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争暗恋的法则 > 第6章 玩着玩着就扬沙子
    李大业和罗美思一走,何夜白就有点急了。

    她听到唐拓对李大业说不用回来,还以为今天的交流就要到此为止。

    出于想要开张的迫切,她打算再努力一下:“唐总,其实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再聊一下的。”

    “?”

    唐拓人挡在门口没动,听她主动开口聊业务而不是想跑,还挺意外的。

    难道她没被罗美思那堆话气的想跑?

    何夜白解释说:“我虽然经验不多,但也接触过与你们情况类似的别家城商行,所以不如您来向我介绍贵行人力资源管理的大致情况,然后我根据具体情况再为您提供相应意见,怎么样?”

    唐拓的意外变成不解,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其实你还是挺想跟我们合作,是吧?”

    何夜白莫名其妙:“当然啊。”不然我在这跟你耗什么呢。

    唐拓一听,乐了,当时摆出一副甲方爸爸高高在上的嘴脸:“那你没听我同事说嘛,你们不行。”

    何夜白不吃他那套欲擒故纵的招数:“那我不是也解释了?唐总,您这么晚把我叫来,可不是为了告诉我我们公司不行的吧?”

    “呵呵。”唐拓脸上冷笑心里暗骂,这女的脑袋瓜有点东西啊,竟然看出来我现在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刚才罗美思的意思他不是没懂,铺垫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弄两个关系户进来合作,她好跟着捞点好处。

    但这些关系户可不见得是罗美思找来的,都是行里这个部门总那个部门总推给她,求着她往李行长那渗透的。

    罗美思见缝插针,看到李行长重视行里人力资源改革,牵头人又是唐拓,立马就行动起来了。

    唐拓虽然混日子,但他不傻,明白与其被那伙人牵着鼻子走,不如跟眼前这家公司深入聊一下呢,何况还是李行长亲口称赞过的。

    虽然但是!

    唐拓没法深入,因为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行里的人力资源大致是什么情况。

    什么都说不出来,还聊什么?

    “唐总?”何夜白眼中闪着精明的光,及时给唐拓找了个台阶,“您要是实在说不出来,要不就我问你答,这样对你来说更简单点,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句话,把唐拓的自尊心狠狠地伤到了,“瞧不起谁呢你,跟谁说话呢你?”

    何夜白瞠目:“我正常沟通业务,有问题么?”

    “问题大了,”唐拓烦死了她这种语气,话里非得带个钩子,随时准备着给人划拉几道似的,“你这不是沟通,你是欠骂!”

    何夜白自认为是个有涵养的乙方,本着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咬狗的宗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他:“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欠骂了?”

    唐拓突然感到一阵难受,是那种生理和心理都不舒服的难受,他以为又是被何夜白气的,就冲着她喊:“就欠骂,从下午开始,你就欠骂!你要是不来,我也用不着沾这么多破事儿!”

    “天呐,你得过的多不如意才能逮住个人就赖啊?”何夜白简直都叹为观止了,自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么,回x北拜访的第一个客户就是如此牛马之人。

    “你说谁不如意?再说一句?”唐拓拍桌子怒吼,但胳膊使不上劲,这一拍没起到震慑作用。

    何夜白一点都没害怕,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嗤:“恼羞成怒啊?副总当的不痛快吧?呵呵,当然不痛快了,什么都不会还被人架起来当然不痛快了!”

    唐拓咬牙切齿:“我再不痛快也是个项目牵头人,敢这么说我,我看你是真不想合作了!”

    他这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冷汗,万万没想到自己能被气成这样。

    “合作?”何夜白笑了,“我可不配跟您合作,衷心的劝您一句,有跟我找茬的功夫不如赶紧找你的罗姐,跟她一起研究怎么找关系户捞钱吧!”

