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都市生活 > 赘妻 > 第七十六回名字来不及取了
    十三既然干出了如此虎狼行径,原本那层薄薄的纸顿时就戳破了,屋子里的氛围变得有些暧昧。</p>

    两人谁也不好意思瞅对方,眼神相互避开或盯着灯影或对着脚尖。</p>

    萧炎想的是,方才十三如此强势,自己是不是得表现得更柔弱些,话本子里不都这么写么,“男子轻嘤一声身子一软半推半就成了好事,那叫一个良辰美景花前月下”,若十三提出来要和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萧炎只觉得口唇发干心如擂鼓,手心都出了汗来,隐隐又觉得懊恼,自己刚刚的反应太差劲了,跟木头桩子一样,不知道现在软一软还来不来得及,可是,要怎么做呢,他心思有些泛空,刚刚十三还和自己生气了,自己平素确实不是那样柔弱的人,再继续那样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十分虚伪?</p>

    要萧炎自己说,他是十分情愿继续的,他挺想把十三拉过来再试试刚才的事情,感觉出乎意料的令人神往。只是,自己身为男子这个时候如此做派,会不会败了十三的自尊心?她本就是入赘,在这种事情上让自己占了上风,岂不会埋怨自己?</p>

    可恨看了这么多兵书,竟没有一本告诉自己这种时候该如何做的。</p>

    十三不可思议的则是,她刚刚居然做了这么没羞没躁的事情,还是主动的!难道她真的已经和这世界的女子一般堕落,见到美色就忍不住扑上去么?虽然感觉确实不错……可是,她都已经开了头了,他难道不能主动些么,他不是平素霸道惯了么,这个关口却和个小绵羊似的,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很尴尬了么,他便是问句天气如何自己也好搭话呀。</p>

    真让她去挑他下巴邪魅一笑么?十三很是觉得有些为难。</p>

    “你——”“你——”</p>

    “你先说!”“你先说!”</p>

    两人各自一愣,萧炎装模作样清清嗓子,“你先说。”</p>

    “我——”十三其实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对着萧炎的脸脑子已经快蒸发得不剩什么了,“我是想问你,你——”</p>

    萧炎暗自吸气,稳住,稳住,十三不管说什么自己都不能失态了,她若真的提出来要和自己更进一步,自己作为夫君自然——是要答应她的,但也不可失了矜持,让她以为自己多心急一般。</p>

    ——他连该说的台词都打好草稿了。</p>

    “你肚子不饿么?”因为太过紧张,十三的声音有些绷紧,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看见桌上剩下的饭菜简直像抓了救命稻草,脱口而出就是这样一句。</p>

    看见萧炎脸上如同关键时刻被人从茅房拽出来一般的漆黑脸色,十三讪笑,干巴巴替自己解释,“这些饭菜都凉了,你晚上也没有吃,肚子有没有饿,弄坏身体就不好了。”</p>

    她一边自说自话一边起身,匆忙间还带倒了一个凳子,“我去叫他们热饭菜,饿坏了就不好了……”</p>

    “庄十三!”萧炎低声愤愤喊了一声,眼睁睁看见仆人们应声而来。</p>

    底下人的反应很快,鱼贯而入就换了新鲜饭菜上桌。</p>

    只是传风他们重新进来都有些看不懂了,之前离开的时候夫人和公子像是马上要吵起来一样,只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为何好像发生了许多了不得的事情,两人的表情都够不自然的。</p>

    萧炎现在心情很不愉,他不愉,自然见不得罪魁祸首没事人一般。</p>

    他面色微凝,冷哼一声,对面埋头吃饭的女子身子就缩了缩。</p>

    双林见状更不敢吭声了,他脑子一向没有传风好使,便去看传风,传风回给他一个“我也不知道”的表情。</p>

    要说他也在纳闷呢,现在两人这模样的确是不吵了,怎么倒像是有几分男女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味道,自家公子到底对夫人做了什么?</p>

