整间帐篷变得凉飕飕的,激起一阵鸡皮疙瘩。</p>

    好半天,传风听见萧炎沉沉的声音,“要是能分,何必问你。”</p>

    传风叹口气,“公子,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出来,别为难自己,就算我想不出办法来,也能帮你分担些,你这样让我和双林很忧心。”</p>

    萧炎沉默,转而换了个问题,“你和双林感情如何?”</p>

    “公子怎么这么问?”传风有些诧异,“我和双林一起长大,公子不是知道的么,我们比亲兄弟也不差。”</p>

    “那好,我问你,你定是愿意替双林考量的吧。”萧炎屁股向前挪了一挪,看着传风认真问到。</p>

    “是。”</p>

    “你有没有想过成婚?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是我疏忽了。”</p>

    传风被萧炎如此大幅度的跳跃弄得有些懵,讷讷道,“公子,我不着急的。”</p>

    “我把你和双林一起许配给一个人怎么样?你愿意么?”</p>

    传风惊得往后一步,“公子,我现在还不想成婚!”</p>

    “我只问你,若你和双林爱上同一个女人,你要怎么办?是把女人让给她还是自己占了?”萧炎执着问到。</p>

    听到这话,传风渐渐琢磨到一丝痕迹,听这话的意思,莫非——</p>

    他鼓足勇气,小心翼翼问到,“公子,你是说罗校尉他——”</p>

    不用萧炎回答,只看他更难看两分的脸色传风就知道这的确是自家公子出生以来遇到的头等为难的事情。</p>

    这个消息太过劲爆,传风也傻了,和萧炎大眼对小眼。</p>

    等了半天,萧炎有些失望,指望传风果然靠不住,罢了罢了,反正都是自己的贴身小厮,也不在乎更丢脸了,他摆摆手,“去把双林给我叫来。”他现在的确急需要有人商议这件事,除了自己两个最信任的小厮似乎也没有别人可以选了。</p>

    “公子,你说什么?”双林刚刚从睡梦中被拉起来,以为自己神智尚未清醒。</p>

    “我问你,我把你和传风一起嫁给一个人怎么样?”</p>

    这回听清楚了,双林一骇,“公子要打发我们走么?”眼睛却是狐疑看着传风,满满控诉。</p>

    “真跟我没关系。”传风无奈到,低声委婉和他解释来由,“……总之大概就是罗校尉也看上夫人了。”</p>

    双林嘴巴微张,“怎么会这样,夫人她也没有这样俊美啊,不过见了一面,怎么可能?”</p>

    “是啊,公子,你不妨跟我们说说,罗校尉和夫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p>

    “她就是阿罗一直在找的人。”萧炎抿抿唇道。</p>

    “这可真是——太不巧了。”化作一声叹息。</p>

    传风强打起精神对萧炎说到:“公子,那夫人知道这件事么?”</p>

    “应该不知道。”萧炎摇摇头,“我也是白天才无意知道的。”</p>

    “那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打算?告诉罗大人还是一直瞒着?”</p>

    萧炎烦躁抓抓头发,“我不知!阿罗找了她许多年,就等着她,可是——。”可是他舍不得!想一个人占着谁也不让!萧炎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说出这句话。</p>

    “那就瞒着。”传风斩钉截铁道,“虽然对罗大人来说有些可惜,但他既然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而公子开始根本不认识夫人却最终结为妻夫,这不是冥冥中天意注定是什么?你和夫人过了礼,拜了堂,那就是堂堂正正的妻夫名分,板上钉钉!现在这件事谁也不知道,只要别让夫人来大营,他们两人见不到面,罗大人自然不可能发现,时间长了,总会死心的。要是现在说了,难道公子愿意让第三个人插到你和夫人之间?”</p>

    “罗大人年轻有军功,又和公子是生死袍泽,不是一般夫侍可以比的,真要进了门势必不能慢待,而且他还和夫人有少年情谊,到时候,公子你有一半时间都得看着夫人和罗大人在一起,吃饭时候也是像别人家一样三人坐一桌,若怀了孩子是罗大人的,公子你还得负责教养……”传风一桩桩一件件滔滔不绝数,最后总结道,“是别人也就罢了,小猫小狗养着,可罗大人他,公子你忍心下手管教么?”</p>