    说完,抓起包就向门口走去。

    “你可真龌龊,真无耻,我呸!”唐拓在她身后痛骂,“就冲你能想出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儿,你就不配跟我这么内心干净的人合作!”

    “你干净?”何夜白毫不示弱,回过头来狠狠地呸他,“你干净还去调侃女人的大腿?”

    “我靠,我靠,我特么……”

    唐拓一阵天旋地转,向后跌坐下去。

    这女的,玩着玩着就扬沙子!

    ……

    襄和银行总行大楼有三部电梯,一部领导和贵宾专用,有专门的保安控制,另外两部供员工使用。晚上下班后,其中一部员工电梯驻停,只留一部给加班的员工使用。

    所以何夜白从会议室出来,在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正好赶上李大业回来。

    但她没理会李大业,径直坐进电梯下楼了。

    可还没等到她出到闸口,就听到手机响起,是李大业来了电话。

    想到这小孩一直对自己挺客气的,何夜白就接起来:“喂,我们还是不合作了哈……”

    电话里一串急声打断了她:“姐姐,你身上有没有糖?我们唐总低血糖晕倒啦!”

    ……

    第二天一早,唐拓早早就来上班了。

    这一现象倒也能理解,毕竟人家昨晚才临危受命,接掌了襄和银行人力资源改革的权利大柄。

    准时上班,那不是基本要素么。

    不过他来得早也没得到什么好评,除了李大业冲他挤眉弄眼算是打了招呼,别的人照常没鸟他。

    他也没心思搭理别人,扒拉着桌上两个写满日文的小粉瓶发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这是昨晚他低血糖倒地后,何夜白留给他的“救命水”。

    其实他的身体没这么弱鸡,经常泡健身房的他还有一身很结实的肌肉,造成昨晚那种结果是有特殊原因的。

    那就是他稀里糊涂的一天没吃饭,加上烟抽多了,导致身体出现轻度低血糖症状。本来按他的身体素质来说还不至于晕倒,可偏偏何夜白口出狂言,气得他血液倒流,一个失控就造成了那般后果。

    主要原因还是何夜白嘴太坏。

    唐拓想起她那些恶毒的话,又气到心口直突突。

    8:40左右,差不多所有人都坐到工位上,人力资源部总经理靳明辉推开门出来,对外面的众人道:“大家把材料准备一下,十分钟后李行长跟我们开会,还是昨天的会议室。”

    闻言,唐拓猛地抬头:什么材料什么会?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对面一个工位上突然探出一颗头,靳明辉被吓了一跳,看清那人是唐拓,脸上闪过瞬间的尴尬。

    但他根本没打算解释,夹着本子就往会议室走了。

    其余人踢踢踏踏的也都跟了上去。

    李大业落在最后面,见他们走远就赶紧凑过来对唐拓耳语:“哥,他们昨天回屋开小会了,每个人都连夜准备了改革有关的汇报材料,我也是刚才在更衣室才听到的。”

    “妈的,这个逼怎么不坏死他!”唐拓骂了一句,想起昨晚罗美思的话,又问,“你确定是改革的会不是别的?罗姐不是帮忙往后拖了吗?”

    李大业无奈:“罗姐哪有靳总力度大,人家主动要汇报工作,谁还能拦着啊!哥,先别管别的了,咱啥都没整出来,待会儿可怎么汇报啊?”

    “要不就当我没来吧。”唐拓想跑路了。

    “可是靳总都看到你了呀!”李大业拦住他,“哥,你要是来了还不去开会,他们指不定怎么说呢!”

    “那你想让我怎么地?”唐拓反手把那两个小粉瓶摔桌上,暴怒不已,“怎么这点破事儿折腾个没完了!”

    “淡定、淡定。要我说咱就去,到时候就见机行事呗。”李大业拿起桌上的本子塞进他手中,拽着胳膊就走,“哥,你可别忘了,李行长是向着你的。有这么个靠山,你慌个啥啊。”

    “……”

    ...(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