    在传风心里,是绝对没有别人对他们公子做什么的可能性的,毕竟,自家公子嘛,一向威猛不似男儿。</p>

    十三见萧炎郁闷不满的脸色,知道这回算是自己不对,是她太过煞风景。她心中暗叹,自己点的火还得自己灭呀。</p>

    “好了,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还不行么?”十三扬起笑脸,讨好道。</p>

    萧炎面色舒缓,“我没生气。”</p>

    十三轻笑,朗声邀请道,“等会吃了饭不知道夫君可不可以陪我一同去赏月呢?”</p>

    “若夫人想去,我便陪陪你也无妨。”萧炎微微颔首,似是不很情愿的样子,只嘴角的笑意还是透了出来。</p>

    其实这个季节赏什么月呢。既无百花相伴,又有寒风凛冽,并不是个诗情画意的好时候,只他们两人的心思其实也没放在这个上面。</p>

    这算是他们两人第一次约会,尤其是刚刚都扭捏表了心意,在屋子里灯火通明还没什么感觉,这下甩开下人,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静谧的后院,柔情滋味顿时就上来了。</p>

    两人并肩而行,沿着小路缓缓地走,小院不大,几步就到了头,围墙拦了去路。十三抬头仰望深邃的夜空,这个年代没有污染,今夜又没有云,满头的浩瀚星河熠熠生辉,星汉万里,几乎能把人吸进去。</p>

    “真想离得更近一些。”十三赞叹道,“这样的景致也只有在这边塞大荒才能有幸一见了。”</p>

    “你想离近些么?”萧炎在她身侧问到,“我可以带你上去。”</p>

    “真的?”十三惊喜地转过头,眼中的笑意在这月光中几乎能够溢出来。</p>

    萧炎咧齿灿然一笑,“自然,小事而已!”</p>

    一只手搂住十三,萧炎轻轻松松就带她一起跃上了墙头,站稳后小心扶住她的手,“当心脚下。”</p>

    边境之地,都是些低矮屋舍,站在围墙上,整个茵城尽收眼底,甚至连远处的军营的烽火高台都能看见,目光所及,可以一直延伸到天际,铺了星海的天幕仿佛一片触手可及的绸缎,迤迤垂落下来,披在人的肩头。</p>

    “我喜欢这里,太美了。”十三声音雀跃,“你看我们家的房子是最高的,他们都比不过我们!”带了些幼稚的属于孩子的自豪。</p>

    “没错,我们家最高。”说到“家”字,萧炎心底一片柔软平静,十三她其实已经把这里当做家了么?</p>

    没错,我们的家,萧炎觉得自己刚刚可能吃得太饱了,连胸口都被塞得满满的有种很充实完满的感觉。</p>

    “十三,我是男子,却不能如同别人一样在家中相妻教女,我的性子也不够温柔不够贤惠,你会介意么?”</p>

    此情此景下,平常如鲠在喉的那些话语也能够如此坦然的说出来了。</p>

    “我从来不会介意。”十三轻声道,“其实,我也会顾虑,我知道这个世上男人总是喜欢能干威风的女子,我手无缚鸡之力,外貌家世也俱是普通。”</p>

    “你和她们不一样的。”萧炎急忙道,“你比那些京城贵女强过许多!”</p>

    “真的?”</p>

    萧炎有些局促,“真的,你学问又好,品行又好,待我——也好。”</p>

    十三轻轻笑了两声,“我很高兴。其实,我没这么好的。”在她和萧炎的关系里,一开始,他就是坦诚信任的那一个,她才是虚伪的骗子。</p>

    突然,十三的手一暖,她愕然看着萧炎包住她的手。</p>

    “你手很冰,我给你暖暖吧,我是习武之人身体好,你是书生,别冻着了。”萧炎这话说得十分镇定,只有比平常抖动更快的睫毛暴露了主人的忐忑。</p>

    他想过了,山不来就我我就山,他萧炎还未曾遇到过拿不下的阵地——无声战鼓已然擂响。</p>

    “谢谢。”十三轻轻说了一句。</p>

    “告诉你一个秘密要听么?”</p>

    萧炎凑过来,“什么?”</p>

    “其实,我最讨厌娘娘腔了,尤其是涂脂抹粉的男人。”十三意味深长道。</p>

    “什么是娘娘腔?”萧炎很是费解。</p>

    “就是说——”十三不自在把头转过去,“意思是我很喜欢你这样的。”</p>(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