    听着传风的描述,萧炎脸色越来越黑,一捏拳头狠狠捶在床板上,“庄十三!都是你这负心女人!”</p>

    他似乎是恢复了斗志,头颅微昂,“传风说的对,事已至此,她庄十三已经进了我萧家门,就休想踏出去!阿罗那里以后我再帮他找个更好的女子补偿他就是。”</p>

    “既如此,以后把这两人隔得远远的,多给罗大人派些军务就是了。”双林建言道,“以后夫人若有公务过来,我就在旁边看着些,公子放心,保证不让罗大人插手。”</p>

    “事无绝对,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萧炎缓缓摇头,一个念头渐渐浮上心头,愈发强烈,“你们说夫人待我如何?”</p>

    “夫人对待公子自然是极好。”</p>

    “但也不是非我不可。”</p>

    萧炎想起曾经在一旁听那些最底层的士兵们聊天,他们不识字,都是些粗鄙之人,聊天时说起自家妻主炫耀似的各种各样的亲密事情全都要洋洋得意一番,初始萧炎嫌太过露骨,总是避开,后来渐渐也觉出一二滋味,坐在角落静静听着,越听就不由比较起十三对待自己,除了那封信,那些男子说得事情十三一件都没做过,什么一见面就黏在身上赶不走啦,一箩筐一箩筐地倒情话啦,指天对地海誓山盟啦,吵架之后伏低做小逗他笑啦,通通都没有。</p>

    见着那些士卒们甜腻满足的样子,他安慰自己十三是读书人,不比那些乡野村妇,但此刻,他无法满足于此了。哪怕粗鄙,他也希望十三能主动同他说这一辈子她最爱的人就是他萧炎。</p>

    “我比阿罗如何?”</p>

    传风和双林都露了笑意,自家公子难得竟生出了和人攀比赌气的心思。</p>

    “罗大人虽然优秀,但如何和公子相提并论?无论是外貌家世,武功文采,都比不上公子,你是将军,他是校尉,不用比也知道。”</p>

    “我不是说战场上,我是说当人夫君,我和他比谁更好些?”</p>

    两个小厮一愣,略不自在道,“那自然也是公子你——要好些。”</p>

    萧炎也知道这话其实做不得数,他问这一句纯粹图个心理安慰罢了,阿罗品性端厚正直,老实又能干,更重要的是,他比自己贤惠多了!会烧饭会缝衣,会叠被会绣花,男人该会的事情他一样也没拉下!而且,他家世不如自己,不用上门入赘——怎么看来,自己都是被比下去的那个。</p>

    原本不觉得,有了参照物之后,萧炎人生第一次有了危机感这种东西。</p>

    他摸摸下巴,“你们说怎么样才会让她对我死心塌地,就算知道阿罗的事情也不会回头?”</p>

    双林想了想道,“我听我爹说女人都喜欢体贴的男人,只要把妻主照顾周到,她自然就离不开你了,我爹说女人要顺着来,不能强摁头。”</p>

    体贴么?萧炎第一次听到来自普通正常家庭男性长辈的经验,来了精神。</p>

    “你爹可说过怎么个体贴法?”</p>

    “大概就是端个茶捏个肩,烧些她喜欢的菜——之类吧。”双林瞥见萧炎的的脸色讪讪收住话头,他怎么忘了他们府里,这些事刚好反过来了,都是夫人做,公子受着。</p>

    传风撇撇嘴,双林真是不开窍。</p>

    他清清嗓子,“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双管齐下最好。”</p>

    “什么办法?快说来。”</p>

    身为男儿,自家公子别的不行,但有一点堪称撒手锏,传风诡异一笑,“公子,凭你的风姿,稍微收拾一下露个笑脸哪个女子不拜倒你脚下?罗将军虽然也算端正,但脸上那样一道疤,无论如何也是不及你的。”</p>

    萧炎面色微红,却心中熨帖,自觉传风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继续说。”</p>

    “其实很简单,只要有了孩子,夫人还能跑了不成?”传风大咧咧道,</p>

    轰——萧炎心中登时火热,立马敞亮开来,自己怎么就忘了这条?</p>

    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全占全了,哪里有被阿罗比下去的道理?</p>

    之前的郁气一扫而尽,萧炎重新志得意满,他就不信不能叫十三对自己死心塌地。摩拳擦掌,恨不能立马飞回去施展刚刚从两小厮那里得来的制胜法门。</p>

    他之前不过是懒得做而已,他要出马,岂有拿不下的?</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